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虛無世界中,普陀古佛遭受死亡念力攻擊,肉身化枯木,逃遁的速度越來越慢。

    “走不掉了!”

    五大人心念一動,數千道符籙在虛無中凝聚出來,化爲數千根神刺,飛向前方的普陀古佛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踏碎真實世界,降臨虛無世界,揮出菩提樹,將所有神刺盡數擊碎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,爲何會有六祖菩提樹?六祖十大弟子中,沒有你這一號。”五大人冷漠無比,以手指刻畫神符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越來越近的五大人,眼神凝重。

    對方精神力強大,手段詭異絕妙,以他現在的修爲,就算有菩提樹相助,也絕不是對手。硬拼,必敗。

    此刻,菩提樹搖晃起來,鬼霧流動。

    是莫非大神,他欲要掙脫菩提樹的壓制。

    普陀古佛去而復返,體內全是死氣,肉身變得像木頭一般,來到張若塵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又回來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普陀豈能獨自逃走,將師叔留在這裡?今日哪怕是死,也要與他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普陀古佛從衣袖中放出四神,交給了張若塵,眼中大有絕然之意,肉身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,也想與本座玉石俱焚?”五大人輕蔑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加上我呢?”

    菩提樹在虛無世界中生長,枝葉搖晃,灑落下能夠抵擋精神力的佛光霞彩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這時,明亮的本源神光,照入進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“葬”字,急速向這邊飛來。

    五大人臉上笑容收斂,自言自語:“居然是本源主神,這倒是有些麻煩。”

    化爲一道藍色光華,五大人撞破真實和虛無的空間壁,很快,消失在了張若塵的感知中。

    回到真實世界,在張若塵的幫助下,普陀古佛體內的死氣被徹底淨化,皮膚重新生長出來,但,虛弱得厲害,氣息下滑到太白境大神層次,不知多久才能恢復。

    “這天南的五大人太厲害了,特別是死亡念力,簡直無法抵擋。今日若非師叔相助,普陀未必能脫身逃走。”

    普陀古佛站起身來,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普陀欠師叔兩條命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含笑,道:“生又如何,死又如何?一切因果,其實在我們相見之時,已經註定。”

    隨後,普陀古佛向青絲雪、風兮、吳明、靜修介紹了張若塵的身份,頓時四位神靈肅然起敬,連忙躬身行禮,感激張若塵的相救之恩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渾身不自在,看向眼神冷峭盯着他的池瑤,自然明白她在想什麼,傳音過去:“沒辦法,身份不能暴露。老實說,在佛門中的輩分,我的確在池叔之上,當得起如此大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份,瞞得過他人,怎麼可能瞞得過池瑤?

    靜修,是昔日崑崙界的青帝,也就是池瑤的父皇。

    池瑤臉上冷意更濃,道:“元塵大師,可否單獨聊一聊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容可掬,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靜修和普陀古佛看見張若塵走進葬金白虎的精神力場域內,皆是眉頭一皺,露出擔憂神色。

    那元塵大師持菩提樹,顯然是六祖的衣鉢傳人,身份何等尊貴,剛剛又救了他們性命。

    千萬別鬧出事端纔好。

    張若塵近距離凝看池瑤雪白如玉的容顏,笑容越發莊嚴神聖。

    “你這般看,會引起懷疑的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男孩,還是女孩?”

    池瑤眼中不無幽怨之色,道:“你還關心她嗎?去黑暗大三角星域尋找劍界,這的確是時間緊迫,我不怪你。但,出來後,爲何不是第一時間回崑崙界?哪怕不是看我,也該看一看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解釋,道:“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。從命運神殿脫身後,這不就想法設法也要回天庭見你們?”

    池瑤其實並沒有怪罪張若塵,也能理解張若塵的處境,只是不高興他和無月成婚這件事。她也知道,張若塵有太多的無奈,可是,就是想將自己的情緒發泄出來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賠罪,絲毫都不解釋,池瑤反而感覺到心疼,覺得自己太苛刻,有些無理取鬧。

    但她絕不會將這股心疼表現出來,眼神柔和了許多,道:“女孩!我給她取名,張羽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的笑容,逐漸變得玩味。

    不意外,池瑤會給孩子取“張”姓。

    但羽煙這個名字,卻有些意思,包含了黃煙塵和凌飛羽在裡面。莫非池瑤那不能容人的性格,已是改了?

    這倒是一件好事!

    “很好,這個名字,我很喜歡。”張若塵差一點忍不住抓住池瑤的手,但想到,這一幕要是被遠處那些人看到,不知會將他們嚇成什麼樣子。

    池瑤白了張若塵,開始談正事,道:“此事很是奇怪,天南的五大人,本是在巨靈神殿外,卻突然離開,居然是爲了對付父皇他們。難道在他眼中,父皇他們四位神靈,比巨靈神殿更重要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青絲雪是真理神殿殿主之女,風兮是風族的神靈,池叔是你的父親,他們哪一個不重要?任何一個隕落,都會牽一髮動全身,引出天大的動盪。”

    池瑤聽出張若塵有話外弦音,道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“量組織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眼神微微一沉,細思片刻,搖了搖頭,道:“不,量組織不會做的這麼明顯,不會這麼輕易將自己暴露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對你出手的那位太虛境巔峰強者是誰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那人發現我們掌握有十分之一本源奧義後,便是果斷退走。他藏得很好,身上攜帶有秘寶,只有真正交過手,才能試出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他藏得再好,也瞞不過我的感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絕美無瑕的仙顏上,露出一道意外之色,道:“我也有真理之心的部分力量,爲何我沒有感應出來?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甲天下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早在星桓天一戰的時候,我就在二甲血祖體內,發現了量組織印記。這一次甲天下出手,更加證實了我的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死族出手對付池叔,應該有將你引到這裡來的目的。量組織真正要殺的人,多半是你。只不過,他們沒有料到,葬金白虎可以借本源奧義,達到太虛巔峰的戰力,所以才立即退走。”

    池瑤自然是可以毫無保留的相信張若塵,思考他講述的這些可能性,道:“如果甲天下是量組織成員,就必須得儘快除掉。但他是太虛境巔峰,想要暗殺他,太難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曝光他的身份,讓天庭處死他。”

    留甲天下這麼一個隨時欲殺池瑤的強者在世間,張若塵實在是難以安心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沒有絕對證據,誰能輕易動太虛境巔峰的大神?我可以相信你的話,但,天庭沒有人會相信。你應該知道四陽天君和豔陽文明叛變的事吧?如今,天庭內部局勢很敏感的。”

    “軒轅青在哪裡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聽說過張若塵和軒轅青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事,知曉他不死心,想要借天尊之女的手,殺甲天下。

    【看書福利】關注公衆 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每天看書抽現金/點幣!

    就內心而言,她是不希望張若塵和軒轅青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但,殺甲天下卻更加迫切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軒轅青畢竟是常年在光明神殿修煉,心中始終奉行光明理念,誰都不知,光明神殿有沒有給她灌輸對崑崙界不利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她覺得有些不對勁,哼了哼,道:“我並非是要詆譭她,只是防人之心不可無。無論是從自身利益,還是宇宙大局上而言,軒轅青都有殺你的理由。若是可以,由我去見她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說服她嗎?你不能,但我可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番爭執,張若塵和池瑤商議結束後,走了過去,迎向他們二人的是一雙雙異樣的眼神。

    普陀古佛還算鎮定,笑問:“師叔與池瑤大神是舊識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自然不是,只是先前那位出手擊毀空間的神秘強者有些詭異,池瑤大神向貧僧訊問了一些東西,想要推斷那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在場諸神恍然點頭,是啊,的確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出手也就罷了,居然故意擊碎大片空間,顯然是想借混沌空間的力量掩蓋身份。不會是天庭一方的大神吧?

    “可有結果?”普陀古佛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這一藉口,騙得了別的神靈,怎麼可能騙得了靜修?

    靜修太瞭解池瑤,敏銳的發現池瑤還是第一次,在除了張若塵之外別的男子身上露出淡淡的情意。

    她看元塵大師的眼神,雖然一直在隱藏,卻還是露了痕跡。

    情,是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靜修心中一陣絞痛和苦楚,隨後又化爲怒意。就算這元塵大師再如何飄然出塵,她也不能做出對不起若塵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池瑤已達到大神層次,未必會聽他這個父親的話,但此事,一定要管。

    池家已經夠對不起張家了!

    當年的事,雖沒有對錯可言,但戰爭開啓,便是伴隨着殺戮和無辜的亡魂,哪裡能過得了心中那一關?

    哪怕一生修佛,也難贖心中之罪孽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