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光束從天而降,穿破崑崙界的護界大陣,降落到九黎神殿廢墟所在的那片沙漠。

    兩個道士顯現出來,一老一少。

    那個年輕的道士,俊逸非凡,氣質卓偉,身上有一股儒雅風氣,道:“好強大的殘留氣息。”

    沙漠上,黑色魔霧飄浮,但近不了兩位道士的身。

    老道鶴髮童顏,手持拂塵,有仙風道骨的韻勢,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師尊,不進去探查嗎?”年輕道士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必要了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神光閃爍,如乘風而去,白鬚老道與年輕道士已是跨越時空界限,來到中域的中央皇城外。

    大雪下了三天,城外白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城池高大,牆體若山嶺。

    兩個青衣道士的出現,顯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年輕道士驚歎道:“護城神陣是太上親手佈置,如今完全開啓,可謂固若金湯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一座陣法,還遠遠談不上固若金湯!當年崑崙界的護界大陣,由不動明王大尊遺留,又有儒道三祖、四祖,須彌聖僧、殞神島主、十劫問天君……等等十個元會的強者,一代又一代人的加持和強化,那纔是真正的固若金湯。但,還不是被打得千瘡百孔,最後聖僧散去一身神力,才修復世界孔洞。”白鬚老道唏噓的道。

    年輕道士笑道:“師尊當知弟子所說的固若金湯,是針對這個特殊的時期。”

    發現了他們的氣息,池瑤與葬金白虎降臨到城外,躬身行禮:“拜見觀主!沒想到,觀主竟沒有前往北澤長城。”

    “北澤長城雖爆發了大危機,但,宇宙中的禁忌和未知兇險,又豈止那一處?天庭總是需要有人守望的。”

    白鬚老道又道:“天尊離開時,已經交代,他和酆都大帝達成協議,天庭和地獄暫時休戰,無量北征期間,守望者不得插手紛爭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觀主來崑崙界所爲何事?”池瑤問道。

    白鬚老道道:“你應該感知到了蠻荒秘境中的那股強大氣息吧?那股氣息,屬於地獄界二十諸天之一的鳳天。你可知,她去了何處?”

    池瑤心中波瀾起伏,道:“鳳天怎會在崑崙界?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年輕道士,正是五行觀的鎮元,他道:“鳳天消失在崑崙界附近的消息,乃是太上在離去前,傳訊給家師,讓家師幫忙照看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池瑤猜到此事多半與張若塵和木靈希有關,但,離去之時張若塵分明說過,不要告訴任何人,顯然此事非同尋常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晚輩倒是的確聽到了鳳鳴聲,但,趕去蠻荒秘境後,只是看見驚天異象,倒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”

    白鬚老道道:“你不要害怕,也不要被她威脅,她傷得極重,修爲大損,有老道在,定能護住崑崙界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“晚輩句句屬實,不敢欺瞞,也沒有被威脅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白鬚老道笑了笑,道:“如此說來,倒是老道多慮了!也對,以鳳天的修爲,要從你面前消失不見,再輕鬆不過。老道打算在崑崙界各大秘地尋找一二,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池瑤很恭敬,道:“鳳天若藏匿在崑崙界,必將是大災禍。觀主肯出手相助,池瑤與崑崙界各族只會感激不盡,怎會介意?觀主,需要協助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對付鳳天,是守望者的事。你身上自有你自己要承受的責任,無量之下的事,老道可不會管的!”

    白鬚老道和鎮元,向雪中行去。

    “莫要讓世人知曉守望者的存在!守望者,守只是其一,還有望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青衣模糊,二道消失在紛飛的雪花中。

    鎮元問道:“師尊認爲,池瑤大神說的都是實話?”

    “無所謂了,她只是一個太乙大神,面對鳳彩翼那樣的存在,面對欲要保護的崑崙界衆生,根本沒有選擇權。何必去難爲她?走走看,崑崙界能避開爲師推算的地方,也就那麼幾處。”

    鎮元道:“萬一鳳天的修爲已經恢復,以她的手段,只要刻意隱藏起來,便是藏在人海之中,也很難將她找出來吧?”

    “她的修爲若是恢復,氣息又怎麼會突然消失?顯然是在躲避爲師。”白鬚老道笑了笑,已是來到劍冢。

    萬里山河,在他腳下如同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,有許多禁忌之地,有神血染紅的土地,有神戰後形成的空間破碎帶,有神境血凰的屍骸趴在山巒……

    無一不在顯示,這裡曾爆發恐怖神戰。

    當然對大聖而言的禁忌之地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皆可闖入,無懼其中危險。

    第二梯度最爲可怕之地,乃是被稱爲“血域”的地方。以血後神境的修爲,都不敢闖入。

    欲要前往第三梯度,必要進入血域。

    血域中山巒層疊,山峰雄偉,所有樹木、花草、泥土,皆散發血腥味。空氣中,血霧瀰漫,蘊含詭異力量,連神靈的修爲都被嚴重壓制。

    無盡深淵的天地規則,本就與崑崙界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而血域中的天地規則,變得更加極端。

    張若塵駕着一輛聖車,用三隻個頭最大的噬神蟲拉車,行駛進了血域。聖車周圍,奔跑着密密麻麻的噬神蟲,甲殼呈紅色,所過之處,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直徑數十米粗的血樹,長着人類頭髮的藤蔓,血液凝成的湖泊……

    這些東西,全部成了它們的食物,簡直是想將整個血域都吃掉。

    木靈希白衣出塵,坐在聖車中,受了創傷的肉身已經恢復過來,肌膚雪白如脂。突然,她身上逸散出焚天神焰,將聖車瞬間燒得氣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驚,立即結出太極陰陽圖,擋住涌來的神焰。

    神焰不算強大,至少是遠遠無法與鳳天的鳳凰神火相比,被太極陰陽圖擋住,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血肉皮膚完全被燒傷,變得皺皺巴巴,面容扭曲,半晌後,才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是擔憂,道:“鳳天前輩若控制不住體內的力量,還請莫要冒然嘗試。靈希的肉身,經不起你老人家的折騰。”

    【領現金紅包】看書即可領現金!關注微信 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現金/點幣等你拿!

    木靈希身姿玲瓏,雙眸凝看四方,淡淡問道:“深入血域多遠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有二千三百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慢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地詭異,空間混亂,危險無數。在前面探路的噬神蟲,已經死了上百隻。鳳天應該知曉,這裡是什麼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精神力,已經達到八十階,看不出來嗎?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像是某位大人物的神境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碧落子當年也算是崑崙界的一代傳奇,肉身隕落後,創出碧落之道,再次踏入無量境,如同活出了第二世一般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容,道:“這裡是碧落子前輩隕落後,留下的神境世界?”

    “整個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都是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邁步向前走出,飄然靈動,黑髮如瀑,在血霧中穿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快步追上,問道:“當年無盡深淵,是地獄界和崑崙界的一處戰場?”

    木靈希沒有答他,自顧前行。

    太冷漠了!

    彷彿張若塵只是一隻螻蟻,直接無視。

    大概深入了五千裡,突然,噬神蟲的蟲羣集體停下,眼中露出恐懼之色,緩緩後退。

    木靈希察覺到不同尋常的危險氣息,問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不喜歡這樣被人當成奴僕一般使喚,完全就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,但,木靈希的性命現在掌握在對方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精神力與噬神蟲的意識溝通,道:“五百里外,出現一具石雕,已經吞食數百隻噬神蟲。”

    “石雕?”

    木靈希眼中露出一道不屑之色,道:“你去解決了它,速戰速決。”

    爲了安全起見,一直都是由噬神蟲探路,他們跟在五百里之外的後方。

    如今噬神蟲已是進化到了第五代。

    蟲羣都解決不了的麻煩,必然是大神層次的兇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如玄光,在血霧中,跨越五百里,來到叢林深處。周圍到處都是戰鬥痕跡,血木橫倒,地面有一道道利器劈出的溝壑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聲長嘯傳來。

    濃密的黑暗規則,從地底涌出。

    嘯聲令神魂震盪。

    一隻簸箕大小的石手,持一柄雷電戰錘,從黑暗規則中揮出,直向張若塵劈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捏劍訣,沉淵古劍飛出,劃出一道明亮的劍芒,將整隻石臂斬下。與此同時,他嘴裡念出一個字:“定!”

    如巨浪一般翻滾的黑暗規則突然平息,所有黑暗力量被壓制。

    一具斷臂石雕,在黑暗中顯現出來,嘴裡大吼,奮力掙扎。但,身軀被精神力鎖鏈鎮壓,如同被困在籠中的囚獸。

    木靈希踩着落葉,緩步走來,道:“龏玄藏的一具雕像,十萬年間,居然成長到了大神層次。哦,原來是沾染了他了的神血,倒算得上是他的一具分身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,發現石雕的胸口位置,的確是有一片血跡。

    以血跡爲中心,出現人體血脈一般的紋路,遍佈全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