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當初,狩天之戰,在黑暗星中找到液態的暗時空物質,哪怕一滴,都有極強威力。

    雖說,黑暗物質沒有暗時空物質那麼玄妙,但此處的黑暗物質直接凝化成了大地。如此厚重的黑暗力量,尋常的黑暗之道修士來了,也肯定吃不消。

    對修煉黑暗之道的神靈而言,倒算是無上寶地。

    安靜異常,暫時沒有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禁想到了燕離人,千年前,他脫下繭身,進入血域,也不知還活着沒有?

    血域何等兇險,他一個大聖,多半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而且,在血域中,也沒有感應到他的氣息。以他的修爲,能夠來到這裡,並且存活下來的概率,亦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燕離人,既是血神教的太上長老,也是護龍閣的閣主,與明帝交情極深,當初幫過張若塵,甚至救過張若塵性命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心中感慨之時,數千丈外,視線十分模糊的地方,看見一道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“太上長老,是你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帶有驚色,也有一絲喜意。

    但,那道身影,瞬間消失不見,彷彿是張若塵自己的幻覺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欲要追上去查探,但,目光看向木靈希,卻又立即停下。

    他很肯定,剛纔那道身影真實存在,而且身形與燕離人很像。但,如果是他,他爲什麼退走?

    不正常!

    有備無患,張若塵立即展開陰陽十八局,以菩提樹爲中心衍化陣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又將六柄神劍打入黑暗物質大地的地底,在地底結成一座劍陣。

    有此一明一暗的兩座陣法,張若塵心中稍定,將精神力和太極陰陽圖外放出去。八十階的精神力,在這裡,只能到達三十里外,隨後精神力觸鬚就被黑暗腐蝕掉。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和真理之心配合,可以探查更遠,但到了百里處,也越來越模糊。

    離地五十里後,黑暗能量逐漸薄弱,轉而變成虛無力量逐漸強盛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站起身來,望向其中一個方位,沉淵古劍自動懸浮到頭頂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具龐大無比的人類神屍,奔襲過來,軀體比山嶽都要高大。

    它渾身瀰漫黑暗氣息,血肉腐爛得隨時都要掉落一般,身上至尊聖器鎧甲,已是破破爛爛,鏽跡斑斑。

    手持一柄戰錘,身上神力涌動,劈砸下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戰錘劈在陰陽十八局的陣法光幕上,張若塵立即引動陣法,形成強勁的空間衝擊波,打得神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神屍身上本就腐壞的鎧甲,崩碎成鐵皮,灑落一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乘勝追擊,因爲,黑暗中,傳來更多的屍嘯,四面八方都是。聲音一道比一道刺耳,神力波動強橫。

    它們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力,將黑暗點亮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左側,四隻鳳凰飛來。它們的屍身龐大,散發腐臭,神羽卻依舊鮮豔,雙翅展開,足以十多里長。

    顯然它們有意控制神軀大小,不想與虛無接觸。

    當年崑崙界鳳凰族滅族,莫非就是死在了無盡深淵一戰?

    不容張若塵多想,右側傳來木魚聲,七具身穿袈裟的神屍衝來。它們體軀數千丈高,呈人形,卻渾身沾滿黑色長毛。

    身上散發金光,但嘴鼻吞吸黑暗之氣。

    是隕落在這裡的佛門神靈,全部邪化成了惡屍。

    此後,天使族、妖族、龍族、冥族……,神屍的數量越來越多,從各個方位,攻擊陰陽十八局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具鳳凰屍,口吐黑色火焰,在陰陽十八局的上空盤旋,被張若塵以沉淵古劍斬落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噬神蟲,讓它們分而食之。

    這裡的神屍很詭異,不像是屍族擁有靈智,它們似乎只知道攻擊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斬碎它們的屍身,屍身也能很快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具身穿袈裟的神屍,打出的木魚佛器,被張若塵以太極陰陽圖收取。

    木魚佛器應該是一件混元級至尊聖器,但,被黑暗力量侵蝕了十萬年,已是失去佛性,被張若塵直接捏碎,讓沉淵古劍吸收。

    神屍雖多,但張若塵已是今非昔比,可以從容應對。

    將第六具神屍拖進陰陽十八局後,突然,張若塵神魂刺痛,眼前昏黑,差一點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是詛咒!

    黑暗中,有未知的強大神屍,對他發動了詛咒,攻擊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不是神屍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體內佛祖舍利的力量,同時向菩提樹退去,以佛力對抗詛咒。緊接着,精神力爆發出來,也施展出詛咒,反擊藏在黑暗中的強大敵人。

    被未知強敵牽制,陰陽十八局的威力減弱,一具又一具神屍闖入陣中,向陣法中心的菩提樹趕來。

    噬神蟲鋪天蓋地的涌出,與之激鬥。

    菩提樹下,木靈希渡神劫已是到了關鍵時刻,一縷縷魔火,在周圍自動凝聚出來。有的從地底噴發,有的從上空的虛無中墜落。

    鳳天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耳中,道:“魔火將至,你速戰速決,解決了對手,立即退遠一些,莫要被神劫感應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,葬在黑暗中的敵人,能以詛咒傷到他的神魂,不是無量境的神屍,就是太虛境的大神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局面下,她居然還要他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爲了靈希,今日拼了!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逐漸狠辣,不再隱藏實力,喚起藏在地底的六柄神劍,頓時神器之威瀰漫開來。

    劍陣橫空,劍氣如天女散花一般,斬向四方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劍,將撲涌過來的數十具神屍,全部斬碎。

    殘肢拋飛,腐血如瀑。

    無論是神軀龐大的鳳凰和神龍,還是詭異莫測的冥族神屍,難擋張若塵的劍威,如土雞瓦狗,碎屍落入蟲羣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臨空飛起,一掌拍向黑暗。

    掌心的神尊符閃爍,符中,一道血紅色的拳印飛出,照亮黑暗,轟擊向詛咒蔓延出來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血紅色拳印的照耀下,張若塵在遙遠的黑暗中,看見兩道身影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,與燕離人很像,但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另一道身上罩着黑袍,一邊急速後退,一邊撐起法杖,結成一道冥神之祖的光影,與飛來的拳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慘叫聲,有鮮血飛灑出來。

    可惜,這道血色拳印在黑暗中飛行太久,力量被磨滅了許多,威力大損,沒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感知中,兩道身影遠遁而去,所有神屍也都退走。

    “這人是誰?這些神屍,應該都是被他控制。”張若塵眉宇間的憂色,化解不開。

    雖然黑暗侵蝕了血色拳印,但,對方能夠擋住這一擊而不死,這份修爲,便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心的神尊符,已經裂痕遍佈,最多還能打出一次。

    菩提樹下,已是魔焰滔天,如同翻滾着的火焰湖泊,將木靈希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遠處退去,將真理之心和太極陰陽圖催動到極致,防止藏在暗中的敵人偷襲,或者發動詛咒,攻擊正在渡劫的木靈希。

    感應中,一道生靈的氣息,由遠而近,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出現到張若塵視野。

    果真是燕離人!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笑容,主動喚道:“燕閣主!”

    燕離人臉色很不自然,並無半分喜色,道:“沒想到,當年一別,你的修爲已經如此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燕閣主不也踏入了神境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稱呼他爲燕閣主,而不是太上長老。

    燕離人明白張若塵這是在提醒他,你是聖明中央帝國護龍閣的閣主,是其下屬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上位者對下位者的稱呼!

    同時,也是對他剛纔所作所爲的不滿。

    燕離人苦笑,正欲開口提醒什麼,突然,雙眼變得黑色,所有眼白都消失,聲音變得詭異起來,道:“大家都是地獄界的神靈,剛纔是誤會,本座看見黑暗中綻放的菩提樹,將你們當成了佛門神靈,纔會出手攻擊。本座乃冥族大神,龏殤。”

    龏殤這個名字,張若塵有些耳聞,乃龏玄藏之子,但傳聞中十萬年前就已經隕落。

    難道他在這裡,待了十萬年?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現在的燕離人,只是龏殤與他對話的傀儡。顯然神尊符的威力,將對方驚懾,不敢真身前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的身份,燕閣主應該已經告訴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!他倒是什麼都不願說,但他的意識,本座能輕鬆窺探。你有不死血族的血脈,又能得到不死血族神尊賜下的符籙,顯然已是地獄界神靈。自己人,沒必要大打出手,先前的恩怨,可否一筆勾銷?”燕離人道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地方,張若塵根本不敢相信對方,道:“閣下被神尊符擊中,應該傷得很重吧?”

    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書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都是誤會造成的,本座有錯在先,豈會將此事放在心上?若塵大神無需多慮。”燕離人聲音充滿坦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龏兄能否告知在下,你在這裡待了多久?這裡到底是一處什麼樣的地方?”

    燕離人長長一嘆,道:“十萬年!本座已經被困在這裡十萬年。”

    “令尊乃是冥族最負盛名的強者,難道他不知曉你還活着?爲何沒有前來救你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燕離人道:“此事一言難盡,我們真身會面詳談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與他稱兄道弟,但心中警惕卻更深了,道:“我那師姐正在渡神劫的關鍵時刻,等她渡劫成功,我們再真身會面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誰能告訴我,一共欠了多少章了?

    今晚還有更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