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海藏天神殿,乃天堂界排名第五的神殿。

    甲天下自創的血戰神殿,就是傳承於血海藏天神殿。

    甲天下昔日的師尊,正是血海藏天神殿無量之下的第一強者,布蘭真君。

    此君,在《大神論》上,名列拳道第九,修煉的血武戰神拳,爲無量級神通。

    軒轅漣離開後,甲天下便傳訊出去,與布蘭真君在一號碎片的地淵深處密會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展開神境世界,血氣向甲天下蔓延過去,道:“有什麼事,進入神境世界談。”

    甲天下後退,避開血氣,面露笑意,搖頭道:“無量已北征,以我們的修爲,誰能在暗中窺視而不被察覺?”

    布蘭真君看出了一些端倪,道:“春流你這是不信任爲師?其實,池瑤是本源主神的秘密,爲師並不知曉。葬金白虎能爆發出來的戰力,也超出爲師的預估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合我們二人之力,要在葬金白虎的庇護下,擊殺或擒拿池瑤,依舊不是難事。爲師可以牽制葬金白虎,爲你製造機會。”

    甲天下笑得越發深沉,道:“師尊爲何不親自殺池瑤?是對本源奧義和時空混沌蓮不感興趣,還是瞧不上《三十三重天》的修煉功法?”

    布蘭真君道:“這些所謂的利益,爲師當然感興趣。但只有池瑤死了,這些東西,我們纔有機會分取。”

    “春流,爲師不知你在擔心什麼,但你應該知道,你一直都是代表天堂界派系打擊崑崙界崛起的急先鋒。若是不殺池瑤,等她成長起來,第一個殺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算上葬金白虎的力量,她現在已經成長起來。她的劍,隨時可能出鞘指向你。我們必須先下手爲強!”

    甲天下道:“我會成爲打擊崑崙界崛起的急先鋒,還不是得了師尊你的指點?師尊當初可是說,這能讓我迅速在天堂界樹立起威望,進入諸位無量境神王神尊的視野,將來前途無量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嗎?天堂界派系強者如雲,個個背後都有無量境神靈撐腰,甚至是天之嫡子。若非你足夠積極,以你貧賤的出生,怎會有資格與名劍神、奪天神皇他們平起平坐?”布蘭真君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,現在說這些沒有意義了!”

    甲天下襬了擺手,又道:“我要《血武戰圖》的所有無量境強者的修煉心得,與一枚血海丹。懸天引雷針損毀了,你的次神級至尊聖器拳套白流銀,得給我。我現在就要!”

    “你是瘋了嗎?”布蘭真君沉聲道。

    甲天下含笑盯過去,很是儒雅,道:“二甲是量組織成員的消息,軒轅漣已經知曉,正在追查。只要我一句話,你信不信,這裡就是你的隕落之地?識時務者爲俊傑,應順應大勢,這是你教本座的。”

    布蘭真君眼睛深深一眯,道:“二甲是量組織成員,與爲師有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關係,師尊心中清楚。我要的,其實不算多!”甲天下道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眼神逐漸變得柔和,道:“果真是青出於藍了!你知曉,爲師爲何沒有讓你加入量組織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因爲,我有別的利用價值,比如,在關鍵的時候,讓天下修士都以爲我纔是量組織成員,自己卻可以從容脫身。”甲天下道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道:“你錯了,爲師不讓你加入量組織,完全是爲了保護你。讓你殺池瑤,也是真的希望你能借此機會,變得更加強大。其實……算了,將來你會明白的!”

    甲天下哪裡還會相信布蘭真君的話?

    布蘭真君道:“血海丹整個血海藏天神殿也只有兩枚,但它能夠助你破身停之境,爲師自然不會吝嗇。”

    “這白流銀陪伴了爲師數十萬年,本想渡元會劫難之前,再傳給你,你既然想要,提前給你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《血武戰圖》的無量境強者修煉心得,皆存放在血海藏天神殿,一時半會兒倒是給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布蘭真君將一枚丹藥取出,又解下銀白色的拳套,衣袖一揮,向甲天下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甲天下立即收起血海丹和白流銀,眼中難掩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有了這兩件寶物,破身停之境指日可待,修爲戰力將跨越一大步。到時候,《大神論》上,必將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身停,乃太虛三停中的第一停。

    甲天下卡在身停已經數萬年。

    不過甲天下還是有些詫異,血海丹珍貴無比,一直都由血海藏天神殿的殿主親自收存。布蘭真君爲何能攜帶一枚在身上?

    甲天下盯向布蘭真君,眼中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意:“布蘭真君,沒那麼簡單的!既然你最大的秘密,掌握在了本座手中,今後最好乖乖聽話。”

    甲天下離開後,布蘭真君深深一嘆,隨後眼神變得陰沉,思考了起來。

    首先,不能逃。

    一旦逃了,等於是告訴軒轅漣,他就是量組織成員。到時候,他背後那位的身份也將暴露。

    其實最簡單的方法,就是除掉甲天下。

    可惜,甲天下如今的修爲,已是太虛巔峰,不弱他多少。加上,甲天下現在對他防範極深,怎麼可能悄無聲息的將甲天下殺死?

    更關鍵的是,他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布蘭真君的眼神變得絕然,正欲離開,卻心生感應,發現不知何時周圍空間已被禁錮,臉色隨之一變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金色光芒在地底綻放,如金蓮般,撐起了一座獨立的世界。

    周圍泥土中,神紋密佈,化爲道法牢籠。

    黃金車架氣勢蓬勃,發出轟隆隆的聲音,從混沌中行來,有碾壓天地的氣場,給布蘭真君造成無窮壓迫感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只是驚慌了瞬間,便又恢復鎮定。

    軒轅漣的聲音,從車架中傳出,道:“本公子本以爲你布蘭真君是多麼了不得的人物,沒想到,對自己的兒子,還是心軟了!”

    布蘭真君道:“果然,世間的隱秘,就沒有幾件瞞得過天宮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是很厲害,至少瞞了兩件。本公子至今尚且不知甲天下的生母是誰?”軒轅漣的一道模糊身影,出現到黃金車架的上方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笑道:“這重要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重要!你布蘭真君是如何成爲量組織成員?以你的修爲,爲何又要隱瞞自己和甲天下的關係?本公子猜測,甲天下的生母,就是你背後的那位量尊!”軒轅漣道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眼神不變,還不至於這般輕易就被軒轅漣試探出來,道:“看來天宮對量組織是有了解的!量組織內部,有你們的人?”

    “四大量皇,十二量尊,十六量使。本公子相信,只要擒拿了你,就能打開更大的突破口,將量組織一網打盡。”軒轅漣道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仰天長笑一聲:“軒轅漣,你太自負了!今日,本君先斬你這個天尊之子!”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可領!

    布蘭真君深知軒轅漣的強大,施展禁術,體內量字印記浮現,身體瞬間燃燒起來,身上氣息一層層推高,從太虛巔峰的魂停之境,瞬間攀升至堪比心停的層次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很清楚,只有今日殺死了軒轅漣,才能保住自己背後那位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玉石俱焚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一對對血紅色羽翼展開,身上鎧甲鮮亮,布蘭真君的神軀一丈丈升高,一拳向黃金車架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血武戰神,拳破蒼芒。”

    站在黃金車架頂部的那道身影,變得凝實了許多,竟不像是個男子,纖長婉約,卻又英氣逼人,道:“你憑血武戰神拳,列拳道第九,本公子早就想見識一二。可惜,你的白流銀給了甲天下,此生都無法見識你的全部實力了!”

    那道半虛的身影,探手出去。

    頓時,時間力量大爆發,形成璀璨的時間光海。布蘭真君全力轟擊而來的一拳,在時間之海中,變得越來越慢,像是失去了爆發力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讓布蘭真君難受得要命,若是白流銀還在手,必能一拳擊碎時間光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半虛身影化爲一柄流光神劍,穿破時間光海,與布蘭真君的拳頭碰撞一起。

    血光飛濺。

    流光神劍穿透拳頭,撕裂手臂,從布蘭真君的後背飛了出去,帶走大量血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下一瞬,黃金車架如金色神山一般,重重撞擊在布蘭真君身上,將他龐大的身軀,撞得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布蘭真君嘴裡發出長嘯聲,體內神氣向神源涌去,吼道:“玉石俱焚!”

    時間之海再次大爆發,將他包裹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八座神殿在他身周顯現出來,從八個不同的方向,向他狠狠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巨響後,布蘭真君的神軀被撞得爆開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“軒轅漣,這纔是你真正的實力嗎?”血霧中,響起布蘭真君不甘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還不配見識我的真正實力!”

    黃金車架中的聲音,已是變成女聲,甚是悅耳。

    聽到這聲音,布蘭真君像是明白了什麼,驚道:“原來軒轅青和軒轅漣是同一人,她代表的是你的光明分身,你們二人結合在一起,纔是最強狀態吧?難怪輕語聲將你列在第四!原來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八座神殿將血霧分成八股收走,飛入進黃金車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初,再求月票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