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盡的黑暗中,一道急速身影飛掠而過,落到殘破的大陸板塊上。

    整座大陸,都充斥着神氣,和各種毀滅性力量。

    顯然,這裡剛剛經歷一場神級戰鬥,殘餘力量久久不散,使得此處化爲一處禁區。尋常的聖境修士,闖入進去,會被神靈殘勁輕易殺死。

    閻無神自然不是尋常聖境修士。

    他沿着一條山脈,走在這座剛剛碎裂的大陸板塊上,細細觀察。忽的,察覺到了什麼,身形一閃,出現到一座深坑邊上。

    深坑底部,神氣濃郁,每一縷衝上來的氣流,都能擊穿大聖的聖軀。

    在神氣光團的中心,懸浮有半塊神源。

    “是藍骨的神源,怎麼會碎了呢?”

    閻無神探手抓過去,手指剛剛觸碰到神源。

    神源如沙子一般散開,化爲粉末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縱然閻無神見多識廣,心思沉定,依舊微微怔住。

    “神源被擊碎,一碰化塵沙,這是什麼力量?是真神出手?”他自言自語的念道。

    神源是這世上最堅硬的物質之一,即便是真神,想要將神源擊碎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需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法,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真神又如何?

    閻無神心中無懼,繼續追上去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終於找到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兩隻長達數百里的蛟類詭獸之間,身上閃爍着黑暗光華。周圍,詭獸屍體多達數十萬具,血流成河,正被噬神蟲啃食。

    兩隻蛟類詭獸已死,骨頭被擊穿。

    黑暗源液從骨中流出來,化爲一條條溪流,匯聚向張若塵盤坐的位置,形成一座墨潭。

    閻無神在墨潭邊,靜靜站立,沒有驚擾正在修煉中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頭頂,衝出一道陰陽太極印記,身周頓時出現一個漩渦,將黑暗源液源源不斷吸納進身體。

    只是一炷香的時間,兩隻蛟類詭獸骨骼中的黑暗源液,全部被張若塵吸收和煉化。

    體內的聖道規則,增長了接近一萬億道。

    而且,黑暗源液沒有被完全吸收,還有更多流動在氣海中,需要時間煉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睜開雙目,身形騰飛起來,落到閻無神身前,笑道:“無神兄怎麼追了上來?”

    閻無神看着山嶺一般橫陳在眼前的兩具蛟類詭獸屍體,道:“你一個人去引四尊僞神,我不放心,讓血屠和閻婷帶着閻羅族的老輩無上境大聖隱藏了起來,便過來助你。現在看來,我的擔心是多餘的。冥殿的北雨、藍骨、矮龍星都是死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瞞他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空智呢?”閻無神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空智的神源,遞給了閻無神。

    閻無神接過神源,託在手中觀察,感嘆道:“這枚神源,本屬於冥族的泓域大神,一位活了數十萬年的強者。空智將來可是有機會,成爲中三等僞神,沒想到竟隕落在了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他將神源,還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沒有問張若塵是如何做到的,因爲問出這個問題,無疑是強人所難。張若塵有強大的底牌手段,他又何嘗沒有?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煉化黑暗源液,聖道規則的確是可以迅速增長。可是,增長的,都是黑暗屬性的規則,煉化得太多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算了,這些東西,你肯定很清楚,我不該多說的。”

    所謂黑暗屬性的規則,並不只是黑暗規則。

    因爲,天下間的各種大道小道,都是源自九大恆古之道。

    源自黑暗之道的聖道,自然是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這些聖道,皆是黑暗屬性。

    閻無神繼續道:“有一點,或許你並不知道。在黑暗之淵中,蛟類詭獸的確非常危險,聖境修士遇到是九死一生。但,還有比蛟類詭獸更可怕的詭獸。”

    “這我還真不知曉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人、鬼、龍鳳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人形的詭獸最可怕,一旦出現,以我們的修爲,根本逃都逃不掉。龍鳳形態的詭獸,是最弱的,卻依舊比蛟類詭獸強大十倍以上。除非你我突破到神境,才能與它們較量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鬼類呢?”張若塵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詭異莫測,遠比龍鳳形態的詭獸強大。曾有一隻鬼類詭獸,逃出黑暗深淵,被族長遇到。族長親自出手,卻依舊讓它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逃去了哪裡?”

    閻無神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離開了此處,向黑暗之淵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降落一座廣闊的黑暗空間大陸上,在閻無神的帶領下,前去與血屠等人會合。但,走在半路上,閻無神的臉色便是一變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察覺,感知到空氣中,出現神氣波動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閻無神速度暴增,化爲一道暗光,頃刻間來到血屠等人隱藏的地方。

    這裡,羣山倒塌,充斥着各種混亂的力量。

    地上的隱匿陣法,已被毀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一處地面上,發現了血跡,蹲下身,用手指沾起血液,道:“是閻海的大聖血液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眼神凜冽,雙手捏印,背上出現六道輪迴印,雙瞳化爲兩片星海,道:“有黑暗神殿神靈的氣息,而且不止一位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的神靈,怎麼會出現到這裡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黑暗神殿本來就是距離黑暗之淵最近的大勢力,甚至說,黑暗之淵就是在黑暗神殿的勢力範圍類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自古長存,他們對黑暗之淵的瞭解,更在我們閻氏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之淵對黑暗神殿而言,即是禁地,也是聖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露出異樣之色,道:“你們閻氏遷到黑暗之淵,豈不是動了黑暗神殿的利益,他們怎麼會容得下你們?”

    “容不下,也得容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十萬年前,閻羅族的老族長陷入了黑暗之淵,一去不復返。那時,老族長雖然已經年邁,可是依舊處在鼎盛狀態,沒有人懷疑他渡不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。”

    “老族長在的時候,身份地位與如今的酆都大帝都是平起平坐,是地獄界至尊一般的存在。只要黑暗神殿無法證明老族長已死,便不敢對閻氏大打出手。小打小鬧,自然是無法避免。”

    酆都大帝以一己之力,話語整個中三族。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人物,放在三十萬年前,就是諸天。誰敢得罪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黑暗神殿對黑暗之淵十分了解,便該知道,我們現在走的這條路,不適合神靈。爲何黑暗神殿的神靈,還會出現在這裡?”

    “只能說明,他們此行的目的,比他們性命更重要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豈不是說,也是針對我而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手掌按到了地面,以真理之心的力量感知,頓時,一道道畫面,出現在腦海中。

    隱匿陣法中的血屠、閻婷,閻羅族老輩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三位身穿黑袍的修士,出現在了隱匿陣法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位黑袍修士被殺死,身體爆碎,體內神源被挖走。

    僅剩的一位黑袍修士,與閻羅族的老輩無上境大聖,紛紛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看清,到底是誰殺死了那兩位黑袍修士,可是,卻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“探查到了什麼?”閻無神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凝重,擡頭向四周看了看,背上金翼展開,大概飛行了八百里,在一片破爛的大地上停下。

    這裡黑暗氣息異常濃郁!

    在一座塌陷了大山底部,張若塵挖出一具殘破的神屍。神屍腐爛嚴重,充滿侵蝕性的力量,散發濃烈的惡臭。

    閻無神語氣沉重,道:“黑暗神殿的九歸神將,是屍族。是誰殺了他?”

    “血屠他們沒有殺死僞神的能力,只能說明,還有第三方勢力存在,而且修爲極高,可能不只是僞神那麼簡單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最近一段時間,有人泄露了你的行蹤,各大勢力有不少強者匯聚到黑暗之淵。所以,來至任何一方,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誰,泄露的信息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只有一個可能,無常鬼城的金聚大神。因爲,閻氏去生死界星接你,就是從他那裡借的陰船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爲,他和族長是至交,值得信任。可是,他卻還是將信息泄露給冥殿的文通大神,族長再去找他的時候,他卻已經離開,消失不見了!”

    “他會不會來了黑暗之淵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應該不可能,就算他的修爲強大,進入黑暗之淵,也是有不小的隕落風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不這樣的認爲。其一,這位金聚大神,不惜得罪閻羅族族長,都將信息泄露給文通大神,顯然是看中了我身上的寶物,或者是奧義。既然如此,從一開始,他的目標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金聚大神畢竟是無常鬼城的大人物,若是在別處,或許還會懼怕閻羅族族長几分。可是,在無常鬼城中,鬼族諸神林立,又有城主撐腰,閻羅族族長也奈何不了他吧?他爲何要逃走?”

    “或許他根本不是逃走,只是由明轉暗,想要在黑暗之淵中,再對我下手。這一點,怕是閻羅族族長,也難以想到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你這麼一說,倒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。黑暗之淵雖然兇險,同樣卻也是一處絕佳的藏身之地,外界的任何推算力量,都推算不了這裡面。爲了奧義,大神鋌而走險,也是說得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地上的神屍,道:“但,出手的,應該不是他。如果是大神的真身出手,血屠他們哪有逃走的機會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分身呢?”閻無神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