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片刻,白紙千鶴船行至近處,緩緩停下。

    三千丈高的七彩神骨,立在船頭,光耀萬里,氣息神聖,一縷縷佛氣猶如彩虹,懸在水面。

    每一縷氣,都重若山嶽。

    天地間,佛音縈繞,歌聲和琴聲伴隨其中。

    萬里外,空智和三尊被噬神蟲咬得血肉模糊的僞神,從另一方趕來,遠遠的,向白紙千鶴船投望過去。

    “是神女十二坊白皇后的白紙千鶴船。”空智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傳說中,白皇后有顛倒衆生的美貌,勾魂奪魄的容顏,即便是真佛的心境,都無法抵抗。

    被稱爲“七彩琉璃燈”的佛骨,就是一位被她美貌誘惑,心智失守,佛心崩潰的真佛留下。

    這可是宇宙中的巨頭級存在,掌控一座龐然大物一般的暗勢力。他們幾位僞神,豈能不驚懼?

    “難道白皇后也對張若塵身上的寶物感興趣,想要與冥殿搶奪?”一位僞神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身上的種種秘寶,誰不想奪?”

    “血絕戰神可不是好惹的,白皇后惹得起?”

    空智眼神不斷變換,道:“情況有些詭異,先別靠近過去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位僞神也如此認爲,紛紛點頭,施展出隱藏手段,向水域深處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小一身紅衣,鮮豔如牡丹,站在紙船船頭,立在七彩神骨下方,清聲道:“文通大神,我家主人問,你們都是地獄界的神靈,爲何在這三途河上大打出手?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懸浮在離水面百丈高的位置,腳踩死亡神雲,冷峭的道:“區區一個僞神,豈有資格與本座對話?”

    他揚聲,道:“白皇后,你來這裡是想幹什麼,直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小小絲毫都不生氣,含笑不語。

    紙船中,響起一道宛若天籟的妙音,道:“文通大神能來的地方,妾身爲何來不得?”

    聲音很年輕,蘊含幻勁。

    щшш¸Tтka n¸co

    只聽其聲,就能酥麻男人的骨頭,宛若置身逍遙幻境,四周美女環繞,香袖雲鬢,如登極樂。

    聞褚向張若塵、般若、姑射歡歡、小黑傳音,道:“白皇后的到來,是我們脫身的唯一機會。一旦他們鬥法起來,我們分頭突圍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顯然是沒有將白皇后放在眼裡,道:“看來你是故意想要壞本座的好事,膽子不小啊,居然敢和冥殿作對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哪裡敢和冥殿作對?”

    紙船中,笑聲柔媚:“只是單純想和你作對而已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冷哼一聲,身後連接向天空的水牆,向白紙千鶴船涌了過去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巨大聲響。

    一滴水,化爲一隻骷髏頭。

    水牆涌去,化爲億萬只骷髏頭。

    神勁風暴席捲四面八方,水面像是翻轉了過來,有一聲聲刺耳的嘶吼,不斷衝擊張若塵的耳膜,使得他眼前昏黑,什麼都看不見。

    只聽見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身體似遭到擠壓,血肉和骨骼傳來劇烈疼痛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恢復視覺之時,發現已是被衝擊到了數千裡之外。遠處,七彩琉璃的光芒,依舊十分耀眼,在天空形成一朵朵美麗的雲霞。

    身旁,聞褚大笑一聲:“太好了,原來是族長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畢竟是隻有聖境修爲,不如般若、小黑、姑射歡歡。他遭受強勁神力衝擊,此刻依舊還有些渾渾噩噩,不知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族長……

    應該說,是黑暗之淵閻氏的族長。

    難道是威名赫赫的五清宗來了?

    張若塵雙目浮現出真理之光,望向遙遠處的白紙千鶴船。在紙船的桅杆頂端,看見一道身穿武袍的身影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猶如一片星海充塞在體內,每一次呼吸都能引得天地震盪。

    反觀懸浮在對面的文通大神,臉色已是變得極爲難看。

    “五清宗,你怎麼在白皇后的船上?”文通大神道。

    那道身穿武袍的傲然身影,道:“其實,本座是爲你而來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不解,道:“爲我而來?”

    要知道,無疆沒有出事之前,文通大神根本都沒有打算要來生死界星。五清宗爲何提前知道他要來?

    難道這一切,竟是五清宗的陰謀?

    他在圖什麼?

    “爲殺你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殺”字出口,五清宗神軀暴漲,化爲參天巨人,打出一隻萬里神手。

    手掌是真有萬里長,不給文通大神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水面隨之塌陷下去。

    聞褚、般若、姑射歡歡、小黑、葬金白虎、張若塵急速遠退,根本不敢觀戰。這種層次的交鋒,別說是新神,就算那些修煉了數萬年的神靈,都有隕落的兇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無數疑惑,問道:“怎麼回事?貴族族長與文通大神,莫非是有什麼生死大仇?”

    聞褚搖頭,道:“從未聽說他們之間有仇。”

    小黑不信,道:“騙誰呢?文通是冥殿舉足輕重的人物,若無生死大仇,殺他必定引發驚天震動。冥殿不和你們黑暗之淵閻氏拼個你死我活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聞褚苦笑:“我根本都不知道族長來了生死界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五清宗和文通大神的恩怨絲毫都不感興趣,心中倒是十分慶幸,既然五清宗來了這裡,今日的危機,算是徹底化解。

    同時他對強者,又有了新的認知。

    只有達到文通大神、白皇后、五清宗,他們那種層次,才真正算是宇宙中的巨頭,擁有翻雲覆雨的能力。

    什麼俗世神話,在他們眼中,分量實在是太有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般若瞥了一眼,見她眼神始終都很平靜。

    五清宗的出現,也無法讓她生出絲毫波瀾。

    也不知退逃了多遠,神勁波動變得平緩,他們終於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無人知曉文通大神和五清宗的戰鬥情況,那裡天地規則混亂,使用神目,也無法窺望。

    小黑低聲道:“你們說,五清宗真的要殺文通大神嗎?”

    “族長既然放話,必然是一言九鼎,不可能只是嚇唬文通。”聞褚頗爲憂心,實在是不解,族長爲何要這麼做。

    殺文通,就算成功,也必然會付出代價。

    而且,一旦被冥殿殿主知曉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戰鬥波動,很快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紊亂的天地規則逐漸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聞褚率先向戰場中心飛去,可是,只找到了一片數十里長的血海,看不到五清宗、文通大神。

    就連白紙千鶴船都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般若、小黑、姑射歡歡,相繼飛到血海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血海中的神血,全部都抽離出來,凝聚成一團直徑百米的血球。血球神光閃耀,氣息強大,每一滴都可以滴穿萬米厚的大地。

    “是文通大神的神血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太好了,看來文通老賊吃了不小的虧。來,來,來,把神血給本皇,本皇要補一補。”

    小黑深吸一口氣,頓時血球中的神血,化爲一條條小溪,涌入進它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們去了什麼地方呢?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猜測道:“應該是戰到了虛無空間中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無常鬼城,族長擊斃了文通,肯定會去那裡與我們會合。”聞褚將水面的氣息清理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,道:“不好!血屠和閻婷,還在被冥殿的僞神追殺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推算他們的位置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等人,找到血屠和閻婷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們依舊還在與冥殿的那半尊僞神纏鬥,兩人都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小黑生怕別人與它搶,於是搶先出手,化爲一隻比雲朵還巨大的不死鳥,探出爪子,將半尊僞神抓到半空,挖去了神源,抽取了神魂。

    聞褚感到驚訝,道:“血屠神子不愧是死亡神尊的高徒,居然可以在僞神的追殺下活命,佩服,實在是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真神不必如何客氣,叫我大屠戰神皇就行。”

    血屠對聞褚不怎麼客氣,在他看來,自己一旦渡過神劫,可以單手抽打聞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常鬼城,在鬼族九大鬼城中排名第二,僅次於酆都鬼城。

    雖是一座城池,可是,卻有上億年的歷史,規模之宏大,勝過張若塵以往見過的任何古城。在他看來,此城就算還稱不上神城,距離神城層次也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城中沒有白晝,只有黑夜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閻氏,在無常鬼城中建有秘密據點,聞褚帶領張若塵等人暫時入駐了進去。

    血屠一路上都在詢問他們,是如何從文通大神手中逃生,聽聞白皇后的白紙千鶴船出現,頓時發出驚歎聲,聲稱自己一生的夙願,就是見一見豔名傳天下的白皇后。

    聽聞五清宗出現,又肅然起敬,他道:“我師尊死亡神尊曾說過,地獄界最有機會達到神尊層次的人物,五清宗當屬第一。聞褚,要不你給本皇引薦引薦?”

    他直呼真神名諱,彷彿自己比真神還厲害一般。

    閻婷心中不滿,眼中盡是寒意。

    聞褚卻是面帶笑容,絲毫不怒,道:“大屠戰神皇願意前往黑暗之淵,便是黑暗之淵閻氏的貴客,族長自然是會親自接待。”

    血屠倒也沒有深想此話,心中很是歡喜,原來自己已經是五清宗都要接見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這一戰,衆人皆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,到達秘密據點,便是療傷了起來。

    至於五清宗是否能夠殺死文通大神,他們卻是渾然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變化成般若模樣的池瑤,站在漆黑的骨質建築頂端,投望三途河的方向,心始終懸着。因爲,崑崙界和黑暗之淵閻氏早已通過閻無神結盟,殺文通,奪刑天罐,是他們合作的第一環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閻氏,必須證明他們的誠意。

    從池瑤來到地獄界,就已經開始佈置奪取刑天罐的計劃,即便沒有張若塵和無疆的介入,她也有別的辦法,將文通大神引來三途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