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佛祖舍利的光華,在這裡,被某種古老而神秘的力量壓制,光芒變得暗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清石廟內部的全貌,只有局部石壁上散發神光的人蛹,顯得無比滲人,誰都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活過來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的確還活着的樣子。

    後一步進來的血屠和閻婷,聽到他們剛纔的話,皆是被震懾得一句話都說不出,只想立即離開。

    在場,目力最強者,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向黑暗之中觀望,在一片充斥着冥氣的混沌光霧中,看到了不少凍結在冰晶中的殘屍,道:“你們看!”

    閻無神、血屠、閻婷、海水的目光,都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是神屍,這裡怎麼會凍結着如此多殘碎的神屍?”

    閻婷情不自禁的,邁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連忙將她拉了回來,道:“你幹什麼?那裡冥氣極其強大,死亡氣息驚人,就憑你的修爲,一旦靠近,必定死無葬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裡不只是一團冥氣光霧,更像是光霧撐起的獨特空間,是用來葬神的空間。你們看,冰晶中,殘屍密密麻麻,神血染紅了冰塊,只有單獨開闢出一座空間,才承受得住這麼多神屍,才壓得住諸神死後的怨氣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是我們,便是真神來了,都不敢踏入進去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語氣幽沉,嘆道:“傳說中,能夠無敵天下的雪域星海神軍,竟然大半都已經葬身,永遠封在了那片神屍空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看向兩旁石壁上的人蛹,道:“這些人蛹,怎麼都不像是有三千個,而且差得遠。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爲何雪域星海神軍損失如此慘重?黑暗之淵中,竟有印雪天不能敵的敵人?”

    閻婷道:“石壁上的這些人蛹,多半都還活着,而且數量衆多。誰若能掌握這股力量,必然可以橫掃星河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,盯向閻無神,意思很明顯。

    這或許是黑暗之淵閻氏的一個機會!

    掌握一支神軍,比什麼機緣,什麼寶物,都更有價值。

    甚至,神器都不可比。

    他們的確沒這個能力,可是,卻能立即離開黑暗之淵,趕回閻羅族,將此事告知族長。以族長的修爲,未必辦不到。

    血屠用胳膊肘,撞了撞張若塵,傳音道:“這可是一支神軍,若能被我們血天部族掌控,血天部族的實力必然成爲十大部族之首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石廟外,傳來強勁的力量波動,將石壁上的人蛹震得輕輕搖晃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人蛹,散發出來的神光大漲,發出低聲嘶吼。

    只是無意識的低聲嘶吼,都讓廟中的五人耳鳴目眩,氣海翻騰,聖魂似要被撕碎。

    “走,趕緊離開這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衆人哪裡還敢停留?

    血屠、海水、閻婷先後衝出石廟,張若塵和閻無神各自抓住一扇石門,緩緩將門關上。

    原本退開的天紋,重新涌了回去,佈滿石門。

    未等他們鬆一口氣,一道慘叫聲,緊跟着從外面傳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,出事了!”閻婷道。

    在佛祖舍利子的照耀下,衆人穿過一條條石道,來到一座大概十丈高的佛塔下方。此處,距離閻羅族老輩修士所在的那片空地,已經很近,投目就能看見。

    隱匿陣法已被破掉。

    有兩位無上境老輩大聖,被打得只剩骨架,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另有七位無上境大聖,被無疆使用冥界之國道域鎮壓,半跪在地上,彷彿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怎麼都無法站起身。

    別的無上境大聖,圍在四周,卻投鼠忌器,不敢輕易出手。

    無疆穿一襲寬大的黑袍,眉心黑色電紋閃爍,只是靜靜站在那裡,卻給人無窮壓力,如同宏偉神山壓在一衆無上境大聖身上。

    血屠大喝一聲:“無疆,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闖黑暗之淵,不怕死在詭獸肚子裡嗎?”

    無疆眼神輕蔑,無視血屠,視線落在張若塵手中的佛祖舍利上,頓時,神色大動,道:“從未見過如此純淨濃厚的佛氣,看來傳說是真的,須彌聖僧的舍利子是你張若塵找到。佛祖舍利,果然不只一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想到,你居然從屍海禁域中逃了出來,真神就是真神。厲害!如此說來,空智他們是你派遣進入黑暗之淵?”

    無疆道:“原來你們已經遭遇過,說吧,是誰殺得他們?”

    血屠和閻婷皆是心中震動,沒有想到,空智等人居然已經隕落。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,怕是也只有詭獸,才殺得了他們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沉默以對的時刻,無疆的眼神一厲,手指一動,一位被鎮壓在冥界之國中的閻羅族無上境大聖,聖軀發出噼噼啪啪的擠壓聲,嘴裡低沉慘呼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聖軀爆碎而開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就連聖魂,都被擠壓成碎片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無上境大聖皆是怒吼連連,向無疆攻擊過去,但是,卻被無疆背後顯化出來的萬道手印,全部拍飛出去,鎮壓在冥界之國中的一座座死亡城池下方。

    無上境大聖,站在聖境頂端的存在,在無疆的面前卻像孩童一般,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閻無神眼神冷銳,道:“無疆,你是要和閻羅族爲敵嗎?”

    無疆嘴角上翹,道:“黑暗神殿早就想要除掉你們黑暗之淵閻氏,你們也配稱閻羅族?天外天閻氏,纔是真正的閻羅族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無疆走到另一位無上境老者的身旁,手指按在他白髮蒼蒼的頭頂,笑道:“再說,殺了你們,誰又知道呢?”

    閻無神與無疆對視,眼神中的殺氣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血屠暗暗向張若塵傳音:“師兄,麻煩大了,無疆是真神,我們絕不是對手。但,現在對我們有利的是,這座石廟中天紋密佈,無疆進不來。只要我們躲在裡面,他便奈何不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無疆道:“當然,我這次來黑暗之淵的目標,並不是你們閻氏,而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無神兄能夠助我,拿下張若塵,這些閻氏的長輩們,就還能活命。培養一位無上境大聖,可是要花費很多資源,無神兄總不希望看到他們全部都葬身在這裡?”

    閻婷心中早已怒不可揭,冷聲道:“你是在做夢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被無疆掌心下方,那位無上境老者的頭顱爆開,只剩一具無頭屍。

    閻婷雙眼赤紅,嬌喝一聲,便是欲要衝出去,與無疆搏命。

    但,卻被血屠一把抓住了胳膊,強行拖回去,道:“你瘋了?胳膊擰不過大腿,別人是真神,你連我都打不過,去和他打?”

    “放開我。”閻婷喝斥一聲。

    “女子都沒有腦子的嗎?”

    血屠一指擊在閻婷背心,血煞之氣涌入她體內,封住她全身經脈,身體變得無法動彈,只有一雙眼睛可以轉動。

    無疆走向另一頭閻氏的無上境大聖,道:“無神兄乃是蓋世英才,一旦踏入神境,便是龍遊九天。張若塵不僅奪走了你的未婚妻,還處處壓制你,你何等英雄,怎麼甘心屈於人下?”

    閻無神長笑一聲,繼而臉色驟冷:“你應該知曉,我閻無神絕不受任何人威脅。你無疆,更沒資格威脅我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閻無神速度奇快,如空間挪移一般,瞬間闖入無疆的冥界之國道域,身體瞬間變成金色,化爲九丈六尺高。

    “大威天龍,大羅法咒。”

    九丈六的金身一掌拍出,掌有簸箕大小,龍纏手臂,將黑暗空間大陸上的高層震碎無數。

    無疆單手拍了出去,擊在閻無神掌心。

    一圈圈震勁,使得空間變成葫蘆一般的形狀,轟擊在閻無神巨大的手掌心,將他震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無疆右手捏出指印。

    冥界之國中,規則神紋猶如億萬鎖鏈向閻無神的金身纏繞過去,將他禁錮。

    “六道輪迴!”

    閻無神身周出現六道輪迴光環,破開規則神紋,雙手合十,金身體表出現密密麻麻的光點。每一個光點,都是“卍”字神印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“卍”字神印,如雨點一般,衝擊向無疆。

    無疆單手向前探出,一道圓弧形的光幕顯現出來,將飛來的“卍”字神印全部震飛出去,無法近他的身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一道分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穿了無疆的虛實,走出石廟,一步踏入冥界之國。

    剎那間,冥界之國中的景象紛紛崩塌,如同世界毀滅。

    無疆眉心的黑色電紋中,涌出一道黑暗光柱,擊穿閻無神的六道輪迴光環,將他打得飛出去數十里遠,撞入進冰層深處。

    “真神的一道分身,斬你們,已經綽綽有餘。”

    心念一動,無疆已是出現到張若塵身前,萬手生死掌印施展出來,滿天都是手影,並且散發明亮神光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指向前一點,萬劍齊出,破去無疆的萬手。劍光全部都擊在無疆身上,將他打得一連後退數十步。

    一直都沉默不言的海水,道:“好厲害!像無疆這種級別的真神,一道分身,也遠比尋常僞神強大。但是,卻擋不住若塵施主一指。”

    血屠嘿嘿一笑:“小尼姑你這就沒有看出來了吧,我師兄是使用佛祖舍利的力量,施展了一種佛門秘術,衆生平等。無疆的分身再厲害,被壓到與我師兄一樣的境界,還不是隨便打?”

    “無疆的這具分身,似乎不簡單,不像只是神念凝聚而成。”海水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