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燕離人未必知曉木靈希的存在,但,就算他知曉,也只是知道木靈希是崑崙界修士,根本不會聯繫到鳳天身上。

    漸漸的,燕離人眼中的黑暗散去,眼神變得十分疲憊,看向張若塵時神情複雜,似乎無顏面對這位昔日的晚輩。

    他向黑暗中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道:“燕閣主,留下來吧!”

    燕離人微微停了停,沒有轉身,道:“留不下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,燕離人是被龏殤控制,甚至攝取了記憶,神魂遭受永遠無法恢復的傷害,已經無法面對自己的內心。

    修士這一生,一直都是在進取中成長,迷惘中反思。

    有的人,能夠一次又一次走出迷惘,不斷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而有的人,哪怕達到了神境,依舊會在迷惘中墮落。再強大的心境,也有擊穿的力量,時間會腐蝕,黑暗會吞噬,慾望會迷失……

    若是擊不穿,只是時間不夠長,黑暗不夠暗,慾望不夠強……

    燕離人曾救過張若塵性命,張若塵自然不會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菩提樹所在的方位,魔火逐漸散去,木靈希身上神光閃爍,聖道規則不斷轉化爲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欣喜之色,立即取出三枚神源,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神源如烈陽一般,釋放出精純濃厚的神氣。

    在吸收這些神氣的同時,木靈希周圍地面的塵土緩緩飛起,接着是大塊大塊的黑暗物質飛起。

    所有黑暗物質在快速凝聚,與神魂和規則神紋融合,凝聚成石碑形態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破神境,在凝聚神座星球的時候,都會受環境影響。

    就像當初在荒古廢城凝聚神座星球的血屠,只凝聚出了一顆,而且,神座星球只是行星大小。

    但,就這麼一顆神座星球,因爲是用荒古廢城中的物質凝成,所以威力反而比別的神靈的星魂神座加起來都更強大。

    木靈希修煉的第二聖源“魔道聖源”,受《天魔石刻》的影響極深,因此,凝聚神座星球,走的是天魔的道路。

    不凝星球,而是錘鍊魔碑。

    以黑暗物質錘鍊出來的魔碑,可想而知,威力是何等強大。

    但,隨着一幅幅魔碑石刻凝聚成形,張若塵眼中的異樣之色越來越濃,不知是喜是憂。

    因爲魔碑上的石刻圖文太詭異了,有部分,可以在三十六幅《天魔石刻》上找到痕跡,但有的卻玄奇到張若塵難以看懂的地步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幅,出現死亡城池的圖樣,鳳天的真身站在城中,受無數屍鬼叩拜,如鳳臨天下。

    甚至,有一幅出現三途河的紋路,鳳天和梧桐樹齊齊現身河畔,死亡之氣瀰漫長空,河中無數浮屍向岸上爬。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,鳳天這是將自己對道的理解,強加給了木靈希,要左右她未來的神道修行。

    一位天親自爲一位新神凝聚神座星球,重塑根基,灌注修煉體悟。

    這對任何修士而言,都是無與倫比的大機緣。

    但,卻也讓木靈希的身上,徹底打上了鳳天的印記,如同衣鉢傳人,再也無法留在天庭宇宙。

    而且木靈希這樣的變化,世人只會猜測,是因爲張若塵的緣故。

    一連錘鍊出三十六塊魔碑石刻,正好對應《天魔石刻》的圓滿之數。顯然,鳳天是有意爲之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天過去,隨着魔碑全部成形,木靈希收斂身上的神威,將沒有消耗完的三枚神源收入袖中。

    一雙光潔如玉的腳丫落到地上,三十六幅魔碑石刻懸浮在頭頂,她身上有一股風華絕代的氣質,似鳳凰神後,又似邪惡魔妃,豔絕且傲視衆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了過去,深深凝視她,道:“鳳天不該強行干預她的修行之路。”

    雖知說出這話,很有可能會觸怒鳳天,但張若塵還是講了出來。因爲,他心中是真的很擔憂木靈希。

    以木靈希的修爲和意志,怎麼可能承受得住鳳天的精神意志?

    出乎張若塵預料,木靈希並未動怒,道:“本天並未強行干預,是與她溝通後,她自己做出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繼而,她又道:“本天本沒有必要與你解釋這一句,不過,就如你所說,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,沒有必要因爲一場誤會,鬧出不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鳳天前輩爲何這麼做?對你來說,這有什麼好處?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,本天都得借她肉身爲殼,她越強,對本天自然越有好處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相信這話,若只是因爲這個,她會花這麼大的力氣,幫助木靈希凝聚出三十六塊魔碑石刻?

    木靈希見張若塵那狐疑的樣子,冷哼一聲:“告訴你也無妨,本天涅槃後,體內力量由死轉生,正在發生一些匪夷所思的變化。今後,本天掌握的死亡奧義,有可能會阻礙修行,總得找一個人來繼承。”

    “你讓靈希繼承死亡奧義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知道你不會相信,但這就是本天內心的想法。因爲她的身體,已經與本天的新體產生了聯繫,種下了因果。本天也就絕對不能放她離開,免得被對手抓住了破綻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適合修煉死亡之道,且死亡奧義不是誰都可以掌控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搖頭,道:“你說了不算!而且,你對死亡之道一無所知,本天說她能掌握死亡奧義,她就可以掌握。她才修煉一千多年而已,在未來的數十萬年,甚至上百萬年的修煉中,完全可以走上另一條路。魔道大興在即,本天總得佈置一手棋才行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木靈希死死對視,但,終究是缺乏與鳳天對抗的底牌手段,且木已成舟,無法改變。

    果真是福禍相依。

    木靈希見張若塵眼神漸漸失去鋒銳,不禁露出一道勝利者的冷笑,譏諷的道:“若你張若塵肯真心歸順,其實將死亡奧義留給你,纔是最佳的。到時候,你將成爲本天座下最鋒利的一把刀!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你張若塵心比天高,不會臣服於任何人,是一個本天無法掌握的修士。實在是可惜!”

    “龏殤過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感應到龏殤的氣息,立即警惕起來,將神尊符暗藏手中。

    就算龏殤不是一個記仇的性格,不在乎被神尊符打傷。但,張若塵既是暴露了六柄神劍和菩提樹,而且修爲還弱於對方,對方怎麼可能不生出貪婪之心?

    況且,龏殤就不擔心張若塵殺他?

    一旦有這樣的擔心,肯定先下手爲強。

    龏殤走入菩提樹佛光籠罩的區域,穿一身黑袍,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戰兵,臉上洋溢笑容:“若塵老弟,恭喜,恭喜令師姐渡劫成功,地獄界再增一位神靈。”

    雖是第一次見面,兩人已稱兄道弟,真有化干戈爲玉帛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龏殤身上,張若塵沒有感知到任何危險氣息,甚至都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太敏感,疑心太重。

    但,不敢放鬆警惕,張若塵笑道:“我師姐可不是地獄界神靈。”

    “怎就不是了?等她嫁給你,不就是地獄界一員?血絕若是反對,本座親自去和他說。”龏殤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龏兄竟認識外公?”

    “哈哈!血絕天縱奇才,可謂地獄界新生一代的領軍者,本座與他是見過的。”龏殤不吝讚美之詞,繼而看向木靈希,道:“厲害啊,令師姐修煉的是《天魔石刻》吧?凝出十八塊魔碑,未來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先前,木靈希渡神劫,張若塵一直以精神力掩蓋這片區域,龏殤並不知曉神劫的過程。

    等他到來後,木靈希又收起了十八塊魔碑,只將一半顯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ωωω●tt kan●C〇

    很顯然,鳳天對這位地獄界的大神,亦是有防範,不會像對待張若塵那樣,可以坦然暴露自己的一些秘密。因爲她知曉,憑木靈希,可以讓張若塵投鼠忌器,無法違逆她的意志。

    龏殤沒有真正將木靈希放在心上,區區一個新神而已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後,張若塵問道:“龏兄怎會在這裡待了十萬年?出不去嗎?”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本座隨父出征,攻打崑崙界。但在那場神戰中,神軀爆碎,化爲血霧塵埃,墜入時空亂流,花費上千年時間,才重凝神軀,逃脫出來。但,卻被困死在了這片黑暗虛無之地!”

    龏殤感慨萬千,道:“父尊可能以爲,本座在十萬年前就已經隕落了吧!”

    “這裡難道沒有出口?當年,你們是如何從地獄界來到這裡,繼而殺向崑崙界?”張若塵追問道。

    龏殤道:“入口很隱秘,只是九死異天皇、父尊、三煞帝君才知曉。對了,你們是從崑崙界來的吧?你們進來的入口,在何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向上方看去。

    繼而,龏殤和張若塵同時飛了起來,衝出黑暗,進入虛無,但飛行了萬里,都再也找到墜入進來的那片空間斷裂帶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那片廣闊的一片空間斷裂帶,怎麼會消失不見了呢?”張若塵困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若塵兄,這是很正常的事!當初本座從時空亂流中逃出來後,時空亂流也消失了!看來,我們是出不去了!”

    龏殤面露苦笑,似乎坦然接受了現實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個結果,讓他很失望。

    但終究是有了結果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對他而言已經失去了唯一的價值,他不再等待,果斷出手,手臂上浮現出黑色神光,如刀似劍,直向張若塵那隻持着神尊符的手掌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殺人,先奪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一章,大家也看得出來,燕離人是一個完全可有可無的角色,爲了填坑才寫的。結果,把自己坑進去了!

    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可領!

    原來前面已經把這個坑填了,只不過是一句話帶過,然後自己給忘了!

    這就是人物線太長,人物太多的後果,這種寫法很吃力不討好,幾乎沒有人會一兩年,甚至幾年後,再去交代這種早就邊緣化的小人物。

    單純是自己喜歡這樣寫,哎,沒辦法!

    當然最大的原因,還是因爲書寫得太長了。今年年底,怎麼都得完結了才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