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龏玄藏乃地獄界二十諸天中的龏天,爲冥族繼印雪天之後的第一強者。修辰曾言,龏天乃是文通大神的靠山,正是有這個靠山,文通大神才成爲冥殿殿主的繼承人之一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若不是得罪了閻羅族,也不會早早隕落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石雕被張若塵以精神力鎖鏈,如五馬分屍一般撕碎,化爲滿地石塊。

    撿起那柄散發雷電光芒的戰錘,張若塵訝然,竟是一件混元級至尊聖器,顯然是十萬年前某位神靈的戰兵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地上碎石微微顫動,離地飛起,相互撞擊凝聚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到不可思議,一具石雕而已,又不是真正的大神,竟然這麼難殺死?

    木靈希眼中沉思,繼而冷笑:“難怪當年三個老東西在無盡深淵打得天崩地裂,這裡果然是藏有隱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探手出去,掌心飛出源源不斷的劍芒,如潮水一般擊向石雕。

    片刻後,石雕化爲了粉塵。

    就連意識,也被張若塵以精神力手段斬掉。

    林中,終於徹底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張若塵,推算一下,這裡與別處有什麼不同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一切都不同,包括天地規則。”張若塵根本不推算,直接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白了他一眼,道:“天地規則不同,還需要你說?我要你推算的是天地本源!你所修煉的神道,源自一品聖意吧?一品神道,對這個世界的感知,總有不一樣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爲何不推算?”

    這話,張若塵終究沒有問出來,閉上雙眼,釋放出太極陰陽圖向外擴散。

    木靈希雙眼凝視張若塵,感知着他的力量,瞳中浮現出一道異樣之色,發現此子的力量,竟有些脫離了這個世界的感覺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雙眼猛然睜開,如電似光的撲在木靈希身上,二人順勢倒在地上,壓了一個滿懷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根長矛穿透空間,刺向木靈希剛纔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長矛上鏽跡斑斑,閃爍紫色火焰。

    並未發生什麼親吻在一起的巧合之事,張若塵瞬間翻身而起,手持沉淵古劍,斬向長矛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紫色火花飛濺。

    一尊披頭散髮的三頭怪物,被張若塵一劍從虛空中震了出來,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那怪物,有着人類身體,三顆頭顱有兩顆都是骷髏頭,尾巴像蠍子一般。

    雖不知是生靈,還是死靈,但它力量奇大,能與張若塵硬碰。換言之,已經擁有,與太虛境初期大神一較高下之力。

    這樣的強者在外界,可做一座強界的界尊。

    木靈希從地上坐起來,張若塵剛纔那一撞,十分迅猛,將她幾乎撞入進地底。不過,此子倒是十分疼惜這具肉身,在千鈞一髮的時刻,都先使用神氣將她先護住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的肩頭,纔會被長矛刺破,出現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如畫中美眷,看着正在激烈交鋒的張若塵和三頭怪物,清冷道:“那怪物,是三煞帝君的一塊骨頭異變而成,靠純粹的力量,你是滅不了它。”

    身後涌來濃厚血氣,瞬間將木靈希全身覆蓋。

    血腥味濃烈。

    一具猙獰的血屍,高達三米,出現在她身後,雙爪尖銳,嘴裡流淌血紅色的唾液,渾身散發煞氣。

    木靈希眉頭微皺,右手兩根玉指捏印,正欲調動力量。

    承受不住她的力量,手指皮膚炸開,鮮血滴落。

    先前爲了威嚇張若塵,她已耗盡能夠使用的所有殘力,此刻,再也無法調動力量。

    嗅到新鮮而強大的血液,血屍興奮異常,張開血盆大口,直向她的頭顱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來,擊穿血屍頭顱,將它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趕了過來,喚出六柄神劍,結成一座劍陣,將木靈希護在陣中。隨後,展開陰陽十八局,將三頭怪物和血屍籠罩到陣中。

    木靈希從始至終都處變不驚,道:“那血屍,是三煞帝君的一塊血肉異化而成。要滅他們,可嘗試使用光明之力,或者佛門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菩提樹,頓時金光萬丈,佛霞沖天。

    萬佛誦經超度的聲音,響徹林間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後,三頭怪物和血屍在菩提樹的攻擊下,身上屍氣越來越稀薄,最後,完全被淨化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噬神蟲一擁而上,瘋狂啃食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陰陽十八局和六柄神劍,走到木靈希對面。

    剛纔張若塵已是看透她虛弱的本質,因此,對天級強者的畏懼之心大減,看她的眼神,變得肆無忌憚了許多。

    木靈希似看穿張若塵的心思,道:“怎麼,想出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晚輩哪敢在鳳天前輩面前放肆?只是想好好與前輩談一談,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,船若翻了,大家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也看見了,龏天的一團血,可以異化一具石雕,達到太乙大神的層次。三煞帝君的一團血肉和一塊骨頭,戰力可以達到堪比太虛境大神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這都已經過去十萬年,爲何會出現這樣的事?這個地方,絕對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,還會不會遇到更可怕的東西,我無法預測。所以,懇請前輩,將你知曉的東西,都告知晚輩,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難得你張若塵有這麼好的脾氣,能剋制自己的情緒。”

    鳳天很清楚,換做天下間別的任何一位太虛境大神,處在張若塵現在的位置,在知曉她無法動手的情況下,必然已經鋌而走險。

    當然,鋌而走險也必然是身死道消的下場。

    因爲鳳天絕不是一個會妥協的人,她心中的高傲與強硬,是寧願玉石俱焚,也不願與一位太虛大神虛以委蛇,忍辱偷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木靈希的情意,是他心中最爲柔軟的一面,正是這股柔勁,才能化解鳳天的高傲和強硬,兩人不至於鬧崩,可以維持在一個相對緩和的氣氛中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十萬年前,九死異天皇、龏玄藏、三煞帝君帶領三路大軍,從無盡深淵,殺向崑崙界。當時,留守崑崙界的空城子和碧落子帶領天庭諸神迎戰,雙雙隕落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地獄界也付出了慘重代價,有不少神靈隕落。九死異天皇、龏玄葬、三煞帝君都受了傷,正是如此,須彌和天庭諸強趕到後,地獄界大軍便退走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一戰,本天沒有參與,知道的也就這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也就是說,無盡深淵的第三梯度,實際上是連接着地獄界的某地?無盡深淵是地獄界攻打崑崙界的一處入口?”

    木靈希思考片刻,道:“或許是連接着地獄界,但入口在哪裡,怕是隻有九死異天皇、龏玄葬、三煞帝君才知曉。但,這裡沒有強大的陣法和禁制,而九死異天皇他們卻再也沒有走過這條路,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”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答案,我們得往無盡深淵的深處去看看。你也莫要再隱藏手段,你的那些底牌,在本天眼中,與小孩子的把戲沒有區別。”

    說完,木靈希先一步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菩提樹,佛光籠罩八方,六柄神劍結成劍陣,懸浮在頭頂之上,一路向前,蕩平血域中的所有兇物。

    遇屍斬屍,遇鬼斬鬼。

    一路碾殺了過去!

    木靈希問道:“感知得怎樣?天地本源與外面到底有什麼變化?”

    “跟我來便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柔情消失,展現出強勢的一面,沿着對天地本源的細微感應,向其中一個方向急速前行。

    對上鳳天這種高傲且目空一切的女人,張若塵頗有經驗,不能一味的忍讓。

    不多時,走到血域盡頭,前方出現一處斷崖。

    這裡就像是一條清晰的分界線,將世界一邊分成血紅色,一邊分成黑色。黑色的瀑布,在虛空流動,蘊含吞噬世間萬物的詭異力量。

    噬神蟲全部聚集到崖邊,探頭探腦,發出“吱吱”聲音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其中一隻噬神蟲背上,來到此處,走到地面,向斷崖下方看了一眼,道:“好熟悉的氣息!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極其凝重,道:“鳳天沒有去過黑暗之淵嗎?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,這股氣息,與黑暗之淵同源?”木靈希那雙始終沒有波動的眼眸中,終於露出一絲異色。

    “是有一些相似,但又有很大不同。而那股不同的氣息,居然……”張若塵眉頭,已是皺成川字。

    木靈希冷然,道:“本天最討厭他人說話只說一半。”

    你還知道啊?

    你自己不就是這樣的人?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激怒她,直接說道:“那股與黑暗之淵不同的氣息,與星桓天的雨辰神廟很像。最關鍵的是,埋在雨辰神廟地底的神屍,也會出現異變的跡象。這其中,會不會有什麼聯繫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答案,就從這裡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雙手展開,宛如一隻白色蝴蝶一般倒下,直向崖下墜去,顯得從容至極,像是完全不在乎崖下是否有危險。

    對黑暗之淵,張若塵始終是有忌憚之心。

    但現在,沒有撤退可言。

    他收起噬神蟲,跳下斷崖,直面黑暗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