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手腕上的鎧甲破碎,神血飛灑。

    光明和劍道合一,形成一道月牙般的弧光。

    那隻房屋大小的手掌,包括捏在五指中的項楚南,在滾燙鮮血中,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雙瞳涌出無窮怒火神焰,似感知不到疼痛,無視斷臂,身上神勁激涌出去,狠狠撞擊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如一道無形的神牆拍在身上,張若塵身體不受控制的,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戰祖神斧劈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準備,在下墜的同時,穩固神魂,撐起菩提樹。

    佛光絢爛璀璨,衍化出一座金色的佛蘊世界。

    但,擋不住。

    戰祖神斧劈穿佛蘊世界,落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神器之威爆發,任何防禦手段都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神斧劈在張若塵左肩,斬破佛祖舍利的防禦力量,肉身如金色陶瓷一般炸開。下一瞬,張若塵的肉身爆開,化爲兩半骨軀和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骨架,被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就在摩羅古神欲劈出第二斧之時,黃金車架中,軒轅漣打出的通天神樹,已是橫空而來,重重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摩羅古神龐大的神軀,被抽飛出去,身上鎧甲碎成一片片。

    鎧甲中,所有防禦神陣全部碎裂。

    實際上,張若塵一劍劈向摩羅古神手腕的時候,軒轅漣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便是打出攻擊,正是如此,才能如此及時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和普陀古佛出手稍慢半分,但,兩股強橫的神力,亦是在摩羅古神被抽飛出去的剎那間,接連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摩羅古神嘴裡接連吐出兩口鮮血,背心出現一道凹陷的虎爪印。

    未等他重聚神氣,軒轅漣已是操控光明神劍,劈出一道劍氣光河,將他肉身斜着劈成兩半。神血化爲瀑布,染紅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池瑤才趕到張若塵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爆碎的肉身,已是重新凝聚出來,恢復如初,看上去向沒有負傷一般。但,臉色慘白,顯然傷得不輕。

    在決定救項楚南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料到這個後果。

    但張若塵自信,憑佛祖舍利、白蒼血土、真理之心,就算肉身被摩羅古神打碎十次,也不會隕落。

    因此這代價,他付得起。

    “本座,不死不滅。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飛出去的斷掌,迅速逸散出一縷縷血氣,凝聚成人形,眼看就要化爲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他這樣的強者,哪怕滴下一滴血,也能凝聚出一尊強大分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純陽神劍劈了過去,烈焰灼熱,劍氣洶涌。

    慘叫一聲,由斷掌凝聚出來的摩羅古神分身爆開,被純陽劍氣煉化得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血氣神魂盡數湮滅。

    風巖身體已是破破爛爛,持着純陽神劍,身體顫抖,但臉上卻露出笑容。因爲項楚南被趕過去的軒轅青救下,護在一團光明雲團中。

    這時,純陽神劍劍靈的聲音,在風巖耳中響起:“那位元塵大師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風巖大驚,盯向池瑤和張若塵所在的方向,道:“這……怎麼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神魂太弱,自然發現不了那股微妙的力量變化。但,就在剛纔,他身體被戰祖神斧劈碎之時,終於還是出現了破綻。不過,他手段非常高明,不像人間該有,在場除了我之外,估計只有軒轅漣能感應到。”劍靈道。

    “是了,也只有大哥肯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救楚南。”風巖感嘆一聲,雙眼泛紅。

    如此情深義重的兄長,更勝嫡親。

    忽的,風巖感受到一股同源的神力,涌入體內,助他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回頭看去,看見姐姐風兮,他心中一痛。

    大哥哪裡都好,爲何偏偏與姐姐過不去?

    上一次是青萍子,已是將姐姐害得不輕。這一次,又變化成元塵大師,要點化姐姐出家。

    這便是他解決問題的辦法?

    遠處的虛無世界中,變故發生,一柄戰錘從真實世界飛來,黑色雷電閃爍,攜帶一片修羅戰氣雲,與光明神劍撞擊在一起,發出鏗鏘震耳的神音。

    兩件神器似將虛無世界分成兩半,形成的神力潮汐,把天庭諸神盡數逼退。

    那柄戰錘飛了回去,落入猊宣北師手中。

    她長髮如瀑布河流一般飄揚,戰袍緊緻,曼妙修長的身姿充滿曲線美感,與手中戰錘對比起來顯得十分嬌小,身上氣勢強橫,活脫脫便是一尊女戰神。

    猊宣北師瞥了一眼神軀重凝的摩羅古神,冷聲道:“誰讓你闖赤門星的,與軒轅漣交手,你配嗎?”

    摩羅古神傷得極重,氣息下滑得厲害,不敢得罪猊宣北師,忍下了她這話。

    他雖好女/色,猊宣北師也算得上天地間的絕色,但,整個地獄界,還沒有誰敢把她當成一個女子看待。

    北師如獸,絕非說說而已。

    黃金車架行駛過去,光明神劍懸浮在車頂,軒轅漣聲音沉混,道:“今日本公子必取摩羅性命,北師,你擋不住!”

    “放狠話,誰不會?軒轅漣,你信不信我能將在場除你之外的所有天庭神靈擊殺?”

    猊宣北師手中戰錘逸散出密密麻麻的黑色雷電,形成雷電海洋,狂暴肆虐,濃厚的戰氣在虛無世界凝出一座真實世界。

    這是無量境神靈纔有的能力!

    她雖不是無量,卻已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光明神劍先一步斬出,卻不是劈向猊宣北師,而是斬向距離池瑤、張若塵不遠的虛無中,將潛行的五大人逼了出來。

    五大人雙手結出符印,如盾牌一般,擋住光明神劍這一擊,笑道:“不愧是天尊之子,精神力之強與本座相比,怕也不遑多讓。”

    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。

    猊宣北師和五大人都是地獄界一等一的強者,二人齊齊現身,再加上一個摩羅古神,這等陣容,在無量境之下,簡直可以橫行無忌。

    黃金車架中,軒轅漣道:“來得好,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五大人向猊宣北師和摩羅古神傳音:“天庭大批神靈已經趕了過來,得立即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先走,我來斷後。”

    猊宣北師筆直飛躍而起,在黑色雷電的映照下,臉色忽明忽暗,煞氣重得如同阿修羅復生。

    一錘落下,直向黃金車架擊去。

    軒轅漣凝出的時間之海和天河虛影,被頃刻間錘爆。

    黃金車架的表面,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來,凝成一座金色戰城,與戰錘直接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色和金色的光華,在虛無世界中不斷撞擊,聲音如戰鼓,讓神靈都耳膜發疼。

    太兇猛了,沒有任何花俏的神通,就是硬碰硬的對轟。

    池瑤和張若塵已經退出虛無世間,依舊能隱隱聽到戰錘和黃金車架的撞擊聲,腦海中嗡嗡直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風巖、風兮、青絲雪、靜修等神靈趕了過來,對池瑤道:“別暴露了,就說我的神魂被重創。”

    說完,張若塵如同暈厥過去,軟綿綿的掛在池瑤身上。

    池瑤知曉他是想躲風兮,因此倒也配合,攙扶着他,向諸神道:“元塵大師被摩羅戰祖斧創傷了神魂,需要精修一段時間。諸位不必擔心,大師修爲深厚,傷勢雖重,卻還危及不到性命。”

    青絲雪道:“大師是爲了救楚南,纔會受傷,得立即將他送回第二道星空防線。我這就趕回真理神殿,取療傷神丹。”

    “池瑤大神,將元塵大師交給我吧,我來照看他。”風兮走過去,攙扶住張若塵另一邊的手臂,眼中滿是關切和敬重。

    元塵大師不僅能救苦救難,更能捨身爲人。

    如此品行,天下誰人能及?

    青絲雪道:“如今地獄界神靈猖獗,池瑤大神要坐鎮赤門星,將元塵大師交給風師姐倒是再好不過。”

    池瑤盯了青絲雪一眼,你不是要回真理神殿取療傷神丹,爲何還沒走?多管閒事。

    青絲雪察覺到池瑤眼神不善,心中不解,不知自己是哪裡得罪了她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本座是去是留,豈是你一個下位神可以決定?”

    氣氛尷尬!

    青絲雪無言以對,心中暗道,這位池瑤女皇果真是個不好相處的,自己只是根據當前形勢,如此提了一句而已。

    池瑤徑直帶着張若塵,向赤門星空間傳送陣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天庭的大批強者匯聚過來,殺入虛無世界,因此,她和葬金白虎是否留在赤門星,已經不重要。更關鍵的是,池瑤明白了張若塵假裝受重傷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是要讓她,帶他進入天庭的第二道星空防線。

    每一位從星空戰場返回的修士,都要經過真理神鏡的檢查,才能進入防線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沒有受傷,怎麼避開真理神鏡?

    只能借受傷之名,藏入池瑤的神境世界才行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舊無法瞞過真理神鏡,因爲真理神鏡亦會探查神靈的神境世界。這是沒辦法的事,只能這樣,才能最大程度防止地獄界神靈潛入防線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要瞞過真理神鏡,自然是要藉助逆神碑和《六祖釋禪圖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