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六祖的金身,大如殿宇,站在三生門下,道:“大膽鬼物,你竟然敢在本祖師尊的佛體中殺生,你該當何罪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臉色驚變,看向躺在金色水面的般若,連忙道:“沒有啊,晚輩哪敢擾雲青古佛的清淨,更不敢殺戮,壞古佛清修。般若乃是命運神殿的神女,晚輩做爲地獄界的神靈,怎麼可能殺她?”

    “沒死!只是神軀受創,神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傷而已。”

    神魂的主體,主要是位於神源中。

    只要神源不毀,神魂很難滅盡。

    只不過,絕大多數神靈,自知必死的時候,都會自己毀掉神源中的神魂和規則神器。一是防止完整的神源,落入敵人之手。二是,不想落入生不如死的下場。

    般若被擊碎的神魂,是位於神軀中的神魂。

    而神源中的神魂,沒有受太大影響。

    “佛祖,你看!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雙手隔空按了出去,一道道光紋涌出,在般若傷體的上方,將所有神魂碎片凝聚成了一道淡淡的魂影。

    魂影與般若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魂影落下,與般若的神軀,完全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鬼族對魂力的操控,沒有任何種族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“神魂重新凝聚了,很快就會醒過來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極爲忐忑,不敢直視六祖。

    說到底,天庭和地獄重新開戰,是絕對敵對的雙方。金聚大神只能期望,六祖是真的不想在雲青古佛遺體中殺戮,放他離去。

    “六祖,不能放過他,他是鬼族神靈。”小黑再次道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本就怕得要命,見小黑火上澆油,心中甚是憤怒,道:“佛祖,這隻貓,是不死血族冰皇之子,作惡多端,喜吸人血,特別是修佛者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小黑沒想到金聚大神如此狡詐,倒打一耙,急道:“你敢污衊本皇?”

    “本座可沒有污衊你,你體內有云青古佛的血氣,說明你進入古佛遺體後,吞噬不了不少神尊血液。”金聚大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別吵了!”

    六祖聲音浩蕩,盯向金聚大神,道:“你可知,這女娃兒與本祖有些淵源?”

    就是這時,般若悠然轉醒,但很虛弱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先是頗爲詫異,隨後雙目大瞪,想到了地獄界的一個天大隱秘。

    傳說,六祖與冥族的印雪天,一起拜在雲青古佛的門下修佛,是師姐弟,關係很是親近。所以在六祖心中,沒有生靈和死靈之分,衆生皆平等。

    還有另一則傳說,命運神殿的怒天神尊,乃是印雪天之子。

    不過,這則傳說,一直沒有得到證實,也沒有誰敢去證實。

    如今聽到六祖說出這樣的話,金聚大神立即想到了此處。除了這一層關係,般若一個一千多歲的小年輕,還能與六祖有什麼關係?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知道“怒天神尊可能是印雪天之子”的傳說,之所以說出剛纔的話,只不過是想嚇一嚇金聚大神,免得他今後繼續找般若的麻煩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欲編一個謊言,卻見金聚大神再次跪在了地上,慌急的道:“佛祖明鑑,晚輩實在不知,般若神女居然是你老人家的徒侄孫。若是知曉,必定對她恭恭敬敬,不敢有半分冒犯。”

    徒侄孫?

    在場修士,皆是愣住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和般若自己,都感到詫異,有些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般若明明是怒天神尊的弟子,怎麼變成了六祖的徒侄孫?

    金聚大神不會是被六祖的威勢嚇糊塗了?

    張若塵緩了一口氣,沉聲道:“可是,你終究還是冒犯了!你看,你把她傷成了什麼樣子?就算本祖有好生之德饒過了你,怒天能饒得了你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不敢有半分放肆,道:“晚輩願以一萬年修爲,助般若神女療傷。”

    “一萬年修爲?”

    三生門下。

    六祖的目光,望向凍在冰塊中,已經死去的空裡藏海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注意到了這一點,意識到六祖即將動怒,連忙道:“十萬年!晚輩願散去十萬年的修爲,助般若神女壯大神魂,凝練神源,修煉神境世界,直達中位神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六祖道:“十萬年的修爲,損失太大了吧!你不怕,跌回上位神的境界?你不怕,渡不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雙手合十,道:“不怕!種因得因,種果得果。都是晚輩犯下的過錯,理應盡最大努力彌補。再說,般若神女是佛祖的徒侄孫,傳功於她,晚輩心中萬分榮耀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心中苦不堪言,堂堂大神,威震星河,號令億萬鬼兵鬼將,爲什麼要來黑暗之淵?

    爲什麼運氣這麼背,惹到了六祖?

    幸好他足夠機智,果斷捨棄十萬年修爲,如此一來,六祖自然是不好再殺他,算是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至於捨棄的修爲,只能在黑暗之淵,多吞噬幾位神靈的神魂彌補回來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嘴裡吐出一座白骨祭臺,化爲三百餘丈高。

    祭臺上,刻滿古老而神秘的祭紋,隨着金聚大神將祭臺催動,一具具白骨隨之緩緩移動,爆發出強勁的陰氣。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,請!”金聚大神道。

    般若已是恢復了一些力氣,站起身來,至今依舊有些迷茫,六祖怎麼就出現了?也太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在迷茫中,她登上了白骨祭臺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以白骨祭臺爲媒介,將一身修爲,源源不斷轉移向般若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般若算得上半個死靈,而且修煉出了真我之門,可以憑藉真我之門轉化金聚大神的神魂魂力,和神氣、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小黑看得羨慕至極,只恨自己與六祖沒有那麼一分半點關係,否則也奪金聚大神十萬年修爲該多好?

    池瑤心中暗道:“得此機緣,般若也算因禍得福。只需將金聚大神的力量,徹底融會貫通,萬年之內,必定達到上位神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別說小黑,就連封塵劍神都十分羨慕。

    但,也只能羨慕。

    因爲,只有六祖這樣的存在,才能逼得一位大神,主動獻出十萬年修爲。換做是在外界,就算是神尊,都不可能逼金聚大神做出這樣的事。

    畢竟金聚大神是無常鬼城的神靈,無常鬼城也是有神尊級的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有白骨祭臺之助,傳功並沒有花費太長時間。

    傳功結束時,般若傷勢已是完全恢復,神魂強大到了極點,體內神威無法控制,不斷向外宣泄。但,依舊還是下位神的境界。

    對她而言,只需要凝聚出神境世界,立即就能成爲中位神。

    但,凝聚神境世界,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,需要花費很多時間。

    反觀金聚大神卻是虛弱到了極點,身上神光時而暗淡,時而明亮,這是境界不穩的跡象。他將白骨祭臺收了起來,躬身行禮道:“佛祖,晚輩現在可以離開了嗎?”

    六祖的金身佛影,需要張若塵的血液支撐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血液,已是大量流失。

    但他依舊選擇,再支撐片刻,道:“阿彌陀佛!金聚,你該知道,本祖放你離開,最大的原因乃是因爲,世間萬物皆有存在的道理,衆生平等,善惡有報。鬼族,也有鬼族該活着的價值,不應全部打死。”

    每一位佛祖,都有自己不同的佛法思想。

    六祖的思想,乃是“衆生平等”,這一點張若塵是知曉的。因爲,“衆生平等”這一招秘法,最早就是六祖創出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露出虔誠的神色,道:“佛祖大智慧!天庭地獄諸神,皆是偏執之輩,無一人可與佛祖相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但,本祖能饒你,怒天卻絕不會饒你。怒天的性格如何,你該知曉吧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露出忌憚之色,心中是真的有些懼意。

    如果說,在黑暗之淵中,將般若他們全部殺死滅口,他自然是無所畏懼。

    可是,有六祖在黑暗之淵,他哪裡還敢這麼做?

    況且他還殺了不少神靈,吞噬了這些神靈的神魂。一旦般若他們將消息傳了出去,不說怒天神尊,只是黑暗神殿、死神殿、冰皇……,就能讓他在地獄界沒有立足之地,甚至讓他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他總不能一直躲在黑暗之淵吧?

    這麼危險的地方,待久了,必然遭遇大凶險,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越想,金聚大神越覺得來到黑暗之淵,是自己做出的最不明智的決定,心中有些悲涼。難道要遠走宇宙邊荒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本祖倒是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!”

    “佛祖救我。”金聚大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拜般若爲師,隨她一起修習佛法。既然你做了怒天的徒孫,他自然不會再爲難你。他若爲難你,你便告訴他,這是本祖的決定。是本祖,看你與佛有緣,欲要保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本是以爲自己已經無路可走,聽到這話,心中頓時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對啊,只要拜師般若,大家便算是一條船上的人,他們自然不會再將空裡藏海這些神靈的死因說出去,等於是斬斷了一切後顧之憂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依舊是無常鬼城的大神,依舊可以在黑暗之淵吞噬別的神靈的神魂,只不過是要學習佛法而已。

    這有什麼?

    只是跟隨一個小女孩學習佛法,就能得到怒天神尊和六祖這樣的靠山,反而是賺大了!當年印雪天何等強大,還不是拜在雲青古佛門下修佛。

    在金聚大神欣喜若狂之時,般若卻是更加茫然失措。一個下位神,收一位大神做弟子,這……六祖做事,果然不拘一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