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所謂荒古廢城,的確荒廢得厲害,看不見任何房屋,只有一些巨石或倒,或立,除此之外,城中靜悄悄的。

    城中倒也並不黑暗。

    因爲,有神屍填滿城池。

    那些隕落的年代不算久遠的神屍,身上依舊還散發光芒,有五顏六色的神霧霞氣蒸騰起來,瀰漫城中。

    天空,都是彩色的。

    wωw▪ TTKдN▪ ¢O

    張若塵和海水沿着一條五百多里長的神龍屍骸,向前疾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檢查過這具神龍屍骸,體內神源早已被挖走,龍血被黑暗力量腐化,體內神性力量流失殆盡。丟棄在這裡,怕是已經有千萬年,是一百個元會之前的龍族強者。

    千萬年時間,加上這裡濃郁的黑暗力量,縱然它身前修爲再強大,也要被腐化。

    就連身上的龍鱗,也變得暗淡無光,張若塵揮劍一斬,便是破開。

    “這麼多強者的神屍,本以爲可以找到不少有價值的寶物,沒想到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聲嘆息,收起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黑暗力量腐蝕一切,他們的屍身還能保存下來,已經是因爲生前足夠強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她雪白如玉的容顏,縱然頭上沒有青絲,依舊靈動嬌美,道:“其實,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。”

    她雙眸明亮,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在印雪天留下的石廟中,你爲何勸我和閻無神,不要通知五清宗和血絕戰神,聲稱他們到來,只會被神軍殺死。你可是西天佛界的弟子,五清宗和血絕戰神死了,對你們天庭而言,豈不是一件好事?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你在懷疑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還請海水小師傅告訴我原因。”

    再不打消心中疑慮之前,張若塵實在是不敢帶海水去見般若他們。

    海水沉凝片刻,道:“我沒有任何必要騙你,修佛者也絕不說謊。真正修佛者,是有大慈大悲之心,衆生的性命皆是性命,明知可以救人,卻不救,便是違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感激若塵施主的庇護,纔出言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海水小師傅竟是一個真正的佛者?甚至,不想參與天庭和地獄的戰爭?”張若塵使用真理之心,細細感知她說的每一句話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除非做的事,是阻止戰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直皺,在她眼中,實在是看不出任何虛假。

    而她那句“除非做的事,是阻止戰爭”,倒是恰好說到了張若塵心上,這也是他一直在尋求的。

    “若塵施主渡過了第十層真理海域,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詣,非常人可及。”

    海水坦然伸出凝脂玉白的小手,向上攤開,道:“不如,你來探查,若海水有半分虛假,你便將我一劍斬殺在這裡便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謹慎,伸出手,按在她掌心。

    不僅調動了真理的力量,更是將無極聖意也運用出來,細細的感知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收回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可有感知到什麼不妥?”她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若塵施主是否在懷疑,海水有着高深的修爲,所以可以騙過你的感知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否認這一點。

    “若是這種情況,海水已經出手,殺死若塵施主,奪走了你身上的一切寶物和奧義。爲何還要和你一個聖境修士虛以委蛇?”海水平靜幽然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這也正是張若塵最難理解的地方!

    若是這位叫做海水的女尼,真的修爲絕世,而且心存歹心,爲何不殺他?

    唯一的解釋,或許真的是自己疑心太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未完全放下戒心,可是,終究歉意的道:“海水小師傅佛心純潔,有大無畏,大真誠,大良善,倒是若塵小人之心了!”

    海水向前一步,與張若塵的距離只在咫尺,搖頭道:“若塵施主身在地獄界,乃是俗世之神話,身居高位,卻能救一位西天佛界的弟子,還能主動放下身段致歉,這才讓海水佩服之極,難怪師姐對你評價極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慈航仙子倒是有些不一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師姐出世,走在紅塵中,專管紅塵事。而我隱世,只修佛法,修心境,不理紅塵事。兩者,皆是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背過身去。”

    海水長長睫毛下的雙眸中,浮現出茫然之色,略顯遲疑。

    最終,她還是緩緩的,轉過了身。

    下一瞬,她感知到張若塵滾燙的手掌,按在了自己的背上,並且一直向下,到達腰部的時候,終於停下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探查了之後,手指在她背上一連點擊三十六次,形成一圈圈金光。

    “閻婷在你身上施加的封印秘術,我已爲你解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水雙手合十,道:“多謝若塵施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趁剛纔的機會,再次探查了海水的修爲。雖然她有真佛金身,可是體內的規則,卻是聖道規則,不是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海水的修爲,達到半神巔峰,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厲害。

    若不是血屠這樣的強者出手,俗世間,能鎮壓她的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修爲恢復,海水身上佛光瑩瑩,肌膚更顯凝白嬌嫩,神聖中帶有一股魅惑韻味,實在是動人心魄。

    張若塵戒心未除,因此,沒有將阿羅漢白珠還給她。

    沿着般若留下的劍印方向,走了數百里,穿過神龍屍骸,張若塵再次發現了一道劍印,又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“若塵施主,你看!”

    海水輕聲喚道,手指指向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不知何時,天空居然出現了一輪碩大的明月,懸浮在五顏六色的神氣霞霧上方。灑落下來的光華,像白紗一般,讓城中的一具具神屍都蒙上一層詭異的光華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中,居然會有月亮?

    還是說,此月只存在於荒古廢城中?

    “若塵施主,快上來。”

    海水乘風而起,青衣飄飄,飛到一座巨石的頂端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踩氣雲,飛了上去,望向海水所指的方向。

    入眼處,神屍如重重山嶽一般倒伏。

    其中一具神屍,散發萬丈金光,竟是一尊數千丈長的睡佛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是睡佛!

    是佛屍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那佛屍,佛光如此強烈,可見隕落在這裡的時間不會太久,而且生前必定修爲強大,或許是我們聽聞過名號的佛界神聖。要不要去祭拜?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,佛屍所在方位,與般若劍印所指的方位相同,於是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二人飛下巨石,以最快速度趕路。

    花費數個時辰時間,繞過一座座神屍山嶽,終於來到那尊佛屍下方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真與睡佛無異。

    周圍的大地和土壤,都被佛性力量,浸染成了金色。

    但,仔細看,張若塵卻又感覺到悽然。那佛屍的面容,絲毫都不安詳莊嚴,反而枯瘦猙獰,只剩皮骨。

    體內佛血,像是早已流失殆盡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合十,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旁邊,海水也在行禮,嘴裡念道:“弟子海水,拜見雲青祖師。”

    “雲青祖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此唸了一句,忽的,眼神光芒大盛,道:“你說,他是傳說中,六祖的傳道師父雲青古佛?”

    “不僅是六祖的傳道師父,也是印雪天的佛法師父。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爲何能夠做出這樣的判斷?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我曾在師尊那裡,見過祖師的畫像。雲青祖師失蹤了近八十萬年,沒想到,是來了黑暗之淵,隕落在了荒古廢城。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“若塵師兄,可否助我,收取祖師遺骸,我想帶回西天佛界安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叫我師兄幹嘛?”

    “你與師姐關係莫逆,乃是好友。我叫你師兄,豈不是更顯我們親近的關係?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一個稱呼,並不怎麼在意,仔細觀察雲青古佛的屍身,道:“我覺得,還是不要輕易動這裡的神屍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

    “這些神屍被橫七豎八扔在此處,從來沒有人收取,必然是有原因。荒古廢城詭異絕倫,我覺得,我們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爲好,先不要輕舉妄動。”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眼睛一眯,在雲青古佛貼在地面的那隻耳朵處,看到了般若留下的五彩色劍印。

    劍尖所指方向……

    居然是耳朵裡面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神軀巨大,即便只是一個耳孔,也有十多丈高,像是一座金色的巨大洞窟。

    “難道般若他們,竟然進去了雲青古佛的金身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能夠做六祖和印雪天的師父,自身修爲必然蓋世絕倫,肯定達到神尊層次。若不是被黑暗力量侵蝕了數十萬年,張若塵懷疑,以他現在的修爲,想要靠近屍身都很難。

    爲何海水剛纔要求張若塵助她收取屍身?

    就是因爲,以她半神巔峰的修爲,撼動不了神尊的屍身。

    一位神尊級古佛的體內,本身就像是一座世界,存在的危險,堪稱禁地級別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呢?難道般若他們想要尋覓雲青古佛的寶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,真神都會將自己的寶物,存放在神境世界中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既然已經隕落,神境世界應該也跟着毀滅了纔對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若塵師兄,你看雲青祖師的耳孔處,有很多腳印痕跡。腳印中,蘊含神性氣息,有神靈來過這裡。而且,很有可能,進入了祖師的佛體金身。”

    在地面上的腳印中,張若塵發現了陌生神靈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進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,提在手中,邁步走入進十多丈高的金色耳孔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