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張傳訊光符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飛出不遠,傳訊光符的光芒暗淡,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這裡,黑暗完全吞噬了光明,傳訊光符是沒辦法使用的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纔就是想要試探這一點,皺眉道:“這裡無邊無際,沒有任何參照物,而且精神力和視力都嚴重受影響,一旦迷失方向,怕是會永遠困死在這裡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麼辦法?”閻無神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地上,佈置了一座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但是,傳送陣卻運轉失敗。

    “看來黑暗不僅吞噬了光明,還將空間都壓制。”張若塵苦笑,心中敬畏之心更加強烈,反覆告訴自己,這裡葬了多位天級人物,是極兇之地。

    小心,一定要小心。

    一行人,不敢停留太久,向荒古廢城進發。

    在進入黑暗之淵前,張若塵便是在閻羅族,瞭解過荒古廢城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閻氏的族長五清宗,曾到達過此處,但是,見到荒古廢城之後,便立即折返而回,沒有繼續深入。

    只是說,是一座荒古時期留下的城池遺址。

    別的沒有多講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識了這裡惡劣的環境,實在難以想象,這樣一處黑暗之地,怎麼會建有一座城池?爲何建城?

    誰建的城?

    當張若塵見到荒古廢城時,腦海中的這些疑問,瞬間蕩然無存,已是震撼得渾身麻木,說不出任何話語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旁邊,有無上境大聖跪倒在地,向遠處的城池叩拜。

    受黑暗影響,看不清遠處城池的全貌,但,卻能感受到一道道恐怖絕倫的威勢,從城中散發出來,有荒古的氣息,有神的氣息。

    殘破的城牆下,倒躺有一具具身軀龐大的神屍,個個氣息強橫,軀體不朽。

    不知已經躺在這裡多少萬年。

    有胸口被打穿的人族神靈,神軀高達數千丈。有羽毛已經變成灰色的鳳凰族神靈,不知死在哪個時代,風一吹,吹起一層灰濛濛的塵埃,神軀腐化,變成了泥土。

    有神軀如牛的神靈,只剩半截,牛角尖銳,魔氣涌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哪像是一座城,更像是自古以來,葬神的棄地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族長說,那些神靈,活着的時候,至少都是大神,每一個都渡過了元會劫難。荒古廢城就是一條界,跨過這條界,強者就會被殺死,屍體都被扔在城中。城中堆不下,也就只能堆在城外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來,進入黑暗之淵的強者,十個有九個的屍體,都在這裡。有的,甚至已經堆放了上億年,上十億年,神屍都腐朽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活着時,沒有一個是弱者。”

    “族長說,他沒敢進入荒古廢城,在即將跨入城門時,收到了老族長十萬年前留下的聲音,讓他立即退走。只有沒有渡過元會劫難的修士,跨過荒古廢城,或許才能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這裡的禁忌,根本沒有將弱者放在眼裡,就像螞蟻從我們腳下爬過一般,根本懶得踩殺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太震撼,就算傳出去,估計也沒有修士會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久久無法平息心中的波瀾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其實,以我們的修爲,來到這裡,依舊是危險無比,無疑是自尋死路。只因有不得不來的原因,才必須得冒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漸漸鎮定下來,擠出一道笑容:“若不是斬道咒,我現在就想立即返回,不成神尊,絕不踏入此地一步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來,天下任何禁地,與這裡相比,都顯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在城外的一些神屍身上,張若塵看見了蛟類詭獸,低聲道:“還是不要進城了,繞開走吧,直接去尋找大冥山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搖頭,嘆道:“繞不開,這座城不是凡人修建,族長猜測可能是天尊級別的存在建成。繞城走,要饒千萬裡,而且越走越危險。反而,穿城過,對我們而言,要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詭獸進不了荒古廢城,至少蛟類詭獸是進不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四周觀望,警惕道:“不對,真神若是到了荒古廢城,必然會待在城外等我們。爲何卻不見他們的身影?”

    “而且血屠也不見了!”

    閻婷臉色一變,道:“以血屠的膽量,見到如此景象,根本不可能獨自一人進入城中。他不會已經被詭獸吃掉了吧?”

    僅在張若塵視野中,就有十二條蛟類詭獸,有的長着虎頭,有的長着蠍尾,有的擁有羽翼……

    而且,它們已經注意到張若塵等人,緩緩的靠近過來。

    “走,先進入城中,若是讓這些蛟類詭獸包圍,我們將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釋放出聖氣,將閻羅族的修士盡數包裹進去,隨後,爆發出極致速度,化爲一道金光,衝向荒古廢城的城門。

    說是城門,實際上只剩四五座巨石立在那裡,高如山嶽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隻羽蛟詭獸,雙翼如兩片黑雲,從天空撲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叫聲之尖銳,勝過末流僞神的神吼,震得閻羅族的修士一個個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金剛月輪飛天而去,直徑百米大小,撞擊在羽蛟詭獸的身上,將它打得慘嚎一聲,斜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,它防禦力強大,承受至尊聖器一擊,只是掉落了四塊鱗片。

    “你們先走,我來斷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赤子劍,懸浮在雙手之間,爆發出明亮血光,飛向從左側衝來的虎蛟詭獸。

    閻無神回頭看了一眼,見張若塵已是被四隻蛟類詭獸包圍,眼中露出一道感激之色,以更快的速度衝向城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一次性操控四件至尊聖器,且戰且退,但蛟類詭獸的數量太多,而且實力強大,很快就被包圍。

    因爲不敢輕易在人前暴露逆神碑,此刻的他,戰得無比艱難。

    海水緊跟在張若塵身後,捻着他的衣襟,身上包裹火神鎧甲,始終沒有脫離萬古歸一道域的保護。

    “可以使用阿羅漢白珠的力量,這些蛟類詭獸,應該會懼怕。”她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體內聖氣,灌注進戴着脖頸上的阿羅漢白珠,頓時,絢爛奪目的白光,照耀四方,將無盡黑暗照亮。

    所有蛟類詭獸,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奪目的光芒,被照耀後,雙眼淌血,嘴裡發出哀嚎聲,紛紛向後退避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抱住海水的纖腰,速度奇快,直衝向城門。

    在從城門經過的一瞬間,張若塵只感覺到身體一沉,有無數道力量,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,壓在身上。

    是神威。

    諸神雖死,神威猶在。

    從古至今,葬在荒古廢城中的神靈,何其之多。這些神威疊加在一起,尋常聖境修士來到這裡,瞬間就得跪下去。

    落到地上,張若塵和海水回頭看去。

    那些蛟類詭獸,果然只能怒吼連連,卻不敢闖入城中。

    匯聚來的蛟類詭獸越來越多,張若塵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,幸好使用阿羅漢白珠脫身,若是再遲一些,就算祭出逆神碑,估計都無法殺出重圍。

    海水從張若塵懷中,掙脫了出去,臉色始終平靜。

    反倒是,張若塵頗爲尷尬,剛纔形勢危急,也沒顧那麼多。

    出家人,可不能隨便摟抱。

    雖說他風流劍神名聲在外,可是,除了瀲曦,他還真沒有怎麼主動去輕薄某位女子,或者是主動招惹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閻羅族的修士,似乎已經先走一步,沒有等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閻無神絕不是那樣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卡在此處,因爲的確看不見閻羅族修士的身影。

    除了外面蛟類詭獸的叫聲,城中靜悄悄的,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“不對,一定是出事了!進入城中,便算安全,閻無神就算不返回助我,也肯定不會離開。”張若塵在地面尋找閻羅族修士的痕跡,欲要追尋上去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或許,你根本就是被利用了,閻羅族只是想要借你的力量,通過黑暗之淵的外圍。來到荒古廢城,你便失去了利用價值。”

    在地面上,張若塵沒有找到任何痕跡,像是閻羅族的修士根本沒有從這裡經過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他明明看見,閻無神帶着衆人闖入進城門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忽的,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在一尊八百多米高的巨石下方,看到了一道三寸長的五彩劍印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在上面摸了摸,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本來他還擔心般若、姑射靜、小黑他們的安危,看到這道五彩劍印,終於放心下來。

    劍印是般若留下,上面有五彩石劍的氣息。

    顯然他們已經先到一步。

    順着劍尖所指的方向,就能找到他們。

    海水問道:“發現什麼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剛纔那一抹,已是將劍印抹去,道:“這荒古廢城頗爲古怪,我們必須小心一些。我懷疑,已經有真神先一步到達荒古廢城。閻羅族修士忽然消失,說不定,與真神有關。”

    般若他們既然已經到了,別的勢力的真神,多半也已經前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