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自己明明受了傷,中了屍毒,體內臟腑難愈,卻還強裝好人,真是自討苦吃。”木靈希坐到菩提樹的一根樹根上,看着渾身血脈變成黑色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喜不悲,不怒不嗔,盤膝而坐,太極陰陽圖運轉起來,陰陽二氣流動,佛祖金光護體,渾身散發神聖韻味。

    木靈希冷哼一聲:“與須彌一個德性。”

    龏殤的替身傀儡,可是貨真價值的太虛境戰力,體內屍毒強大,最開始那一百多拳,佔有先機,力量剛猛,是完全壓着張若塵打。

    爲了救燕離人,張若塵先前是強行將內傷和屍毒壓制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傷勢痊癒,看着坐在菩提樹下風情無邊的木靈希,道:“多謝鳳天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謝本天什麼?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雖不知,燕離人爲何能夠對抗龏殤的意志,但想來只有鳳天前輩的手段,才能讓他做到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眼皮翻了一下,看向別處,道:“龏殤的修爲遠勝於你,你打算如何應對?別盯着本天看,本天目前只能動用極其微弱的力量。這具肉身,纔剛成神,依舊脆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很簡單,龏殤能夠找到我們,是因爲菩提樹的光芒太強,萬里之外都能看見。只要收起菩提樹,就能由明轉暗。論感知能力,我自信在龏殤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就是藏起來?張若塵,本天乃是地獄界諸天,你見過有諸天躲一個太虛境大神的嗎?”木靈希冷然,眼中滿是不屑,道:“你張若塵的神道天下一品,有不少人,覺得你未來能成爲始祖級。你就這點能耐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膩味,自己才凝練出了少陽而已,只有一象。

    若凝聚出少陰,二象並存,陰陽互補,那自然是不會將一個龏殤放在眼裡,直接已經殺過去了!

    諸天落凡塵,果然是不知凡塵的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龏殤乃地獄界大神,乃龏天之子,聽鳳天的意思,竟是想要殺他?”

    “威脅到了本天的安全,當然得殺。”木靈希很直接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依鳳天之見,一位初入太白境的大神,該如何才能殺死太虛巔峰的大神?龏殤這樣的人物,便是神王神尊出手,也不見得一定能殺死吧?”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神王神尊殺不了太虛大神,絕不是因爲真的殺不了!或許是因爲,這位太虛大神背後站着更強的無量境。或許是因爲,這位太虛境大神身上攜帶有諸天賜予的逃命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能是因爲,神王神尊不想付出代價。就像,狡猾的蚊子,真要殺它,它必死無疑。但,就有那麼一些蚊子,可以在人類面前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說到底,還是因爲神王神尊從心底,就只是將大神看成一隻蚊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張若塵的武道境界,雖然還不夠高,但,精神力卻已經達到八十階。八十階,算是達到殺太虛境巔峰大神的最低線,正好龏殤現在受了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鳳天的意思是,使用陰陽十八局?”

    “當年,須彌精神力八十四階之時,用陰陽十八局,與神王都能鬥戰五日而不敗。你若將陰陽十八局祭煉到更高層次,憑現在的精神力,足以與龏殤分庭抗禮。”鳳天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算真能分庭抗禮,想要殺死,亦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本天呢?將陰陽十八局釋放出來吧!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不清楚,鳳天現在到底能發揮出多強的戰力,但,既然她這麼堅持,不想在龏殤面前露出弱勢之態,那麼只能從了她,拼了!

    木靈希走在陰陽十八局中,道:“以你的精神力,能把陣法刻畫到這一步,算是不錯了!可惜,缺乏陣靈。”

    “可用煉神花代替,她一直隨我修行,在空間之道上造詣不低,且與我心念想通。”張若塵將魔音喚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遭受精神力風暴,魔音便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直到張若塵凝練出少陽,她才甦醒。

    木靈希盯了魔音一眼,道:“修爲太弱,不過還行,能用!”

    她提起輕柔的手臂,伸出一根手指,等了半晌,纔是頗爲不悅的道:“扶住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道她意欲何爲,但,還是走了過去,將她手臂扶住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!”

    沒錢看小說?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!關注公 衆 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免費領!

    木靈希瞪向他,道:“你是完全無法領會本天的心中所想?就你這樣的悟性,還想證道始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了過來,鳳天現在無法動用自己的精神力,只能借他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扶着她的手臂,張若塵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,順着掌心,涌入她體內,蔓延至指尖。

    她那雪白纖長的手指,如同神筆點亮,散發白光,以空間爲紙,在之前的陣法基礎上,勾畫出一道道玄奧絕倫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一開始,張若塵覺得很彆扭,無論怎麼攙扶,都覺得扶着一座山,壓力巨大。

    但漸漸的,張若塵沉浸到她刻畫出來的一道道陣法銘紋中,每一道銘紋,都像是世間最美的藝術品,與天道契合。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徹底沉醉在陣法銘紋的刻畫中,只覺得木靈希的手臂,就是他的筆,是他在刻畫陣法銘紋。並且,手一直從木靈希的手臂,滑到了她的手背處,輕輕捉住。

    就算偶爾注意到木靈希的臉色有異,張若塵卻根本不將她當成鳳天,而是覺得她就是木靈希,自己在手把手的教她勾畫陣法銘紋,眼神始終專注。

    燕離人在陣中醒了過來,坐起,周圍星光滿天。

    半空中,張若塵站在木靈希身後,抱着她,以她的手臂,勾畫出一道道鳳凰般絢爛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那畫面唯美至極,浪漫迷人,讓大難不死的燕離人只覺得人間美妙,臉上不禁露出羨慕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,這浪漫的畫面,沒有持續多久,便是隨着木靈希的一道肘擊,擊在張若塵胸口,將他打得墜落到地上,而結束。

    張若塵摸向胸口,徹底從陣法銘紋的修習中清醒過來,看着從天而降的木靈希,並不知曉先前發生的事,只是更加深刻的認識到,這位鳳天果真是喜怒無常,將包含他在內的大神,皆都只是當成一隻蚊子而已。

    在她那裡,只有有用和無用之分。

    陰陽十八局已是大變樣,陣法籠罩的空間中,萬鳳飛舞,銘紋跳動,空間無時無刻不在運轉和變化。

    陣法威力,直接提升了一個大的層次。

    木靈希落到地上,冷冰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以你八十階的精神力,就算有本天親自出手,也只能刻畫到這個程度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曉,這些陣法銘紋,實際上是鳳天刻畫。

    但,不知爲何,他發現自己已將鳳天先前刻畫的所有陣法銘紋都學會,甚至覺得,其中一些陣法銘紋,就是他刻畫的。

    木靈希目光投向燕離人,道:“現在該是你發揮作用的時候了,說吧,這個世界,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?另外,龏殤都有一些什麼底牌?”

    燕離人道:“龏殤只是將我當成了一個奴僕而已,根本不會將他的秘密告知於我。不過,這個世界,有一處地方,頗爲有意思,但龏殤從來不允許我踏入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龏殤多半就是去那裡療傷了,前面帶路吧!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燕離人深知龏殤的厲害,心中謹慎,看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聽她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陰陽十八局,托起菩提樹。

    就算沒有重新煉製陰陽十八局,張若塵也根本不怕龏殤。

    他要走,龏殤根本留不住他。

    先前選擇隱藏,其實是不想正面硬碰,因爲沒有硬碰硬的必要。

    誰知道,明明是地獄界掌權者的鳳天,會這麼硬?殺心會這麼重?

    木靈希似看穿了他的想法,道:“最好的自保方式,不是自保,而是進攻,在進攻中抹殺掉一切威脅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你當年要滅崑崙界,現在要滅天庭的原因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量劫將至,唯有自己足夠強大,才能應劫。靠天庭諸羊,不如宰羊,壯我自己。若能踏入始祖境,量劫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信命運嗎?你覺得,量劫滅世,是不是宇宙的命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與本天談命運,你配嗎?哼,本天相信,終有一日,本天將執掌整個宇宙的命運,成爲超脫到規則之外的命運之神,唯一的神!”

    別的任何修士,說出這話,張若塵都能嘲諷一句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但,鳳天在涅槃之前,已經是地獄界的二十諸天。如今涅槃成功,境界必然踏入了新天地,成爲天地間最強大的存在之一。

    有如此修爲在身,她的所有狂言,都不再是自大,而是真的有藐視天下的底氣。

    當然張若塵若真想嘲諷,也能,只是何必呢?

    燕離人仔細看着木靈希,很困惑,道:“姑娘已經如此厲害,爲何要借張若塵之手殺龏殤?以姑娘之能,念頭一動,就能殺他吧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困惑。

    木靈希不說話了,但眼神冷至冰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