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赤門星,乃是天庭第二道星空防線與星空戰場之間一處重要的戰爭堡壘,隨時可見一道道神光,從星空戰場上飛來,通過此處的空間傳送陣,將收在神境世界中的生靈,送回防線。

    一座座文明世界崩碎,天庭需要派遣出大量神靈和聖軍,在星空中搜尋和救援。

    坐鎮赤門星的,正是天尊之女軒轅青。

    軒轅青無論是在什麼地方,都如光明本身,照亮時空,卻又不讓人感覺到灼熱,而是一種親近和柔和。

    她戴着銀白色珠簾面紗,眉心的神蓮紋印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一道妙目,看着張若塵的潔白僧袍,又移向光溜溜的腦袋,她笑道:“看來若塵界尊是長教訓了,故意化身佛者,不願再惹情債。”

    神殿中,只有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便是池瑤和葬金白虎,都等在殿外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高規格的密會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我現在的身份,來到天庭的地盤上,哪敢輕易使用本來面目?我是將青姑娘視爲了值得託付後背的摯友,纔沒有隱瞞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般說,讓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殺你了!”軒轅青含笑,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露出一道異色。

    “與你開個玩笑而已,你竟當真了!在你心中,果真是對我有防範。”

    軒轅青逐漸收斂起笑容,道:“其實,你就算真身前來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第一道星空防線被攻破了,接下來地獄界絕對不會放過百族王城和星桓天。你只有與天庭成爲盟友,才能擋住地獄界的攻伐。同時,天庭也需要你們幫助牽制地獄界,我們的敵人相同,利益也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如果你能帶領百族王城和星桓天加入天庭,我們就真正是自己人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第二道星空防線修築完成了嗎?”

    軒轅青見張若塵避而不談,便不再繼續提,道:“無量北征後,就算第二道星空防線沒有修築完成,你認爲地獄界能攻破?”

    繼而,她眼中又露出憂色,道:“星空中的防線,雖牢不可破,人心的防線卻很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我此次前來,是有正事相商。你應該知道量組織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你怎麼突然提到這個?”

    “二甲血祖是量組織成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早就料到,無量北征後,量組織必然會活躍起來,因此聽到這則消息,眼神瞬間變得銳利,道:“證據呢?”

    “在他體內,我發現了量字印記。你不會信不過我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思考了片刻,嘆道:“你不會想說,甲天下有問題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在一個時辰前,甲天下對池瑤出手了!而且,我懷疑,他和天南的五大人,有聯手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有證據嗎?”軒轅青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聳肩,道:“若有證據,我自然有對付他的辦法,何須來找你?”

    軒轅青看着張若塵的雙眼,道:“你與甲天下有仇,崑崙界與天堂界更有十萬年恩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信不過我?”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我已經問過普陀古佛,以他太虛境的修爲,也沒有任何感應。若塵,我相信二甲血祖是量組織的成員,但對甲天下,我是有一定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看到的,只是他想讓你看到的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你所看到的,未必不是量組織想要讓你看到的。你感知能力驚人,就算我信你,先前的確是甲天下向池瑤出手。但,殺池瑤,需要量組織這個身份嗎?甲天下出手的原因可以有很多,只要你能拿出證據,我現在就能調動天宮或者光明神殿的神靈,將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證據,我即便是天尊之女,難道就能輕易擒拿一個太虛巔峰的大神?”

    “甲天下爲天庭立下無數功勳,若是消息有誤,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?會造成多麼惡劣的影響?因爲四陽天君和豔陽文明的背叛,天庭內部本身就相當敏感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沒有天尊和諸天坐鎮,一旦天庭內部鬧出大矛盾,很容易被地獄界和量組織趁虛而入,導致天大的內亂。那樣的後果,我承擔不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能理解你的顧慮,但若是一位太虛境巔峰的神靈是量組織成員,對天庭第二道星空防線,難道不是威脅?”

    驀地,軒轅青問道:“你父親離開了天命司神獄吧?”

    軒轅青能夠知道明帝離開天命司神獄,張若塵不奇怪。

    天宮若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,如何與地獄界鬥?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十九年前的那件事,閻羅族的學之古神,幫了你大忙。而且,黑暗神殿對你的態度,似乎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我聽說,你做了命運神殿真實神宮的少尊?”

    “這纔是你真正的顧慮?覺得我已經投靠了地獄界,是在利用你,要藉此機會破天庭的第二道星空防線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沉默不語,顯然內心在做劇烈爭鬥。

    正如她自己所說,選擇相信張若塵,一旦信錯了,哪怕這個概率只有萬分之一,所造成的後果,都是她無法承擔的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啊,張若塵,我心中但凡能多懷疑你一分,你此刻都已經被天庭諸神包圍。”

    軒轅青如此嘆了一聲,道:“甲天下的事,我會傳訊給兄長,讓他親自出手。這下你可以滿意了吧?接下來,有什麼打算?回崑崙界?我聽說,池瑤又誕下了一女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太多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神殿外走去,道:“等甲天下那邊有了消息,我再決定何去何從。對了,量組織既然能向瑤瑤出手,也就能向你出手,你最好小心提防一些。”

    軒轅青笑了起來,道:“瑤瑤!池瑤那麼強勢的女子,也只有你才能叫得如此肉麻。放心吧,真是甲天下出的手,我會給你家瑤瑤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了,青青!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神殿,便是恢復了莊嚴神聖的模樣,白袍如玉,無瑕無垢。

    池瑤和葬金白虎迎了過去,道:“談得怎麼樣?”

    “軒轅青是一個能做大事的,而且她始終將守護天庭視爲第一大事,無論甲天下是不是量組織成員,如今都必須要查。我在她心中,已經種下了懷疑的根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我剛纔隱約聽見,青青兩個字。但因爲神殿有陣法阻隔,也不知是不是聽錯了?”

    “與她開了一個玩笑,軒轅青這人很多時候太嚴肅了,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你這般開玩笑,很容易引起她的誤會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不會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我只是覺得,你畢竟是星桓天的界尊,背後有着一股龐大的勢力,多少要穩重一些纔好。讓人覺得你太過輕浮,在合作上,就會選擇更加謹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巨靈神殿所在的世界碎片,天庭將之命名爲一號碎片。

    爲了巨靈神殿,任何潛規則都會變得毫無意義。神靈在一號碎片上大打出手,摧毀了世界中的所有生命,遍地都是荒原、沙漠、火山……

    曾經的一切生命痕跡,都被抹去,化爲劫灰。

    幸好這裡的空間足夠穩固,天地間神紋遍佈,否則,世界碎片也再次崩塌。

    血戰神殿坐落在巨靈神殿的西北方向,呈血紅色,如一座鋼鐵城池般巨大,周圍的天空和大地上,遍佈血紅色的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一輛黃金車架行駛而來,進入神殿。

    大家好 我們公衆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、點幣紅包 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衆號[書友大本營]

    神殿中,甲天下揚聲一笑:“漣公子大駕光臨,不知所謂何事?”

    黃金車架中,響起軒轅漣的聲音:“一個時辰前,你的真身,離開了一號碎片。去了哪裡?”

    甲天下眼中閃過一道驚色,沒想到自己佈置的那麼天衣無縫,都被軒轅漣察覺了,天尊之子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甲天下不知道軒轅漣知道多少,正在思考如何回答之時。

    見他遲疑,軒轅漣心中已經有數,又試探道:“你爲何對池瑤出手?”

    如一錘重音,傳入甲天下耳中,心境無法繼續保持鎮定。

    甲天下知曉,因爲自己的猶豫,已是變相的承認了離開一號碎片對池瑤出手的事實。

    不敢狡辯,甲天下長嘆一聲,老淚縱橫,道:“血戰神殿四尊神靈,如今只剩老夫一人了!三甲和四甲相繼隕落,二甲與本座感情最深,卻被關押在血絕家族,淪爲人形血藥。若不將他救出,這一生修行,又有什麼意義呢?”

    只能使用苦情之計!

    他知,軒轅漣看似強勢,實則不是玄一那種殺伐果斷之輩,今日還有機會。

    “你想擒拿池瑤,換二甲血祖?”軒轅漣道。

    甲天下道:“要從血絕家族帶走二甲血祖,只有張若塵能做到,池瑤就算落入張若塵手中,也不會有危險。都是老夫救人心切,才一時糊塗,險些鑄成大錯,請漣公子降罪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即說了自己是險些鑄成大錯,又將這麼做的原因歸結於救人心切,就算處罰他,也無法重處。

    甚至消息傳出去,對於天堂界派系的神靈而言,還會覺得他做得對。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在張若塵手中吃了太多的虧,有着血與淚的仇恨。只要是針對張若塵,那就是做得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