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進入黑暗之淵,溫度越發冰冷。

    黑暗,難見光亮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衆人的修爲都達到無上境,目力非同小可,精神力強大,倒也沒有受太大影響。

    深淵中,一塊塊空間碎片,化爲暗黑空間大陸,有的數百里長,有的數十萬里長,呈階梯狀,一直向下蔓延。

    這裏黑暗空間大陸的數量,猶如碎紙片一般,數之不盡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們遇到的詭獸很多,因爲煉化了黑暗源液,修煉了黑暗規則,身上的氣息與詭獸相近,掩蓋了天地之力,輕鬆躲避過去。

    黑暗源液,就是從大聖級的詭獸體內提煉出來。

    一連經過九座黑暗空間大陸,終於遇到厲害的詭獸,他們的氣息暴露。

    那隻詭獸,體軀長達一千多米,趴伏在地上,沉睡已久,身上全是泥土。因爲它的氣息,幾乎和黑暗之淵融爲一體,很難感應,最開始,所有修士都以爲它只是一座山而已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才驚動了它。

    在前面開路的血屠,倒也果斷,第一時間出手,凝聚出一柄千米光刀,將詭獸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是大聖級詭獸,但擋不住血屠一刀。

    血屠將詭獸骨髓中的黑暗源液抽離出來,煉成巴掌大小的一團,直接吞入進腹中,使用體內神火,很快煉化吸收。

    本來他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,已經達到極限。

    可是,煉化了這團黑暗源液,體內的聖道規則卻是快速增加了上百萬道。

    這讓血屠驚喜無比,先前的忐忑和疑慮消失無蹤,道:“師兄,有點意思啊,這黑暗之淵中,天地對我的壓制似乎變弱了,聖道規則的數量,又能大幅圖提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察覺到這一點,道:“早就給你說,這裏有大機緣。”

    剛剛一刀便是解決掉一隻詭獸,血屠對黑暗之淵的恐懼減少了許多,笑道:“如果在黑暗之淵中渡神劫,說不定神劫的威力,也會減弱。”

    閻婷哼了一聲:“在黑暗之淵中渡神劫,必會招來蛟類詭獸,到時候,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血屠拌了拌嘴,道:“本皇也就隨口說說而已,你還當真了?”

    蛟類詭獸,是黑暗之淵中非常恐怖的存在,聖境修士一旦遇到,必須立即退逃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噬神蟲,將地上那隻詭獸啃食殆盡,正要繼續出發之時,忽的,心生感應,擡頭向上方看去。

    “若塵兄,怎麼了?”閻無神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神情凝重:“有幾個老朋友跟了上來。先前,無神兄說,若是我們和神靈同行,將是九死一生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擡頭看去,眼前一片黑暗,什麼都看不見。

    單論感知力,就算真神擁有強大神魂,都未必比得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老輩無上境大聖,皆是心神震動。

    “有神靈追了上來?”

    “這可怎麼辦?到底是哪一方的神靈?”

    “神靈渡過神劫,身上的天地之力強大,很容易惹來蛟類詭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靈,哪怕只是僞神,對於無上境大聖而言也是高不可攀,戰力不在一個層次,心中自然是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他們是因我而來,我去引開他們,你們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對方可是神靈,而且不止一位,若塵劍神莫要獨自以身犯險。不如我們結成陣法,對抗他們?”一位老者提議。

    這個提議,顯然是行不通。

    在黑暗深淵中與神靈激鬥,不知會引來多少詭獸,到時候,大家都得死。

    在場,就算強如血屠,都不敢和僞神正面交鋒,別的修士衝上去,怕是隻有自爆聖源,才能對僞神造成一定的威脅。

    也只有張若塵這個俗世神話,有膽直面數位僞神。

    這種高度,沒有任何修士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閻無神、血屠、閻婷,帶着閻羅族的老輩無上境大聖,離開這座黑暗空間大陸,向深淵的更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留了下來,施展出空間手段,身體消失在空間中,隱藏起來。

    片刻後。

    四道若有若無的氣息,從上空飛落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四人皆被一縷縷黑暗光華纏繞,氣息與詭獸相近,而且非常微弱。黑暗光華散去,四人的身影,才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冥殿的四位僞神,空智、藍骨、矮龍星、北雨。

    “剛走不久。”北雨道。

    北雨是年輕女子的模樣,姿容頗爲出色,既是文通大神座下的神將,也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矮龍星手捏黑暗源珠,笑了笑,道:“黑暗之淵也沒想象中那麼危險嘛,有黑暗源珠,完全就是暢通無阻。”

    藍骨道:“話雖如此,可是張若塵的戰力卻非同小可,聖境中從未出現過這等人物。”

    四位僞神多多少少都在張若塵手中吃過虧,哪裏還敢輕視對手?

    空智氣定神閒,道:“張若塵的確很強,可是本神大概已經摸透他的深淺。在外面,要對付他,的確不容易。可是在黑暗之淵,他本源使者所能調動的本源規則數量微乎其微,只論自身戰力,並不比你們強大太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隱藏在不遠處,傾聽他們的對話。

    他最強大的力量,的確是百分之一本源奧義調動來的力量。現在,這股力量,被黑暗之淵嚴重壓制,幾乎排不上用場。

    要和空智這種級別的僞神抗衡,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是有優勢的,就像現在他隱藏在暗處,即便是空智的神魂和精神力,都感知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得先給予空智以重創才行,若是他在全盛狀態下,怕是我與閻羅族所有修士聯手,都無法與他抗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持着沉淵古劍,背上十四隻金翼展開,體內的聖道規則快速流動。

    蓄勢待發。

    空智揮了揮手,道:“走吧,追上去,張若塵交給本神來對付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,空智神魂顫慄,毛骨悚然,嘴裏發出一道震耳爆吼:“叭!”

    是佛道真言。

    剎那間,他的神體變成金銅色。

    “叭”字從體內衝出,越變越大。

    另外三尊僞神也察覺到張若塵的氣息,但,卻比空智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就是這半拍時間,張若塵手中的劍,已是破碎佛光,擊穿“叭”字,劍尖重重刺在空智的後腦勺。

    金銅色的皮膚中,浮現出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儘管如此,依舊難擋。

    劍尖沉了下去,刺破頭骨。

    空智倒也了得至極,身體猛然下沉,踩穿腳下的黑暗空間大陸,從張若塵的劍下逃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歎一聲可惜,若是能夠再進一寸,或許有機會擊穿空智的氣海,讓他戰力大損。

    當然,神靈的氣海,已蛻變爲了神海。

    神海是很難被擊穿,而且就算神海被擊穿,神靈也不會戰力盡失,神源可以撐起場域,甚至恢復神海。

    不像聖境修士,氣海一旦破碎,很難修復,會變成廢人。

    只能說,空智真的很強,不愧是下三等僞神中的第一等,即便是在偷襲的情況下,想要重創他,也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“是張若塵,他居然藏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膽子,竟敢偷襲我們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尊僞神,打出的攻擊,相繼落到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早已撐起萬古歸一道域,所有力量進入道域中,都被裏面混亂的空間挪移開,未能傷到張若塵分毫。

    在本源奧義難以派上大用的情況下,同時對戰三位僞神,顯然不是明智的行爲。

    張若塵果斷抽身退去,飛向黑暗空間大陸深處。

    “哪裏走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單獨一人伏擊我們,正好趁此機會,將他圍殺。”

    三尊僞神,急速追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前方地面爆裂而開,一團金光,從地底飛出,懸浮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金光中,正是滿臉猙獰的空智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劍,雖未刺破他的神海,卻傷到了神海,身上力量波動無法與顛覆狀態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空智雙手合十,大喝一聲:“今日你還想往哪裏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所幸停了下來,道:“不走便不走,我何懼之有?你們冥殿的真神呢,怎麼還不現身?”

    “殺你,何須真神出手?”北雨冷冰冰的說道。

    三尊僞神攔截到了張若塵的後方,腳下都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,如同一條條神光溪流相互交纏,將大片地域涵蓋進去。

    規則神紋所過之處,一隻只詭獸皆被絞殺,化爲血泥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:“聽你這話的意思,冥殿還真有真神來到了黑暗之淵?但是,卻沒有同你們一起前來?”

    “與他廢話那麼多幹什麼,一起出手,速戰速決,萬一詭獸大批涌來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藍骨掌心打出一道道冰晶光雨,冷寒刺骨,是神通級別的術法。

    藏山魔鏡從張若塵手中飛出去,化爲湖泊大小,鏡面波光粼粼,將冰晶光雨不斷收入進鏡面,難以到達張若塵身前。

    即便陷入四尊僞神的包圍中,張若塵依舊淡然若是,道:“一羣可憐之輩,你們已被冥殿捨棄了卻不自知。這一條路,是聖境修士走的路,哪怕是真神走這條路,都是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僞神,若是現在立即按原路返回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    “繼續與我纏鬥,將詭獸羣引來,你們將十死無生。”

    藍骨道:“你以爲這麼說,就能動搖我們殺你的意志?冥殿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捨棄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冥殿的真神,肯定是見般若神女他們沒有與我們同行,心有顧忌,不敢輕易追上來。所以,派遣你們四個僞神來殺我,一旦你們死於非命,神之星魂暗淡下去,他們自然知道這是一條死路。說到底,你們只是冥殿真神用來探路的工具。殺我,就憑你們,還做不到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