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冥界之國中,無疆的身形,一分無數,成千上萬,數之不盡。

    每一道身影,都是一道神念分身。

    所有無疆同時開口,聲音匯聚在一起:“佛祖舍利,衆生平等,的確很了不起。可是,真神的手段,又豈是你區區一個聖境修士可以理解?”

    “爲了對付你,我十萬神念齊來。每一道神念,都是一道分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衆生平等,豈不是要將自己的修爲,降壓到我的一道神念層次?你以一能敵十萬嗎?”

    那些聲音,像回聲一般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當年黑心魔主分出三千道神念,凝聚出來的分身,便是擁有大聖境頂級強者的戰力。雖說,無疆的修爲,與渡過了元會劫難的黑心魔主無法相比,但是一次性釋放出十萬道神念,凝聚出來的分身,的確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無慌亂之色,道:“我看,不只是十萬神念那麼簡單吧?無疆,我沒想到,你可以在短短時間內,修煉出這麼多神念。但,只能遺憾的告訴你,你的這些神念來得正是時候,我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噬神蟲啃食了大量神屍,已到進階第三代的關鍵時候。

    第三代噬神蟲,最大的能力,就是精神力和神魂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若能留下無疆的十萬神念,餵食噬神蟲,噬神蟲將有很大可能,完全進化爲第三代。

    閻無神從冰層中衝出,重返石廟,道:“若能滅他十萬神念,他的神魂,必受重創。”

    “萬古歸一,時空分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了佛祖舍利,聖道規則盡數從體內涌出,凝成萬古歸一道域,將冥界之國覆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冥界之國中的一座座死亡城池崩塌,被壓在城下的閻羅族無上境大聖紛紛脫困而出,一個個恨無疆入骨,各施聖術,攻擊無疆的神念。

    無疆的十萬神念,若是合一,自然是無人可敵。

    但,此刻十萬神念全部分散,想要重新凝聚一體的時候,卻發現,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,將這片天地,分割成了一座座不同的空間。

    戰鬥爆發。

    被張若塵分割開的神念身份,哪裡是閻羅族數十位心中恨怒交加的無上境大聖的對手?

    “斬無疆神念,爲死去的閻羅族修士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無疆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諸位,先別滅了無疆的神念,請幫我們收集,我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黑濛濛的冥界之國中,響起一道震耳的神音:“想滅本神神念,你們尚且還不夠資格。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從冰層中衝出,速度快如流星。

    神光不可匹敵,將張若塵道域的空間壁不斷擊穿,頃刻間,收走上萬道神念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目望去,看清神光中是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手指上,規則神紋纏繞,氣勁波動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是無疆的一根真神手指,內蘊滂湃血氣和大量規則神紋。”

    血屠抓了抓頭皮,道:“沒看出來,無疆居然是這麼一個狠角色,斷了自己一指。以手指爲分身,一旦將十萬神念全部收回去,將會非常棘手。”

    “這哪裡是狠?分明就是貪婪,欲要奪取張若塵身上的寶物,而不擇手段。”閻婷道。

    經此一事,閻婷對張若塵的印象改觀了不少。

    畢竟,無疆鎮壓的是閻羅族大聖,他們的生死與張若塵無關。而張若塵卻願意,主動衝出石廟,營救這些閻羅族大聖。

    這是需要冒很大的風險!

    由此看來,張若塵雖然風流多情,卻也是多情多義,並非那種關鍵時刻捨棄盟友的奸詐之徒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閻無神衝入萬古歸一道域,頭頂光華萬丈,光華中,衝出一座石橋,撞擊在那根真神手指上,將其攔截下來。

    石橋,正是奈何橋。

    “本源道塔!”

    閻無神體內的本源規則入神,凝聚出一座不知多少萬層的本源道塔,散發白色神光,將真神手指,收進了塔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塔內,巨響連連,猛烈晃動。

    “給我鎮壓!”

    奈何橋橫貫天地,壓到本源道塔上方,橋上的秘紋全部都亮了起來,將下方的冥界之國,壓斷成兩片殘破道域世界。

    萬古歸一道域中的神念,被閻羅族的無上境大聖全部收走,鎮壓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本源道塔下方,衝着閻無神看了一眼,道:“打開塔門,我來收拾它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冷靜啊,無疆雖是新神,但我看戰力比不少中位神都強大。即便只是一指,也威勢無邊。”血屠遠遠的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一根真神手指而已,怕它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是如此說着,卻沒有輕視真神手指,藏山魔鏡自動飛了出來,懸浮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好,塔開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顯然是絕對信任張若塵。

    本源道塔散去,化爲一道道本源規則和氣流,涌回閻無神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下次見面,你就沒這麼好運了!”無疆如此高呼一聲。

    真神手指化爲一道神光,衝向上空的冰層。

    顯然,無疆是知道,只憑一萬多道神念,加上真神手指,根本不可能是張若塵和閻無神的對手,自然只能含憤而去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一團火焰,從上空飛落下來,包裹住真神手指。

    火焰凝成甲片,如同一層鎧甲。

    正是火神鎧甲!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一閃,出現到火神鎧甲的上空,一腳踩壓下去,將真神手指鎮壓到了地面。緊接着,閻無神腳踩奈何橋,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真神神軀巨大。

    真神手指完全顯化出來,有六七百米長,如同一座山峰倒在地上,神氣非常濃郁。

    在無疆的慘叫聲中,張若塵將真神手指中的一道道神念,全部抽走,收入進藏山魔鏡的鏡面空間。

    真神手指中,依舊有殘魂在掙扎,但已經不足爲懼。

    血屠第一時間衝過去,道:“師兄,掃尾的事,就由我來做吧!這根真神手指,我來煉化,我火之道入神,大屠神火威震天庭地獄,保證不會留下任何隱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忙着煉化無疆的神念,準備餵養噬神蟲,閻無神要查看閻羅族諸位無上境大聖的傷勢,因此,都懶得花費時間,處理無疆的真神手指。

    於是,丟給了血屠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處理乾淨,否則無疆的真身,說不一定會根據真神手指殘留的氣息,在黑暗之淵中找到我們。”張若塵叮囑一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辦事,何時出過差錯?”

    血屠激動得不行,已是取出一件死亡神尊賞賜的寶物,開始收集真神手指中的神血。憑藉此寶,可以矇蔽真神的感知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那件葫蘆形狀的寶物一眼,心中暗道,這傢伙身上藏的寶物不少啊!

    沒有花費多少時間,張若塵便是將無疆的十萬神念一一煉化,丟進了裝着噬神蟲的銅棺中。銅棺中,依舊還有沒有啃食完的神屍和兩具蛟類詭獸屍體。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被追殺,看似兇險,張若塵卻是樂在其中,可以爲噬神蟲收集大量神食。

    當然,前提是,千萬別遇到了真神。

    閻羅族損失慘重,纔剛剛進入黑暗之淵數天而已,已是隕落了九位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雖說,在進入黑暗之淵之前,他們已經抱着慷慨赴死之心,但是他們的情緒依舊受到影響,衆人都很沉鬱。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,他們能不能活着到達此行的目的地“大冥山”,甚至都不知道能夠到達與真神的匯合地“荒古廢城”。

    閻婷找到閻無神,眼眶發紅,道:“大冥山虛無縹緲,在典籍中,也只有隻言片語的記載,我們想要找到那裡,恐怕難如登天。而且,老族長未必就在大冥山,也有可能已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什麼?”閻無神問道。

    閻婷向遠處的張若塵、血屠看了一眼,道:“與其去尋找一個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地方,不如先奪取眼前的這股強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的目光,向石廟中看了看。

    閻婷道:“印雪天當年修爲蓋壓黃泉星河,十族強者,無人可敵。她煉製的雪域星海神軍,雖然從來沒有真正在地獄界出現過,沒有戰鬥的記載,但是,剛纔你也看見了,那些人蛹是何等恐怖,而且數量極多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將他們喚醒,爲我們所用。有了這支神軍,我們黑暗之淵閻氏別說自保,甚至可以威震一片星空,不再懼怕天外天閻氏和黑暗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年,若不是命運神殿在平衡地獄界的各方勢力,若不是老祖宗可能沒有死,我們黑暗之淵閻氏,怕是早就已經被斬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這種表面上的友好和親近,隨着天庭和地獄的戰爭爆發,還能維持多久?他們不會希望族長突破到神尊層次,更不會希望我們發展壯大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一次機會,有可能,是我們唯一的機會!”

    閻婷的這番話音,觸動了閻無神的心,讓他陷入深深的思考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頭,海水來到張若塵的面前,道:“我們得儘快離開,無疆的分身可以找到這裡,詭獸也肯定會找來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聽他們說,黑暗神殿的僞神逃走了一位,而且是一位非常強大的僞神,說不一定,也會找來這裡。還有殺死黑暗神殿僞神的神秘強者,也是潛在的威脅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的戰鬥波動強勁,肯定會將附近的敵人吸引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詫異的神色,雙手合十,以佛禮相待,道:“海水小師傅爲何這麼急着離開,石廟中有天紋守護,待在這裡,豈不是更加安全?”

    “對啊,我師兄有佛祖舍利,進可攻,退可守。”

    血屠一直覺得這個小尼姑妖得很,不像好人,雖然他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