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清風如紗。

    菩提葉動,灑落粒粒光雨。

    “風兮悟了,願皈依佛門。元塵大師,可否如三祖一般教弟子佛法?”

    風兮玉指合十,很虔誠,似已斬斷紅塵情絲,向張若塵拜下去。

    她眼神堅定,顯然不是說說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凌亂。

    悟了,你就悟了這個?

    軒轅青站在一旁,一副看好戲的模樣,目光向後一步走進來的池瑤和靜修看了一眼,只覺得越發有趣。

    “施主,萬萬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欲伸手將風兮攙扶起來,但後者卻直接跪伏下去。

    如拜恩師,如拜真佛。

    風兮道:“白姓女得三祖點化,悟野蓮心變,終成一代佛門聖賢。今日,元塵大師解弟子心中之結,贈阿羅漢白珠,不正是有意收弟子入佛門的意思?”

    池瑤道:“風姑娘一心向佛,如此虔誠,元塵大師,你就收下她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瞪了池瑤一眼,簡直就是添亂。

    風兮取出一柄尺長神刃,雙手遞向張若塵,道:“弟子願剃度修行,跟隨師尊遍走宇宙,服侍左右,端茶抄經,焚香禮佛,苦修傳道。”

    “先起來,起來再說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兮道:“大師若不答應,弟子自當長跪不起,只當這是在考驗弟子心性,與求佛之心是否堅定。”

    “看似淡雅如蘭,實則偏執”,張若塵心中如此評價風兮。

    偏執之人最是麻煩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,此當爲佛門的一段佳話。”普陀古佛出現,揚聲讚歎,隨即雙手合十,念出佛號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差一拳打在普陀古佛臉上,道:“貧僧遊歷天下,帶一女子在身邊,終究不妥。普陀師侄亦是佛法高深的聖賢,風施主不如拜到他的門下?”

    “大師心中怎還有男女之別?昔日三祖可有視白僧爲女子?”風兮道。

    普陀古佛大笑:“這一次,的確是師叔偏駁了!再說,風施主的佛緣是師叔,並非貧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精神力傳音,求助池瑤、軒轅青。

    但二女竟都不爲之所動,毫無迴應。

    就在他無計可施之時,風巖趕到,快步過來,先是向張若塵深深一拜,纔是一把奪過風兮手中的神刃,道:“姐姐,何苦這般呢?跟我回風族吧,沒到出家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風兮以神力,將欲要攙扶她的風巖逼退出去,向張若塵重重磕頭,道:“弟子是真的欲要斬斷塵緣,入佛門修行,請元塵大師成全。”

    風巖向張若塵恭敬一拜,道:“大師,萬萬不可,讓我先勸一勸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勸一勸,入佛門,不是兒戲,亦不是一念之間的衝動。”

    【看書領現金】關注vx公 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書還可領現金!

    張若塵趁機脫身,繼而目光看向與風巖一同前來的青絲雪和項楚南,特別是落到項楚南身上時,眼中露出一道異樣之色。

    青絲雪道:“我們是特地前來感激元塵大師出手相救的恩情,本想備一份厚禮,但左思右想,以大師的心境,任何東西怕都如糞土一般,送之,是污了大師的佛眼。在這裡,弟子真心邀請大師日後到真理神殿做客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的目光,一直盯着軒轅青,大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張若塵沉吼一聲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菩提樹的樹幹中,涌出億萬個佛文,繼而,金色佛光如同實質性的水浪衝擊出去。

    項楚南長嘯一聲,一拳擊碎擋在身前的佛文,氣衝星河,探手向軒轅青抓了過去。手掌心的空間不斷拉伸,向外擴散。

    軒轅青瞬間反應過來,察覺到危險,急速後退。

    但,那隻抓過來的手掌,卻如同化爲五指形狀的天空,不斷壓下,令她逃無可逃,退無可退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光明神劍飛出。

    神器的威能爆發出來,刺目白光從赤門星中傳出,亮遍星空,劍體向項楚南的手掌斬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手掌上,大量規則神紋浮現,將光明神劍撞飛。

    軒轅青的嬌軀,亦是遭受衝擊,無法定住身形,飛向後方的菩提樹。她心中驚駭,明白眼前這個“項楚南”,絕對是一位修爲遠勝於她的太虛境大神。

    “走!”項楚南笑道。

    五指空間將軒轅青擠壓得無法動彈,神軀縮小,向手心飛去,眼看就要被擒走。

    “大威天龍!”

    震耳的佛音從上方從來,緊接着一條金色神龍,氣勢雄渾,撕裂五指空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天而降,一道手印打出去,掌心出現“卍”字印記,又是爆吼一聲:“大羅法咒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五指空間徹底爆開。

    這種佛門神通,張若塵曾見閻無神使用過,於是,用無極神道衍化了出來。

    神力碰撞的力量,令得整個赤門星都晃動了一下。星球上光芒大盛,無數防禦陣法和神紋被激活,交織成一張又一張網。

    項楚南感知到一道道神靈氣息向這邊急速而來,知曉大勢不可爲,深深盯了張若塵一眼。若非這個白袍僧人在他出現的第一時間,就識破了他的變化之術,今日,絕不可能失敗。

    “羅剎族的改天換地術,閣下是地獄界哪位大神?”普陀古佛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沉哼一聲,左眼瞳中一道符光閃爍,頓時,身前的空間被強行撕裂,出現一個連通虛無世界的黑色窟窿。

    須知,赤門星的空間本就被加強過,如今又有衆神的神紋加持,修爲再想的大神,怕是都無法將空間撕開。

    “小心,他的瞳中有一枚空間神王符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有神王符就想走?”

    軒轅青一手指天,青絲如瀑布般飛揚,一張數十丈長的光明大符在背後升起,散發無量氣息,壓得在場諸神難以喘息。

    光明大符轟擊過去,擊碎空間窟窿,將項楚南拍得肉身爆開,大地被碾平數十里。

    顯然軒轅青是真的被激怒了,用出了光明神尊符。

    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,無量雖然北征,但不可能不留下一些神王符和神尊符。只不過這樣的秘寶,絕對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以前軒轅青是不屑攜帶這樣的外力之物,認爲那是不自信的體現,但,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後,她意識到在生死麪前,應該放下自以爲是的驕傲。

    天尊之女的身份,並不是免死神符。

    那位變化成項楚南的羅剎族神靈,沒有被光明神尊符一擊鎮殺,身體從塵土中緩緩懸浮起來,背上骨翼展開,顯露出真身。

    身軀高達五米,壯碩如牛,鼻孔塌陷,面容奇醜。

    左瞳中的空間神王符已經破碎,連眼珠子都炸開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軒轅青眼神幽沉,道:“摩羅古神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孤身闖入赤門星,真當沒有無量境,天下就無人治得了你?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一張光明神尊符,能奈何本座?本座今日前來,就是要擒拿你這個天尊之女,看看昊天的女兒與別的女子有什麼不同?哈哈!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大笑一聲,一柄門板大小的戰斧,在手中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乃羅剎族地熵神國一等一的大神強者,修爲達至太虛巔峰,在《大神論》上,列斧道第五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便是硬扛神尊一兩擊,也不會被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一張神尊符,爆發出來的攻擊,自然是比不上神尊親自出手的力量。而且,一張攻擊符籙,能發出三五道攻擊,神力也基本耗盡。

    憑光明神尊符,軒轅青能重創摩羅古神,但卻休想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軒轅青眸中盡是寒霜,手指一動,調動光明神尊符,再次向摩羅古神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身經萬戰,既然知曉軒轅青有光明神尊符,哪裡還會乖乖站在那裡硬扛,身形一閃,已是擊穿光明屏障,挪移出去。

    靜修、風巖、風兮、青絲雪早已帶着附近的修士遠遁,離開了這片區域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光明神尊符未能擊中摩羅古神,擊在了天空,將赤門星大氣層中的防禦陣法打得穿透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摩羅古神破空而去,衝出大氣層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,我三弟在哪裡?”

    風巖早已等在大氣層外,手持純陽神劍,在靜修、青絲雪、風兮的聯手催動下,劈出一道赤紅色的劍河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眼中的輕蔑消失,不敢與純陽神劍硬碰,施展高深的身法神通,避開劍河。隨後,衝入被劍河震裂的空間中,進入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長嘯。

    池瑤站在葬金白虎的頭頂,等在虛無世界多時,身周是一個龐大的本源規則漩渦。

    一隻金色大山般的虎爪,迎面向摩羅古神拍擊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摩羅古神避無可避,提起戰斧,身上爆發排山倒海之勢,與金色虎爪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只感覺如被神山撞擊了一般,氣血要爆體而出,手中戰斧碎裂,身體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好這時,軒轅青追來,將光明神尊符打出,擊在摩羅古神身上。神尊符徹底爆碎,但,形成的毀滅神力,將摩羅古神撕成碎片,就連血氣都被蒸發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軒轅青眼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,道:“就這麼徹底煉殺了?”

    光明神尊符一擊,能殺死摩羅古神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