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虛無空間,無物質,無聲音,無光暗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在虛無空間中急速飛遁,速度快若流光,身上神氣化爲長河,一步十萬裏,心中又驚又懼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從未像今日這般狼狽,只能逃命。

    但,五清宗的神境世界無邊無際,如死亡陰影,始終籠罩着他,無法脫離出去。只要逃不出神境世界,就無法將消息傳出去,等於是沒能逃出五清宗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縱然是十萬年前天庭和地獄打得天翻地覆,文通大神都未像今日這般恐懼。

    “五清宗,你到底意欲何爲?”文通大神大喝一聲,眼神凜然。

    “斬你,還需要理由?”

    五清宗追在後方,神軀龐大無比,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,交織成天地的形態,將前方燃燒壽元飛遁的文通大神纏裹。

    神念能夠達到處,神境世界就能到達。

    “你別欺人太甚,真要拼死一戰,結果還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眼神狠厲,化爲血紅色,心中有無邊怒火,頗爲懷疑閻折仙出現文通神殿,就是五清宗所爲。

    五清宗是想挑起冥殿和天外天閻氏的矛盾。

    他文通與五清宗無冤無仇,卻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,心中怎能不怒?

    “雲之法,雨之訣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一邊急速飛行,嘴裏一邊如此喊出。

    本是空無一物的虛無空間,驀地,出現一片三萬里長的雲層。雲中死亡之氣濃郁,凝化成液態的雨滴。

    雨滴如劍,密密麻麻飛向後方的五清宗。

    五清宗的速度,沒有因此遲緩哪怕一瞬間。

    那些能夠滴穿星辰的雨滴,落在他身上,瞬間爆開,化爲氣霧。

    “冥神之祖。”

    三萬裏雲層中,冥祖的身形凝聚出來,漆黑無光,神聖巍峨,與五清宗的神軀一樣高大,悍然一拳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這道冥祖身影,是文通大神以萬年壽元爲代價,施展禁術召喚出來,爆發出來的氣息,讓五清宗的臉上,都露出一道嚴肅之色。

    是真的具有冥族之威。

    “冥祖值得尊重,可惜,你的修爲還不夠,無法凝聚出足夠的力量,對我造不成任何威脅。”

    五清宗打出閻羅混世印,滿天祖文浮現出來,猶如千萬星辰懸浮在虛無空間,轟擊在冥祖身上,將其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一擊破之。

    三萬裏的雲層,隨之散去。

    五清宗從雲中衝出,卻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只見,文通大神已是從他的神境世界中脫離出去,站在一條紫色的冥河中。

    雖然脫困,文通大神卻笑不出來,今天受的傷勢實在太嚴重,特別是壽元的消耗,根本彌補不回來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知道,自己到底哪裏招惹了五清宗?

    “五清宗無論你在謀劃什麼,但是,從本座逃出你神境世界的那一刻起,你的所有謀劃,都將落空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又道:“本座會牢牢記住今日之仇,改日一定屠你閻羅族億萬族人,以平息心中恨意。”

    五清宗平靜的看着他,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冥河擊穿空間,連接虛無和現實。

    只要回到現實空間,冥殿殿主瞬間就能感應到他的氣息,到時候,五清宗若是繼續追殺,那麼,就要承受冥殿殿主的怒火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文通大神終於揚聲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笑的是,五清宗終究還是殺不了他。而今後,他卻會成爲五清宗的噩夢,成爲閻羅族的災難。

    與一位大神結仇,必然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。

    但,就在文通大神欲要回到現實空間之時,擡頭看去,去看到一杆神槊直刺下來。神槊蘊含無與倫比的神勁,穿透了時間和空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咬着牙齒,大吼一聲,撐起全身力量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神槊無可匹敵,擊穿他的神境世界,和身上的所有防禦。

    神軀爆開,化爲一片血霧。

    神槊的尖端,釘在神源上,立在血霧中。

    血霧每一次想要重新凝聚,都被神槊上爆發出來的力量震散。

    神軀無法重凝,反而被虛無的力量不斷侵蝕。

    血霧中,響起文通大神的一道道驚恐聲:“彌天戰神,這一切都是五清宗的陰謀,與本座無關。從閻折仙被送到文通神殿,陰謀就已經開始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站在神槊頂端,雙手抱在胸前,背上披風飛揚,根本不理文通大神的聲音,一雙虎目與遠處的五清宗對視。

    五清宗衣袖一揮,袖中涌出無邊神火,讓文通大神的血霧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虛無中,出現一片廣闊的火原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的怒罵聲不斷傳出,可是五清宗和彌天戰神卻充耳不聞。

    兩人的眼中,只有對方。

    直到文通大神被焚煉乾淨,只剩一枚神源,五清宗纔是轉身而去,從始至終,都無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彌天戰神終於開口,道:“老五,爲何要殺文通?這場風波,真是你製造的?”

    五清宗沒有轉身,也難得解釋,道:“是我製造的又如何,戰神莫非是想指教一二?”

    “同是一族,何必要鬧成這樣?”彌天戰神道。

    五清宗眼中浮現出一抹譏嘲之色,隨即,又恢復冰冷,道:“不是我要鬧成這樣,是閻人寰。回去告訴他,只要我還活着,當年的事,我一定會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和地獄再次開戰,宇宙風波漸起,閻羅族不應該分裂。”彌天戰神道。

    五清宗道:“天地之戰,生死相爭。不正是閻人寰想要的嗎?”

    “族長說了,只要你回去,下一任族長的位置就是你的。”彌天戰神道。

    “道不同,不相爲謀。”

    五清宗揮了揮手,漸漸遠去。

    彌天戰神緊閉雙目,幾欲出手,可是,終究剋制下來,從小到大的感情,使他無法對五清宗揮出神槊。

    鐵血戰神也有柔情時。

    “冥殿絕不會善罷甘休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遠遠喊出了這麼一聲,隨即,以神槊擊碎文通大神的神源。裂開的神源,化爲一個個火球,在虛無空間中燃燒殆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殿所在的星空,羣星閃耀,分佈有大量星魂神座。

    驀地,文通大神的星魂神座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神隕落,舉族同悲。”

    所有冥族修士,都看到星空中的變化,一個個跪倒在地上,無法相信強大如文通大神,居然會隕落。

    冥殿諸神無不震撼,感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須知,文通大神不是死在與天庭萬界廝殺的星空戰場,而是死在地獄界。

    正在大羅神宮做客的冥殿殿主,心生感應,投目望向窗外,看向無盡遙遠的星空,眼神微微凝滯了一瞬間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嘴角上揚,緊接着,卻是嚴肅的道:“節哀啊!神靈也逃脫不了生死,這是無可奈何的事!”

    冥殿殿主頃刻間恢復過來,搖頭笑了笑,道:“能殺文通的,整個地獄界,也就那些。你說,會是誰呢?”

    羅衍大帝道:“誰知道呢?三途河掩蓋天機,虛無空間絕滅氣息。要不,你去一趟命運神山,讓天運司幫忙推算一番?大神隕落,可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冥殿殿主站起身,整理袍衫,道:“對啊,大神隕落,怎能不明不白?若沒有一個結果,冥殿還如何在地獄界立足?兇手得死,與兇手有關的修士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冥殿殿主身前打開一道虛無之門,一臉怒容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當虛無之門關閉時,冥殿殿主已是到達億萬裏外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的目光向天音神母看了一眼,笑道:“冥殿想要殺人,卻反隕落一尊大神,怪誰?他那麼生氣幹什麼?生氣給誰看呢?覺得能把本帝嚇住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此事的確詭異。我們請去保護張若塵的神靈,也只是能夠與文通抗衡而已,不可能殺得了文通。”天音神母道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收起笑容,道:“依你之見,殺死文通的,會是誰?”

    “能殺死文通的強者,修爲必然通天徹地。但,文通前去生死界星,是爲了殺張若塵。想知道是誰出的手,只要知道張若塵接下來出現到什麼地方,答案也就明瞭!”天音神母道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露出沉思之色,道:“隨着戰爭開啓,局勢變得波雲詭譎了起來。也不知,張若塵那小子能不能打破詛咒,踏入神境?爲了他,這場風波,已是鬧得足夠大,大神都因此而隕落。希望這一切,都是值得的,別讓我們失望。對了,你請去保護張若塵的神靈,是誰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常鬼城。

    一尊猿猴形態的老鬼,站在一座白骨堆砌而成的神殿外,窺望天穹,看見文通大神的星魂神座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,封號金聚大神,與五清宗是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陰船,就是他借給聞褚和閻婷。

    “文通居然隕落了,這場爭鬥,竟如此激烈?看來本座低估了張若塵這個小輩的分量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知道自己捲入了天大的風波之中,於是第一時間,離開了無常鬼城。

    最開始的時候,他覺得張若塵只是一個聖境修士,即便殺死,也沒有什麼大不了,反而可以獲得不小的回報。

    隨着文通大神的隕落,纔將他驚醒,意識到張若塵能夠修煉出一品聖意,又遭受斬道咒,絕不是偶然。背後的水,太深了!

    當五清宗來到金聚神殿的時候,神殿中,已是人去樓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