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要徹底殺死一位精神力神靈,磨滅精神力念頭,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鎮壓在南聖身上,萬千劍氣飛出,令他的身軀化爲了血霧,被張若塵釋放出去的淨滅神火煉化。

    神符,具有符靈。

    這張墨陽神符,只能算是剛剛達到神符級別,內部符靈的智慧有限,但,只聽命於南聖。符靈的力量,大概達到了半神層次,修爲不夠根本無法催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花費了不少時間,纔將符靈煉化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精緻的黑玉符籙,張若塵心中暗道:“有了此符,即便對上真神,也有一拼之力。”

    先前,即便張若塵精神力達到七十階巔峰,依舊無法抗衡神符。是先重創了南聖,使得神符威力大減,才得以取勝。

    說到底,不是神符弱,是南聖弱。

    神符掌握在他的手中,張若塵有自信,可以爆發出更強的威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查看了海水的傷勢,她有金身護體,傷得不算嚴重,體內佛氣生生不息,只是聖魂遭受震盪,暫時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和詭四的戰鬥聲,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應該是封塵劍神將詭四引走了!

    封塵劍神必然就是昔日崑崙界的九帝之一劍帝雪紅塵,那麼,他出現在荒古廢城,將是一股強大的外援力量。張若塵不至於四面皆敵,沒有幫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從遠處飛來,腳踩金色佛壁,不斷變換身形。

    最後,落到張若塵身旁。

    正是一身玄袍,戴着黑色斗篷的小黑,渾身散發冷酷氣質,看向血霧和神火中的沉淵古劍。血霧中,依舊還有南聖的慘叫聲傳出來。

    小黑是順着對張若塵的感應,找來這裡。

    它詫異的道:“你居然殺了南聖,這傢伙來頭可不小。你攤上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無所謂,反正就算我不殺他,天南生死墟依舊要殺我。”張若塵顯得很淡然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小黑盯向張若塵袒露的胸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佛光極其明亮,足以和四周的金色佛壁相比。胸口處,融合了佛祖舍利的位置,亮得特別刺眼。

    即便隔着黑色斗篷,張若塵都能感應到小黑的火辣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佛氣,這是須彌老禿驢留下的舍利子對不對?天吶,傳說中的佛祖舍利,本皇終於見到這等無上至寶。”

    小黑身上的冷酷氣質,瞬間破去,伸手便在張若塵胸口一頓亂摸,嘴裡像是要流出哈喇子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了它的手腕,將它推開。

    “別啊,你還有對不對,給我一顆,我們什麼關係,你不至於捨不得吧?別告訴我沒有了!”小黑極其激動的說道。

    佛祖舍利,張若塵還有六顆,當然不至於捨不得送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給你,你也煉化不了!你體內,有不死血族的血脈,且沒有修煉佛道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本皇沒有修煉佛道?”

    小黑雙手合十,渾身散發出佛光,將頭上的黑色斗篷衝飛,露出一顆圓溜溜、毛茸茸的貓頭。

    還真有幾分,神聖的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行吧,當年聖僧鎮壓了你十萬年,給你一枚舍利,也算是補償。但,你得答應我一件事!”

    “別說一件,十件都行。”小黑連忙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後不準隨意亂叫聖僧的名諱,得尊稱七祖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七祖,七祖佛法無邊,神通廣大,普照世間。”小黑順口便是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‘“等離開黑暗之淵,再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煉化佛祖舍利還是一個未知數,送你一枚,也只是讓你拿去參悟。現在給你,你只會誤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到時候,你別耍賴。”

    須彌聖僧的願景,乃是“空盡人心地獄”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自己沒有能力幫他完成這個願景,這也是一個不可能有人能夠完全的願景。但是,他卻可以盡最大努力,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,使得世間少一些仇恨、殺戮、悲痛。

    說來容易,做起來,卻千難萬難。

    他的身邊,需要有一些強者的支持。

    小黑雖然很多時候都不靠譜,但,真正需要它的時候,它是肯定會站在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就像此次黑暗之淵,其實是十分危險,可是小黑卻沒有退縮。

    因爲小黑很清楚,此行,對張若塵是何等重要。

    張若塵認爲,須彌聖僧就算還活着,也是希望可以利用自己的舍利子,培養出更多強者。而不是,將它們放在盒中保存。

    小黑感應到了什麼,一雙圓溜溜的貓眼,盯向空間的某一處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神力波動。”

    它的話音剛剛落下,空裡藏海的神境世界,被一道五彩色的劍光擊穿,兩股強大的神力,從小黑剛纔目光盯去的位置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不知多少道規則神紋和劍氣,衝擊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和般若的身影,相繼顯現出來,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般若一手持命運決杖,一手持五彩石劍,身穿百龍明皇甲,渾身氣勢處在頂點,將小黑和張若塵逼得不停後退。張若塵手中,抱着暈厥過去的海水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半個神軀都被血液浸染,顯然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他冷笑連連,道:“神女殿下不愧是這個元會的代表人物,厲害,本神敗得心服口服。但,蓋臨神將和雨天師的隕落,命運神殿必須要給死族一個交代,到時候,希望神女殿下還能有今日的風采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蓋臨神將和雨天師,南聖也死了!我殺的,都是我殺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海水交給了小黑,一邊說着,一邊頂着般若身上的強大神勁,走了過去,道:“冤有頭,債有主。就算死族、死神殿、天南生死墟想要報仇,找我便是,此事與般若神女無關。我說的每一句話,都千真萬確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徹底鎮殺了南聖,飛回到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般若看着張若塵一步步,向空裡藏海走過去,心中生出一股隱憂,覺得張若塵太過冒失。對方可是中位神,即便她戰力遠勝空裡藏海,在交鋒的時候都很謹慎,不敢輕敵。

    她正要將張若塵拉回來的時候,臉色瞬間驚變。

    對面,空裡藏海哪裡肯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爆發出急速,化爲一道神光,一拳擊向迎面走來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對神靈而言,頃刻便至。

    般若發出嬌喝聲,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小黑將海水隨手向後一扔,嘴裡長嘯,向前衝去。

    但,根本來不及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已是一拳,擊在張若塵胸口。

    真神的一拳,一旦擊中,恆星都得爆開,更何況是張若塵?

    “張若塵,是你自尋死路,怪不得本神。”空裡藏海如此冷笑。

    可是,他臉上的笑容,只持續了瞬間,隨後漸漸的轉爲驚駭。因爲他發現張若塵的身上,出現了一個個佛文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空裡藏海的身體,同時向後倒飛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空裡藏海遭受了張若塵身上佛文的攻擊,神軀四分五裂,骨碎肉離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雖然吐出了一口鮮血,但,傷得並不重,而且還被從後方追上來的般若接住,將所有衝擊力都化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按在疼痛欲裂的胸口,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遭受空裡藏海一拳的瞬間,他的精神力又在迅速增長,可惜,沒有突破到七十一階。

    真神沒那麼容易被殺死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重新凝聚出了神軀,立即施展出燃燒神血的秘術,急速逃遁而去。連一句狠話,都不敢留,生怕陷入圍攻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啊,空裡藏海可是中位神,怎麼打你,反而把自己震得四分五裂?”

    小黑再次摸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般若一直盯着張若塵的胸口,也伸出一根纖長的玉指,輕觸了上去,道:“是這些佛文,是佛祖舍利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小黑想到了什麼,連忙收回手,道:“本皇明白了,這些佛文,就是七祖梵文。威力之強,堪比諸天級強者的天紋。不得了啊,張若塵,你現在有天紋護體,簡直與一隻刺蝟沒有區別,誰打你誰倒黴!”

    “沒那麼強吧,要不你打我一下試試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使勁搖頭,離張若塵遠遠的。

    般若神情嚴肅,道:“七祖梵文應該是從佛祖舍利子中逸散出來,的確非同小可。但,並不代表,你可以有恃無恐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剛纔,空裡藏海雖然自己四分五裂,但是也一拳傷到了你,只不過傷得不重。可是,如果出手的神靈,修爲比空裡藏海高得多,你未必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對方一旦知道,你有七祖梵文護體,就不會選擇近身攻擊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明白!只有自身力量強大,纔是真的強大。否則,再次遇到空裡藏海,他只需使用一種網狀的寶物,就能將我擒拿。”

    小黑笑了笑,道:“放心吧,被七祖梵文打傷,就算他是中位神也很難煉化體內的佛勁。說不一定,會落下終身無法痊癒的傷勢,等不到元會劫難來臨,就天人五衰。”

    “空裡藏海本來壽元就不多了,這次估計真的要玩完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