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切都是張若塵的猜測,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金聚大神來了黑暗之淵。

    閻無神攜帶重任進入黑暗之淵,身上自然攜帶有閻羅族的至寶,因此,沒有被嚇倒,與張若塵一起急速追上去。

    憑藉張若塵真理之心的感應,與閻羅族修士留下的標記,花費三天時間,他們終於在一座被寒冰覆蓋的黑暗空間大陸上,找到隱藏在厚厚冰層下方的閻羅族老輩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這座黑暗空間大陸地域遼闊,以張若塵的精神力,暫時沒有探查到邊際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看守隱匿陣法的閻婷,察覺到氣息波動,五指之間凝聚出一團紫光。

    “是我們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和張若塵的身影,行走在堅硬如鐵的冰層中。

    寒冰自動向兩旁移動,形成一條通道。

    看到他們二人的身影,閻婷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,露出欣喜的神色,道:“你們終於追上來了,就知道天下沒有你們聯手做不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最近兩天,多次死裏逃生,直到現在閻婷身上都還帶有傷勢。

    可是,卻必須支撐住,她絕不能放鬆。

    如今閻無神和張若塵歸來,便是主心骨迴歸,她肩上的所有壓力,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閻無神沒有多做解釋,目光打量四周,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透過厚厚冰層,看見冰中封着的是一座古老建築,像是一座神聖遺址。不遠處,立有一口石鼎,其中插着七彩色的香燭,材質非同一般。但,早就已經熄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在觀察四周,暗暗感知這裏的來歷,卻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閻無神問道:“這裏是什麼地方?你們怎麼會找到這裏來?”

    這座大陸上的冰層,厚達千米以上,而且精神力很難穿透。能在黑暗之淵,而且還是在這厚厚冰蓋下面,找到一處古時遺址,絕不是碰巧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指一揮,移開冰層,走向石鼎。

    閻婷提醒一聲:“小心,別去觸碰,此處有神尊留下的神紋,甚至有可能是天級人物留下。”

    別說神尊神紋,便是大神神紋,都不是張若塵他們現在的修爲可以觸碰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石鼎三丈外停下腳步,觀察鼎上的圖刻和文字,道:“是佛門神花,優曇婆羅花。上面的文字,是六祖梵文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亦修煉佛道,知曉優曇婆羅花,道:“葉狀如梨,的確是優曇婆羅。優曇者,三千萬年一現,服其果,可開明智慧,達精神力極境,壽三百千年。”

    閻婷問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“簡單的說,優曇婆羅三千萬年纔出現一次,吃了它的果實,精神力以迅猛提升,甚至可以達到極致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是極致境界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九十階,也可能是一百階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閻婷緊盯石鼎上的優曇婆羅花圖案,爲之窒息。

    此等寶物若是出世,必定血雨腥風,不知多少神靈會因爲爭奪它而隕落。

    “所謂壽三百千年,指的是三十萬年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盯向張若塵,道:“你怎麼知道,這上面的文字,是六祖梵文?”

    “我曾煉化神木之心,繼承了接天神木一個元會的知識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所謂六祖梵文,指的是六祖達到佛祖境界後,自成的一種文字。只有六祖一人,可以書寫。

    在佛門,見此文字,如見六祖。

    閻婷心中震撼,道:“豈不是說,六祖曾來過這裏,這裏是一位佛祖居住過的道場?”

    是在太震撼,誰人不驚?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,看向冰晶的深處,只見,這裏的確是處處佛蘊,封有石塔、石橋、石廟、石獸,巖壁上,還有兩扇石門。

    “未必是六祖留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小心向裏面走去,一邊說道:“六祖活了上百萬年,留下了諸多佛門聖器。一隻石鼎流傳出去,一點都不奇怪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裏雖然佛蘊盎然,可是,卻透着一股邪性和死氣。如果是六祖待過的地方,便是無盡黑暗都會被淨化,化爲純澈的神聖。豈會出現邪性和死氣?”

    說話間,張若塵邁步進入隱匿陣法。

    隱匿陣法建在石廟外的一處平坦區域,不遠處,就是插着七彩色香燭的石鼎。

    血屠和閻羅族的三十二位無上境老輩大聖都在裏面。

    有三十位無上境大聖在療傷,而血屠和兩位無上境大聖,卻是架起了一口銅鍋,下面燃燒火焰。

    銅鍋很大,十個人都裝得下。

    鍋中的水,已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旁邊一個看上去十六七歲的青衣女尼,被金色的繩索捆了起來,像人棍一般,雪白的臉蛋,被火焰映照得微微發紅,嘴裏一直念着經文。

    “念,念,念,一直念,煩不煩。本皇這鍋,乃是赤雲金煉製而成,這水乃是黑暗源液,就算你有真佛金身,也得給你煮爛。”

    血屠揮了揮手,吩咐道:“擡起來,扔進鍋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進隱匿陣法,正好聽到血屠說出這話,目光投向那青衣女尼,不禁浮現出一抹驚豔的神色。

    雖是女尼,卻靈氣逼人,五官精緻,渾身散發純淨佛光。

    單論容貌,在張若塵所見的那些絕色女子之中,都能列入前五,與白卿兒、羅乷、百花仙子她們相比,也不遜色多少,簡直是鍾天下之靈秀。

    如此絕色,縱然修佛,怕是也能讓神靈心動,不忍傷她分毫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們可算追上來了!沒事吧?”

    血屠連忙舍下青衣女尼,來到張若塵身前,仔細打量。

    他見張若塵渾身完好,氣息渾厚,不禁疑惑道:“師兄你沒有受傷吧?肯定受傷了,那可是四尊僞神,你是不是故意繃着,實際上,我輕輕一碰,你就會大口吐血?”

    血屠伸出手指,點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擋開了他的手,目光盯向銅鍋旁邊的青衣女尼,問道:“什麼情況,她是哪裏來的?”

    “你說她?撿的。就是在這座黑暗空間大陸上,她不知是從哪裏冒出來的,我們逃到這裏的時候,正好遇到了她。若不是她帶路,我們根本找不到這座冰層下方的石廟。”

    血屠又道:“正盤問她呢,可是這小尼姑嘴硬得很,一直唸經,一直念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打算,威脅她,抽她的血液喝,挖她的心臟去賣,剔她的佛骨煉器,但是,你猜怎麼着,她居然煉化了一位真佛的金身,半至尊聖器級別的刀,都割不開她的皮膚。所以,準備用黑暗源液煮一煮,煉一煉,或許可以收拾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真佛的金身吃了之後,可以增加壽元,還從沒有吃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有半至尊聖器級別的刀?”

    血屠愣了一瞬,道:“師兄,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,你關心的重點不對。重點應該是,這個小尼姑是從哪裏來的,爲何知道黑暗之淵中有一座石廟?她來石廟幹什麼?她是什麼人?這座石廟又是誰建的?”

    “她一直不開口……不對,是一直只知道唸經,師兄,要不你使用至尊聖器級別的劍試試,或許可以破開她的身體。”

    照血屠這麼一說,這個青衣女尼倒是真的詭異。

    閻無神輕輕搖頭,笑了笑,道:“如此美麗的女子,你居然都能捨得扔進鍋裏煮,佩服!”

    能得閻無神一聲佩服,血屠還是頗爲飄飄然,道:“無神兄,應該明白,區區美色,動搖不了我等的意志。本皇若非是有如此強大的心智,豈能修煉到現在的層次?又豈能成爲死亡神尊的弟子?”

    青衣女尼停止唸經,睜開一雙眼眸。

    這雙眼眸,纔是她絕色容顏的點睛之筆,一眼望穿秋水,照亮天地乾坤,闡釋世間萬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認識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認識我?”

    “在無定神海,當時我站在慈航師姐的身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沒有印象,畢竟,十界之戰時,天庭萬界前去的修士衆多,怎麼可能每一個都注意到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是西天佛界弟子,是慈航仙子的師妹?”

    “我法號海水,與慈航師姐一樣,都是元一古佛座下弟子。”青衣女尼沒有絲毫膽怯,眼神純澈,口齒伶俐,平靜自然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據我所知,元一古佛座下,沒有叫做海水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海水?哪有僧侶取這樣的法號?很明顯,是臨時瞎編的名字。小姑娘,最好立即從實招來,不然我師兄的手段,可比我厲害。師兄,破她的身,放她的血,看她說不說實話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青衣女尼模樣淡然,聲音清美,道:“我師姐曾言,若塵施主雖身在地獄,卻心在人間。身在黑暗,心向光明。身在萬惡,卻心存良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《六祖壇經》上寫道,人我是須彌,邪心是海水,煩惱是波浪,毒害是惡龍,虛妄是鬼神,塵勞是魚鱉,貪嗔是地獄,愚癡是畜生。善知識,常行十善。”

    “海水二字,應該就是取自與這裏吧?”

    “若塵施主不愧是七祖傳人,與佛門淵源深厚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尼道:“但,海水並無邪心。《恆水經》中,有記載,海水有七寶:白銀、黃金、珊瑚、白珠、硨磲、明月珠、摩尼珠。對應佛門中的七寶,須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羅漢、辟支佛、發意念度一切菩薩、佛泥洹大道。”

    說着,青衣女尼的目光低垂,看向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亦是看過去,那裏用一根菩提繩,像是掛着什麼東西,只不過垂到了佛衣裏面,看不見。因爲位置特殊,沒辦法使用真理之眼去窺探。

    “七寶之一的阿羅漢白珠,就在我身上。”青衣女尼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