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元一古佛也來了黑暗之淵?”小黑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般若、小黑,還有甦醒過來的海水,沿着佛髓中神魂碎片涌出的方位急速行去。

    路上小黑詢問了海水的身份,得知是元一古佛的弟子,這才露出驚色。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若是元一古佛來了黑暗之淵,必會前來這裡,說不定,會將雲青古佛的屍身收走,也不知他到了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來了黑暗之淵,也未必敢進荒古廢城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哼了一聲:“世間沒有什麼事,是神尊級強者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色溪流越來越寬廣,佛液如江河奔騰咆哮。

    小黑嘴裡不時發出嘆息聲。

    按它所說,這些佛液,乃是雲青古佛的血液,即便被黑暗力量侵蝕了八十萬年,依舊蘊含大量神尊物質,神性強大,血氣渾厚,遠不是普通神靈的神血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“可惜無法使用空間寶物,否則收取一些佛液,帶出去必能大賺特賺。”小黑極其遺憾和失望。

    “咕吖!”

    遙遠處,響起一道古怪的叫聲。

    溪流上的金色佛霧,隨之微微震盪。

    聽到這叫聲,般若和小黑皆是臉色一變,同時回頭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聽到剛纔的叫聲沒有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給你說過的那隻鬼類詭獸的叫聲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忍不住也是一變,道:“不會是感應到我們的氣息了吧?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般若釋放出神氣,籠罩張若塵和海水,爆發出最快速度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後的叫聲,不時響起,讓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大概疾行了近萬里,叫聲才徹底消失不見。般若的速度放緩,衆人皆是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那鬼東西,一般的真神根本無法對抗。”小黑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前面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前方,金色佛霧更加濃密,能阻擋視野。

    般若在前,小黑在後,小心翼翼前行,穿過長達數十里的濃密佛霧,忽的,眼前視野變得無邊開闊。

    沿金色溪流行走的時候,空間始終狹窄,可是這裡,金色佛壁消失了,金色溪流也化爲了氣態。

    眼前是無邊無際的金色雲海,天空漆黑,天際盡頭有一條明亮的金邊。

    “這裡不會是雲青古佛的神海吧?”小黑嚥了嚥唾沫,邁步向雲海中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攔住了它,道:“先別急,這裡的空間結構,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掌心凝聚出一道劍氣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氣飛了大概十多裡遠,忽的,金霧散開,一道數十丈寬的黑色空間裂縫顯現出來,將劍氣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這裡怎麼會有空間裂縫?”海水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果小黑的猜測是真的,這裡是雲青古佛的神海。那麼,很有可能,雲青古佛的神海已經被打碎,這裡處處都可能有空間裂縫。而且,能夠讓神尊的神海都無法癒合的空間裂縫,要吞噬我們,應該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些,我來開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,以無極聖意和真理之心的力量,細細感知,腳踩雲霧,不緩不急的前行。

    他們大概走了兩百多裡,佛光雲海的邊緣處,一道鬼氣森森的身影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長袍上,掛滿一顆顆骷髏頭。

    袖口和袍衫下,露出長長的白毛。

    他嘴裡發出一道陰測測的笑聲,隨後,又消失在金色佛霧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張若塵環顧四周,四面皆是無邊雲海。

    腦海中,響起一道浩渺而又蒼老的聲音:“你終於來了,我等你很多年了,你看到三生門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終於來了,我等你很多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驚疑,向身後的小黑看去,又看向般若和海水。

    “看什麼啊,你這是什麼眼神?”小黑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聽見什麼聲音沒有?”

    “什麼聲音?不會是那隻鬼類詭獸,又追上來了吧?”小黑連忙將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陣祭出來,三件至尊聖器和二十八件君王聖器,圍繞衆人飛行。

    “不是鬼類詭獸,是一個奇怪的聲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困惑的道:“他說,他等了我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,還是女的?”海水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好判斷,應該是一位老者的聲音。而且,他還說了什麼,讓我找三生門。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三生門,在佛道代表生衍、創造、生機,是世間一切向生的意思。但,我想這裡指的是,雲青祖師的規則神器。”

    “傳說中,雲青祖師在神源中,修煉出來的規則神器,就是三生門。”

    “你剛纔聽到的聲音,應該是雲青祖師在喚你。”

    規則神器,不是真正的神器,類似聖者的“規則聖器”,大聖的“規則帝器”,是修士體內規則形態的一種體現。

    小黑向般若盯了一眼,笑道:“看看海水小尼姑,別人纔是真正的修佛者,佛門種種,無所不知。”

    般若沒有理會它。

    “這三生門,在什麼地方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如此念出,便見天邊,一團灼目的光華冉冉升起,像是朝陽東昇。

    剎那間,整個雲海金光更盛,波瀾壯闊。

    甚至一些地方,出現恢弘寺廟佛塔的景象,又有靈山起伏,瀑布飛流。

    都是虛影。

    就算它們曾經真實存在於雲青古佛的神境世界,也早就已經隨着古佛隕落而毀滅。

    “那必然是雲青古佛的神源,是三生門的所在。”般若指向遠處的朝陽。

    海水搖了搖頭,道:“不,祖師的神源早已不復存在,否則神尊神源的光芒,足以將我們全部殺死。但,三生門應該的確是在那裡。”

    般若目光冷冽,向她盯去。

    海水無視她,看向張若塵,道:“若塵師兄,雲青祖師的聲音,既然只出現在你的腦海中,應該只有你可以達到三生門。”

    “這算哪門子的道理,本皇就不能去了?”小黑對神尊的規則神器,相當感興趣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這裡是一位神尊的神海,即便是真神,都還是要剋制一些纔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尼姑是什麼意思,神尊活着的時候,本皇或許要忌憚,但都已經死了這麼久,還怕他幹嘛?”小黑雙手叉腰,與海水爭執起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道震耳欲聾的神音響起,佛海雲海隨之震盪。

    小黑嚇了一跳,以爲是自己惹怒了神尊。

    般若和張若塵的目光,向身後的方向望去。只見,一片灰濛濛的死氣神霧,吞噬了佛光雲海,快速向他們蔓延過來。

    詭四的巍峨神軀,如同萬丈山嶽,從死氣神霧中走出,大步向他們行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得死。雲青禿驢的三生門,本座也要了!”

    詭四的四隻手臂中,各持一件戰兵,渾身雷電穿梭,神威強橫無比。佛光雲海中的空間裂縫,紛紛顯現出來,並且顫顫搖晃。

    以上位神的修爲,顯然是根本不懼一位死去的神尊。

    “怎麼這麼快就追上來了?封塵劍神不會被他打死了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詭四每踏出一步,張若塵、小黑、般若、海水的身體,都會爲之震動一下,體內血氣翻騰,五臟六腑如遭重擊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跟在詭四身後,臉上帶着邪惡的笑容,道:“張若塵,還得感謝你們,帶我們來到了這裡。哈哈!一位神尊的規則神器,對真神可是有無窮裨益。”

    “看見他那顆貓頭,本皇就想給他砍下來。”小黑冷哼道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生有兩顆頭顱,一顆是人頭,一顆是貓頭。

    般若手中命運決杖,浮現黑暗和光明兩種力量,將天地分割成了黑白兩色。她道:“張若塵,你先去三生門,這裡交給我和小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海水的手腕,背上十四隻金翼展開,急速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哪裡走。”

    空裡藏海追了上去,但,不敢追得太近,施展出死亡念力,直接攻擊張若塵的聖魂。

    “叮叮噹噹!”

    十二隻噬魂鈴飛了出來,環繞張若塵和海水飛行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雖是老輩神靈,年齡接近十萬歲,但,精神力並不算強大,只有七十一階而已,比張若塵強得有限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相隔數千米遠,空裡藏海頭上白髮飛了出去,化爲上千根鞭子,每一根都長達三萬米。

    真神頭髮,上面流動規則神紋,蘊含神火。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赤子劍,不斷揮劍斬出。

    可是,真神頭髮有神氣和規則神紋保護,柔性十足,至尊聖器都難以斬斷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被一根根頭髮網住,張若塵眼神一沉,所幸停了下來,反向空裡藏海衝去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冷峭一笑,知曉張若塵身上有了不得的佛文,自然不會讓他近身。他嘴裡,一口氣勁吹了出去,化爲勁猛無比的颶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精神力催動墨陽神符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神符上,一道道神級的符道銘紋浮現出來,隨即爆發出灼熱至極的溫度,化爲一輪黑色太陽,迎着颶風,向空裡藏海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一根根白色的真神頭髮,被神符的力量點燃。

    空裡藏海感受到神符的強大力量,撲面而來,皮膚灼痛,頭髮燃燒,連忙向後倒飛,不敢硬接。他現在可不是巔峰狀態,體內傷勢很重,十成戰力怕是隻能發揮出兩三成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