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海水搖了搖頭,道:“我所知道的一切,都是師尊告知。靈燕子終究是太過傳奇了一些,並且,有一股強大的神祕力量,將她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全部都抹去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,如此人物,若塵師兄和神女殿下怎麼可能完全沒有聽說過?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,突然說到靈燕子,是因爲從雲青祖師,想到了佛門的一個典故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典故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明王坐禪玉失珠!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典故?”

    “這個典故,發生在十個元會前。講的是,不動明王大尊想要從玉天佛的手中,贏走摩尼珠,於是二人鬥賭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不動明王大尊那時,乃是天尊,諸天共尊,無敵當世。玉天佛雖是諸天之一,卻也沒有半分把握贏大尊,更加不可能把佛門無上至寶摩尼珠拿出來賭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玉天佛願意,必須與他賭,他最擅長的。”

    “於是,不動明王大尊與玉天佛賭鬥坐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感詫異,道:“與一位佛,而且是天佛比坐禪,大尊還真是夠自信。不過,玉天佛應該不會答應纔對,摩尼珠對佛門而言,意義非同一般,一旦輸掉,他將成爲佛門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海水點了點頭,道:“沒錯!可是,玉天佛必須得比,因爲大尊拿出了一件他無法拒絕的寶物,與他對賭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寶物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水指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阿羅漢白珠!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了!

    同樣是佛門七寶,而且比的是坐禪,玉天佛怎麼可能還會拒絕?

    海水道:“不動明王大尊是上古的無上奇才,崑崙界的三道,儒、佛、道,皆有修煉,並且融合三家之長,創出威震寰宇的功法《三十三重天》。所以,大尊並非不修佛,並非不會坐禪。”

    “二人一坐,便是六十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六十年,對他們而言,並不算久。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是的,若是要坐,玉天佛坐六百年,六千年,都能紋絲不動。不動,指的是身不動,心不動,神不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玉天佛終究是輸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那是因爲,有人出手幫了不動明王大尊。”

    “坐禪,也能幫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是印雪天,抓走了玉天佛的弟子云青,引得玉天佛心動神搖,這才輸給了不動明王大尊,輸掉了摩尼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四周的金色佛壁,道:“那時的雲青古佛,應該還很年輕吧?”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雲青祖師一直心存愧疚,覺得是自己害得摩尼珠遺失,是佛門罪人。我想,雲青祖師的屍身,會出現在這裏,絕不是偶然。或許,他老人家當年進入黑暗之淵,也是想要尋回摩尼珠。”

    “尋珠不得,卻隕落在了荒古廢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感慨,念道:“明王坐禪玉失珠!”

    “印雪天怎麼都沒有想到,不動明王大尊贏了摩尼珠,卻送給了靈燕子。最後,自己卻拜在雲青祖師的門下,修習佛法。師兄,你說世間之事,爲何如此不公?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無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十個元會過去了,甚至可能更加久遠。一百多萬年了,誰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神女對這些事,竟然一無所知?你是怒天神尊的得意弟子,他難道從來沒有跟你提到過?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般若不解,道:“神尊爲何要跟我提這些?”

    海水輕輕搖頭,很失望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當年不動明王大尊沒有輸,阿羅漢白珠怎麼會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海水是元一古佛的弟子。

    元一古佛是六祖的大弟子。

    六祖是雲青古佛的弟子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是玉天佛的弟子。

    如果海水所說的話,都是真的,顯然阿羅漢白珠早就掌握在了他們這一脈手中。

    海水心中也很疑惑,搖了搖頭,道:“這我就不清楚了!當前,尋找印雪天,纔是第一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找印雪天談何容易,黑暗之淵如此之大,單只是一個荒古廢城,便是隱藏無數隱祕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印雪天若是已經隕落,屍身怕是也會被丟棄到荒古廢城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想要在如此浩大,而且危險的荒古廢城中,找到她的屍身也是難如登天的事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難道你們沒有發現,荒古廢城中的神屍雖然很多,可是,卻沒有天級強者的屍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,道:“如此說來,我們還是必須得去尋找,傳說中的大冥山。只不過,大冥山到底在何處呢?”

    安靜了許久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靈燕子未必已經死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般若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靈燕子爲何會進入黑暗之淵?以不動明王大尊昔日的修爲,要打進黑暗之淵,將她救出,豈是難事?雲青古佛和印雪天,爲何確定,摩尼珠一定在黑暗之淵?”

    “會不會有一種可能,靈燕子本身就是出生黑暗之淵?”

    “若塵師兄是靈燕子和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代,身上有沒有祖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與不動明王大尊有關的祖物,怕是隻有燕子佩和玉皇鼎。

    百龍明皇甲都未必有那麼久遠的歷史。

    可惜,這些祖物,都不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海水露出失望之色,道:“使用血脈的力量,或許也有微妙的感應。只要找到靈燕子,應該就能找到印雪天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先別想這些,眼前的危機都還沒有解決呢!”

    “沒錯,先去和小黑、姑射靜他們會合。”張若塵和小黑、姑射靜之間,也有微妙感應,自信可以將他們找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調動精神力,細細感應。

    般若看着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神光,輕咦一聲,道:“你居然已經精神力成神?”

    先前,她的注意力都在海水身上,倒是沒有刻意去探查張若塵的修爲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睜開雙目,道:“也是剛剛纔突破,三言兩語解釋不清,路上給你講。我已經感應到小黑的氣息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路上,張若塵將自己能夠精神力成神的一些猜測,講述了出來。

    去往太初的祕密,自然是沒有講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或許還有另一個原因。剛纔,我看你的精神力中,蘊含佛蘊,與雲青古佛的氣息頗爲相近。你應該是吸收了雲青古佛的力量,才得以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佛髓。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投目,向她望去。

    海水解釋道:“佛髓,可以提升修士的精神力,神尊的佛髓更加了不得。但,佛髓不可能主動,涌入你的精神力,神尊的意志早就融入了佛髓,需要煉製成神丹,才能直接服用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能夠直接吸收佛髓,只有一種可能性。雲青祖師有可能還有殘魂存在,是他老人家,憑藉自身意念,在助你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已經隕落八十萬年,還能有意念和神魂殘存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神尊的強大,豈是我們可以理解。其實,要印證這一點很簡單,只需要破開金色佛壁,探查佛髓,就能知曉雲青祖師是否有殘魂存在。但,這是對祖師的不敬,而且要破金色佛壁,以我們的修爲,還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劍給我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張若塵同不同意,般若從他手中,頃刻間,將沉淵古劍奪取過去。

    神光和劍芒,在般若和沉淵古劍上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她連人帶劍,破空而去,擊在溪流對岸的佛壁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強大的神力波動,化爲一圈圈漣漪,激盪向四方。

    整個空間都在劇烈震顫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乃是造化生鐵煉製而成,鋒銳無比,加上般若神級的修爲,竟是真的刺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般若抽劍而回。

    金色佛髓從佛壁上的劍孔中流淌出來,生出氤氳霞光,耀目至極。

    般若的手掌,捧起少許佛髓,道:“被黑暗侵蝕八十萬年,神尊佛髓都變得暗淡。”

    從活着的神尊體內,淌出的佛髓,哪怕一滴,都如星辰一般明亮,溫度超過億級,能夠滴穿尋常神靈的神軀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終究是已經隕落,體內的神尊物質神性流失大量流失,無法與活着的時候相比。

    “的確蘊含神魂碎片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目光,望向某一方向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我們得去尋找神魂碎片的源頭,萬一雲青祖師還有意識尚存,或許可以告訴我們一些有價值的東西。只有他老人家,真正見過不動明王大尊和印雪天,甚至有可能見過靈燕子。”

    “走不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向後方看去。

    後方,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,如同蚯蚓紋路一般,覆蓋佛壁,急速蔓延了過來。伴隨“嘩嘩”的古怪叫聲,成千上萬只的六彩魔蝶,急速飛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兩道渾身散發神光的身影,出現在了張若塵和海水的視野中。

    正是死族的神靈,空裏藏海和南聖。

    空裏藏海的規則神紋,猶如蛛網繭籠,籠罩整個空間,封死了張若塵和海水的所有退路。他冷聲道:“總算是追上了你們,這一次,看你們往哪裏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