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團直徑數千裡的黑暗雲中,傳出震盪星空的能量,快速四散開去,伴隨有虎嘯龍吟聲。

    遙遠處,站在空蓮星上的閻羅族聖境修士,一個個心神震動,單膝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黑暗雲中交手的二人實在太強大,力量波動,不輸神靈。

    半晌後,兩道流星一般明亮的光華,從黑暗雲中飛出來,降落到空蓮星,凝聚成閻無神和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拜見無神少尊!”

    “拜見若塵劍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震耳的聲音,在星球上響起。

    鬥戰了近三個時辰,張若塵和閻無神的身上,卻是整潔無垢,沒有明顯傷勢。

    顯然,二人是點到爲止。

    聞褚和血屠皆是鬆了一口氣,真怕張若塵和閻無神再一次打得天翻地覆,非要分生死。

    血屠笑道:“看來是我師兄贏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見得吧?”閻婷道。

    血屠斜瞥了她一眼,輕蔑的搖了搖頭,道:“你懂什麼?般若神女是閻無神的未婚妻,卻與我師兄兩情相悅,這是何等仇恨?如果閻無神能夠擊敗我師兄,會是現在這麼和諧的樣子?”

    閻婷怒視血屠,不願接受他所說的這個結果。

    可是,卻又不得不承認,血屠說得有一定道理。

    “看什麼看?不服,玩兩招啊,讓你一隻手。”

    血屠翻了翻眼皮,渾然沒有將閻婷放在眼裡,隨後快步迎向張若塵和閻無神,道:“師兄,無神兄,最近來到黑暗之淵附近星空的各方勢力越來越多,都想爭奪機緣,我們得儘快出發才行,不然被他們搶前面去了!”

    閻無神笑道:“血屠兄如此迫不及待,看來黑暗之道的修煉,又有精進?”

    “有師兄的日晷輔助,加上閻氏提供的詭獸黑暗源液,修煉自然是一日千里。”血屠極爲自信。

    來到黑暗之淵後,張若塵等人並沒有立即進入其中,而是集體參悟修煉黑暗之道。

    因爲,黑暗之淵被稱爲黑暗的源頭,詭奇至極,只有修煉了黑暗之道,才能更好的在裡面生存。就像是不懂水性的人,必須學會游泳,才能進入深水區。

    要進黑暗之淵,自然是要做充分的準備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倒是可以出發了!”

    閻無神將一道道訊息,傳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時,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,從星空中飛來,匯聚到空蓮星。

    足有三十七位,皆是無上境大聖,大多數都很年邁,超過萬歲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道,閻羅族不愧是至高一族,哪怕只是黑暗之淵這一支,實力也是雄厚強大,居然可以召集來這麼多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是遠遠比不了!

    天庭萬界中,能有如此底蘊的大世界,亦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拜見少尊。”

    所有無上境大聖,齊齊向閻無神行禮。

    血屠乾咳了兩聲,道:“無神兄,什麼情況啊,他們也去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閻婷站了出來,道:“不僅他們,我也會去。”

    血屠心中甚至膩味,輕哼了一聲,什麼也不說了,退到張若塵身旁,傳音道:“有機緣,我們三人去就行了,帶這些廢物幹什麼?閻羅族擺明是想仗着人多,多搶奪機緣,我們不能吃這個虧。師兄你跟閻無神談判一下,讓他少帶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傳音回去:“無上境大聖個個神通廣大,不能算廢物。”

    “關鍵是機緣,我們兩個人,怎麼搶得過他們幾十個人?”血屠憂心忡忡,又道:“萬一他們仗着人多勢衆,在黑暗之淵中,對我們下手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“別忘了,你剛搶了他的未婚妻,他現在肯定是將仇恨憋在心中,誰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發出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和閻無神已經講得很明白,相信以他的心胸,已經不會將此事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人言可畏啊,外面那些修士將此事胡編亂造,推波助瀾,髒水都往你和般若神女身上潑,什麼神女曾經墮胎這樣的無稽之談都傳了出來,閻無神聽得多了,怎麼可能一點恨意都沒有?”

    血屠自然不可能承認自己酒後失言,說錯了話,只得將這一切,推到那些欲要離間張若塵和閻無神的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閻無神足夠了解,而且將般若身份如實的告知了他,所以,很確定閻無神不會將此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就算將來閻無神向他出手,或者是兩人生死相向,也絕不會是因爲此事。

    至少張若塵相信,此次進入黑暗之淵,兩人的結盟是沒有異心。

    以前是亦敵亦友。

    此行,只能是並肩作戰的袍澤兄弟。

    今後是敵還是友,便今後再說。

    “神女墮胎不是你傳出去的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一震,五臟欲裂,但是臉上卻是絲毫波瀾都沒有,眼睛都沒有眨一下,道:“師兄是聽誰說的?該死,這些人,不僅想要離間師兄和閻無神,還想離間師兄和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之淵自然不是輕易可以進入的地方,修爲越高,進去越是危險,就連天級人物進去,都鮮少有能夠活着回來的。

    反而是修爲較低一些的修士進去,活着返回的機率更大。

    閻羅族在黑暗之淵盤踞了十萬年,自然是做了深入的研究。發現,黑暗之淵外圍最大的危險,乃是詭獸。

    聖者境界之下的修士,攜帶護身秘寶,進入黑暗之淵,詭獸往往很難察覺到他們。

    但是聖者境界之下的修士,修爲太低,根本不需要遇到詭獸,只是黑暗之淵極端惡劣的環境,就能殺死他們。

    導致,聖者境界之下的修士進入黑暗之淵,反而死亡率最高,幾乎是萬死一生。

    經過多次探索,閻羅族的神靈總結出一個答案。

    詭獸會發現闖入其中的修士,與修士身上沾染的“天地之力”有關。這些“天地之力”,與黑暗之淵格格不入,猶如黑暗中的火炬。

    看見火炬,詭獸自然源源不斷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天地之力”越強大,火炬越明亮,招惹來的詭獸越強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問過聞褚,什麼是“天地之力”?

    聞褚說:“修士渡劫,是天地之力在殺人。渡劫成功,天地之力等於是洗練了修士,有天地之力融入了修士體內。”

    “聖者,渡聖劫。”

    “大聖,渡大聖劫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,渡神劫。”

    “壽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的神靈,渡元會劫難。”

    “劫難越強,融入修士體內的天地之力越強,越是容易被詭獸發現。古時的天級人物,都不是潛行進入黑暗之淵,是一路打進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渡過神劫的頂級大聖,活着闖過黑暗之淵外圍的概率最大,其次是沒有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:“過了黑暗之淵外圍,又有什麼危險?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,便是聞褚也無法講解。

    閻羅族探查了十萬年,付出了巨大代價,對黑暗之淵的深處,也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三十七位老輩無上境大聖,加上閻婷、閻無神、張若塵、血屠,一共四十一人,終於來到黑暗之淵的入口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是一個巨大的空間窟窿,以張若塵的目力,也看不到邊際。

    用一萬顆恆星,怕是蓋不住黑暗之淵的入口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彷彿是一張黑色的布,破了一個黑色的窟窿。站在窟窿的邊緣,看不見布的大小,也看不見窟窿的大小。

    第一次來到此處的張若塵,再一次感受到宇宙的浩大,自己的渺小。

    難怪自古以來這裡能夠吞掉一位又一位天級人物。

    “好冷啊!般若神女他們多久來?”血屠問道。

    深淵中,不僅在噴薄黑暗之氣,也涌出寒氣。

    寒氣之盛,足以凍死半聖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這裡是我們走的路,神靈得走另一條路才稍微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我們不是一起出發?”

    血屠覺得有些不對勁,心中開始發虛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我們若是和神靈同行,會更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危險?”血屠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不說萬死一生,十死一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血屠瞪大雙眼,道:“如何不和神靈同行呢?”

    閻無神笑了笑,道:“有我和若塵兄、血屠兄坐鎮,生存的概率肯定大增,十死五生還是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們的修爲,都只有一半的活命機會?”

    血屠舔了舔嘴脣,眼中光芒閃躲,盯向張若塵,道:“師兄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富貴險中求,來都來了,豈能因爲危險而退縮?血屠,你前面開路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掌按到血屠背上,輕輕一推,血屠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,便是向前方的空間窟窿中飛了下去,頓時,不受控制發出一聲大叫。

    叫聲,有些慘烈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婷相繼飛身下去,接着是三十七位老輩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閻無神飛在最後方。

    最近半個月來,隱藏到黑暗之淵附近星空的修士越來越多,其中有不少,都是衝着張若塵而來。

    空智一直望着黑暗之淵的方向,雙眼中,金芒收斂,快步來到無疆的身旁,稟告道:“閻無神和張若塵已經進入黑暗之淵。”

    無疆問道:“般若、姑射靜,還有黑暗之淵閻氏的神靈呢?”

    “沒有看見他們的身影。”空智道。

    “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呢?”

    “應該也沒有進入黑暗之淵。”

    無疆出身黑暗神殿,對黑暗之淵自然是有很深的瞭解,笑了笑,道:“空智,你帶着三位僞神追上去。張若塵也好,閻羅族的大聖也罷,格殺勿論。小心一些,將黑暗源珠帶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無疆取出四枚黑暗源珠,遞給了空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