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你終於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,你是誰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入三生門,張若塵腳下的金色水面,變成白色。

    水與天的界線,消失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無塵無垢的世界!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緩緩前行,一邊問道:“你是誰,你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誰了,你是他的傳人。”

    浩渺的聲音,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,白色水面浮現出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是一尊佛影,慈眉善目,面容蒼古,身披袈裟,頭上是九十九道髮髻,髻如蚯蚓走泥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忍不住後退一步,並且擡頭看向上空。

    但,上空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只有水中一道影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我已死去多年,這是我殘存的意識和功德之氣,凝聚出來的報身。”水中佛影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聲音飄忽不定,時遠時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水中佛影,與雲青古佛的屍身面相極似,道:“你是雲青古佛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尊敬之心,連忙雙手合十,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位佛門的大賢者,而張若塵深受佛門恩惠,怎能不拜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要等的人,應該是我的師尊須彌聖僧,對吧?”

    “原本等的是他,但,你來了,也好。”水中佛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解,道:“晚輩只是剛剛精神力成神而已,修爲有限,與師尊相比,差了十萬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並非修爲高,就一定能成事。你且先坐下,我與你慢慢的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盤膝坐下,與水中佛影坐在同一位置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,像是他的倒影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在這黑暗之淵,我已死去無盡歲月。只剩報身殘存,而且,也快被磨滅了意識,你的到來,已是我唯一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佛有三身:法身、報身、應身。

    法身,是佛的真身,是生命本體的象徵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的法身,便是倒在荒古廢城中的那具數千丈長的屍身。

    報身,指的是積累的功德和一身知識,匯聚而成的身軀,法身死後,報身可以投胎轉世。

    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。

    皆是報身。

    至於應身,指的是佛的化身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,法身已死,應身不存,只剩報身留在此處,無法投胎轉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佛還是有一些瞭解,道:“古佛是希望,我能將你的報身,帶出黑暗之淵,投胎轉世?”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我固然有此想法,但,更希望,你去做一件更加重要的事。因爲,可能只有你,才能將之做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去往大冥山,取回佛門至寶摩尼珠。”水中佛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摩尼珠並不陌生,道:“大冥山縹緲無蹤,不可尋。以我現在的修爲,恐怕很難完成古佛的囑託。”

    以雲青古佛的修爲,尚且無法取回摩尼珠,隕落在了荒古廢城。

    以印雪天的修爲,爲了找到摩尼珠,尚且失蹤在了黑暗之淵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有謙遜謹慎的人,自然不可能狂妄自大到,認爲自己可以做到雲青古佛和印雪天都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水面起波紋。

    一幅畫卷,從水中升起,出現在張若塵面前。

    畫卷上,畫的是柳枝上的兩隻燕子,極爲傳神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卻看出,這幅畫蘊含大道筆痕。每一筆,看似隨心所欲,卻蘊含無窮奧妙。

    在畫卷的左下角,還有一個“張”字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文字,張若塵的腦海中,不自覺的,浮現出一道偉岸的身影。他頭頂二十七重天宇,腳踩地獄黃泉,震懾心神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你可曾聽過’明王坐禪玉失珠’的典故?”

    張若塵壓下心中的震撼,目光從畫卷上移開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當年,不動明王大尊從我師尊玉天佛手中,贏走了摩尼珠。但,我師尊坐化後,他前來悼念,又畫下了這幅畫,交給了我。他說,以此畫爲信物,可去黑暗之淵取回摩尼珠。”水中佛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觸摸在畫卷上,心中感慨道:“這幅《燕子雙飛圖》,竟是出自大尊之手。可是,既然古佛持有信物,爲何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辦法說出後面那半句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黑暗之淵的危險,遠比你想象中可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古佛希望我能持着此圖,去往大冥山,取回摩尼珠,送回西天佛界?”

    “不!我是希望,你能夠將摩尼珠取回,送給冥族的空印雪。如果,她已經隕落,可以送給她的後人。”水中佛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不解,道:“爲什麼?佛門至寶,怎麼可以落入冥族之手?”

    “佛門至寶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”水中佛影問出這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巧妙,明白了過來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當年一切的恩怨,都是源於這顆摩尼珠。這些恩怨,隨着昔日故人的一一逝去,卻並沒有消失,反而繼續延續了下去,不知造成了多少無辜的血淚。”

    “一枚珠,一段情,一份怨,無盡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,我欲找回摩尼珠,就是想要化解這段仇怨悲劇。摩尼珠固然珍貴,但,只有用來化解仇恨,減少痛苦,平息怨憤,纔是它最有價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海水說,雲青古佛欲要找回摩尼珠,是因爲當年摩尼珠是因他而失,心中愧疚,想要彌補心中的遺憾。

    如今看來,海水將雲青古佛看得太淺薄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發自內心的,對雲青古佛生出敬佩,道:“古佛是否是已經看出,我是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?”

    “沒錯!正是因爲,你有這獨特的身份,纔是取回摩尼珠,化解兩家怨恨的最佳人選。”水中佛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合十,道:“尋摩尼珠,晚輩義不容辭。但,要我將摩尼珠,送給空印雪的後人,送到冥殿,我卻是萬萬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這正是我一定要你去送的原因!世間的爭端,大多是因爲,心中早已有了成見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有成見,今後必起爭端,然後生生世世爭鬥下去,不死不休。何時是盡頭?”

    水中佛影繼續道:“但,你若有化解仇恨之心,放下心中成見,未嘗不能撥雲見日,海闊天空,積福後人?我觀你,心境豁達,能海納百川,容忍萬物,不是唯利是圖,心胸狹窄之輩,應該能夠做到纔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,道:“前輩,你可知自己殞身在黑暗之淵已經多少年?已經八十萬年。八十萬年,外界早已是改天換地,二十四諸天隕落,聖界毀滅,天庭建立,宇宙萬界在地獄界的攻伐下,死傷何止萬萬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戰事再起,不知多少大界將要毀滅,不知多少星辰將要破碎。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將摩尼珠送去冥殿,豈不是在推動戰爭向更殘酷的方向發展?”

    “你說,我心境豁達,能海納百川,容忍萬物。可是,我容不了冥殿諸神,因爲他們遠比我強大,不需要我的容忍。換句話說,我在沒有強大修爲之前,沒有資格在他們面前說出容忍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海納百川的前提是,我得有海那麼廣闊,那麼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只是一滴水,徒有一顆變成海的心,容不下江河。”

    水中佛影沉寂了許久,像是在消化張若塵說出的這些話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而又道:“但,我可以答應古佛,若是將來我足夠強大,一定盡我所能,化解昔日的恩怨,完成古佛的遺願。可是如果空印雪的後人冥頑不靈,依舊與我爲敵,我只能提劍殺盡他們,永除威脅。”

    當年空印雪的一道詛咒,令得張家無人可以成神,不知多少張家族人因無力抵抗外敵而慘遭殺戮。

    這些死傷和血淚,雖不是空印雪親手所爲,卻是她間接造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答應雲青古佛,化解這段恩怨,已經是佛心似海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你說,你只是一滴水,容不下江河。我說,我可以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古佛如何助我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我雖已死去,但三生門還在,一身佛氣尚存無數。我可助你破入神境,萬年之內,修爲達至太真境。”

    太真境,就是大神的層次。

    張若塵怎能聽不出雲青古佛話中的意思,這位昔日佛門大賢,是要將一身傳承賜給他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一位神尊的傳承,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但,有云青古佛的報身相助,等於是直接灌頂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是六祖的師尊。

    須彌聖僧又曾聽六祖講佛,算得上是半個弟子,半個好友。

    所以說,雲青古佛算得上是張若塵的半個祖師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震動,連忙改坐爲跪,道:“多謝古佛成全!但,晚輩成神之路艱辛,恐怕不是繼承了傳承,就能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古佛是空印雪的師尊,應該知曉,她當年施展了斬道咒,令得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,皆無法踏入神境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,張若塵有試探之意,想要從雲青古佛口中進一步確認,斬道咒是真實存在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你錯了!”

    “我錯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當年她的斬道咒,不是針對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,是靈燕子的後人。當然,你們這麼一脈,正是不動明王大尊和靈燕子的後人,也就是須彌的後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大震,道:“須彌聖僧!”

    “須彌便是不動明王大尊和靈燕子之子,當年的事,並非三言兩語可以說清,甚至一些隱秘,連我都不知曉。”

    水中佛影又道:“但我卻知曉,化解斬道咒的辦法。空印雪施展斬道咒,是爲了引出靈燕子手中的摩尼珠,因爲,摩尼珠可以破世間一切詛咒。”

    “換言之,你只要找到摩尼珠,斬道咒立破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