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深淵似乎真的無盡,越向下方墜去,黑暗氣息越濃。

    一道道詭異莫測的力量,從四面八方壓到身上,以張若塵的大神肉身自然可以承受,但,木靈希尚未踏入神境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她身上,傳出細微的骨碎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哪怕鳳天再如何難以承受,也肯定不會開口求助。

    因此主動靠近過去,釋放出太極陰陽圖,將她籠罩。

    壓力緩解,體內斷掉的骨頭逐漸恢復,木靈希蒼白的臉,漸漸有了血色。不過,並未說什麼,坦然接受張若塵的庇護。

    “這樣下墜,不知何時才能到達深淵之底。我要動用空間挪移,這裡的空間頗爲複雜,抓住我的手臂,以防被空間亂流捲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玉顏冷峭,不爲之所動。

    世間什麼大風大浪她沒有經歷過,區區空間亂流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鳳天站在宇宙之巔,不會在乎這點危險,但他卻不得不顧及木靈希的安危,因此太極陰陽圖變得凝實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空間震顫,二人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閃爍了一下,在下方千里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再次空間挪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這般,到第九次空間挪移,果真發生意外。狂暴的黑暗能量涌來,伴隨空間亂流,衝擊在他們身上。

    在這裡,張若塵的修爲本就被嚴重壓制,加上空間亂流強勁,如神劍斬刺,如天河奔涌。

    【領現金紅包】看書即可領現金!關注微信 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現金/點幣等你拿!

    空間亂流穿透太極陰陽圖,向他們直涌而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地方,便是神靈被捲進去,都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微變,正要去抓木靈希手腕之時,卻發現手臂一緊,已被她抓住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是須彌的傳人,有時空掌控者之名,這都應付不了嗎?”木靈希語氣中不無怨氣,顯然很不滿意張若塵的表現。

    堂堂大神,空間造詣非凡,居然護不了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無言以對,先前都已經提醒她了,但她偏要自負。

    現在居然怪起他來了!

    沒有多言,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編織成網,緊緊包裹住二人,強行衝破黑暗能量和空間亂流。

    繼續向下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過去,張若塵突然停下,俯視下方,體內釋放出萬千星辰,以星辰散發出來的真理之光,照亮黑暗。

    下方的黑暗中,出現空間斷裂帶。

    一道道空間裂縫,最短的也有數千裡。

    最長的,一直裂向視野盡頭。

    空間在不停的閉合和裂開,伴隨有一道道黑色的電光和沉混的雷鳴。

    這裡的天地規則,與崑崙界已經完全不一樣,再無任何聯繫,彷彿來到另一座宇宙,感知不到空間的邊界。

    混亂、黑暗、未知、壓抑、空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眉宇緊鎖,道:“世間果然是有許多無法理解之秘,在崑崙界的界外,或者是崑崙界附近的虛無世界,怎麼也觀測不到有這樣一處地方。明明就在崑崙界,卻又不在崑崙界。難道宇宙中有超出真實世界和虛無世界的第三世界?”

    木靈希鬆開抓住張若塵手臂的玉手,腳踩虛空,身形款款,道:“時間長河所在的世界,離恨天所在世界,甚至包括三途河流域的部分地方,都可說是第三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它們真實存在,卻不在真實世界中。虛無世界中,找不到它們的痕跡。但它們,又無處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是萬古不滅大世界,自古以來,誕生了多位始祖級強者,有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,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始祖級強者能夠毀滅,也能創造。甚至,他們的神境世界,就可以演變成第三世界,超脫到真實和虛無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始祖級強者的神境世界,傳說可以永恆不滅。有的隨着始祖隕落,神境世界化爲神土,直接與大世界相融,使得大世界變得更加廣闊,福澤後代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始祖的神境世界,遺落在未知之地,自成一座獨立大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的不可推算之地,大多都與始祖級強者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此處黑暗和虛無的力量狂暴,達到空間難以承受的地步,應該是一處有意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若只是虛無力量撕碎空間,不用猜也知道,穿過下面的空間斷裂帶,肯定是進入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但,黑暗和虛無同時出現,這就顯得頗爲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不用張若塵吩咐,木靈希再次抓住他手臂,身姿很輕柔,眼神卻冷淡無比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二人進入空間斷裂帶,頓時,狂暴的虛無之力、黑暗能量、空間亂流,排山倒海一般涌來,向內擠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神氣全力外放,大神威勢爆發,與這三股力量對抗。

    片刻後,空間亂流消失,整個世界變得安靜異常。

    就像突然從瀑布中,墜入深潭。

    二人落到地面,頓時,一股蘊含強大吞噬性的黑暗力量,從泥土中升起,沿着他們雙腿向上蔓延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菩提樹栽種到地上,佛光萬丈,驅散黑暗。

    地面,黑色的泥土,浮現出一層金芒。

    木靈希整個身體都倒在張若塵身上,十指彷彿要抓入進他手臂的血肉中,死死忍受着,依舊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雙腿看去,黑暗力量入侵,血肉壞死,變得枯敗,並且還在向上蔓延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詭異之地,無上境大聖變得十分脆弱。

    任何風吹草動,就能將其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她抱起,放到菩提樹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引動體內的光明之力,按在她的腿部,道:“這裡太可怕了,所謂的地面,實際上是固態化的黑暗物質。你的肉身不是神軀,根本擋不住這麼強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正好與木靈希那雙冷漠的眼睛對上,覺得此刻二人太過曖昧,於是道:“鳳天前輩若是覺得晚輩冒犯了你,還請你神魂內斂,讓靈希的意識主導這具肉身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不理會他,目光移向別處,觀察四周環境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都已經落魄成這樣,還將諸天的架子端得這麼足,也是沒誰了!若不是擔心靈希的安危,張若塵才懶得伺候她。

    她沒有穿鞋,光着一雙腳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順着腿部,按到她腳掌處。

    光明神氣如絲如縷,沿着腳背,蔓延向小腿、大腿,在皮膚和血肉中穿梭。

    光明和黑暗的力量,一暖一寒,相互磨滅,形成一股奇癢難忍的酥麻感。

    木靈希最開始還表情自然,漸漸的,眉頭緊凝,貝齒咬着,嘴脣深深抿住苦撐。

    最後,那張光潔如玉的俏臉,終是皺成一團,如包子一般。

    在黑暗力量被清除一空之時,她早已閉上雙目,埋頭藏住自己的表情,一腳揣向張若塵,喝斥道:“滾一邊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踢來的玉足,繼而放下,退到一旁,轉身背對向她。

    半晌後,木靈希緩緩站起身,活動雙腿經脈,語氣很是堅定:“可惡,本天現在就要助她渡神劫,只要她踏入神境,在本天力量的滋養下,肉身必然一日千里,無需像現在這般束手束腳。到時候,本天就能動用部分力量了!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爲我護法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贊同她的做法,道:“我們剛到此處,對這裡根本不瞭解。此刻渡神劫,萬一招惹來凶煞之物,豈不是自掘墳墓?”

    “本天管不了那麼多,你張若塵有太虛大神的實力,這點危險都應對不了,本天要你有何用?”

    幾次吃虧,不得不依賴張若塵,讓鳳天惱羞成怒,這才決定不顧一切也要讓木靈希渡神劫。

    “你的這個小情人,有你和蚩刑天的幫助,根基還不錯,特別是第二聖源,魔道聖源,有那麼幾分意思。按本天的推測,她的神劫,應該是魔劫。在內,是心魔和理智的對抗。在外,是魔火對肉身的焚煉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不由分說,直接在菩提樹下破境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很難預測神劫是什麼,但鳳天何等存在,萬事萬物都已經能夠窺透本源。

    對無上境大聖而言兇惡的事,在她那裡,早已解析出各種應對之策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種應對之策,只能意會,很難言傳。

    實際上,每個大勢力都有先賢留下的渡神劫心得,但觀悟這些心得,能夠學而致用到一兩成的地步,就已經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如今,鳳天與木靈希幾乎算是一體雙魂,根本不用告知木靈希如何渡神劫,完全可以幫她渡劫。

    正是這個原因,張若塵雖然反對她這麼冒然行事,但,還是接受下來。

    因爲這對木靈希而言,是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唯一讓張若塵擔憂的是,神劫會不會感應到鳳天?

    但,鳳天應該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,必有應對之策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菩提樹下,雙目緊閉,身姿筆直如劍,眉心一道紅色的鳳凰印記不停閃爍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已經開始渡心魔之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催動真理之眼,觀望四方。但,黑暗鋪天蓋地的壓來,阻礙視線,只能看到數千丈的區域。

    這還是因爲,得了菩提樹佛光之助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