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面對張若塵和血屠這兩位威名赫赫的強者的目光,海水神情絲毫不變,道:“因爲我知,你們此行的目的地,絕不是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這好像與你無關吧?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我現在是你們的俘虜,一損俱損,怎會無關?”

    “你哪有一點俘虜的樣子?完全就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。”血屠笑道。

    海水閉目念道:“佛者,無恐無懼,無慾無求,不悲不喜。斷七情六慾,唯六根清淨,成四大皆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來了,又來了,又念起來了!”

    血屠只感覺海水的聲音,聽在耳中“嗡嗡嗡”的,頭疼至極,渾身不舒服,於是,遠遠退開。

    惹不起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護着她,血屠肯定立即把她煮了!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眼前這位絕色,且又鎮定、博學、理智的女尼,竟生出一股深不可測的神祕感。除了西天佛界,哪裏還能培養出這麼一位佛法和心境一樣高深的修士?

    張若塵正欲去和閻無神商量立即離開的事,卻見,閻無神和閻婷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若塵兄覺得這座石廟,該如何處置?”閻無神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立即道:“還用說?石廟中的東西,自然是該屬於我們。首先,小尼姑是我抓住的,有她帶路,我們才能找到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是我師兄使用佛祖舍利開路,我們才能進入石廟,發現廟中的祕密。”

    閻婷冷狠狠的道:“那可是一支神軍,你們血天部族吃得下嗎?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你瞪我幹嘛,你又瞪我,本皇可是救過你的命。對自己的救命恩人,就算不以身相許,也該溫柔一些吧?無神兄,你來評理,你這堂妹是不是太過分了?”

    “我來與你評理,你幾時救過我?”閻婷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屠和閻婷鬥嘴之時,張若塵和閻無神交流起來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雪域星海神軍若是被冥殿的神靈找到,冥殿的實力,必然大增,對你而言百害無一利。我認爲,不如由黑暗之淵閻氏和血天部族,一起分了石廟中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提議,我不反對!但是,無神兄的意思,豈不是就是我們現在要折返回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一道清靈的聲音,響起: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和張若塵都盯向海水,眼神異樣而又好奇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剛纔我們已經進入過石廟,但,對石廟內部的瞭解,依舊只有十之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應該也看出,就憑佛祖舍利,是無法破解石廟內部的種種玄奇力量。那是一位天級存在的力量,絕不是你們想象中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能說明,我的修爲不夠高,對佛祖舍利的運用還很淺。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就算七祖在世,敢說一定能勝過印雪天?印雪天在廟中存放了雪域星海神軍,那麼,必然會傾盡一切力量保護他們,以等冥殿後人前來將他們喚醒。一枚佛祖舍利,豈能破之?”

    “若是佛祖舍利,掌握在我族族長手中呢?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海水脣紅齒白,不像佛者,反而像是絕代佳人,搖了搖頭,道:“你們對雪域星海神軍的瞭解,實在太少,冒然請五清宗和血絕戰神前來,怕是會害死他們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和張若塵相視一眼,覺得這個青衣女尼有些危言聳聽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天級存在的力量,便是神尊都要敬畏,何況五清宗和血絕戰神還不是神尊。你們認爲,印雪天煉製出來的雪域星海神軍,是任何人都能控制的?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她煉製這支神軍,還有何意義?”

    這話,張若塵倒是認同,道:“海水小師傅到底知道一些什麼隱祕,不妨直說。”

    海水或許不知道雪域星海神軍的祕密,元一古佛卻未必不知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我曾聽師尊說過,要控制雪域星海神軍,必須修煉《冥兵卷》上的無上咒法,軍道冥法咒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冥族八卷,四卷在黑暗神殿,兩卷在冥殿,還有兩卷已經遺失數十萬年。《冥兵卷》就是遺失了的兩卷之一!”

    “《冥兵卷》是隨印雪天的失蹤,而遺失。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換言之,必須要找到印雪天,找回《冥兵卷》,修煉成功軍道冥法咒,才能控制雪域星海神軍?”

    海水輕搖螓首,道:“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?”

    她道:“只有印雪天,可以控制雪域星海神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起來,道:“說了這麼多,豈不是說,這些雪域星海神軍根本沒辦法控制?若是,強行喚醒他們呢?”

    “強行喚醒他們,他們心中便只有殺戮意志。那麼,就算是五清宗和血絕戰神前來,也得死在石廟中。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的神情,變得凝重。

    他們並不懷疑海水的話,因爲,若是一位天級人物煉製的神軍那麼好控制,印雪天如何用神軍來對敵?

    海水道:“其實,雪域星海神軍並非完全不可控制。只要找到印雪天的血脈後人,或者印雪天的神源,加上軍道冥法咒,還是可以控制。當然,這些都是師尊的猜測!”

    張若塵訝然道:“印雪天有後人?”

    這一點出乎張若塵的預料,因爲他專門查過印雪天的資料,不曾有這方面的記載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我聽過一些傳說,據說印雪天曾鍾情一位天尊,甚至爲其誕生過一子,但是,卻被天尊拋棄。此事,在印雪天活着的時候,無人敢提,所以地獄界知曉的修士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動,問道:“哪一位天尊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?都多少年過去了,其實很多傳說當不得真,早已偏離事實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此事千真萬確,拋棄印雪天的那位天尊,便是崑崙界威名赫赫的不動明王大尊,被稱爲上古時期,最強大的存在。若塵施主出生崑崙界,不知有沒有聽過不動明王大尊的名諱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頗爲不自然,笑了笑,點頭道:“古人的事,在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,誰知道其中對錯?正如無神兄所言,傳音往往失真。”

    海水盯着他,道:“就像若塵施主和池瑤女皇一般,對吧?若是池家的後人足夠強大,後世的傳聞,必然是會將所有過錯,都歸結到你的身上。誰又會去在乎真相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法接話,只覺得海水的每一句話,都是一柄刺來的刀。

    閻無神哈哈一笑:“印雪天的後人是誰,與我們有什麼關係?其實,只要找到了映雪天的神源,和《冥兵卷》,不是依舊可以控制神軍?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拾起情緒,深深的盯了海水一眼,道:“無論怎麼說,我們是必定要去黑暗之淵的深處。先去荒古廢城,與諸神匯合。海水小師傅接下來,就跟在我身邊吧,我還有一些事,想要請教你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個月,張若塵的優勢徹底展現出來。

    擁有真理之心,加上無極聖意,張若塵對危險的感知特別敏銳,每一次出現大規模的詭獸,都能成功避開。

    雖然遭遇了數次危機,但都成功化險爲夷。

    終於,不知經過了多少座黑暗空間大陸,他們到達了一座完全黑暗的世界。

    這裏,沒有生命,甚至沒有靈氣、聖氣、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全部拿出神石,隨時吸收神石中的神氣,彌補體內流失的聖氣。

    “這裏的物質,比暗黑星上都更堅硬。”

    “好強的重力,像是有十萬神山,壓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精神力感知變弱了,視力也嚴重下降,大家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衆人,都是修煉了多年,纔有現在的修爲。

    在外面,他們可以拳破星辰,翻江倒海,傲視天下衆生,站在俗世頂尖。可是來到這裏,多年苦修擁有的力量,竟然大半都需要用來對抗惡劣的環境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我們應該已經穿過了黑暗之淵的外圍,很快就能到達荒古廢城。若無意外,般若、姑射靜、夏王爺,還有閻羅族的真神,都已經先一步到了那裏。”

    “真神的速度,遠勝我們,他們肯定已經到了!”

    “只要與真神會合,會安全得多。”

    閻羅族的無上境大聖,包括血屠和閻婷都輕鬆下來,只要到了荒古廢城,就算遇到危險,也有真神頂着,無須他們拼命。

    血屠低聲問道:“師兄,這一路上,我可是看見你鎮壓了七隻蛟類詭獸,肯定得到了大量黑暗源液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沉凝,像是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“要不分我一些,我不白要,我用神石買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神情恢復過來,盯向他,道:“好啊!看來你身上神石不少,先把至尊聖器的債還清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血屠愣住,心中崩潰。

    他以爲自己幫張若塵收取了十界,這一路行來,大家都相處得非常和睦,共同經歷了無數艱難險阻,張若塵早已經將債務忘記,不會再向他討要。

    可是,好像與想象中不一樣。

    “等我,等我在黑暗之淵中尋到大機緣,一定還,絕對還。走,先去荒古廢城,我去前面探路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血屠頭也不回,急速向前飛掠出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來到張若塵身旁,問道:“什麼情況,這裏可是很危險,叫血屠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很危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嚴肅,道:“這一路太平靜了,突然一下,所有想要殺我的修士,彷彿全部消失了!這絕對不正常!”

    “讓血屠去前面探一探路也好,這傢伙精明得很,來黑暗之淵前,肯定稟告過死亡神尊。死亡神尊能夠允許他來黑暗之淵,怎麼可能沒有給他護身寶物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