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一片空間中,六彩魔蝶飛舞,如同六彩色的光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般若剛纔的位置看了一眼,哪裡還有她的身影?

    她隱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見啊,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南聖手持一把灰色骨扇,面帶笑意,顯得頗爲瀟灑寫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是啊,的確很久不見。你這個天南生死墟的傳人,身份何等高貴,爲何要來黑暗之淵送死呢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爲了殺你,你身上那麼多寶物和奧義,若不能落入我的手中,是多麼遺憾的事啊?”南聖道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時刻都在警惕,道:“是誰殺了蓋臨神將和雨天師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我殺死的。”張若塵直接了當的道。

    精神力成神後,真神的神威,對張若塵已造不成任何壓力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?小輩,本神一指,就能將你按死。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探出食指,隔空按了過去。

    空間中的規則神紋,凝聚到了張若塵頭頂,化爲柱子那麼粗的指印。一道道指紋,清晰顯化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劍光破空飛出,斬斷無數神紋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嘴裡發出一道悶聲,手上血光飛濺,伸出去的那根手指飛了起來,墜落到金色溪流中。

    般若持着沉淵古劍,飛落到張若塵和海水身旁。

    劍聲震顫,鳴聲刺耳至極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看了一眼金色溪流,不敢分心收取斷指,神目怒睜,道:“般若神女,原來是你,是你殺了蓋臨神將和雨天師。”

    南聖臉色一沉,道:“神女代表的可是命運神殿,卻殺我死族神靈,此事若是鬧到命運神山,神女不怕被推上斬神臺嗎?”

    “殺了你們滅口便是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道:“神女殿下好大的口氣,你纔剛剛踏入神境而已,連神境世界都沒有修煉出來,而本神卻是中位神,豈是你能殺的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這樣的中位神,本神女還真沒有放在眼裡。”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般若剛欲出劍,突然,察覺到了什麼,眼神變得凝重,盯向南聖和空裡藏海身後的方向,道:“出來吧,我已感知到了你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緩慢的腳步聲,響起。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警覺性真強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一位長着四臂,生有四目的神靈,從金色霧氣中走了出來,身上纏滿神鏈,身軀比空裡藏海和南聖高大三倍不止。

    他一走出,整個空間便灰濛濛,被死氣充塞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詭四。”

    詭四道:“本座前來,般若神女是不是可以離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詭四乃是上位神,已是修煉十萬年的老輩前輩,本神女給你這個面子。我們走!”

    般若對剛剛到來的這位真神,顯然是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神境,還是有些瞭解,能夠修煉到上位神的層次,的確是非同小可。說到底,般若纔剛剛踏入神境,是下位神。

    差了兩個境界。

    就算是元會級代表人物成神,也很難彌補兩個境界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本座說的是神女殿下可以離開,並沒有說他們兩個,也有資格離開。”詭四聲音沉混,帶有一股寒氣。

    般若將手中沉淵,丟給了張若塵,喚出命運決杖,道:“若是本神女一定要帶他們離開呢?”

    詭四嘴角上揚,四隻眼睛獰然一笑:“般若神女未免也太瞧不起詭四,若不是給命運神殿和怒天神尊面子,神女覺得,自己有多少把握可以逃走?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已是從金色溪流中撈出斷指,續接過去,並且,出現到溪流對岸,與詭四成掎角之勢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若要走,你攔得住嗎?”

    “在別的地方,本座的確很難殺死神女殿下。可是,這裡是佛門神尊的體內,什麼逃生手段都施展不出。想要逃,談何容易?”詭四語氣中充滿自信與霸道,似乎是吃定了般若三人。

    若般若就是般若,或許真會懼他三分。

    但,般若卻是池瑤。

    池瑤千年前就已經成神,修爲完全鞏固,而且修煉出了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若我自爆神源,你們又有誰逃得掉?”

    詭四道:“本座正是知道,神女有這一招同歸於盡的手段,所以,纔給你離開的機會。否則,又豈會跟你這麼多廢話?”

    般若和詭四對話之時,海水向張若塵傳音:“若塵師兄,我聽過詭四的名字,此人是死神殿末法神王的弟子,年齡甚大,修爲很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這裡很危險,別的神靈隨時可能到來,神女殿下最好快些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詭四根本不信,有神靈會爲了別的修士的性命,施展同歸於盡的招數。特別是般若這樣的新神,還有十多萬年的壽元,怎麼可能甘心自爆神源?

    金色溪流的上游,驀地,響起悠揚的口哨聲。

    吹的是一首婉轉的歌謠,綿長悠揚,極爲動聽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都向溪流中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葉輕舟,從上游飄了下來。

    舟上半躺着一個俊美至極的紅衣男子,長髮飄飄,英氣逼人,膝蓋處,放有一柄珠光寶氣的劍。

    分明是無比危險的地方,他卻像是在遊山玩水一般,輕鬆自在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慵懶躺在小舟上的紅衣男子,感到詫異至極,道:“妾三千!”

    “封塵!”詭四道。

    口哨聲停下。

    小舟也停下,金色溪流推不動。

    俊美得不像話的紅衣男子,撐起身體坐直,繫了系鬆鬆垮垮的腰帶,隨即懊惱的道:“怎麼又是你們死族的神靈,沒完沒了了嗎?要打要殺,本劍神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和南聖對視一眼,面面相覷,不明白封塵劍神話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此關鍵時刻,詭四顯然是不想節外生枝,笑道:“封塵劍神怕是有什麼誤會吧,我們無冤無仇,怎麼會要打要殺?”

    “無冤無仇?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感到茫然,道:“這麼說天鵲神姬不是死神殿的神靈?我聽說,你詭四和天鵲神姬關係很是要好,親密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天鵲神姬怎麼了?”詭四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提了提腰帶,道:“幾天前遇見了,用這小舟栽了她一程,然後,她便對我要打要殺。好不容易,我才逃來這裡。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道:“天鵲神姬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對劍神你出手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無緣無故。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頗爲回味,道:“我們曾渡過了美好的一夜,之後,我只不過是說了一句,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,昨夜就當是一場春夢,什麼都沒有發生過。然後,她便無理取鬧,對我要打要殺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說好,我們真的是你情我願。你們來評一評理,大家都是活了上千年,甚至上萬年的存在,怎麼還看不透這些?我以爲,她也只是因爲死了丈夫,寂寞太久,想要玩玩而已,誰知道她當真了!”

    詭四早已是怒髮衝冠,四眼中涌動雷火。

    天鵲神姬是與他們一起,進入黑暗之淵,更是詭四一直欲要得到,卻無法得到的女人。聽聽封塵這個混蛋,說的是人話嗎?

    才相遇幾天,便是渡過了美好的一夜。

    字字扎心。

    “本座要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詭四嘴裡,吐出一口神火,向金色溪流中的封塵劍神涌去。

    剎那間,整座空間中的溫度,急速攀升。

    這是上位神的一口神火,威力何等恐怖,能焚煉星海。空裡藏海、南聖、般若、張若塵、海水,皆是向遠處急速飛遁,不敢沾上。

    神火中,響起封塵劍神的聲音:“聽我解釋,是她主動的,與我無關。我們那一夜,真的很美好,她在我懷中,講述了很多這些年來的苦惱和心酸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再說了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詭四的怒吼聲,緊跟着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急速遁逃,心中萬分汗顏,也覺得妾三千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是封塵劍神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是雪紅塵。

    他實在太過分,怎麼能這樣呢?

    就算天鵲神姬是自願的,主動的,他也該管住自己的腰帶纔對。就算天鵲神姬太誘人,沒能把持住,也該爲自己做過的事負責不是?

    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!

    聽聽,這是人話嗎?

    沒看見把剛纔還風輕雲淡的詭四氣成了什麼樣子?

    再怎麼說,天鵲神姬是鵲神子的母親。

    鵲神子還得叫他一聲師祖。

    詭四吐出的神火,蔓延得極遠,張若塵等人一直衝出去了數百里,纔是避開了中心區域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和南聖緊追在後面,二人相互傳音交流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暫時牽制住般若,你能拿下張若塵嗎?”空裡藏海道。

    南聖道:“我已精神力成神,又有師尊賜予的神符,要鎮壓張若塵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激發出神境世界,將般若強行拉扯進去。

    剎那間,這片空間中,只剩張若塵、海水、南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葬金白虎沒有進入黑暗之淵吧,今日看誰還救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南聖以精神力操控六彩魔蝶,鋪天蓋地的飛向張若塵和海水,將他們包裹在了裡面,化爲一個巨大的六彩雲團。

    此蝶,是死亡魔蝶。

    身是美人,蝶翼如刀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萬千劍氣飛出,衝破六彩雲團,一隻只死亡魔蝶被打得粉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持劍,一手抓着穿了火神鎧甲的海水的手腕,目光冷冽,道:“既然你非要找死,便送你上路。希望你這位天南生死墟傳人的身上,有不少值錢的東西,否則就是浪費我時間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