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菩提樹在虛無世界中顯現出來,張若塵白衣如雪,背生佛環,如佛祖降臨,聲音溫潤悠遠,道:“這是摩羅古神煉製的替身傀儡!”

    “一具替身傀儡怎會強大到如此地步?”風巖身上有一道道血口,是被純陽神劍的反震之力震傷。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他沒有攜帶神器摩羅戰祖斧,也沒有使用奧義,應該如……元塵大師所猜測的,是一具替身傀儡。這種活了大幾十萬年的老傢伙,不會真身犯險,闖赤門星。”

    軒轅青心中不禁有些鬱悶,因爲一個替身傀儡,竟是損失了一張光明神尊符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替身傀儡越強,那麼說明,摩羅古神損失越是巨大,甚至他的真身也受傷了!”

    摩羅古族是堪比血絕家族的龐大勢力,擁有一樣久遠的傳承,也曾誕生過始祖級強者。可惜,也如血絕家族一般,已經沒落,處在重新崛起的階段。

    青絲雪與風巖傳音交流,眼中盡是擔憂之色。

    項楚南是和風巖一起從第二道星空防線,一路來到赤門星。摩羅古神不可能是從防線內過來的,那麼,問題一定是出在路上。

    項楚南很有可能,落入了摩羅古神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軒轅青傳音交流,道:“摩羅古神的目標是你,而且不是要殺你,是要擒拿你。你怎麼看?”

    面紗下,軒轅青的雙眼如同寒星,道:“地獄十族勾心鬥角,擒拿我,必會給羅剎族惹去天大的災禍,讓另外九族坐收漁利。你認爲摩羅古神意識不到這一點?”

    “或許,他就是想要挑起大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不用說了,一定是量組織。今天若不是有你在,就算我有光明神尊符,怕是都施展不出來。實在可惡……張若塵,你和羅剎族的關係很不錯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她想說什麼,目光望向無盡的虛無,道:“要控制替身傀儡,摩羅古神的真身必然就在這片星域。”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沒用的!一位太虛境大神,隱藏在一座城裡,都有瞞過無量境神靈感知的可能性。更何況,隱藏在這麼廣闊的一片星域中?”

    “無量境神靈真要刻意去仔細探查,太虛境大神哪裡藏得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窺望了片刻,忽的,探手虛抓,一縷縷佛氣從掌心流動出來,凝成一根碗口粗的禪杖,猛然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禪杖如一顆金色流星,以匪夷所思的速度,跨越千萬裡擊在一團虛無中。

    像是擊中了什麼,禪杖爆碎,化爲一團金光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的真身被逼出來,眼中閃過一道驚異之色,隨後,向修羅星柱界所在的星空方位逃遁。

    他倒不至於懼怕張若塵等人,只是此地距離第二道星空防線很近,一旦被纏住,天庭大批強者立即就能趕至。

    他趕回修羅星柱界的路,也會被星空戰場上的天庭大神切斷。

    只能速退!

    太詭異了,那白袍僧人的感知力怎會如此驚人,難道是暗中留下來的天庭無量境強者?

    葬金白虎、普陀古佛、純陽神劍,皆是跨越星域,向摩羅古神攻擊過去。但相隔太遙遠,力量被大幅度消減,對摩羅古神未能造成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軒轅青倒是鎮定無比,與張若塵同行,急追上去,揚聲道:“都闖到了天庭的地盤上,你還想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是不想追的,畢竟摩羅古神強得變態,就算追上去也討不了好。

    但見軒轅青這麼自信,頓時心中有數了!

    果然片刻後,金色的神光照亮虛無世界,一輛黃金車架滾滾而來,如在時空的盡頭奔行,氣勢雄渾到極點,攔截了摩羅古神的去路。

    伴隨黃金車架的,還有兩條浩蕩絕倫的規則長河。

    一條是天地間的木道規則匯聚而成,另一條是水道規則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做爲水木二道的主神,軒轅漣算是第一次全力以赴調動水木規則,展現出主神的霸道威勢,整個天地彷彿都屬於她。

    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軒轅漣雖然也動用了水道奧義和木道奧義,但那裡的水道規則和木道規則都很稀薄,哪裡能與外界的無限星空相比?

    “摩羅,你還想往哪裡走?”

    黃金車架在急速奔行,兩條規則長河先一步涌了出去,衍化出天河瀰漫和神樹通天的兩種景象,給人無窮的壓迫威勢。

    在兩道主神面前,摩羅古神依舊兇威赫赫,神軀暴漲,渾身燃燒邪焰,提起神器摩羅戰祖斧,調動天地間的斧道規則,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水道規則凝成的天河瀰漫景象,被一斧劈開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如開天巨人,戰氣洶涌,又劈向木道規則凝成的通天神樹,大有“破殺天地,氣吞星河”的威勢。

    但,這一次他未能劈碎通天神樹!

    因爲數之不清的木道規則中心,在通天神樹的內部,竟孕育着一株真正的神樹。

    樹如玄鐵,形如寶塔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斧道主神,說不定還能與本公子鬥一鬥,但你差得太遠了!”黃金車架爆發出比神器更可怕的威力,與摩羅古神劈出的戰祖神斧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時間彷彿變得無窮緩慢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了下來,一把拉住向前衝的軒轅青,忽的,感覺到她手腕中有一股奇妙力量在流動,眼中不禁露出一道驚色。

    軒轅青立即甩開張若塵的手,秀目橫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兩大太虛巔峰神靈的全力對碰,神力如驚濤駭浪,宣泄出來,衝擊在張若塵和軒轅青身上,二人向後退了數百里遠。

    風巖、風兮、靜修、青絲雪等天庭神靈,更是如稻草人一般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定住身形後,故意在軒轅青耳邊讚歎一聲:“好厲害的軒轅漣,原來這黃金車架纔是他的最強神器。不過,他和煜神王交手的時候,我記得他修煉出來了九座神殿,爲何此刻只顯現出八座?”

    軒轅青隱藏得很好,但瞳中還是閃過一道異光,淡淡的道:“以兄長的修爲,對付區區一個摩羅古神,何須用全力?”

    剛纔一擊對碰,摩羅古神已是負傷,鎧甲中神血直流。

    未能脫困。

    他被八座神殿包圍,戰祖神斧不斷劈出,發出一道道刺目的神光,聲震如雷,打得虛無世界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誰都知曉,摩羅古神絕不是軒轅漣的對手,又有張若塵、普陀古佛、純陽神劍、葬金白虎鎮守各方,敗亡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今這樣的局勢,摩羅古神必會魚死網破。”

    “何須怕他?摩羅古神最大的短板,就是精神力,在天尊之子面前,哪有他自爆神源的機會?”軒轅青眼中盡是冷傲,玉白的脖頸揚得跟白天鵝一般。

    她豈能不知摩羅古神擒拿她的目的,心中怒意始終難消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被神樹擊中,包裹身體的神境世界被打碎一片片,鎧甲中溢出的鮮血更多,肉身都快被打爆了!

    “軒轅漣,你是天尊之子,是否會在乎這個天庭修士的死活?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從神境世界中,將項楚南抓了出來,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,比項楚南的身體都要大得多,將項楚南的肉身捏得變形,骨頭一根根碎裂,體內鮮血如泉般流淌。

    黃金車架停下,聲音傳出:“你太天真了吧,用一個無上境大聖,想換自己的性命?”

    “漣公子,救一救他!”

    青絲雪不顧一切的,向摩羅古神和軒轅漣的戰場衝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閃移,攔住了她,也攔住想要衝過去的風巖。

    那種層次的交鋒,張若塵現在都不敢摻和進去,他們二人過去,與送死有什麼區別?以風巖現在的狀態,最多也就還能提着純陽神劍劈出一劍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軒轅青,傳音道:“快告訴你兄長,必須救下項楚南,不然我和他的恩怨沒完!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可能救得了!”軒轅青冷聲道。

    交流好書 關注vx公衆號 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道友對光明的瞭解,當始於軒轅青!”

    這是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軒轅青對張若塵說過的話!

    聽到這話,軒轅青迎向張若塵那雙灼灼的眼睛,終是壓下心中對摩羅古神的殺意。

    她明白,今日若舍項楚南,執意殺摩羅古神,張若塵雖然不至於將仇恨算在她身上,但他們也絕對不可能再做朋友。

    “明知無法救,卻偏要救之,張若塵你這是要放虎歸山。”軒轅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光明神劍借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摩羅古神見軒轅漣遲遲沒有再出手,知曉抓住了他的軟肋,肆無忌憚的大笑,道:“既然不出手,還不退去?”

    黃金車架中,響起軒轅漣的沉聲:“放人!”

    “本神離開星空戰場後,自然會放他。無論你信不信,你現在只能選擇相信!”摩羅古神氣勢很足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釋放出太極陰陽圖,圖爲無形,與天地契合,一直擴散出去,將摩羅古神包裹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的精神和注意力,完全集中在黃金車架上,提防軒轅漣偷襲,沒有發現這一微妙波動。

    就在黃金車架行駛出去,讓開一條路,摩羅古神最是得意忘形的瞬間,這片虛無世界,彷彿天翻地覆了一般,空間變換。

    本是位於數十萬裡外的張若塵,幾乎是一剎那,跨越虛無世界,出現到摩羅古神巨大手腕的上方。

    光明神劍隨之斬了下去,將一層層護體神光破開,將一道道規則神紋斬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