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重新凝聚出神軀的小黑和聞褚,皆露出喜色,真是絕處逢生。

    人頭形狀的雷電山嶽,便是刑天罐。

    也就是崑崙界刑天大神的頭顱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海面上,一道道亮度勝過普通雷電百倍的電光,化爲龍蛇,急速蔓延過來,衝擊向文通大神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雙眼狹長,眼中盡是冷色。

    死亡之氣在身前結成一座長城,擋住電光。

    “蚩刑天!都煉化了你十萬年,你的精神意志居然還沒有磨滅。好!好得很,看你今天能翻起多大的浪!”文通大神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死亡之氣凝成的長城斷碎,雷電凝成一條翻天滾地的怒龍探爪攻出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雙眼中,飛出兩道神光,將怒龍擊碎。

    但,一百零八柄石劍卻被雷電包裹,劍體上,光芒大漲,魔氣滔天,化爲劍陣向文通大神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是蚩刑天的頭顱,親自掌控石劍,施展攻伐力量。

    被煉了十萬年,心中怒火難平。

    人頭形狀的雷電山嶽,張開嘴巴,喊出嘶啞的聲音:“死戰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劍之威,遠勝先前。

    劍,並不鋒利,卻比星辰還要沉重。

    縱然是文通大神這樣的存在,也被石劍劈得不斷後退,撐起的神境世界一里裡碎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噬神蟲羣,急速向遠處飛遁。

    血屠和閻婷,緊跟其後。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交鋒,足以打得星空湮滅,以他們聖境的修爲,離得太近,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蚩刑天,只剩一顆頭顱,被煉了十萬年,戰力還如此可怕。”聞褚動容,不敢在這裡久待,化爲神光追向張若塵三人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看着懸浮在上空的人頭雷電山嶽,腦海中,浮現出羅祖雲山界那尊護界魔將的身影,心中暗想:“若是能夠讓護界魔將的身首合一,戰力得強大到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般若的臉色,始終凝重,看出了一些端倪,道:“文通不愧是冥殿一等一的人物,修爲深不可測,走,趕緊離開此地。”

    她和小黑,踩出神靈步。

    一步跨出,便是到達十二萬九千六百里外。

    但,他們只跨出了一步,就被文通大神的一道分身攔截。

    小黑回頭,望穿虛空,看向十二萬九千六百里外的戰場,又看向前方的文通大神分身,道:“好傢伙,與蚩刑天交手,居然還能投放出分身。”

    分身冷峭一笑:“若是十萬年前的蚩刑天,本座或許還要忌憚幾分。一顆頭顱而已,被煉了十萬年,豈是本座的對手?”

    分身的雙手同時攻出,打出兩道神通,白月分光和紅日天爐。

    日月齊出,一冷一烈。

    頃刻間,小黑和般若被鎮壓在了日月之下,拼盡全力也無法動彈,體內的神力和規則神紋,被詭異的力量鎖死。

    聞褚、姑射歡歡也遭到文通大神分身的攻擊,沒能逃出三途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文通大神以神境世界,鎮壓住了一百零八柄石劍。

    真身騰飛起來,打出十八根鎖神鏈。

    鎖神鏈化爲數百里長,粗如蛟龍,落到蚩刑天頭顱的十八個鎖釦位置上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單手抓着十八根鎖神鏈,冷笑一聲:“蚩刑天,本座知你想要翻天覆地,可惜你早已是籠中困獸,註定只能爲奴爲僕。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蚩刑天的頭顱長嘯一聲,脖頸處,涌出大量雷電和神氣,凝聚出氣態的身軀。

    很快,一尊萬丈高的神魔虛影凝聚出來,雙手抓住十八根鎖神鏈,欲要掙脫壓制。但,文通大神修爲何等強大,身體站在虛空紋絲不動,眼中露出獰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,你早已死去十萬年,乖乖的做本座的戰器吧!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釋放出死亡冥氣和精神力,將刻畫在蚩刑天頭顱上的咒紋,激發出來。

    咒紋,是黑色,由冥殿殿主親手刻畫上去,專門用來鎮壓蚩刑天的神魂意志。

    隨着咒紋浮現,蚩刑天彷彿承受着莫大的痛苦,嘴裡發出一聲聲悲鳴和慘叫,即便十萬裡外都能聽見。

    聽見的,還有文通大神的笑聲。

    小黑雙手撐着一輪紅色烈日,如同被神爐鎮壓,咬着一口牙齒,大罵道:“該死!本皇若不是被須彌老禿驢封印了十萬年,豈有他如此囂張的機會?”

    小黑背上一對火焰羽翼展開,羽毛能夠呼吸,吞噬上方紅色烈日中的神焰。

    另一頭,般若被壓在一輪陰寒的白月下方。

    她眼神沉凝,欲要動用太上的陣紋,打破眼前困境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道虎嘯聲,從東南方傳來。

    般若投目望過去,只見,水域變成了金色。

    水平線上,張若塵騎着一頭白虎,急速衝來,手中持着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將自身的神力,借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百里外,揮劍斬出,將壓在般若頭頂的白色寒月擊碎,化爲一道道規則神紋,散亂的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腳踩水面,如履平地,由遠而近。

    騎在它背上的張若塵,探出一隻手臂,抓住般若的手腕。她那修長美麗的身姿,飛在半空,落到張若塵身後。

    小黑見張若塵和般若遠去,大吼一聲:“還有本皇呢!”

    半晌後,葬金白虎去而復返。

    虎背上,除了張若塵和般若,又多了姑射歡歡和聞褚二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刺破鎮壓在小黑頭頂的紅色烈日,助它脫困,隨後,騎着葬金白虎,化爲一道金光,衝向水域深處。

    聞褚憂心忡忡,念道:“逃不掉的,文通不會給我們逃走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逃不掉,也得爭一爭。”張若塵的力量和葬金白虎的神力,完全結合在了一起,皮膚冒金光,神威氣勢,比聞褚、般若他們還要強大幾分。

    “待會兒,你們逃,我來攔住文通。”聞褚眼中,露出冷色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忍不住向他看去,知曉他是欲要自爆神源,拿性命去拼。

    或許殺不了文通大神那種級別的人物,但是,這已經是他們唯一的辦法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情,都變得沉重。

    前方。

    一片水浪捲了起來,化爲連接天空的水牆,阻斷葬金白虎的去路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懸浮在水牆前方,手中提十八根鎖神鏈。鎖神鏈的另一端,蚩刑天的頭顱七竅流血,時而慘叫,時而嘶吼,悽慘無比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的一雙虎目,盯着文通大神,鼻孔中,噴出金色氣柱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道:“葬金白虎,冥殿有意與神古巢結盟,你若歸順本座。將來,本座便是冥殿殿主,而你將是神古巢之王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上的神威,猶如十萬山嶽壓在他們身上。

    “若我不歸順,你莫非是要殺了我不成?”葬金白虎聲音渾厚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笑道:“殺了你,奪取你的神源,依舊可以解析出不少史前秘密。所以,你還是想清楚再回答,機會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想了,我不會歸順任何人。你若想戰,我便讓你見識史前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眉心的“葬”字光芒增強十倍,身上一層金光涌出,將張若塵、般若、小黑、聞褚、姑射歡歡,全部推飛出去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葬金規則神紋,從它腳下蔓延開,瞬間覆蓋十萬裡。

    那股浩蕩力量,讓文通大神都微微動容。

    但,就在極道葬金之氣蔓延出去後,天地規則卻瘋狂反噬回來,凝聚出一道道毀滅性的力量。葬金白虎的上方,出現一片死亡陰雲,有天威降下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擡頭看了一眼死亡陰雲,大笑一聲:“就憑你的修爲,還殺不了本座。可是,你卻很快就要被天威殺死。這個時代,容不得你這隻史前生靈。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耳中:“趕緊走,天威降下,我必死無疑,我只能儘量多撐一會兒,走!立即走!”

    面對文通大神,即便是真神,也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般若釋放出神氣,纏繞住張若塵,打算強行帶他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難受至極,眼神瞪着文通大神,深深記住了他的模樣。小黑卻是更加冷怒,比張若塵還要憤恨。

    西北方向,忽的,傳來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並且伴隨一道道清美悅耳的歌聲,像是有人在奏琴,也有人在吹笛……歌舞管絃的聲音,沖淡了水面的無限殺機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紛紛投望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。

    一艘潔白的紙船,緩緩航行過來。

    紙船的形態,像千紙鶴,通透如玉,雪白無塵。

    船上建有殿宇,亮着燈光。

    在紙船的船頭,立有一具七彩色的神骨,高達三千丈,散發琉璃佛光。琉璃佛光驅散了三途河上的陰氣,讓天地都變成七彩色。

    紙船像是專程向這邊行來,又像是普通的渡河船隻,誤闖到了此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眼一眯,在紙船上,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是在神女樓見過的那位紅衣妙齡女子,自稱小小,曾代表她的主人,邀請過張若塵,可惜被張若塵拒絕。

    “白紙千鶴船,琉璃七彩燈。”聞褚如此唸了一句,眼中浮現出喜色,隨即,又轉爲憂色。

    白紙千鶴船,是神女十二坊領袖白皇后的花船。

    白皇后絕對是一個比文通大神更可怕的人物,她的到來,未必就是一件好事,說不定,也是爲了張若塵身上的奧義和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真的是前有凶神,後有惡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