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七日後。

    【看書福利】關注公衆 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每天看書抽現金/點幣!

    西天佛界,洗相池畔。

    風兮和慈航仙子皆穿佛衣,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她們都是帶髮修行,一個清靜自然,一個神聖端莊,既有如畫卷般的美麗,也有超脫塵世的雅淡。

    “三十七次走過紅塵,可有什麼感悟?”慈航仙子問道。

    風兮道:“三十七世匆匆過,如夢幻泡影,卻又有刻入靈魂的情感體悟。仙子,婆娑秘境中的世界,真實存在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認爲它存在,它自然也就存在。所謂無色無相,只有真正無相之人,才能識破世間一切虛幻。”慈航仙子道。

    風兮細思,繼而苦笑:“看來我心中始終有色有相,固走不出這滾滾紅塵。我歷三十七世而迷惘,不得不走出婆娑秘境。但師尊到現在還未出來,依舊在裡面修行,這,或許就是心境上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慈航仙子始終心境平和,淡雅如蘭,道:“人生有八苦,最苦求不得。兮道友入佛門,是在求放下,但越是如此,越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仙子指點。”

    風兮雙手合十,微微一拜。

    一個佛者,其實不該以“仙子”二字相稱。

    但慈航仙子從未去反駁和拒絕過這個稱呼,只因她無色無相,不會將區區一個稱呼放在心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天空,出現漩渦形態的五彩雲。

    婆娑秘境打開。

    一道佛光,從五彩漩渦中心飛出,降落到地面,凝成元塵大師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一日,五大神僧趕到擊退玄一後,張若塵和池瑤便是兵分兩路,一人前往西天佛界,一人回崑崙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佛光閃爍,每走一步,腳下皆生蓮花。每走一步,身上散發出來的精神力波動,便是增長一大截。

    走了三百步,來到洗相池。

    精神力從七十八階巔峰,破了七十九階,又一路攀升至七十九階中期,七十九階巔峰……

    當踏出第三百步時,精神力破八十階,周圍天地震盪,天地規則變得活躍。

    天空,星移雲走。

    大地,蓮花開滿洗相池。

    但,隨着張若塵一念平靜,整個天地隨之平靜,就連池中漣漪都消失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笑道:“恭喜元塵大師歷三百世,精神力大進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怎知貧僧在婆娑秘境歷經了三百世?”張若塵不解問道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道:“大師每走一步,精神力便提升一截。可見,每走一步,都在體會一世人生,一世一頓,一世一夢。”

    “歷經紅塵三百世,再觀人間嘆滄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嘆道:“可惜只歷了三百世,若能歷三千世,說不定精神力能直接達到一念定乾坤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大師如此想法,便是着相了!婆娑修行,在於體悟人間道理,磨礪心性,不在於實力的強大與否。”

    慈航仙子道:“昔日大梵天修行六個元會,不入無量,只沉澱於佛法和心境。在佛法中,忘卻了修煉,忘卻了生命。但,卻在自然而然中達到無量之境,尚且不用去離恨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求而得,纔是人生一大快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求,又怎能成爲一大快事?人之慾望滿足,纔是快事。無慾無求,也就無喜無悲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細細感悟,蕙質蘭心一笑:“大師這是要與晚輩辯經論道?”

    “不願爲之。”張若塵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他這點道行,忽悠風兮還行,真要與慈航仙子這樣的佛門神靈論辯,必然露餡。

    風兮起身,向張若塵深深一拜,道:“師尊,弟子已經悟了,今日就打算啓程。”

    “啓程去何處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她道:“去百族王城!既然心有枷鎖,便直面枷鎖,解開枷鎖。青萍子也好,張若塵也罷,只有開誠佈公的見一面,才能徹底解開枷鎖,真正入佛門靜心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去那裡,太危險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修行路上,本就危險重重。只有不懼危險,心才能變得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留下這話,風兮離去。

    感知到她飛出西天佛界,張若塵纔是長長一嘆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青絲如柳,瑩瑩含笑,道:“她能不懼危險,去直面枷鎖,說明心中有大勇氣。你就算脫下僞裝,直面於她,我相信她也承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大驚,目光看向慈航仙子,繼而笑了起來,道:“果然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仙子是如何識破我僞裝的?”

    慈航仙子看上去始終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,仙心道骨,神聖不可侵犯,玉手虛引,倒滿一杯清茶,示意張若塵坐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到她對面,端起茶杯品飲。

    “若塵的修爲如今一日千里,是這個元會沒有爭議的領軍人物,我哪能識破你的變化?但,你入婆娑秘境修行,卻瞞不過慈航,因爲慈航就是婆娑。”慈航仙子凝看張若塵的雙目,眼神清澈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道她所說的“慈航就是婆娑”是什麼意思,但卻明白她絕非尋常之輩,佛法造詣之高,便是那些佛門大神都遠遠不及。

    “好茶!”

    張若塵放下茶杯,道:“還請仙子莫要將此事告知風兮,與她這段孽緣,我可是頭疼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緣就是緣,只要你不視其爲孽緣,未嘗不可當做是良緣?”慈航仙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仙子不知人間情,莫勸若塵結良緣。”

    慈航仙子和鎮元,在張若塵看來,是真正純粹的修佛者和修道者,很欽佩他們的品行,因此即便身份敗露,也顯得很淡然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深交,也可視爲道友。

    真正的道友!

    “下次再來,若塵必要入婆娑秘境歷三千世,證道大圓滿。告辭!”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道金芒,衝破天穹而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終究還是那個張若塵,未忘心中善!”慈航仙子仰望天空,如此念道,滿眼含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離開西天佛界,張若塵徑直走空間蟲洞,回了崑崙界。

    空間蟲洞連接東域,因此,張若塵沒有前往中央皇城,而是先去了王山。

    大半個東域籠罩在滾滾魔氣中,天地間魔道規則厚重,崇山峻嶺間,花草樹木皆出現魔化跡象,脫變成兇性植物。

    就連修士、凡人,也戾氣大增,處處可見殺戮。

    魔門修士的修煉速度超過往常數倍,頓時,以拜月魔教爲首的魔道勢力興盛起來,在東域大行其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,北澤長城發生的事,必然與魔道有關。同時,這股力量,也影響了整個宇宙,使得魔道復甦,天地規則隨之改變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當然管得了東域的殺戮,但,管不了魔道復甦,管不了億萬人類的人性。

    要壓制魔道,得靠北征的那些無量境強者。

    魔氣最爲厚重之處,正是從天魔嶺地底冒出來的天魔山。

    魔氣稠密如墨汁,天空昏黑,大地上魔物橫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天魔山的外圍,遇到一羣拜月魔教的教衆。他們個個修爲不俗,至少都是半聖境界,是來這裡採摘魔藥。

    天魔山雖然出世不久,但,昔日天魔嶺所在的這片疆域中,卻生長出大量魔性寶藥,就連土壤都蘊含神魔氣息。

    “上古時,曾有天魔宗,盛極一時。這天魔山就是天魔宗的道場,傳說,更是一件了不得的戰器,可鎮殺神靈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山是天魔大人親手祭煉,自然非同凡響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採摘到天魔山上的魔藥,必能讓我們修爲突飛猛進。可惜,那山上有大恐怖之物,無人可以靠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些魔道修士議論紛紛之時,只見,一位年輕男子,向天魔山走去。

    “年輕人,莫要貪婪,天魔山不是你的修爲可以闖。”一道蒼老的聲音,從一衆魔道修士中傳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不想理會他們,但,聽到這道聲音,卻像有一道電流直擊內心,停下腳步,回頭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衆魔道修士中,站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嫗。

    她滿臉皺紋,枯瘦如柴,身形佝僂。

    張若塵折返回來,盯着這位老嫗看了許久,腦海中萬千畫面回閃而過,如同回到了昔日在天魔嶺武市學宮修行的日子。

    老嫗盯着對面那個年輕人,卻發現以自己的修爲,竟看不清他容貌,不禁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從思緒中恢復過來,笑道:“今日便賜你們一段機緣!”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展開,向四方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魔氣和魔道規則,化爲一條條江河,涌入在場所有魔道修士體內。其中,最多的,涌向了那位白髮老嫗。

    半晌後,所有魔道修士都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的修爲,突破到了聖者境界,肉身體質提升數倍。世間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僅是修爲和肉身,連聖魂都大有精進。”

    “紫婆婆,你的修爲最強,可知這人到底是誰啊,怎有如此神通,莫非是天魔重臨世間?”

    一衆魔道修士,盡皆望向那位白髮蒼蒼的老嫗。

    老嫗的容貌年輕了不少,修爲增長得最多,但此刻雙眼模糊,淚流滿面,目送那位年輕修士消失在天魔山中。

    她欲追上去,但見他走得絕然,最終跪坐在地上泣不成聲,千年前的往事,紛紛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可惜,人無再少年,歲月最是催人老。

    走向天魔山的張若塵,亦是喉嚨發酸,雙眼泛紅,本是不想打擾她現在的生活,對她是禍不是福。所以,張若塵才使用無極神道,爲在場所有魔道修士都洗練體質,提升修爲,就是不想讓她知曉。

    但還是低估了女人的直覺。

    終究只是一故人,昔日種種再也找不回。張若塵無法去牽絆太多,只能狠下心,大步向前,讓往事淹沒在歲月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爬華山累爆了,所以沒有更新。先更一章,晚上還有更新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