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同一時間,天庭萬界的生靈,也聽到昊天的號召神音。

    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,天尊的聲音,與真正的天地之音沒有區別,代表至高無上的意志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,宇宙中,必有驚天動地的危機發生,這才能迫使水火不容的天庭地獄暫止干戈,兩大天尊齊齊發聲。

    天南生死墟。

    擎天走出死神廟,沒辦法不出關,酆都大帝的分身親自前來邀請。北澤長城發生的事,關乎整個地獄界的利益,甚至是存亡。

    別說閉關修煉,便是整個天南就要毀滅,也沒有此事重要。

    天南衆修士,盡皆跪伏在外面,一望無際。

    交代了一些事後,擎天和二大人、三大人,破空而去,踏上了前往無定神海的古神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終於還是要提前走出冰王星了!”

    冰皇站在雪山之巔,俯看人間,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一具塵封多年的雪白神鎧,附着在身上,頓時,渾身血氣大盛,展開一對對遮天蔽日的金翼,踏碎空間飛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叉族祖界,古墨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道掌印落入海中,蘊含烈焰神勁,海水隨之劇烈翻滾。

    虛天無視祖界的護界大陣,穿陣而過,從天而降,揚聲道:“你們兩個裝什麼死,再不現身,今日,就是夜叉族滅族之日。”

    海水中,飛出兩團神光,可見兩道蒼老身影站在裡面,他們身周規則狂暴,影響天象變化。

    “天尊之令,我們已經知道了,正要動身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麻煩,一個個自作聰明,還要親自來請才肯走。在八位精神力天圓無缺強者的推算下,誰藏得住?”

    虛天抱怨一句,揹着雙手而去,消失在夜叉族祖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崑崙界。

    劫尊者欣喜若狂,但臉上卻滿是憂傷和離愁,緊緊抓着天狐姥姥雙手,萬分不捨道:“此次北征,必是多年難歸,生死難料。若是我無法歸來,你也莫要傷心,這都是天命!天命難違!”

    劫尊者一揮衣袖,灑淚而去,頭也不回的飛出崑崙界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會去無定神海,而是準備先去黑暗大三角星域躲一段時間,等天庭地獄的無量境神靈都離開後,再出來。

    “劫尊!”

    飛出崑崙界沒多久,昊天的聲音,如大呂洪鐘,在他頭頂響起。

    劫尊者臉色不變,向昊天的分身看去,道:“不敢稱尊,老夫只是一個僞神,不是無量。”

    昊天道:“走吧,太上和龍主他們已經到了無定神海,此次驚變關係甚大,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,放心,會有穩妥之人暗中守望天庭,已應對別的突發變故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的只是一個僞神,你們……太不厚道……”

    劫尊者無奈一嘆,向無定神海而去。

    天尊之令不可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天,“北澤長城”四個字被反覆提及,傳得沸沸揚揚,衆說紛紜,謠言四起,整個宇宙陷入恐慌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各界、各族的神靈出面,召見聖境修士,穩定局勢。

    聖境修士又紛紛顯聖,已安凡人。

    一天後,無定神海傳來消息,浩蕩神威消散,天庭和地獄的無量境諸強,打破時空壁,向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世界還是曾經那個世界,但張若塵卻有一股空蕩蕩之感,繼而,整個人突然變得輕鬆,彷彿蓋在頭頂的烏雲消散,懸在脖頸上方的屠刀收走。

    他明白,這是因爲之前他過早進入了那些無量境神靈的視野,卻沒有對抗無量境神靈的實力,自然隨時都壓力巨大,如有無數雙眼睛隨時隨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隨時可能,一擊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【領紅包】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!微信關注公.衆.號【書友大本營】領取!

    而現在,無量盡北征,許多事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樣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宇宙中的局勢,接下來要發生大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血絕戰神商議了許久,這才離開血天部族,趕赴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他沒有趁此機會,趕去命運神山營救明帝,因爲以他現在的修爲,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當年在沒有神尊坐鎮的情況下,龍主前往命運神山救太師父,尚且身受重傷。可想而知,從古至今命運神山歷代神尊、諸天佈置的生殺手段是何等厲害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中,欲殺他者衆,不能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十九年來,百族王城所在星域的氣氛始終十分緊張,地獄界各大勢力的軍隊,並未撤走。

    星域中,各個小族都將祖界遷移到繁星囚籠大陣之內。

    這座神陣,以百族王城爲中心,籠罩直徑百億裡的星域,數之不盡的神座星球是神陣的陣法結點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這片星域很壯觀,分佈有上百座大世界,世界生態各不相同,天才人傑如過江之鯽。

    無量北征後,緊張的氣氛並未消散,反而百族王城中的諸神更加憂心。

    此前地獄界大軍沒有輕舉妄動,是因爲星海垂釣者和九天太過強大,誰都沒有把握留下他們,也無法承受他們憤怒之後的毀滅報復。

    他們離開後,論神境實力,百族王城與地獄界差距實在太大,怎能不擔憂?

    “拜見若塵界尊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漁謠神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漁謠的到來,無疑是兩尊強援,百族王城諸神皆是趕去迎接。

    特別是張若塵,爲了解百族王城之危,孤身闖入地獄界,趕赴命運神山,一路上的血雨腥風,十九年來,早已是傳遍百族,連凡間婦孺都知曉他義薄雲天之名。

    軟禁十九年,如今歸來,誰人不敬?

    況且,張若塵也已經擁有讓他們敬畏的修爲實力。

    玉靈神如畫中美人,氣質變化莫測,時妖時純,見面便是問道:“無月沒有跟着一起前來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沒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玉靈神展顏倩笑,道:“那就好,如今無量境神靈盡皆趕赴北澤長城,無月差不多都快天下無敵了!她若要滅百族王城,誰人能擋?”

    “玉靈神這是擔心勾引界尊被界尊夫人收拾吧?否則,無月就算再強,也只是一人,我們百族王城衆神齊聚,神陣鎖天,何須懼她?”眩䀎族長如此調侃一句。

    周圍響起一片起鬨聲。

    他們是樂得看到玉靈神成爲張若塵的女人,這對百族王城未來會非常有利,但卻不敢直接說出這話。畢竟,玉靈神的修爲距離太虛境巔峰,只差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來到冠雲陣塔,一位布衣老人,與阿木爾一起等在門口。

    諸神肅然起敬,不再玩笑。

    玉靈神介紹道:“這位便是我曾經給你說過的,百族王城第一強者,離莫神師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布衣老人看過去,能感受到強勁的精神力波動,於是,抱拳道:“神師,狼叔!”

    叫做離莫神師的布衣老人,看向白卿兒,拱手行禮:“見過師叔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眸中閃過一道意外之色,但卻只是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在星天崖,她見過離莫神師,是大師兄的弟子,只是不知道他一直坐鎮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至此,百族王城中的諸神才終於明白,原來來歷神秘的離莫大師,竟是星天崖崖主的弟子,就說世間不可能突然冒出一個如此強大的精神力神靈。

    十九年前百族王城那一戰,離莫神師被無邊鎮壓,是老酒鬼出手,將他救了出來。

    來到冠雲陣塔中,諸神開始商議接下來的宇宙變局,每個人都很憂心,覺得天庭和地獄休戰之後,百族王城必會成爲地獄界的首要攻擊目標。

    此外,星桓天也絕無法倖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大家的擔憂,能夠理解。但,無量境神靈盡數離開,那麼繁星囚籠大陣也就牢不可破。只要我們能夠保證,內部不要出現四陽天君那樣的叛徒,百族王城就能立於不敗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星桓天那邊就更不用擔心,千星桓天陣的防禦力,更在繁星囚籠大陣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地獄和天庭的戰爭,不會結束。星空防線才被攻破,不知多少天庭修士慘死,這是何等血海深仇?天庭修士,豈會善罷甘休?”

    “地獄界面對剛剛打下來的各大古文明的龐大利益,怎麼可能收手?”

    “我認爲,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,星空戰場依舊是戰爭風暴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離莫大師道:“可是,一直開啓繁星囚籠大陣,對神石的消耗相當巨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能永遠都龜縮在陣中吧?”玉靈神道。

    一位長着龜殼的上位神,低聲道:“豔陽文明投靠地獄界後,可是直接封了第十一族。星桓天和百族王城的實力,遠勝豔陽文明,若是投靠過去,封爲第十二族絕不過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玉靈神看過去。

    玉靈神神境世界展開,將那位上位神拉扯進去,下一瞬,慘叫聲響起:“本神只是說說而已,絕無投靠地獄界之心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上位神的神軀,被撕裂成碎片,部分神血濺到這座塔內大殿中。

    已是徹底被煉殺。

    寂靜了片刻,眩䀎族長沉聲道:“殺得好!這種話都敢說出口,還敢說自己沒有歸降之心?”

    阿木爾道:“想要渡過此劫,不能有任何異心之人存在。非常時期,行非常之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起身,安撫衆神之心,道:“神石的事,交給我來解決。相信我,百族不會永遠被禁錮在一座神陣中,將來必定天高海闊。族長,現在還留在百族王城這片星域的地獄界軍隊,都是來自哪些勢力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晚上有點事,今天就一章吧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