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雲青古佛的體內,並不像外面看着那樣,只有數千丈長。

    張若塵沿金色溪流,飛了五百里,依舊未到盡頭,空間反而越來越開闊。

    海水緊抓張若塵右臂,青衣飄飄,道:“修佛者,有不少都會將神境世界和金身融合在一起,金身就是一座世界。當然,這是修爲極高的佛者,才能做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後方,感應到蓋臨神將和雨天師的氣息。

    神靈,哪怕是僞神,速度都是相當恐怖。在空間力量難以施展出來的情況下,張若塵縱然有十四金翼,速度亦有不如。

    “追上來了,你先走,我來拖住他們。這裡危險,你將阿羅漢白珠帶上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不,阿羅漢白珠對死族有剋制作用,你戴在身上更安全。若是若塵師兄信得過我,可將佛祖舍利暫借,海水必定誓死守護,絕不讓它落入地獄界修士手中。”海水眼眸真誠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,張若塵一共有七枚。

    雖然他尚且對海水的身份存有懷疑,可是想到,若她真的修爲蓋世,要奪佛祖舍利易如反掌,何須只借一枚?

    怕是所有佛祖舍利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枚佛祖舍利,放入她手中,隨後一掌按在她背心,助她先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停了下來,藏山魔鏡、赤子劍、金剛月輪同時飛了出來,三股至尊之氣環繞他飛行。

    在蓋臨神將和雨天師從後方顯現出來的一瞬間,赤子劍和金剛月輪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赤子劍,血氣滿天,戾氣衝盈,衍化萬千劍氣。

    金剛月輪急速旋轉,捲起層層氣浪。

    “該死,張若塵果然如傳說中一般,身上至尊聖器無數。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心中鬱悶了一瞬間,畢竟,戰兵佔優,足以讓張若塵以更弱的修爲,擊敗更強的敵人。

    щшш✿ т tκa n✿ ¢○

    但,下一瞬間,蓋臨神將心情卻又轉爲喜悅,既然張若塵如此多寶,殺了他之後,或許自己可以獲得一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手上戴着焰狼神拳套,乃頂級君王聖器,與飛來的金剛月輪對碰一擊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碎響,其中一隻焰狼神拳套承受不住至尊聖器的衝擊,裂開一道細紋。

    另一頭,雨天師並不與赤子劍正面對抗,而是使用精神力術法,不斷變換身形位置。身周形成獨特場域,用以柔克剛的方式,以纏勁破赤子劍的銳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旁觀察,暗道:“蓋臨神將只是末流僞神,力量居然如此強大,能夠擋住金剛月輪一擊,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雨天師的精神力,必然達到了七十階以上,不僅是僞神,更是精神力神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把握使用逆神碑能夠鎮壓真神,而死族真神隨時可能追上來,因此,此刻只想暫時拖延時間,沒打算與蓋臨神將和雨天師生死對決。

    雨天師在避閃赤子劍的同時,任有閒情,嘴裡念出:“冰雪入骨。”

    他體內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遍體生寒,有絲絲特殊的死亡綿力,衝擊皮膚,侵入身體。

    即便是藏山魔鏡的至尊之力光華,也擋不住這股死亡力量。

    是死亡念力。

    雨,能夠被稱爲天師,並且是從天南生死墟走出的精神力神靈,對死亡念力的運用,顯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即便是真神,估計都會有所忌憚。

    但,詭異的是,冰寒刺骨的死亡念力,只有一半侵入張若塵的身體,還有一半被葬金規則神紋,擋在了體內。

    侵入身體的死亡念力,竟是對張若塵毫無作用。

    “夏劍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,頭懸藏山魔鏡,身周時間印記光點密佈,宛如時間雨一般。

    並且,一股灼熱的能量氣,隨之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時間流速急速攀升。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,在神尊屍身體內,空間雖然堅固無比,難以運用。可是,時間卻無處不在,黑暗也無法吞噬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以我的精神力強度,施展出死亡念力,怎麼會對他毫無作用?”雨天師感到難以理解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已精神力成神,而且不只是七十階初期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而是達到了七十階巔峰。

    看似都是七十階,但,初期和巔峰的差距,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雨天師根本來不及反應,便是被張若塵一劍刺穿身體,半個神軀隨之爆開,只剩雙腿和頭顱還完好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絲毫喜悅,因爲,只是頃刻間,雨天師的雙腿和頭顱便是吸納血霧,重新凝聚出神軀,完好無損,而且連氣息都沒有下滑。

    換做別的僞神,神軀遭創,就算重新凝聚出來,暗處的傷勢卻無法瞬間恢復。

    只有精神力神靈,纔有如此能力。

    既是僞神,也是精神力神靈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另一頭,蓋臨神將雙手的焰狼神拳套,終是被金剛月輪打得爆碎。

    詭異的是,蓋臨神將的雙手,卻絲毫傷勢都沒有。能擊碎頂級君王聖器的至尊聖器,卻傷不到他?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一眯,察覺到蓋臨神將的雙臂上,有一道道玄奧絕倫的秘紋。那些秘紋,與聞褚當初拿出的神王符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顯然,他雙臂上的秘紋,必然是神王級強者勾畫上去。

    蓋臨神將雙臂爆發出強勁力量波動,像是孕育着兩頭神獸,聲音冰冷,道:“沒想到你張若塵在聖境之下,竟真達到如此強大的修爲。看來神王大人賜我神紋,是明智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身後看了一眼,雨天師掌心出現一隻陶壎,是一件強大的精神力秘寶。

    一前一後,封死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“若塵師兄,我來助你。”

    遠處,響起海水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去而復返。

    海水雙手託着佛祖舍利,嬌軀如明燈一般亮了起來,渾身燃燒,所有力量全部都灌注進舍利,嘴裡念道:“舍我佛身,衆生平等。”

    捨身術,是佛門禁術。

    一旦施展,施術者必定當場弊亡。

    “那是佛祖舍利,阻止她,不能讓她將衆生平等施展出來。”蓋臨神將臉色大變,如此驚呼。

    若是讓海水將衆生平等施展成功,以張若塵在同境界無敵的戰力,他和雨天師撐得了幾擊?

    雨天師輕蔑一笑,不緩不急,吹起了壎。

    壎聲低沉幽混,剛一響起,便如一柄神劍擊在張若塵頭頂,大腦刺痛,聖魂似要被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海水更慘,當場吐出鮮血,倒在地上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雨天師的精神力實在太強,張若塵雖是六十九階半,只相差一階,可是,卻是凡俗和神靈的差距。

    張若塵好不容易憑藉強大的意志,抵擋住壎聲的衝擊,身體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後方,蓋臨神將破空而來,一拳擊向他背心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縱然藏山魔鏡擋了一下,張若塵依舊拋飛出去,身體重重的撞在金色佛壁上。

    壎聲,源源不絕,蘊含精神力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難以控制體內聖氣,甚至無法控制肉身,身體直向下方的金色溪流墜落。

    蓋臨神將長笑一聲,激發神王神紋的力量,揮掌隔空劈出,擊在張若塵身上,將他打得以更快的速度,墜進溪流。

    “這一擊,足以將他殺死。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迫不及待,衝向海水,將她死死捏在手中的佛祖舍利奪取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傳說中的佛祖舍利?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的神手,被舍利的力量,灼燒得“哧哧”直響,卻捨不得鬆手。

    如此寶物,若是帶回去,呈送給神王大人,就不只是獲賜兩道神紋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雨天師停止吹奏壎,目光向蓋臨神將看了一眼,便是投向下方的金色溪流。雖然他也認爲,張若塵承受精神力攻擊和神王神紋的一掌,肯定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但,沒有親自確認,終究不能放心。

    對方可是俗世神話,能夠引得冥殿重啓詛咒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金色溪流中,出現一個漩渦,裡面衝出強大的精神力波動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張若塵沒死。”

    雨天師大呼,提醒蓋臨神將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金色溪流炸開,張若塵從水中騰飛起來,大量精神力念頭猶如分身虛影,飛在他的四周。

    這些精神力念頭,在呼吸吐納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的金身中,有着一縷縷金色的氣霧涌出來,融入精神力念頭,使得所有精神力念頭都在飛速脫變。

    雨天師自己就是精神力神靈,豈能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?

    “張若塵……張若塵的精神力達到了七十階,他精神力成神了,不可能,他明明中了冥殿的斬道咒。這不可能,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雨天師臉色數變,慌亂中,連忙再次吹壎。

    但,壎聲剛剛響起,懸浮在半空的張若塵便是大喝一聲:“怒劍!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,一道劍光飛出,擊中雨天師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雨天師的神軀完全爆碎,化爲血雨灑落。

    就連精神力念頭,也在一瞬間,全部被怒劍斬盡,再也休想重新凝聚出神軀。

    看着雨天師被張若塵一劍擊殺,蓋臨神將驚得魂飛魄散,感到無邊恐懼。須知,就算是空裡藏海那樣的真神,想要殺雨天師這樣的精神力神靈,都得費不少手段纔有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可能一劍斬盡雨天師所有精神力念頭?

    他卻不知,張若塵繼承了劍祖的劍魄,別說是雨天師,若是怒氣足夠強盛,達到巔絕,理論上,施展出“怒劍”,甚至能夠傷到神尊級別的存在。

    當然,只是理論上,存在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而且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真施展出那麼強大的力量,就算傷了神尊,自己也得死。

    其餘六柄魄劍,也是如此,需要情緒越強,爆發出來的力量才越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