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芊芊!”莊太阿道。

    青蓮上的女子輕輕點頭,道:“芊芊做事,我還是很放心。有她暗中相助,名劍神他們就算失敗,也有機會逃回天庭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失敗的!這一次襲殺的背後,既有不死血族主戰派,也有天南的身影,不過他們藏得很深,只是提供了便利。其中有一人,姑娘絕對想不到!”莊太阿道。

    青蓮上的女子問道:“誰?”

    “血耀神君!收到芊芊消息之時,連我都震驚了,完全不敢相信他會背叛血絕。”莊太阿道。

    青蓮上的女子失神了片刻,道:“血耀神君的背叛,這還真給了名劍神他們成功的機會!不對啊,這怎麼可能,這背後必定有天大的隱情,查,查到底!血耀神君祖上十代,與他出生後的所有經歷,全部整理出來,逐一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莊太阿退了下去,走出黃金車架。

    青蓮上的女子,又道:“語聲,玄一有什麼動向?”

    “一直坐鎮星空防線,沒有離開。”撐着油紙傘的女子,正是赤霞飛仙谷的輕語聲。

    “這不正常!對於一個殺手來說,表現得如此安靜,往往意味着即將殺人。殺地獄界的神靈,我不管。但目前來說,有些人他不能動。”

    青蓮上的女子,道:“這樣吧,幫我傳訊西天佛界,請五大神僧出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臨,天空五彩斑斕,能看見一顆顆明亮的大星和絢爛的星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眺望星空,看見薛理的星魂神座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顯然玉靈神已經得手,將他徹底煉殺。

    池瑤如凌波仙子一般,走過來,道:“對不起!”

    “爲何突然說這三個字?”張若塵展開佛境世界,將她纖柔身姿籠罩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或許是不忍失去吧,總要有一個人先服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,池瑤並不是真的知道自己錯了,僅僅只是因爲不想失去他,纔過來道歉的。

    “其實爭吵過後,我就已經放下。你說得對,我的確該直面自己的內心,既然懷疑羅乷,下一次見到她,便一定問個清楚。量組織太危險了,始終是懸在我們頭頂的劍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天初文明已經牽去了劍界!對了,我一直沒有問你,現在局勢對星桓天和百族王城那麼不利,你爲何沒有將他們牽去劍界?”

    “還不到時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百族王城魚龍混雜,各族背後或多或少都有天庭地獄的一些勢力,現在將他們遷往劍界,會留下很多隱患。”

    “目前的局勢,其實有好處。足以將那些不可靠的修士,全部逼出來。將那些意志不夠堅定的小族,一個個抹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經受住了生死考驗,留下來的小族,纔是值得信任的,纔有資格進駐劍界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星桓天,將它留在那裡,就是麻痹天庭和地獄的神靈,讓他們覺得我沒有找到劍界,我沒有別的退路。以星桓天的防禦,加上神女十二坊對那裡的絕對控制,地獄界想要破界,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池瑤問道:“多久去西天佛界?”

    “等地獄界那邊的消息傳過來,就出發!”張若塵投目望向黃泉星河,看向不死血族十座翼世界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外公主動佈局,而且又佔據家族地利優勢,自然不會有危險。

    但,萬一出現意外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絕家族領地很大,佔據血天部族翼世界中一座長達百萬裡的山脈,地底聖脈無數,更有神脈流過。

    從外向裡面看,山脈風平浪靜。

    但,站在一片熔岩旁邊的荒天,卻只能看見,無邊戰火,與望不到盡頭的殘垣斷壁。整條山脈,被一劍劈成兩半,大地上,全是觸目驚心的地裂。

    一張神符,懸浮在天穹,覆蓋百萬裡之地。

    使得這片天地,變成暗紅色,空間中充斥符紋印記。

    但神符已出現裂痕,隨時可能會耗盡力量。

    地上,倒着無數屍骸,皆殘破不堪。這只是一小部分,更多的修士,在遭受神力衝擊的瞬間,就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荒天知曉,這一次血絕玩砸了!

    本來只是想引蛇出洞,將蛇斬於血絕家族核心領地之外,沒想到,他自己身邊最信任的兄弟,竟然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荒天身上全是劍痕,足有數十道,每一道都深可見骨,讓血肉之軀出現石化跡象。

    這是快被打回原形!

    儘管名劍神的劍道意志強大,劍氣精純,但荒天身上的那些劍傷,還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。

    名劍神難以置信的盯着荒天,自己的修爲戰力遠勝於他,但,戰了這麼久,不僅沒能將他重創到失去戰力,反而自己出現力竭的跡象。

    這還怎麼打?

    須知先前,荒天被刀尊神力擊中的時候,名劍神就以爲他今日必將隕落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天下第一劍,實在名不副實!”荒天身上傷口徹底恢復,手持石斧,大步走向名劍神,戰威越來越強盛。

    名劍神道:“若非本神失去名君劍和劍道奧義,你已經死了!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麼好炫耀?”

    荒天騰躍而起,身上出現黑白雙色的光華,一生一死,霸道凌厲。

    石斧重重劈下,如要開天闢地。

    名劍神手捏劍指,揮臂斬出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柄萬米長的光劍斬出,與石斧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【看書領現金】關注vx公 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書還可領現金!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名劍神腳下地面沉陷了一大片,周圍出現一座環形山脈。

    下一瞬,名劍神化身爲劍,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破空而起,擊穿荒天的胸膛。一道血柱,從荒天體內涌出。

    但荒天無視身上傷勢,引動死亡規則,回身便是劈出第二斧。

    倉促之間,名劍神只得憑藉肉身之劍,與石斧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擊交鋒,名劍神和荒天各自退出去千里。

    名劍神雙手淌出鮮血,在與荒天的交手中,第一次受傷。但,荒天身上的傷勢,卻又已經恢復,向他衝來。

    名劍神擡頭看了一眼,見神符崩碎在即,與此同時,在血絕家族的腹地,已是躺着五具天庭大神的屍骸。

    每具屍骸都大如山嶽,有的沒有死透,但也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被荒天這麼牽制着,血絕戰神簡直就是無人可擋。

    “天下誰能知曉,在血絕戰神最危急的時刻,出手救他的,竟然是你荒天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名劍神向天庭諸神傳音後,率先走出神符覆蓋的區域。

    隨即,一座直徑數十丈的空間陣法,憑空出現在他身前,化爲一個連接未知空間的空間通道。

    一位老者手持法杖,站在空間通道的另一頭。

    天庭的七八位大神,個個負傷,倉惶的從血絕家族中逃出來,衝入進空間通道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渾身浴血,殺氣騰騰,背上血翼一對對,衝殺了出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荒天從另一方位劈出戰斧,神氣一層疊着一層,將大地和空間同時撕裂。

    “摩一神劍訣!”

    名劍神雙手結印,施展出諸天神通,頓時血天部族翼世界中,上億柄劍飛來,化爲滿天劍雨,擊向追來的血絕戰神和荒天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名劍神嘴裡一口鮮血吐出,被反涌回來的劍雨,打得飛進空間通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被一道劍光,擊穿了胸口,背上的血翼千瘡百孔,但,眼神兇厲得嚇人,追進空間通道,不肯放過來犯之敵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神靈齊齊飛來,衝入破碎的空間,追殺上去。

    “名劍神果然名不虛傳,若是名君劍和劍道奧義未失,血絕未必挺得過這一關。”荒天沒有去追,這一戰,已經不關他的事了!

    不過,見識了名劍神的實力,讓荒天冷靜下來,意識到以現在的修爲去找玄一報仇,的確不明智。

    或許的確應該藉助日晷,將修爲儘快提升到太虛境巔峰。

    到時候……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後,荒天身旁的空間崩碎,渾身殺氣的血絕戰神,提着血淋淋的戰戟,從虛無世界中衝出來,身形如嶽,死死瞪着荒天。

    荒天冷聲道:“感激的話休說!看你這樣子,是讓他們逃了?”

    “空間通道連接三途河,進入三途河後,他們的氣息,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必有中三族的強大神力,在那裡接應他們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走到荒天的正面,鎧甲上,神血嘀嗒嘀嗒滑落,道:“你怎麼來了血絕家族?”

    “若非你血絕能放下姿態相求,本座豈會管你的死活?”荒天眼中充滿不屑,亦蘊含有一道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求你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本想譏諷幾句,但想到先前的事,眼神緩和了許多,道:“名劍神最初那一劍,蘊含刀尊一擊,連百萬裡山脈都被斬穿,你替我扛了下來,我很感激。你傷得不重吧?會不會我輕輕一推,你就倒下了?”

    “並未直接擊中,這點傷勢,算不得什麼。”荒天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繼續強撐着吧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大笑一聲,向血絕家族領地中走去,笑聲逐漸消失,眼神變得冷厲,同時帶有一抹苦楚和憤恨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懸浮在天穹覆蓋百萬裡疆域的神符破碎,顯露出下方破敗的廢墟,與滿地死屍。

    踏過一具具死屍,穿過戰火,血絕戰神來到血耀神君面前,看着被不死血神踩在腳下的他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躺在地上,身體破破爛爛,臉色卻很平靜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揮了揮手,示意不死血神退下去,隨後,將戰戟重重插到地上,坐到一截斷掉的虎頭石上,道:“給我一個答案!”

    跪在一旁的血屠,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。

    從各方匯聚過來的不死血族神靈,越來越多,每一個都帶有噬血般的兇狠眼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