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無量級的神通身法,你果然還有底牌手段。休走,再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展開陰陽太極圖,衍化出一座神境世界,將海尚幽若強行拖入進去,攻出第二劍,億萬道劍氣齊出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破入太白境了嗎?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的身法,名叫“無時空”,是虛天多年前結合命運、時間、虛無三道創出的無量級神通,她已經接近修煉到大成。

    虛天稱,此神通一旦修成,可以近戰不敗。

    無時空身法施展出來,像是時空根本不存在一般,海尚可以隨意改變自己的位置,甚至可以一念穿梭真實和虛無。

    但,無論她再怎麼變換身形,卻始終無法逃脫陰陽太極圖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陰陽二氣震盪,衍化出熾熱神焰,狠狠撞擊在海尚幽若身上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如被重拳擊中,身體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張若塵出現在她面前,一劍斬向她腰腹,完全沒有留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絕非弱者,一旦留手,很可能就會被她抓住機會,逆轉戰局。

    眼看張若塵就要將她斬斷成兩截,一柄冰晶寒劍,驀地,出現在她手中,向上揮出,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墜落下去,重重砸落在地面,神光綻放,塵土飛揚,時間印記光點密集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追而下,一劍刺入地面的大坑中。

    刺空,海尚幽若已經逃走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懸空而立,身上盡是塵土,髮帶已碎,披着長髮,嘴脣留着血液,道:“沒想到,達到太白境後,你竟如此之強。很好,這才能做我的磨刀石。”

    “終於見到你的劍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兩人身上同時發出一聲爆響,大量時間印記光點綻放,化爲兩片時間之海,或是凝成神龍,或是凝成太極印圖,瘋狂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的時間劍法凌厲,加上無時空身法,簡直快若鬼魅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太極陰陽印圖,壓制她的身法,一劍又一劍劈出,速度越來越快,殘影無數,如同是有數千個張若塵和數千個海尚幽若在交鋒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無極神道,衍化出來的神境世界,被打得支離破碎,千瘡百孔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不知多少招之後,張若塵終於快出一步,一掌拍在海尚幽若胸口,打得她身上血肉模糊一片,身體重重飛了出去,撞穿神境世界,與未來神殿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認不認輸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再來。”

    十萬年來,海尚幽若從未像今天這般戰意滂湃,雙眼盡是冰冷煞氣,提劍主動衝進張若塵的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神境世界中,萬劍化雨,時間和空間變得混亂而動盪。

    就連時間長河都泛起波瀾,有密密麻麻的時間規則從河中飛出,涌入神境世界,有的被張若塵調動,有的被海尚幽若調動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又是一番激戰,張若塵一劍從海尚幽若的左肩劈了下去,幾乎將她斬成兩截。血液順着劍身,沾滿張若塵雙手。

    根本無法手下留情,一旦那麼做,敗得可能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二人的戰力差距,並不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抽劍,橫拍出去,將她拍飛,道:“還不認輸?”

    “廢話休說,你又殺不死我,我憑什麼認輸?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殘破的身體緩緩飛起,天地間的生命規則,瘋狂向她涌去,頃刻間傷勢盡愈。

    “生命主神!”張若塵略感驚訝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的眉心,出現一道絢爛神光,如有通道,可以連接另一個神秘世界。

    向她眉心看了一眼,張若塵感覺神魂被拉扯進去,隱隱可見,一座生機勃勃的島嶼,懸浮在她眉心深處。

    那座島嶼生命之旺盛,超過一座大世界的生命之氣總和。

    只論生命之道的造詣,她竟不弱於荒天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眉心深處的島嶼中,飛出花瓣雨,斬破張若塵神境世界中的規則,擊穿張若塵的護體防禦,在皮膚上,留下一道道細小的血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花瓣雨衝擊得飛了出去,陰陽太極圖顯現出來,環繞在十八丈區域內,如磨盤一般轉動。

    “生命輪迴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的身體飄浮起來,雙手舉劍,隨着戰劍揮斬下去,天地間,顯現出來春暖花開、夏日碧草、秋葉蕭瑟、寒冬枯水的四季之景。

    生命在一年的輪迴變化,在一瞬間顯化。

    這是生命之道和時間劍法融合,創出的一種全新劍法!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了危機,不敢再留手,將沉淵古劍舉過頭頂,頓時,陰陽太極圖急速向外擴展,少陽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少陽,乃是山的象。

    戰劍劈下,破開張若塵的陰陽太極圖,與山形少陽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如有一片天地砸在身上,張若塵渾身一震,臟腑受創,神魂震盪,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了出去,狠狠砸在地面。

    神境世界土崩瓦解,將五界天摧毀一大片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更慘,身體爆開,化爲血霧,唯有骨架完好。血霧的外圍,時間印記光點在燃燒,每飛出去一瞬間,都像是過去了幾個月之久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地上爬起來,深深吸了一口氣,頓時體內傷勢恢復大半,隨後快步衝向海尚幽若墜落的位置。

    被少陽一擊,她絕不會好受,也不知會不會傷到根基本源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的肉身,已是重新凝聚,被一團厚重的生命之氣包裹,周圍地面上是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。泥土中,長出靈草,抽出嫩葉,開出花朵。

    漸漸的,五界天化爲了草木的世界,空氣中瀰漫芬芳的花香,五顏六色,奇光幻彩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海尚幽若此時此刻的模樣,眼中浮現出一抹異色。

    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極強,遠勝先前與張若塵交手的時候,顯然是邁出最後一步,破境到了太虛。

    但爲什麼身體也跟着長大了許多?

    此刻的海尚幽若,看上去已是有十二三歲的樣子,正是豆蔻年華,不再像曾經那麼稚氣,有了少女的芳華姿容,像是一位生命精靈一般。

    驀地,她睜開一雙水靈靈的眼眸,背上凝出一對白色光翼,豁然飛起來,看了看雙手,與明顯長高了的身體,俏臉上露出真就如十二三歲少女一般欣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這笑容並未持續多久,瞬間收住,她一雙秀目看向張若塵,冷道:“張若塵,你可真是下了狠手啊!”

    看出海尚幽若欲要報仇,開玩笑張若塵豈會與踏入了太虛境的她交手?

    張若塵神色沉重,道:“我也沒辦法,今日我必須勝,必須離開命運神山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收起神力,皺起兩條秀眉,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驚天鉅變,星空防線全面崩潰,鳳天和虛天很有可能都受了重傷,如今下落不明。此外,酆都大帝已經歸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最近這些年,張若塵跟海尚幽若談論了許多天下大勢,她自然知曉外面的局勢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眼中先是浮現出驚色,繼而道:“趕緊走!福祿神尊看在血絕戰神的情分上,應該不會爲難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等虛天歸來,你再回命運神殿也不遲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沒想到在這麼危險的時候,張若塵還能考慮到她的安危,道:“無需爲我擔心,我既然踏入太虛境,自然是要鼓動風雲,高調出世。這樣,沒有人敢輕易動我!”

    “你有應對之策就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變戲法一般,將酒鼎取出,向她拋過去,笑道:“這可是我專門給你帶的喜酒,一定要喝完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接過酒鼎,單手託着。

    “對了,既然你要高調出世,不如幫我護一界生靈。我想救人救到底!”張若塵簡單的,將今日婚典上的事,講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眼神詫異,顯然是沒有想到張若塵會做出這樣的事,對他又是高看了幾分,道:“你憑什麼覺得,我會護他們?”

    “因爲你是生命主神!你若不熱愛生命,怎能有那麼高的生命之道造詣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莫要婆婆媽媽,跟緊走,遲則生變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催促了一句,繼而看向手中酒鼎,道:“我以此酒爲你送行,希望他日再相見,我們都已封王稱尊,笑傲天下,人間還有再醉時。”

    她非常豪颯,仰頭便飲,哪有半分少女模樣?

    張若塵一去不回頭,心中感慨萬千,雖被軟禁命運神山十九年,可是,卻收穫了一份又一份真摯的友情。

    或許,人生就是如此,有所失,必有所得。

    走出五界天,張若塵便遇到血絕戰神。

    “勝了?”血絕戰神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勝了!不過,海尚幽若已經破入太虛境,再想勝她,就不容易了!”

    “她早就該破入太虛境的,可惜心結始終解不開。虛天讓你去做她的磨刀石,就是想讓她看着你一步步在失敗中成長,永不放棄的苦修,和永不被打倒的精神。讓她,以你爲師。走吧,先離開命運神山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在路上,張若塵向血絕戰神詢問了海尚幽若的情況。實在太詭異,境界突破,身體居然也長大了不少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