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一位天級人物留下的道場,一般的神靈,根本不敢踏足。神尊級的人物,神通廣大,卻也得小心翼翼,若是強闖,恐怕會毀掉道場內的物品。所以,師尊未能進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海水又道:“師尊去了黑暗之淵的深處,將阿羅漢白珠留給了我護身,讓我在道場中等他。今日,我剛剛回到冰層上方,查探情況,便是遇到了閻羅族的這批修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道域,目光在石廟四周觀察,最終,目光鎖定向崖壁上的兩扇石門。

    閻無神走了過去,向海水看了一眼,笑着點頭,使用精神力傳音詢問張若塵,道:“怎麼樣,問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“問清楚了,是西天佛界的弟子無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怎麼可能無疑,畢竟現在,所有一切都只是海水的一面之詞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真理之心,沒有感應到任何破綻。

    如果海水的修爲,真的高到可以瞞過張若塵感知的地步,要聽到他們的傳音,也就易如反掌,更要小心謹慎。所以,很多話只能藏在心中,無法向任何人言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與她一起前來的,還有西天佛界的元一古佛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臉色沉凝,道:“如果元一古佛真的來了黑暗之淵,這個小師傅,暫時還真的不能動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沒有問元一古佛來黑暗之淵幹什麼,因爲,黑暗之淵本身就隱藏有無數秘密,天庭一方神尊級別的強者,並不是第一次進入其中探查。

    神尊欲要做什麼,不是他們現在的修爲可以揣度。

    血屠問道:“師兄,這小尼姑妖骨天生,是紅顏禍水,雖然修佛,但依舊蓋不住她一身的媚態,小心,別被她騙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他,道:“此處乃是昔日諸天級人物印雪天留下的道場,不是久待之地,若是大家傷勢無礙,我們還是趕緊出發。”

    閻羅族的老輩無上境大聖已是隕落五位,現在還活着的衆人,也都負傷不輕。

    聽到“印雪天”三個字,衆人紛紛震驚,響起議論聲。

    畢竟這三個字,意義非凡,代表上古以來冥族最驚豔絕倫的強者。甚至,稱得上是最近數十個元會,地獄界的第一強者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印雪天的道場,爲什麼要走,這裡隨便帶一樣東西出去,都價值連城。師兄,我們進入黑暗之淵,不就是爲了尋找機緣?印雪天的機緣,可是可遇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血屠雙眼放光,哪裡還肯走?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地上,撿起一枚石子。

    屈指一彈。

    石子飛出去,撞擊在不遠處的石鼎上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石鼎上,一道上古神紋被激活,化爲耀眼至極的閃電,貫通天地,縱向蔓延十萬裡,爆發出無匹神威。

    血屠被那道神紋爆發出來的力量,驚懾得窒息,緊張到極點,咬着牙齒,啞聲道:“師兄,你……你幹嘛?”

    片刻後,神紋引去,那股力量消失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修士,這才鬆了一口氣,剛纔被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幸好神紋走向,是縱向。

    如果是橫向,衝向他們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就是天級人物留下的神紋,即便數個元會過去,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,依舊恐怖絕倫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,只是激活了一道而已。這裡天紋密佈,稍有不慎,毀天滅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應該知道,使用越強的力量攻擊天紋,天紋爆發出來的力量越強。剛纔,我只是使用石子一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諸天級強者的道場,你們也敢染指?你有幾條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投落向血屠,有警示的意思。

    誕生過諸天級強者的大世界,難被毀滅,其實有很大的原因,就是因爲世界外肯定佈置了天紋,尋常神靈前去,都是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萬古不滅大世界防禦力自然更恐怖,當年地獄界爲攻破崑崙界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價。

    忽的,海水說道:“其實,這裡只是一處臨時道場而已,裡面或許危險,外面的天紋卻未必有多少,只要能夠避開,應該是可以進入石廟。”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都投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剛纔張若塵用一枚石子,可以激活天紋,顯然是因爲他能夠感知到天紋的位置。

    這能力,真神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大機緣就在眼前,血屠像是一點懼意都沒有,道:“師兄,要不我們試試?一位天的道場,隨便拿出一點什麼,都夠諸神眼饞。要不……就打開石門看看,站在門口看就行,不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看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難道師兄不好奇,印雪天爲何在這裡留下一座道場?這石廟中,到底有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可能對印雪天的道場沒有興趣?

    在場,最想進去的,就是他。

    要破斬道咒,他需要了解關於印雪天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不過理智告訴他,此處危險至極,不能擅闖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這裡的天紋,乃是佛紋,若有佛祖的力量開路,或許天紋會自動退開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笑道:“小師傅學識過人,居然對諸天的力量都有了解。”

    海水雙手合十在胸前,面容如明月般光潔,道:“佛經有云,佛祖現,萬佛朝宗,天地共尊。萬佛都要朝拜,更何況是佛紋?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小尼姑你說的不是廢話嘛,本皇若有佛祖那樣的力量,早已鎮壓諸神,威臨寰宇,怎麼會被區區三尊黑暗神殿的僞神殺得落荒而逃?”

    海水望向張若塵,目光水靈靈的。

    閻無神像是也想到了什麼,道:“據說,崑崙界佛道找到了昔日須彌聖僧圓寂後留下的舍利子,那舍利子佛光萬里,化平凡山脈爲佛土,蘊含佛祖偉力。正是如此,崑崙界佛道尊稱須彌聖僧爲七祖。這枚須彌聖僧留下的佛祖舍利,應該與若塵兄有關吧?”

    地獄界皆知,張若塵消失的千年,是在須彌廟修煉。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千年後現身,佛祖舍利也出世,兩者之間,怎麼可能沒有聯繫?

    海水道:“阿羅漢白珠會攻擊不死血族,但它沒有攻擊若塵施主,說明,若塵施主身上肯定有非常純正的佛祖力量。”

    血屠的喉結動了動,伸長脖子,看着張若塵,道:“師兄身上還有佛祖舍利嗎?”

    佛祖舍利,珍奇異常。

    每一顆都堪稱佛門至寶,別說是對真佛,便是對別的神靈而言,也有極大的參悟價值。

    以前隱藏,不敢拿出。

    但,現在這樣的情況,張若塵哪裡還能繼續藏下去?

    須彌聖僧的金身散去後,一共留下八顆舍利子,當時張若塵只是交給了因陀羅大師一顆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的,將一顆佛祖舍利取出,託在掌心,頓時,純潔無瑕的佛光像一盞明燈,驅散四周的黑暗,將冰底世界照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了道域,壓制佛光。

    否則,整座黑暗空間大陸,恐怕都會變得明亮起來,化爲佛土。

    這座石廟,受到佛祖舍利的照耀,那些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石面,立即浮現出一根根金紋。

    但,對於血屠和閻羅族的修士而言,佛祖舍利散發出來的光華,卻讓他們難受至極,皮膚灼痛。聖氣一旦溢出身體,就會被佛光淨化,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似乎比阿羅漢白珠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持着佛祖舍利,向石廟中走去,同時屏息靜氣細細感知天紋的變化。

    果然,天紋有退移的跡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雖有佛祖舍利開路,依舊很危險。若是想要進入石廟,最好跟緊我,一步都不要走錯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的師兄,我一定緊跟你的腳步。”

    血屠揮臂推開海水,第一個衝到張若塵身後。

    閻羅族並沒有全部都進入石廟,只有閻無神和閻婷跟了進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遇到了石塔、石獸、石柱、石殿……,但是,衆人不敢觸碰,紛紛繞着走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很奇怪啊師兄,你說,印雪天那種級別的強者,爲何要在黑暗之淵的外圍建一座道場?如果她真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,不敢帶進黑暗之淵深處,爲何不直接存放在冥殿?反正,如果我是她,肯定一路打進黑暗之淵,區區詭獸能擋?怎麼可能在這裡停留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個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印雪天是來到黑暗之淵後,遇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,才讓她意識到,自己可能進入黑暗之淵深處,就再也出不來。所以,在這裡建了道場,存放了一些重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血屠不信,道:“天級人物可是世間至強,還有什麼事,嚇得到她?你相信,世間有什麼事,嚇得住酆都大帝他們?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已是來到兩扇石門的下方。

    石門開鑿在崖壁上,足有四丈高,上面沒有刻畫任何圖文,顯得大巧不工。

    張若塵託舉佛祖舍利,映照石門上的天紋,讓它們退開。

    閻無神和血屠走了過去,一人按在左門上,一人按在右門,同時發力,向內推壓。以他們的修爲,別說是兩扇石門,便是兩顆億萬斤重的恆星都能推動。

    但,他們二人拼盡全力,才艱難的將石門,推開一指寬的縫隙。

    驀地,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聲,從石門中傳出。

    那聲音,像獸,像人,像鬼,像被關押了數十萬年的兇魔,總之,聽到這道聲音,便是以閻無神和張若塵的膽量,也是渾身冰涼,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血屠手指按在石門上,已是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    明明空氣中的溫度沒有變化,他卻感覺體內的血液,已被凍得凝固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裡面的聲音沒有繼續傳出,閻無神的手掌,纔是緩緩從石門上拿了下來,道:“你們剛纔都聽到了吧?”

    血屠使勁點頭,低聲道:“先別說話,離開這裡再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移步,反而借佛光,順着門縫向裡面看去,也不知是不是受了裡面的天紋影響,什麼都看不見。

    “先幫我拿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佛祖舍利遞給身後的海水。

    海水眼中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隨後,伸出一雙雪白的玉手,臉色虔誠的捧住了舍利子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在觀察海水,但,沒有看出任何異樣。

    難道是自己疑心太重了?

    佛祖舍利可不是任何修士都能觸碰,有邪心者,修煉邪惡功法者,還有地獄界的修士,一旦觸碰,必定遭劫。

    除非修爲足夠強大,才能抵擋住佛祖舍利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,也不可能,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些念頭,一閃而過,張若塵的雙手,已是按在石門上。

    “幹什麼?師兄你幹什麼?我們說好只在門口看看,不進去。”血屠沙啞着聲音,連忙阻止張若塵,心中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這可是要命的事!

    “怕什麼?都已經數十萬年過去,如果裡面真的關了什麼邪物,要麼已經死了,如果沒有死,它的修爲得強大到何等地步,早就已經闖出來,逃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果決,雙臂發力,一根根葬金規則神紋在手臂上顯現出來,將兩扇石門緩緩推開。

    如此魄力,讓站在一旁嚇得臉色蒼白的閻婷,都是心生敬佩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任何修士都敢做的事!

    石門打開了三尺寬,剛好能容得下一人通過。

    古怪的聲音,再次從裡面傳來,更加清晰,更加刺耳。

    甚至能夠震盪聖魂,產生幻覺。

    幸好佛祖舍利中,響起經咒聲,他們才恢復過來,意識變得清明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海水的手中,接過佛祖舍利。

    海水微微淺笑,道:“若塵施主不愧是七祖傳人,心智無雙,膽魄驚人。其實這些聲音,應該都是數十萬年前留下,只不過被天紋的力量封住。石門上的天紋散開,聲音也就爆發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小尼姑,我看你說得不太對啊……你們看,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血屠渾身緊繃,指向石門中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都投望進去。

    佛光只照到了裡面的一角,卻已經十分震撼,很是陰森恐怖。

    裡面白絲密佈,石壁上,掛着一個個巨大的白蛹。白蛹呈半透明,裡面有着一隻只人形生物,大小不一,數量極多。

    那些人形生物沒死,散發一縷縷幽暗的神光。

    並且在緩慢的起伏和收縮,像是在呼吸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也心神震動,感覺到毛骨悚然,都已經數十萬年過去,石廟中爲何還有這麼多詭異的生物活着?

    他們都是一些什麼東西?

    “他們身上,散發神光,不會都是神靈吧?”血屠聲音變得更加沙啞。

    張若塵率先邁步走了進去,閻無神和海水緊跟上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伸出兩根手指,觸碰到其中一根白絲,頓時,手指上結出一層冰晶,向手臂和身體蔓延。只是這一瞬間,閻無神半個身體都凍得麻木,體內力量無法調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將佛祖舍利靠近過去,閻無神手指上的冰晶,這才散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體內功法運轉一圈,麻木的身體恢復過來,語氣中帶有忌憚的意味,道:“是成年時間冰蠶吐的絲,這是與空間混沌蟲一般恐怖的存在,而且更加罕見。據說,印雪天能夠活十五個元會,而且容顏永駐,就是與時間冰蠶有關。”

    海水的目光,一直在觀察石壁上的人蛹,道:“這些封在時間冰蠶絲中的生靈,很有可能,乃是印雪天座下的雪域星海神軍。地獄界歷史上,最後出現過記載的一支神軍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眼中光芒大盛,盯向掛滿人蛹的石壁,道:“傳說中,印雪天當年修爲蓋世,即便是當時的天尊,都要忌憚她三分。她花費無數時間,遍走黃泉星河和萬界,得罪了無數大勢力,鬧得天怒人怨,挖走了三千具神屍,以無上秘法,讓神屍孕育出了靈智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神屍,活着的時候,都很強大,是各大勢力老祖級別的存在。在印雪天的培養下,先是變成了擁有靈智的屍族,又脫變成冥族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修爲最弱的,都有僞神級戰力。因爲體內神源強大,不是一般的僞神可以比擬。”

    “誰都不知道,以印雪天當時絕代無雙的修爲,爲何還要煉製神軍?沒想到,沒想到啊,只存在與傳說中的神軍,居然真的存在,印雪天當年實在是太神通廣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自然也很震撼,道:“煉製神軍幹嘛?她是想以一己之力,橫掃宇宙?或者鎮壓天尊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