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暗之淵中的世界漆黑無邊。

    黑暗力量對修士的目力和感知力影響極大,空智十分清楚,只要能夠逃到千里之外,然後,收斂氣息,就能成功脫身。

    對於逆神碑,他心中有一股強烈的恐懼。

    恐懼來源於他前世的記憶片段。

    空智無視圍在四方的詭獸,憑藉神軀金身直撞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所遇詭獸肉身爆開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無獸可擋。

    空智的神魂,感知到後方北雨、藍骨、矮龍星慘死在逆神碑下,氣勁從後方涌來,心中懼意更盛。

    就在他即將脫身而去之時,空洞而冰冷的黑暗中,響起兩道震耳欲聾的蛟聲。

    兩道強橫無比的黑暗氣息,向他所在的位置衝來。

    “該死,怎麼會有蛟類詭獸來到此處?”

    空智做爲僞神,對黑暗之淵有一定的瞭解,知曉蛟類詭獸的可怕,心中不禁暗暗後悔。

    左前方,兩輪暗紅色的月亮升起,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右前方,升起兩輪紫紅色月亮。

    左前方的那兩輪暗紅色月亮,率先撞擊向空智。離近後,終於看清詭獸頭顱的形態,形似豹獸,龐大無比,像是一顆獸頭形狀的小行星。

    兩輪暗紅色月亮,鑲嵌在豹獸的頭顱上,是一雙眼睛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豹蛟詭獸嘴裏吐出暗紅色的火焰,溫度達到一百五十萬級,將空智腳下的大地熔化。

    空智渾身金光閃爍,頭頂浮現出一片金海。金海中,呈現出蓮花、佛塔、寶樹……等等奇異景象,擋住了豹蛟詭獸吐出的火焰。

    右前方,長有虎頭的虎蛟詭獸,飛近過來,嘴裏吐出紫紅色的寒冰勁氣,攻擊空智撐起的金海。

    火焰也好,寒冰勁氣也好,都融合了黑暗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舉着逆神碑,飛落到附近。

    在暗紅色火焰和紫紅色寒冰勁氣的照耀下,他看見了兩隻蛟類詭獸的形態。身軀像蛟,得有數百里長,長滿黑色鱗片,生有爪子。

    頭顱,則是一豹一虎的形態。

    它們身上爆發出來的黑暗能量波動極其強橫,勝過北雨和藍骨這種末流僞神,能腐蝕空智撐起的佛光金海。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它們如魚得水,縱然空智的修爲更在它們之上,卻被壓制得無法逃脫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黑暗之氣,源源不斷流入它們體內。

    空智傳音過來:“張若塵,你若不助本神擊殺了這兩隻詭獸,等到更多的蛟類詭獸趕到,你也得死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站在滾燙的岩漿湖泊邊緣靜靜看着,不爲之所動。

    空智怒吼一聲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眼、口、鼻、耳,七竅皆是涌出金色光柱,體內出現十三道明亮的光點。是他前世修煉出來的十三顆舍利子,爆發出強勁佛力,與他煉化的神源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空智化爲一道金色光束,衝出金海,沿着暗紅色的火焰,進入豹蛟詭獸口中。

    片刻後,豹蛟詭獸發出一道慘烈的嘶吼,腹腔爆開,血液如雨一般灑落。同時,大量暗紅色火焰,從腹腔中逸散出來,將它自己的身軀點燃。

    空智從豹蛟詭獸腹腔處衝出,急速向上空飛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背上十四隻金翼展開,追上去,速度比空智更快幾分。

    同境界,金翼不死血族的速度,是頂尖級別,可以與金翅大鵬、九爪神龍、天鳳玄凰,還有主修流光之道的修士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麼快?”

    空智一咬牙,施展出禁術,體內神血和佛氣都燃燒起來,頓時,速度倍增。

    以空智的修爲,在施展禁術的情況下,遇到弱一些的真神,都能保命。這是下三等第一等僞神,纔有的本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輕輕一皺。

    若是讓空智逃走,逆神碑的祕密豈不是就暴露了?

    儘管張若塵自己對逆神碑的瞭解,都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“小七!”

    他如此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那枚戴在手指上的七彩色戒指,活了過來,化爲一隻蚯蚓大小的蟲子。

    空間混沌蟲嬌憨的吐了一口氣,蠶寶寶一般的腦袋,在張若塵手指上蹭了蹭,飛了出去,變得數十丈長,化爲一隻七彩巨蟲。

    它張開嘴巴,在虛空啃噬。

    一個蟲洞,被啃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空間混沌蟲的背上,飛入進蟲洞。

    張若塵花費了大量神石購買各類修煉資源,其中有不少,都用來餵食空間混沌蟲。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,縱然是張若塵也很難遠距離跨越空間。可是,空間混沌蟲本就活在空間之中,任何環境都阻礙不了它,即便是在黑暗之淵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可以說,來到黑暗之淵,空間混沌蟲是張若塵保命的重要底牌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下一瞬,空間混沌蟲帶着張若塵橫渡虛空,出現到到了空智的前方。

    它的身軀,像一道彩虹。

    空智看着站在“彩虹”上的張若塵,頓時,面如土色,道:“何必要趕盡殺絕?張若塵,本神……我願意臣服於你,做你的神將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你的修爲,可是遠遠高於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空智認真的道:“良禽擇木而棲,你乃是俗世神話,前無古人後無來者,一旦破入神境,便是困龍昇天,宇宙浩大,任你縱橫遨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像你這種級數的僞神,倒是罕見,殺了你還是挺可惜。將你一半的神魂交出來,臣服於我,今日,便饒你不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好!多謝若塵劍神不殺之恩。”

    空智眼底一抹冷狠之色一閃而逝,心中暗道,即便損失一半神魂,也得將你殺死。只要奪取了逆神碑,真神又能奈我何?

    一想到,張若塵身上的種種寶物,空智便是心緒沸騰。

    但,臉上未露出任何波瀾。

    他雙手按到頭頂的位置,將體內的一縷縷神魂抽離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出乎他預料的是,就在他抽離神魂的時候,原本站在“彩虹”上的張若塵,竟然持着逆神碑騰飛而起,揮出殘碑,重重的向他砸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縱然空智的反應速度足夠快,依舊被逆神碑打得雙臂斷碎,全身密佈裂紋,神軀直向深淵下墜落。

    逆神碑爆發出來的力量,猶如無形的道鎖,穿透神軀,鎖住了空智體內的神氣,鎮壓住了規則神紋,渾身難以動彈。

    “若塵劍神爲何出爾反爾?本神是真心歸順。”

    空智身上的裂紋越來越多,如同裂開的金色陶瓷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逆神碑上方,全身力量注入進去,眼神平靜,道:“我早已煉化了真理之心,洞察世間微妙,能識你內心破綻,窺探你思想靈魂,你豈能騙得了我?告訴我,逆神碑的祕密。”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真理之心還不能直接洞察僞神的記憶和思想,弱一些的修士,倒是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!告訴你是死,不告訴你也是死,既然如此,不如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空智嘴裏念出古怪的話語:“爾等該知曉,世間種種皆由天定。順應天道,替天行道。逆天而行,必葬四劫……”

    他體內神血瘋狂燃燒,壽元散去化爲神火。

    火焰溫度之高,達到三百萬級以上,竟是掙破逆神碑的壓制。

    神氣運轉,衝向神源。

    他的這顆神源,乃是冥族一尊大神死後留下,蘊含無與倫比能量,比末流僞神體內的神源,不知強大多少倍。

    可惜,空智成爲僞神的時間才萬年而已,對這枚神源的理解還不夠深,否則戰力還能倍增。

    張若塵豈會給他自爆神源的機會?

    “七劍齊出。”

    七柄魄劍盡數從張若塵眉心飛出,化爲一條劍路,相繼從空智的身上穿體而過,將他的精神意志和神魂斬滅。

    險險的,只差一絲。

    空智的神源,終究沒有被引動,身上的金色佛光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七劍回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逆神碑,來到空智的對面,一掌拍了出去。頓時,原本堅不可摧的金身神軀,啪的一聲碎裂,化爲一堆金色的,猶如琉璃一般的碎片。

    只留下一枚拳頭大小的滾燙神源,和十三枚舍利子,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伸出,食指和中指按在神源上,閉目感知。

    半晌後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手掌攤開,將十三枚舍利子抓在掌心,再次感知。

    這一次,腦海中,終於出現了一些畫面。

    畫面中,完整的逆神碑,立在一座神山之巔。

    逆神碑的下方,站有一道道氣勢雄渾的身影,他們模樣各有不同,來自不同種族。同時,還有更多這樣的強大人物,源源不斷向神山飛來。

    像是一場聚會,又像是一場莊重的儀式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渾身一顫,腦海疼痛欲裂,畫面中的那些身影彷彿一個個火球一般,能夠灼燒他的聖魂和精神力,使得他無法繼續探查下去。

    “諸神聚會,有僧有道,有妖有魔,有人有龍。逆神,逆神,爲何是逆神?他們自己應該都是神纔對,總不可能逆自己吧?”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沉思之時,下方傳來兩隻蛟類詭獸的嘯聲。

    同時四面八方,還有更多詭獸聲音,化爲潮汐音波,傳入張若塵耳中,像是千軍萬馬齊齊衝向他現在的位置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