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感應何等敏銳,龏殤殺念剛起,錚然一聲,沉淵古劍如光梭飛出。

    劍體膨脹,變得盾牌一般寬厚。

    龏殤這迅雷閃電般的一擊,劈在沉淵古劍的劍體上,形成神力漣漪,鏗鏘震耳的聲音,在虛無中炸開。

    他修爲深厚,力量非比尋常,雖未能一擊得手,卻也將沉淵古劍連同張若塵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劍體激顫!

    龏殤不敢給張若塵施展神尊符的機會,身法展開,爆射出去,雙手捏拳,一拳又一拳擊出,接連不斷,落在沉淵古劍的劍體上。

    拳頭上,蘊含厚重的黑暗力量,神勁如暴風驟雨。

    每一擊都如星辰撞擊,可惜,每一次都被劍體擋住,無法擊中張若塵肉身。

    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,龏殤一連打出上百拳,就在他神力出現稍微停頓之時,以沉淵古劍爲中心,大量時間印記光點浮現。

    “流年之光!”

    抓住劍柄,張若塵揮劍橫斬出去,與龏殤打出的拳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時間之力、黑暗能量、劍氣,如同煙花一般爆開,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,在虛無中亂竄。又在片刻後,消弭在虛無中。

    這些規則神紋,是他們修煉出來,在虛無中戰鬥,會不斷消耗,無法收回。

    消耗到一定程度,甚至修爲都會跌落。

    這一擊對碰後,張若塵眼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,但,沒有多想,立即攻出第二劍,第三劍……

    六柄神劍亦是飛出,結成劍陣環繞身周,霎時間,劍氣縱橫,時間光點如雨。

    遠處,菩提樹下。

    燕離人是隨龏殤一起前來,看見張若塵和龏殤飛出去不久,遙遠的黑暗中,便是傳來強勁的神力波動,立即意識到不妙。

    燕離人臉上憂色很濃,看向木靈希,道:“趕緊帶着菩提樹,離開此處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不爲之所動,淡然若是。

    燕離人很急切,催促道:“龏殤乃是太虛巔峰的大神,若塵絕不是他的對手,就算有神尊符,也未必施展得出來。再不走,就走不掉了!”

    燕離人像是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,欲強行帶木靈希離開。

    他體內有龏殤種下的靈魂印記,這般做,等於是背叛,可想而知會是什麼下場。

    木靈希目光盯了過去,燕離人還未靠近,就被她瞳中涌出的光束擊飛,身體化爲冰塊。

    花費許久時間,燕離人才以神力,煉化了身上的冰晶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環顧四周,臉上神情詫異,隨後,時而呆滯,時而清澈,時而堅定,時而茫然。

    最後,看向木靈希之時,完全化爲了震驚。

    蒼老的身體,深深拜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被木靈希的目光擊中,冰封起來的時間內,燕離人大夢三萬年,在夢中,經歷了一段又一段人生,一次又一次挫折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在命運的引導下,戰勝挫折,走出困境,實現自我救贖。

    心境經受住了千錘百煉。

    #送888現金紅包# 關注vx 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熱門神作 抽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在夢中,比他這數千年在真實世界中修煉得到的更多。

    “敢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聖,爲何賜下這段機緣,助燕某走出心境枷鎖?”燕離人問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目光清冷,沒有答他。

    因爲,在她看來,燕離人無論是修爲,還是自身價值,都還遠遠沒有達到,可以與她對話的地步。

    剛纔所爲,純屬心念所及,隨手爲之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神尊級的能量波,從遠處衝擊過來,被菩提樹散發出來的佛光擋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還是抓住機會,動用神尊符,一拳將龏殤的神軀,打得爆裂成齏粉。但他心中,沒有絲毫喜色。

    就在龏殤神軀爆碎的剎那間,張若塵嗅到一股屍腐味。

    做爲冥族,體內怎麼會有這樣的味道?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沉,立即向菩提樹光團的位置,趕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戰鬥波動平息了,難道龏殤已經死在神尊符下?”燕離人面露困惑,有些不信,像龏殤那樣的強者,會如此容易就被擊殺。

    濃密的黑暗能量,從四面八方而來,將菩提樹籠罩。

    佛光逐漸變暗,菩提樹的枝葉上也出現一縷縷黑霧,在不斷被侵蝕。

    木靈希從容鎮定,目光盯着從黑暗中探出來的一隻巨爪。巨爪釋放出來的神威,壓得燕離人渾身緊繃,雙腿不受控制的顫抖,體內骨頭爆響。

    眼看巨爪就要落下來,黑暗中,六柄浩蕩神劍飛出,釋放滔天烈焰之氣,與巨爪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巨爪四分五裂,化爲一縷縷陰冥之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道流光閃電,從天而降,出現在木靈希和燕離人身前,陰陽十八局和劍陣相繼顯化出來,身上爆發出威臨天下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出來吧,龏殤!”他冷喝一聲。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龏殤的笑聲:“張若塵,你的神尊符已經徹底耗盡,再也無法對本座造成威脅。你唯有獻出神魂,臣服於本座,才能苟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你使用神屍煉製的替身傀儡,就是爲了消耗掉我的神尊符?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先前劈出第一劍的時候,就發現那個龏殤不對勁。

    那個龏殤雖然有太虛境大神的戰力,可是,與太虛巔峰的大神相比,卻差得太遠,根本不像是能夠扛住神尊符一擊而不死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,擔心他會自爆神源,所以張若塵才引動神尊符的最後一擊,擊殺了他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龏殤語氣中,帶有怒意,道:“那替身傀儡,乃是用本座的神血餵食而成,本座在這裡收集到的無數資源,都用在了它身上。本以爲,它可以偷襲得手,沒想到你這小輩心思如此之重,竟識破了本座的謀劃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讓本座損失了一具太虛大神級的替身傀儡,那麼,只能用神劍和菩提樹來補償。而你和你師姐,也必須獻出神魂,做本座的奴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在做夢嗎?做你奴僕,你也太將自己當一回事了!”

    龏殤笑了起來,道:“你張若塵天資不俗,小小年紀就能有如此高絕的修爲,自然是不會甘心認命。但,在這裡,卻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“燕離人何嘗不是一身傲骨,但,本座有的是手段和時間,磨滅他的精神意志。這個過程,很有趣的,但對你們而言卻痛苦難當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沒有發現,自己已經變得虛弱了不少?”

    “你有神器和陣法,本座被神尊符重傷,暫時的確奈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,這裡只有黑暗和虛無,你這樣催動陣法,體內的神氣會快速流失。等你身上的神源和神石耗盡,在漫長的歲月中,會越來越虛弱。到時候本座的傷勢痊癒,你卻虛弱不堪,還怎麼與本座鬥?”

    “已被困在這裡十萬年,本座有的是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龏殤啊,龏殤,你對我一無所知。”張若塵眼神一沉,體內一道劍祖魄劍飛出去,擊向黑暗中的某一處。

    被張若塵洞察方位,已讓龏殤大吃一驚,在感應到劍祖的恐怖氣息後,差一點嚇得魂飛魄散,立即遠遁逃走。

    劍祖魄劍雖強,但也需要情緒,才能爆發出極致威力。

    這一道魄劍,實際上,殺傷力根本威脅不到龏殤這樣的強者。

    但,龏殤不清楚劍祖魄劍的威力,加上先前被神尊符重創,所以在感應到劍祖氣息後,立即就逃了!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,以龏殤的修爲,就算受傷,依舊不好應對。加之,張若塵對這個陌生世界知之甚少,真要交手,多半討不了好。

    總不能又使用神尊符和神王符?

    神尊符和神王符,張若塵是打算對上玄一和量組織的時候使用,是用來保命的,怎能再浪費在龏殤的身上?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燕離人雙眼冒黑氣,雙手捏爪,撲向木靈希。

    但,剛剛衝出去數步,距離木靈希還有三尺,他便以自己的意志,與龏殤的意志對抗,雙爪沒有落下去,嘴裡發出痛苦的吼聲。

    這是有了大夢三萬年的意志基礎,才能與龏殤對抗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捏醒世印,身上佛光綻放,擊在燕離人頭頂。

    燕離人筆直倒下,失去意識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一連擊中燕離人身上三十六處竅穴,將精純佛力打入他體內,封印神魂、神心、神源。

    木靈希從始至終都沒皺一下眉毛,站在那裡動也不動,此刻才道:“沒用的,他的神魂,很大部分都掌握在龏殤手中,體內設置有神魂禁法。只要龏殤心念一動,就能殺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在,自然要護他周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太極陰陽圖。

    圖內自成一片天地,與外界隔絕。

    木靈希妙目凝看太極陰陽圖,伸出纖細手指,從圖卷表面劃過,頓時,波紋一道道。

    她眼中一道亮光閃過,道:“原來如此,不愧是天下一品。”

    正在幫助燕離人化解體內神魂禁法的張若塵,臉色微變,自己無極神道的奧妙,怕是瞞不過眼前這位天級人物。

    她會因爲天下一品,殺人除患嗎?

    張若塵是借用逆神碑,化解了燕離人體內的神魂禁法,隨後,直接坐在了地上,嘴裡吐出一口蘊含屍氣的黑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