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念頭無數,遍佈金色溪流兩旁,一起呼吸吐納,引得空間震盪。

    從雲青古佛體內涌出金色氣霧,乃是佛髓,源源不斷融入精神力念頭,使得張若塵的精神力迅速脫變和壯大,達到神級的層次。

    破入七十階。

    在精神力成神的瞬間,張若塵明顯感覺到聖魂隨之發生變化,雖然沒有化爲神魂,可是,卻變得和以前不一樣。

    像是可以永恆存在,不會消亡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猜測,這是因爲精神力成神後,壽元大增,可以活一個元會,造成的古怪感覺。

    接下來,在強大精神力的蘊育下,聖魂說不定能夠進階爲神魂。

    “冥殿的斬道咒根本沒有用……不,傳言是錯的,一切都錯了,張若塵根本沒有被詛咒,是有人設局,陷阱,是陷阱……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如此唸叨,拿着佛祖舍利,急速逃遁。

    縱然他有兩道神王神紋,戰力強大,可是,在雨天師被一劍殺死之時,便被嚇破了膽,再也不敢與張若塵正面交鋒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逆神碑,手掌在碑上一拍。

    殘碑光芒大盛,一個個神文如同星辰般閃爍,急速飛出去,撞擊向蓋臨神將。

    蓋臨神將長嘯,左手持佛祖舍利,右臂上的神王神紋浮現出來,回身一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,讓他驚恐的事發生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神王神紋,快速變得暗淡,威力大減,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抹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幾乎是嘶聲,如此吼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逆神碑與他手掌碰撞在一起,神臂骨折,血流如注,身軀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神王神紋的確強大,即便變得暗淡,依舊威力不凡。蓋臨神將承受住了這一擊,沒被殺死,以更快的速度逃遁。

    “逃不掉,冬劍!”

    時間劍法再出。

    根本不給蓋臨神將任何還手的機會,沉淵古劍如驚鴻流光,刺穿他的背心。同時,張若塵密佈葬金規則神紋的手掌,拍在他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蓋臨神將頭顱爆開,大量聖魂被葬金之力毀滅。

    神源,落入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揮斬出第二劍,斬下蓋臨神將緊抓着佛祖舍利的左臂,隨後,纔是將欲要反擊的神屍,踩在了腳下。

    失去神源和頭顱,神屍依舊不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釋放出淨滅神火,煉化他的殘魂和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蓋臨神將的左臂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皮膚上,神王神紋浮現出來,光華大漲,抓着佛祖舍利繼續向前飛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那隻飛走的神臂,露出一道異樣之色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藏山魔鏡飛了出去,將神臂鎮壓。

    這隻左臂上的神王神紋,並沒有被逆神碑抹去,威力依舊很強。但,神王神紋是需要神力催動,才能爆發出威力。

    一隻神臂催動神王神紋,自然是無法掙脫藏山魔鏡的至尊之力壓制。

    “生命力真是頑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右手向前一探,掌心出現一道陰陽太極印記。印記旋轉,將手臂中和殘魂和精神意志,源源不斷吸走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神臂和神屍都恢復了平靜,不再掙扎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蓋臨神將的殘破神屍一眼,暗暗一嘆,可惜無法打開內空間,否則倒是可以將蓋臨神將的神屍收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腳踩碎神屍,只剩骨架,被張若塵踹入金色溪流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將那隻左臂撿了起來,從手指中,取出佛祖舍利,搖了搖頭,道:“若不是你太貪心,能夠使用兩隻手與我對決。憑神王神紋的力量,我未必殺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遠處,海水不知何時,已是悠然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她眼神迷茫,非常虛弱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身落到海水身前,雙手將她抱起,道:“先離開這裡,真神若是追上來,麻煩就大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蓋臨神將臨死前的嘶吼聲,傳得極遠,被死族真神空裡藏海聽到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意識到,有變故發生,不再與將青鬥法,果斷抽身而去,追向蓋臨神將、雨天師、張若塵、海水離開的方向。

    來到蓋臨神將、雨天師隕落的地方,空裡藏海臉色瞬間變得鐵青。

    溪流兩岸被神血染紅,皆是蓋臨神將和雨天師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蓋臨和雨怎麼會隕落,誰殺得了他們?難道是真神出手?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想到此處,臉色變了又變,小心翼翼觀察四周,迅速退走。

    以蓋臨神將和雨天師的修爲,居然逃都逃不掉,對方修爲必然相當可怕,若是藏身在暗處伏擊,就算他空裡藏海是真神,也要萬分忌憚。

    將青和黑獅神獸,後一步趕到。

    “蓋臨神將和雨天師居然就這麼死了?雨天師可是精神力神靈。”黑獅神獸道。

    將青道:“若禪女大人出手,要殺蓋臨神將和雨天師,豈是難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水躺在張若塵懷中,輕靠肩上,眼神如靜湖,像是在沉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抱着她一步十丈,沿金色溪流,繼續而行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金色溪流錯綜複雜,數量極多,通向各方各處。

    思索了很久後,海水道:“傳說中,冥殿使用斬道咒詛咒了若塵師兄,爲何師兄卻能精神力成神?而且,沒有神劫。”

    別說是她,張若塵自己此刻都很疑惑。

    按理說,既然中了斬道咒,也就不可能成神。

    武道成神!

    精神力神靈!

    僞神!

    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,爲何遭受強大精神力攻擊後,他的精神力,瞬間突破,達到了七十階?

    一點阻礙都沒有。

    突破得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或許,斬道咒只是謠言。是一些心懷叵測的人,故意放出這道消息,想要壞我心境。甚至,是借刀殺人。”

    海水搖頭,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爲何不可能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半晌後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傳說中,你的名字,從《神儲卷》上消失了,詛咒不可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相信,詛咒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爲,血絕戰神都親自確認了此事。

    但有些話,他只能藏在心中,不能向任何修士說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有一些猜測,當初,以須彌廟爲舟,去往了太初,身體可是被衝擊成了粒子狀態,是花費了無盡歲月,才重新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而印雪天當年的詛咒,詛咒的乃是不動明王大尊的血脈後代。

    顯然,血脈越強,詛咒越強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時間長河上,重新凝聚出來的身軀,人類血脈和不死血族血脈合二爲一,並且融入了混沌之氣和真理之心,完全脫胎換骨。

    換言之,張若塵甚至都已經不算是誰的後代,是混沌中孕育出來的“初始之人”。

    印雪天的詛咒,又怎麼咒得了他?

    就算不動明王大尊的血脈強大,張若塵未能完全脫離出去,可是,詛咒的力量,給他造成的影響,應該也會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或許正是如此,他才能精神力成神。

    這一切,只是張若塵的猜測。因爲他覺得,須彌聖僧既然選中了他,怎麼可能不幫他化解詛咒?去太初修煉一品聖意,就是化解詛咒的過程。

    猜測,畢竟是猜測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,確確實實是從《神儲卷》上消失,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,意味着命中註定不能成神。如果不是詛咒造成,那麼就是有精神力通天的人物,與命運博弈,故意製造出來的假象。

    種種可能性都有,如此生死攸關的事,張若塵不敢輕易弄險。

    萬一猜錯,就是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海水說道:“還有一種可能,有可能是黑暗之淵或者荒古廢城隔絕了詛咒,就像隔絕了天地感應一般,使得神劫都沒有降臨下來。說不一定,等我走出黑暗之淵,神劫立即降臨,將我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荒古廢城倒的確是非同一般,或許……有這種可能性。”海水自言自語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既然聽說了斬道咒,就該知道這詛咒,是昔日印雪天施展而出,是爲詛咒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代。爲何在石廟的時候,還故意問我,知不知道不動明王大尊?而且,故意以言語譏諷?”

    後方,感應不到有人追趕。

    因此,說道此處,張若塵停下腳步,將海水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海水那張絕色,且完全沒有任何表情的玉顏,終於有了波動,雙手合十,歉意的道:“對不起,若塵師兄。其實,海水早就知曉,你是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。但實在是爲印雪天感到不公,將怨氣撒到了你的身上,纔會說出那些話。海水佛心不清,六根不淨,不是真正的佛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她如此坦然,加上先前她不顧自身性命,施展捨身術,實在讓感動。

    心中升起的疑惑,又降了下去。

    海水傷得很重,若不是當時手握佛祖舍利,很有可能,已經死在雨天師的精神力攻擊之下。此刻,她嬌軀輕顫,神情苦澀,言語愧疚,就如雨中幽蘭,楚楚憐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是心軟,柔聲道:“手給我。”

    海水一雙大眼,含着淚蒙,又有些疑惑,將手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握着佛祖舍利,一隻手握住了她的手,將佛祖舍利的力量引動出來,注入她的體內,助她療傷。

    便是這時,一道聲音,從上方傳來,“哼!若塵劍神風流之名,當真是實至名歸。”

    不遠處。

    距離金色溪流大概二十丈高的地方,有一處斷崖。

    般若站在斷崖上,手持法杖,正看着下方緊握手掌療傷的二人,眼神中,帶有一抹冷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