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生命神尊隕落後,鳳天將生命神尊留下來的生命奧義和一些遺存的傳承力量,打入了她的體內。但,鳳天畢竟不修生命之道,沒能精準控制那些力量,所以導致海尚幽若身體逆生長。等她徹底掌控生命奧義和生命神尊的傳承力量,應該就能完全恢復。”

    沒有去向故友告別,張若塵和血絕戰神徑直下了命運神山。

    無月早已等在命運之門下方,此外,雨師和十一位靈神皆在。

    無月身上依舊穿着鳳冠霞帔,美豔動人到極點,身上靈霧繚繞,如雲中之月,霧中之花,充滿若隱若現的朦膿美感。

    “去吧,她現在畢竟是你的妻子,無論她做出任何選擇,告別的話,總是要說一聲。我在血彩神蜈艦上等你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說完這話,向前行去,消失在空間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整理思緒,走向無月。

    “若塵,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東西!你說得對,人得有一條底線,不能因爲危險、困難就瞻前顧後,放棄掉這條底線。你和我不一樣,你有更大的格局。我可以沒有這條底線,但,你得有!”無月聲音溫柔,簡直就像是妻子在向夫君認錯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越來越看不透無月,她太精明瞭,精明到,明明知道她的本來面目,明明知道她目的不純,在僞裝,心中的意志卻越來越薄弱,逐漸開始想要相信她。

    她太懂人性了!

    她彷彿是能變化成你需要她變化成的樣子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等在這裡,就是爲了給我講這個?”

    無月輕輕搖頭,道:“我是你的妻子,自然是要與你共同面對接下來的困難。豈會只能同享福,卻不能共患難?我要與你回星桓天!”

    她這般作態,張若塵都不知道如何拒絕她了!

    但,還是拒絕了!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張若塵破空而去,消失在命運神山下。

    將無月帶去星桓天,的確不是什麼大事。她就算再厲害,還能在九天前輩的眼皮子底下耍出什麼花招?

    但,酆都大帝的態度,至今不明。

    將無月帶去星桓天,可能是種禍之舉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的山腰處,聽雲笙望着下方,道:“放張若塵離開,就是放虎歸山,爲何攔着我?”

    金珏天神道:“你以爲,本座不想留下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你是忌憚福祿神尊?”聽雲笙道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搖了搖頭,道:“福祿神尊的確和血絕有師徒之情,但他更是命運神殿的神尊,是地獄界的巨頭。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但絕不可能幫助張若塵逃走。”

    聽雲笙露出一道鄙夷之色,道:“莫非在命運神山,在自己的地盤上,你還忌憚血絕?”

    “血絕就算再強,也只是太虛初期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金珏天神目光盯着站在命運之門下方的無月,眼神越來越沉凝,道:“是她!我們若是動手,第一個收拾我們的,可能就是她了!”

    “無月這賤人也不知怎麼就突然轉性了,一個勁的往張若塵身上貼,她這數十萬年積攢的威名,算是全部都毀在這小輩身上了。”聽雲笙眼中滿是嫉妒。

    整個地獄界的神靈,誰不想擁有無月這樣的絕世奇女子?

    連虛天都想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神威,在神山中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天空出現五彩色的祥瑞霞光,白色神雲散發明亮光輝,天外星辰一顆顆閃爍,在以奇妙規律移動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,乃至於命運神域的地面上,植物都快速生長,如同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青草抽葉,花朵綻放,果實漸赤。

    渾厚的生命之氣,將整座神山籠罩。

    “她終於走出五界天了!”

    金珏天神和聽雲笙皆露出驚色,望向生命神宮的方向,隨即,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雖十萬年過去,但昔日生命神尊的影響力,並未完全磨滅。命運神殿中,受過生命神尊救命之恩的古神,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絕戰神、血後、血耀神君、冥王、小黑、白卿兒、漁謠神師、夏瑜……皆在神艦上,站在艦首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獨自一人登上血彩神蜈艦,血絕戰神道:“終究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她演得很好,是我做了一回無情客!走吧,無需爲一場戲而煩憂。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看來,這本就是一場戲。

    上到虛天,下到那些前來赴宴的聖境修士,所有人都在演,只是目的各不相同,各有各的利益。

    星空防線被攻破,也就提前曲終人散。

    血彩神蜈艦騰飛起來,飛出命運神域,向血天部族翼世界而去。有血絕戰神親自護送,一路上,自然是無人敢攔。

    換一位神靈,哪怕修爲更在血絕戰神之上,也沒有這樣的威懾力。

    寬闊的船艙,燈燭明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夏瑜、血絕戰神三道身影,在燭光的映照下,顯得格外修長,暗影時時跳動,彰顯出船艙中氣氛的緊張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血絕戰神遞過來的三張神王符和三張神尊符,能感知到它們沉甸甸的價值,其中有兩張甚至是攻擊類的符籙。

    這意味着,張若塵不僅多了四條性命,甚至還有一位神王和一位神尊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就算是無量境神靈親自出手,想要殺他,都將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六張神符重疊在一起,重新放回血絕戰神手中,道:“外公,我想用這六張符籙,換一樣東西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血絕家族可沒有什麼東西,比這六張符籙更珍貴了!你要知道,就算是你外公,想要得到這其中一張,也得欠下天下的人情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換命運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眼睛微微縮,看了夏瑜一眼,道:“你指的是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想請外公給她一個機會,由她自己選擇,未來的命運。”

    夏瑜已是怔住,難以置信的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看了張若塵許久,不禁笑了起來,將六張符籙放在桌案上,聲音突然變得沉重:“你要用六張無量境神靈花費大量時間凝聚出來的符籙,幫一個下位神拒婚,要違逆你外公?憑什麼?你到底分不分得清孰輕孰重?”

    夏瑜被血絕戰神身上的神威,震懾得單膝跪到地上,正要開口,卻被張若塵搶先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並非是輕重的問題,也不是價值高低的問題。而是,這件事是因我而起,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。夏瑜,是我的戰友,與孔樂有千年感情,她已經是我的親人。不希望外公強迫她,做她不願意做的事,我不希望她纔剛成神就凋零。”

    夏瑜擡頭,看向張若塵,眸中已是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這是張若塵第一次違逆血絕戰神,是他們二人第一次爭吵,一切都是因爲她。

    夏瑜又欲開口……

    #送888現金紅包# 關注vx.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熱門神作,抽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這裡沒你多嘴的地方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喝斥一聲,虎目瞪向張若塵,道:“你想要她做你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不想,因爲我對她的感情,不是男女之情,那樣做只會害了她!我只想讓她有一次自己選擇的機會!外公,我知道讓你收回說過的話很難,所以我可以不要這六張符籙,我相信憑我自己的修爲,也能在這亂世活下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與血絕戰神對視,絲毫不讓,意志很堅定。

    氣氛太沉重,讓夏瑜都快窒息,恨不得自絕於此,也不希望張若塵和大族宰生出間隙,鬧出無法修復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忽的大笑起來,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又笑起來。

    神威已是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沒想到,沒想到會這麼快,這麼快就等到了我一直期待的這一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眉,心中擔憂。

    他何嘗想和血絕戰神冒出這樣的矛盾?

    外公對他的恩情和關愛,他一直銘記心中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看向張若塵,充滿了讚許,道:“若塵,你終於長大了!外公一直期待着你勇敢的站出來,違逆我們這些老傢伙做出的決定。也不對,在那些老傢伙眼中,其實你外公也只是一個小傢伙。”

    “無所謂了!當你在命運神殿中,敢站出來,違逆我們安排的祭祀的時候,已是成功走出了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記住,你背後的那些大人物,雖然爲你鋪路,爲你做好了決策,助你一步步前行。他們自然是對的,你根據他們的決策做事,不會有錯。但是,他們真正希望看到的是,你敢站出來對他們說不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,你纔是真正從天才蛻變成了強者,從內心上變成了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永遠聽話的,只會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你是一個聰明至極的人,懂得什麼時候該抗爭,什麼時候該聽取建議。所以這方面,外公就不多說了!”

    “夏瑜,你願嫁給張若塵嗎?本座這一次可以做主,他就算是違抗,也沒用。娶一個如此貌美的妻子,還委屈他了?他若敢對你不好,我這個外公還提得動戟。”血絕戰神瞪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說什麼,因爲先前他已經將話說得很明。

    夏瑜豈會不明白?

    長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對神靈而言,求道纔是第一位,男女之情未必有那麼重。

    夏瑜雙手一合,向下叩拜,道:“若塵界尊對夏瑜有提攜之恩,血後師尊對夏瑜有傳道之恩,大族宰對夏瑜有庇護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夏瑜願入不死神殿修煉,不入太真,不出神殿。若是他日若塵界尊和大族宰有用得到夏瑜的地方,便魂飛魄散,也要償還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夏瑜不敢詛咒大族宰和若塵界尊,但若將來大族宰和若塵界尊發生了不忍言之事,夏瑜便是粉身碎骨,也要手刃仇敵,世世代代守護血絕家族的後人。”

    “求大族宰成全!”

    顯然便是連夏瑜都看出,血絕戰神和張若塵其實如履薄冰,處境並不是那麼風光,隨時可能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皆因,木秀於林風必摧之。

    更何況,現在是雙木秀於林。

    “莫要去了不死神殿了,冰皇出世在即,那裡必定成爲風暴中心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將一枚令牌取出來,丟給夏瑜,道:“去白蒼星,尋埋屍人,就跟隨他修行吧!”

    “謝大族宰!”

    夏瑜接過令牌一看,上面烙印了“不死”二字。

    另一面的“戰”字,蘊含澎湃懾人的戰意。

    她可是知道,白蒼星是不死血族真正意義上的始祖“隱”的誕生之地,是不死血族的無上聖地。但,傳送中,白蒼星早就隨白蒼血土被採盡,而消亡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知道她想問什麼,道:“很多秘密,你未成神之前,是接觸不到的。就算很多成神了的修士,亦接觸不到。你憑這塊令牌,慢慢去感應白蒼星的位置吧!你是神靈了,該有如此能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接近萬字更新,已經是拼命了,算是還了一章吧!月票呢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