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大言不慚。”

    南聖手中灰色骨扇展開,在強大精神力的催動下,十二根扇骨上,浮現出一根根血絲般的符紋。

    一尊三丈高的人形符獸,從扇中衝出。

    符獸沒有皮膚,只有血肉和骨骼,極其猙獰。

    南聖不僅僅只是精神力成神,更是符道天師,一身符法造詣,可以力壓末流僞神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人形符獸長嘯一聲,渾身血光流轉,以無窮巨力,一拳擊向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拳頭足有水缸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閃不退,體內葬金規則神紋盡數浮現出來,金光萬丈,一拳打了出去,與人形符獸的拳頭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衝撞,爆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氣勁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力量,怎麼會這麼強,遠勝十界之戰的時候。”南聖雙瞳收縮,雙手結印,將七十階的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,施展出死亡念力。

    死亡念力直接攻擊張若塵的聖魂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周真理界形浮現,如星海環繞身體,拳勁的攻擊力狂增三十倍,將人形符獸頃刻間,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感受到死亡念力的攻擊,張若塵亦是釋放出七十階的精神力,形成一道精神力防禦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你居然精神力成神了!”南聖難以置信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有什麼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南聖很快壓下心中的震驚,心境沉定,道:“就算你精神力成神又如何,在精神力的運用上,你還差了十萬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別的精神力修士,在七十階初期,中期,最多隻能與末流僞神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可是,做爲天南生死墟的傳人,南聖有自信,憑七十階初期的精神力,對抗下三等第二等的僞神,甚至是叫板下三等第一等的僞神。

    他不信,張若塵能有如此實力。

    “死亡之怒。”

    南聖的身後,一道巨大而又灰暗的死神陰影升了起來,冰寒的氣息,迅速蔓延開,使得這片空間結出一層厚厚的冰晶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海水的耳邊,出現無數死靈的聲音,衝擊聖魂,纏食聖氣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同樣擁有七十階的精神力,也無法防禦。

    “噬魂鈴!”

    張若塵兩指合併,精神力和聖氣同時涌動,頓時,衣袖中,飛出十二隻鈴鐺。

    噬魂鈴是從鬼主第二字鳶那裏奪取來的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十二隻鈴鐺變得銅鐘一般大小,橫在張若塵身前。鈴鐺上,至尊銘紋盡數浮現,無數陰魂從鈴鐺中衝出。

    “叮叮噹噹。”

    隨着鈴鐺搖晃,所有陰魂,猶如勾魂使者一般,衝向死神陰影。

    南聖心中鬱悶,算漏了張若塵可以使用精神力至尊聖器,彌補精神力運用上的短板,憑他的精神力造詣,竟是完全奈何不了這個主修武道的修士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想得到一件至尊聖器都難,在他那裏,卻是一件又一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撐着噬魂鈴,對抗南聖施展出來的死亡陰影,頗顯輕鬆,道:“若你技止於此,明年今天便是你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“劍出。”

    劍鳴聲響起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劍指南聖,急速旋轉,有天劍魂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劍光飛出,如一道黑色光柱。

    南聖手中骨扇飛出去,頓時,符紋滿天。

    十二根扇骨,化爲十二根天柱,立在了他身前,擋住迎面飛來的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“很好,張若塵你的確夠強,你越強,殺死你,才能給我帶來足夠的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南聖知曉憑自己的實力,根本威脅不到張若塵,飛身而起,落到其中一根符紋天柱頂端,右手在胸口一按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團黑色光團,從他頭頂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黑色光團散發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,蘊含強大的黑暗力量,並且釋放出灼熱的氣息,像是一輪黑色的太陽。

    實際上,它爆發出來的熱量,已是遠遠超過了太陽表面的溫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視野中,周圍已是變得完全黑暗,只有使用真理之眼,才能看清南聖的身形輪廓,如真神一般臨空而立。

    “能逼我使用出神符,就算死在這裏,你也該自傲了!”南聖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神符的毀滅力量,在冰王星的神女城張若塵就有見識,威能之強,怕是一般的真神都得暫避。

    “冬劍!”

    張若塵搶先出手,施展出時間劍法。

    整個空間中,時間印記全部都呈現出來,形成一股獨特的寒氣,要將時間凍結。

    一劍攻出,時間幾乎靜止。

    但,南聖並非泛泛之輩,已是先一步將墨陽神符打出,向張若塵壓了過去。在神符力量的衝擊下,時間印記光點紛紛湮滅,張若塵知道自己已經失去先機,連忙收劍返回,雙手向前拍出。

    無極聖意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九道的力量,凝結成一道太極印記,急速旋轉,形成螺旋氣勁,抵擋壓下來的黑色太陽。

    佛氣、黑暗之氣……,天地間的力量,皆是被無極聖意拉扯過去,化爲己用,匯聚在張若塵身前。

    天地便是他,他便是天地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南聖心中如此暗歎,對張若塵的聖意,是羨慕而又嫉妒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一品聖意,也不可能擋得住神符。”南聖雙手攤開,向前推出,所有精神力盡數打入神符。

    黑色太陽如有億萬斤重,又有毀天滅地的熱量,使得張若塵雙手燃燒起來,被黑暗力量入侵,十指化爲黑色。

    血肉被燒掉,顯露出指骨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你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!”南聖笑道。

    承受着刺骨的疼痛,張若塵眼神鋒銳,將放在懷中的佛祖舍利喚出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飛到了太極印記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頃刻間,太極印記光芒大漲,佛光普照,萬佛之音響起,迴盪不休。

    墨陽神符爆發出來的黑暗力量,被佛祖舍利不斷淨化,威力消減。而張若塵得佛祖舍利之助,力量卻是迅速增長。

    南聖認出了佛祖舍利,心中激動。

    只要殺死張若塵,無疑是得到了一座驚天神藏,黑暗之淵之行已是功德圓滿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南聖一掌擊在胸口,嘴裏吐出神血,噴在神符上。

    神符的力量,變得更加強橫,繼續碾壓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佛祖舍利和無極聖意也無法擋,懸在張若塵身前的太極印記,被壓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若塵師兄,我來助你。”

    海水雙掌按到張若塵背上,調動體內佛氣,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但,她的雙手纔剛剛觸碰到張若塵,便倒飛出去,撞在金色佛壁上。這是神級強者之間的較量,豈是她一個半神巔峯的聖者參與得進去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和太極印記已是被壓得與張若塵,只剩咫尺之距,眼看就要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先一步被神符的力量,壓得沉入了張若塵體內,鑽進胸口。頃刻間,張若塵的身體,宛若佛燈一般,變得通明透亮。

    此前,張若塵根本沒有想過,要煉化佛祖舍利。

    畢竟是佛祖級別強者的遺寶,聖境修士若是吞服,怕是會被撐死。

    但,讓張若塵意外的是,佛祖舍利居然能夠直接浸入他的體內,而且它爆發出來的力量很是柔和,並不是不可承受。

    下一瞬,張若塵只感覺聖心中的精神力念頭,被佛祖舍利的力量蘊養,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精神力強度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隨着精神力越強,張若塵施展出無極聖意,爆發出來的力量越強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分心,控制噬魂鈴,從後方攻擊向南聖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十二隻噬魂鈴,接連不斷,撞擊在南聖身上。

    每一次撞擊,鈴鐺都會吞噬走他部分聖魂。

    南聖大口吐血,慘呼一聲,從符紋天柱上墜落下來,再也控制不住神符。

    失去精神力催動,神符的力量銳減,張若塵以太極印記,反將它壓制,收入到了手中。是一張黑色的玉符,只有三寸長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被使用過的原因,玉符上,出現了一點裂痕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神符,幸好……有一位厲害的師尊,即便已經隕落十萬年,依舊能夠護我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煉化佛祖舍利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中殘存的精神意志,一般的真神都煉化不了,反而容易惹來反噬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是須彌聖僧的傳人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中的精神意志,自然是不會排斥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滾燙的胸口,低頭看着肋骨中心那一道璀璨至極的金芒,只見,密密麻麻的佛文,時隱時現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融入身體的一瞬間,張若塵精神力強度,提升了數倍,一連跨越三個層次,達到七十階巔峯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沒有神符的死亡威脅後,精神力又停止了增長。

    “難道需要遭受攻擊,佛祖舍利的力量纔會釋放出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趴在地上,雙眼冷冽,滿臉不甘的南聖,道:“起來,打我。”

    南聖的聖魂被吞噬太多,背上被噬魂鈴撞得血肉模糊,五臟六腑盡碎,連站起身來的力量都沒有,聽到張若塵如此羞辱性的言語,大吼一聲:“士可殺不可辱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從天而降,攜帶天劍魂,穿透他的身軀,釘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天劍魂將他體內的聖魂徹底斬滅,聖心被刺穿,精神力念頭被劍氣斬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他像自爆聖源,自然不會給他那個機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