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器,乃最強戰兵,可助神靈逆境伐上。

    以崑崙界萬古不滅的底蘊,也僅積累了十件神器,件件有名有姓,來歷巨大,傳承古老,是爲鎮界之物。

    可是,顛覆金聚大神認知的是,一箇中位神,居然一下子拿出六劍神器。

    皆是劍!

    唯一遺憾的是,六柄神境皆有不同程度的腐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生門下。

    萬劍飛舞,神氣浩蕩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的那尊陰鼎,本是一件強大戰器,但,難擋神劍,化爲了碎片。

    “鬼域無邊,喪門大開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體內的鬼氣和規則神紋,如潮汐巨浪一般外涌,頃刻間,一座昏天黑地的鬼域世界凝顯出來。

    在這座神境世界中,屍骨如海,血月臨空,腐朽的力量飄散。

    池瑤、封塵劍神、小黑、般若,沾上了腐朽之力,皮膚先是變得灰白,隨後,化爲灰暗,與地上的一具具屍骨的顏色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地底有四座喪門打開,呈暗紅色,正好位於他們的身下,將他們吞噬進去,陷入無盡的失重之中。

    那種失重感極爲難受,像是一直在下墜,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這是喪門力量,是金聚大神最厲害的神通。”封塵劍神想要調動劍道奧義的力量,對抗喪門,但卻失敗。

    在佛門神尊的體內,除了佛道奧義,別的任何奧義都難有作爲。

    神尊的身體,對任何修士而言,都是禁錮之地,是世間最難破開的牢籠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站在一片綠油油的鬼火之畔,鬼火的溫度,達到三千萬級。僞神一旦沾上,瞬間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便是下位神的生命強大,但,一旦陷入鬼火,也支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出神境世界的中位神和上位神,可以支撐得久一些。但,也是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看着陷入神境世界和喪門中的四神,發出陰沉笑聲:“你們終究還是太年輕,竟然以爲,執掌了神器,就能與大神抗衡。大神哪一個不是修煉了數十萬年,豈是你們幾個數千歲的小年輕可以一較高下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手臂輕輕一揮。

    腳下的鬼火,化爲四條火焰長河,涌入進四座喪門。

    池瑤操控五柄神劍,攻擊喪門。

    但,卻有無邊無際的規則神紋和鬼氣涌出,將她的攻擊化解於無形,難以對喪門造成威脅。並非神劍不利,而是抽劍斬水水更流。

    她與大神的修爲差距,何止十倍,根本不是執掌了神器就可以彌補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以劍神護體,化爲劍光,衝向喪門,卻被一股無形的氣流拍擊回去,重新陷入失重狀態,像是在墜向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小黑和般若都是初入神境,沒有修煉出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但,小黑執掌有冰魄寒珠,尚且可以抵擋鬼火。

    般若卻只能依靠真我之門、命運決杖、百龍明皇甲苦苦支撐,可惜,鬼火溫度太可怕,將百龍明皇甲這件至尊聖器都煉得通紅,似要融化。

    小黑欲要助她,但,他們被分割在不同的喪門中,想要幫助都無法辦到,急得它嘴裡發出一道道怒嘯聲:“猴子,今日本皇若是不死,出去後,一定毀了你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根本不理睬似,視它已死。

    冰皇的神紋雖強,但大神是神境中的霸主,不懼神尊神紋。

    神尊真身駕臨,才鎮得住大神。

    “般若……”

    池瑤見般若陷入鬼火,已經難以支撐,如此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般若眼中沒有懼色,似已看淡生死,道:“今日是我的劫難,現在我自爆神源,破他神境世界。你們可以藉此機會脫困,將來斬他,爲我報仇。”

    若能生,誰又想死?

    縱然這大世,讓她萬分痛苦,千般悲傷,但,在欲要自爆神源的這一刻,般若卻還是忍不住,向三生門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可惜在金聚大神的鬼域神境世界中,看不見三生門,眼前只有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池瑤如帝皇一般,以命令的語氣,道:“不許這麼做,我們還有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髮出一道道怒罵聲。

    池瑤後面的話,般若根本已經聽不見,五識封閉,體內神氣運轉,衝向神源。

    “在大神面前,還想自爆神源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的精神力釋放出來,凝聚成一道白色光束,飛入喪門,擊在般若身上,瞬間打碎了她的神魂,在背上留下一個對穿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自爆神源失敗。

    神魂破碎。

    般若完全沒有了意識,神軀飄在喪門中,被鬼火焚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是這時,三生門中的張若塵心口一痛,生出強烈的感應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立即向外衝去,看見外面金色水面上,鬼氣浩蕩,神威煌煌,極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這股力量……好可怕,達到大神級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見小黑和般若他們的身影,但是,卻在黑壓壓的鬼氣中,感應到了他們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知曉,以自己的修爲,絕不是來者對手,於是,折返回了三生門中。

    “古佛,我朋友大劫,可否助我一臂之力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水中佛影道:“對方乃是鬼族大神,若我未死,自然能夠降服他。但,我已死去八十萬年!你若躲在三生門中,我可庇護你,但實在是無力救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古佛降服他,我會親自降服他。但請古佛,借我一招之威。”

    “一招,還是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《六祖釋禪圖》,割開手腕,將血液滴在上面。

    《六祖釋禪圖》乃是須彌聖僧所畫,以前張若塵不明白,爲何自己的血液,可以將它激活。現在,終於明白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域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陰風獵獵,寒氣森森。

    池瑤和封塵劍神的眼神,冷到極點,似乎都有自爆神源,與金聚大神同歸於盡之心。

    小黑則是嘴不停歇,將金聚大神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,也不管金聚大神有沒有祖宗。

    “罵吧,盡情的罵,下一個就是你。真想知道,冰皇之子的神魂,是否更加美味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面帶殘忍的笑意,來到鎮壓般若的那座喪門邊,探出一隻白猿鬼手,正欲收取般若的神魂碎片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一道浩蕩佛音,如洪鐘大呂,響徹無邊鬼域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臉色一變,擡頭向上空望去,只見,本是被血月映照成暗紅色的天空,變成了金色。佛光一縷縷的,滲透進來。

    別說是金聚大神,就連小黑、池瑤、封塵劍神都臉色凝固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隻萬丈長的金色手掌,擊碎神境世界的天空。

    血月隨之墜落,整座鬼域神境世界,在快速崩塌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息,目光向三生門的方向望去。只見,一尊身軀巨大的宛如彌勒一般的真佛站在那裡,身上佛光映照萬里。

    他袒胸露乳,赤着雙足,面容寶相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本以爲是雲青古佛死而不僵,存有對抗之心,但,看到那尊真佛的模樣,又看到懸在上空的金色手印,嚇得差點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六……六祖……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直接跪了下去,連逃遁之心都不敢生出,渾身皆顫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沒有見過六祖,但,卻見過六祖的佛像,也得到過六祖的遺寶。此佛,與遺寶上的氣息,一模一樣,而且威勢還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除了六祖,還能有誰?

    “鬼主沒有說錯,六祖果然活着。佛祖級別的存在,怎麼可能那麼容易隕落?十萬年前,爲了殺死剛剛達到佛祖層次的須彌,地獄界可都是付出了慘痛代價。”

    因爲與鬼主有過交流,金聚大神對六祖還活着的事實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遙遠處,藏在金葉菩提林中的海水,心中也是大驚。

    隨後她緩緩跪了下去,雙手合十,口唸佛經。

    並不是說,她對佛道有多麼虔誠,只是因爲知曉,六祖神通廣大,若是傷勢已經痊癒,那麼,肯定是當今宇宙的第一強者。

    昊天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!

    六祖怎麼可能不知道她隱藏在附近?

    與其繼續隱藏,顯得陰暗魑魅,不如坦然跪下,做一個虔誠的佛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六祖金身佛影的內部,根本沒有發現遠處金葉菩提林中的海水,目光只是看向跪着的金聚大神,道:“本祖在這三生門中,是爲悼念師尊,欲要靜默枯坐十萬年。小鬼,誰允許你,來到此處的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顫聲道:“不知佛祖在此,本座……晚輩萬分惶恐。晚輩無意打擾雲青古佛的遺體,這就離開,這就離開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,只能嚇一嚇金聚大神,殺不了他。

    於是,他道:“本祖本想超度了你,但,在哀悼師尊的這十萬年間,不想殺任何生靈或死靈。你且去吧!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如蒙大赦,看了看,懸在上空的萬丈佛手,道:“還請佛祖收了神通,金聚已經知錯。”

    佛手的威能,壓得他難受至極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佛手漸漸散去。

    金聚立即起身,但不敢直起腰背,將鬼域神境世界收起。

    四座喪門,隨之消失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、池瑤、小黑脫困而出,心中無不震驚,紛紛向三生門處的六祖叩拜行禮。

    小黑百無禁忌,道:“六祖,不能放過金聚大神,他作惡多端,殺人如麻,而且專殺西天佛界的僧人,吞噬他們的魂靈。還說,修佛者的魂靈,最是美味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嚇了一跳,怒斥道:“你別血口噴人,本座從未殺過西天佛界的僧人。”

    小黑指向金聚大神,道:“你發誓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自然是不敢發誓,他這一生殺的生靈不計其數,怎麼可能沒有西天佛界的僧人,道:“清者自清,何須發誓?鬼族也有一心向善的好鬼。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了池瑤,卻是絲毫都不意外她會出現在這裡。

    因爲他從小黑那裡得知,池瑤來到了地獄界。

    所以,在第二次見到般若的時候,張若塵從她的眼神,便是看出,般若就是池瑤,她們是在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再說,以張若塵對般若和池瑤的瞭解,加上擁有真理之心和無極聖意,怎麼可能識破不了她們?

    池瑤太輕敵!

    居然以爲他張若塵依舊還是當初那個修爲弱小的青年,可以隨意騙過。

    看破卻不想說破。

    只想看看池瑤到底想要幹什麼?

    也想知道,般若爲何會第二次做出這樣的選擇?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了躺在金色湖海上的般若,傷得極重,連神魂都化爲碎片,頓時,心中怒火難以壓制,盯向欲要離開的金聚大神,道:“回來,誰允許你走的?”

    這句話,沒有蘊含任何力量。

    但,金聚大神卻感覺自己像是中了定身咒,魂體都要散開,根本邁不動腳步。他感受到了六祖的怒意!

    歷史上有記載,曾有佛祖一怒,滅了地獄界的整個鬼族,十鬼九亡。

    如今佛祖再怒,金聚大神怎能不驚駭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