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持着《燕子雙飛圖》走出三生門的時候,金聚大神已經離開,但,無邊無際的金色水面,依舊還殘留着濃郁的鬼氣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、小黑盤膝而坐,吞吐精純佛氣,都在療傷。

    先前,他們一個被打得只剩白骨,一個化爲了血霧,都傷得極其嚴重,正常情況下,需要花費很長時間,才能痊癒。

    但,這裡乃是神尊的神海,吞吐佛氣,猶如吞吐神丹療傷一般。

    唯有般若那冰冷豔美的身姿,站在凍結了空裡藏海的冰塊下方,在一個個冰面上,倒映出十多道影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四周,沒有看到池瑤的身影,向般若走了過去,裝出困惑而又緊張的模樣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,詭四呢?空裡藏海是被誰殺死的?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六祖沒有告訴你嗎?”

    她是親眼看到,六祖從三生門中走出,又回到三生門中。

    “六祖?什麼六祖?六祖不是早在十萬年前就已經坐化?此事,天下皆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般若盯向三生門,沉思片刻,點了點頭,道:“也對,以六祖的強大修爲,即便身在三生門,你也不可能感應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麼回事?爲什麼突然提到六祖?”張若塵眼神中,充滿疑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池瑤和般若皆是聰慧絕頂,要騙過她們難如登天。若是直接承認,自己見過了六祖,將會留下許多破綻。

    不如,直接否認,反而更加可信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旁邊,響起小黑的一聲感嘆。

    感嘆聲中,充滿得意的意味,它道:“張若塵,你錯失了一個天大的機緣,你可知曉,我們剛纔見到了六祖他老人家?六祖,果然與傳說中一樣,佛法無邊,智慧通達,卻又平易近人,出語不定,歡喜快活,臉上始終掛着童真的笑容。”

    越說,越是得意,彷彿它和六祖有深交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容,道:“豈不是說,六祖賜予了你大機緣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倒沒有!不過,能夠見到六祖他老人家一面,已經是無上大機緣。”小黑輕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六祖早已圓寂,化爲八萬四千顆舍利。你們不會認錯,或者是被騙了吧?”

    小黑大笑,道:“哈哈!張若塵你自己沒有見到六祖……不,不,是六祖不願見你,你自命不凡,做爲萬古歸一的天驕,心中肯定不滿,覺得被忽視,但也不用說出這樣的話。被騙?我們可是真神,個個手眼通天,誰能騙得過我們?”

    “你是沒有看見,先前金聚老鬼跪在六祖面前那個慫憨的模樣,若是看見了,你就絕對不會認爲,我們是被騙了!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六祖的真身,的確在三生門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詫異、驚駭、震撼的神色,臉色變了又變。

    見他如此震撼,小黑是絲毫都不奇怪,因爲先前他們比張若塵此刻的表情還要誇張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金聚大神居然真的來了黑暗之淵,這下麻煩大了!傳說,大神不可敵,一念可以定普通真神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小黑再次大笑了起來,道:“你那麼害怕幹嘛?金聚大神見到你,怕是得叫一聲師父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悠然的道:“他已經拜了般若爲師,不叫你師父,難道叫你師孃?”

    見張若塵困惑,於是,小黑迫不及待的將六祖怎麼出現,金聚大神怎麼傳功般若,又怎麼拜師,添油加醋的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當它說到六祖出現,那是形容得天花亂墜,什麼佛氣沖天、威壓天地、吐氣成河……

    說到金聚大神拜師,則是將金聚大神形容得宛若孫子一般卑微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金聚大神乃鬼族的梟雄,活了數十萬年的存在,怎麼可能輕易拜一位下位神爲師,依我看,他只是忌憚六祖威儀,忍氣吞聲,今後必會報復。”

    小黑冷哼道:“你是根本不懂一位佛祖的威懾力,只要六祖在一天,金聚大神哪敢對般若生出半分不敬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隨意這麼說了一句,哪想到它卻急了!

    小黑繼續道:“再說,金聚大神此次在黑暗之淵,將半個地獄界都得罪,若是敢於我們爲敵,縱然他是大神,也難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被說動了的樣子,問道:“那金聚大神現在去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拜師之後就走了,說是修爲損失巨大,需要療養。依我看,他是覺得,待在般若身邊,隨時都要叫她師尊,臉面上過不去,才溜走的。”小黑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般若問道:“你呢,有什麼收穫沒有?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欲將《燕子雙飛圖》取出,可是,突然想到了什麼,便是騰步而起,向金葉菩提林飛去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:“六祖就在三生門中,誰能將三生門收走?以本皇看,張若塵沒有什麼收穫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的修爲,增長了一大截,已經接近絕對肉身道化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小黑詫異,道:“是嗎?本皇怎麼沒有看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神魂和精神力,還不夠強大。而張若塵的精神力,已經在你之上,你怎麼看得透他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小黑臉色一僵,只感覺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。

    精神力居然不如張若塵?

    太難接受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在三生門中,在雲青古佛的幫助下,張若塵已將佛祖舍利的力量,進一步煉化吸收,體內聖道規則和規則神紋的數量,超過了六十萬億道。

    精神力則是達到七十一階初期。

    須知,精神力每提升一階,戰力都會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想要繼承三生門,張若塵必須先去找到摩尼珠,破了詛咒。如此一來,在繼承三生門之時,就能一舉衝擊到武道真神之境。

    在雲青古佛那裡,張若塵得到了一些關於摩尼珠的線索,但,現在心中尚存顧慮,所以沒有向般若、小黑他們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一株金葉菩提的下方,看見倒在樹下,已經暈厥過去的海水。

    她美眸緊閉,青衣如荷。

    對於海水,張若塵至少是有八分信任,但,終究是有兩分懷疑,所以做事和說話,無法完全交底和交心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做,是不是小人之心,但,性命攸關,無法大意。

    般若跟了上來,站在一旁,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張若塵探出兩根手指,按在海水雪白的手腕上,調動佛祖舍利子中的一縷縷佛氣,注入她體內,又使用精神力,呼喚她名字。

    “海水!海水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後,海水的長長睫毛顫動,細若凝脂的眼皮睜開,露出一道美麗靈動的眼睛。她看了看張若塵,又向不遠處的般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若塵師兄!”

    海水坐了起來,頗爲突然的,一下子抱住張若塵,雙臂挽住了他的脖頸,輕聲抽泣道:“若塵師兄,海水本以爲自己佛心堅定,無懼無畏,可是,當我親眼看見空裡藏海被鬼族神靈吞噬了神魂,心中不知爲何,害怕至極。你說,我的佛心,是否已經崩潰,再也無法成爲真佛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着入懷的溫香軟玉,目光向一旁的般若看了一眼,安慰道:“心有畏懼,是人之常情,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海水搖頭,道:“不,這不正常。若是以前,海水絕不會有半分畏懼,必然是因爲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爲什麼?”

    海水深埋的俏臉,略帶一絲羞澀,道:“必然是因爲,海水的佛心,早已出現了裂痕。”

    “佛心爲何會生裂痕?”張若塵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海水眼神幽憐楚楚,淚珠兒在眼眶中打轉,低聲道:“來到黑暗之淵後,若塵師兄對海水實在有太多關愛,海水雖然修佛,卻並不是沒有心。這麼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劫難,再堅定的心,又怎能不起波瀾?”

    “對於一位修佛者而言,心若起波瀾,便是在萬劫不復的邊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哪裡還能聽不懂她話中的意思,略感尷尬,連忙將她嬌柔的體軀緩緩推開,後退數步,一時間,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若塵師兄,海水不該動凡心,愧對佛法,愧對師尊,願留在這裡彌補心境,悔過苦修。望師兄成全!”

    張若塵是真的有些怕她,實在不敢招惹這段情,道:“也好,你留在這裡修煉,反倒比較安全,外面太危險了!等我找到摩尼珠和印雪天,再來接你。”

    能夠與海水分開,張若塵其實也鬆了一口氣,不用處處提防,處處懷疑,那種滋味太難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、般若、小黑、封塵劍神,離開了金光佛海。

    在三生門中,雲青古佛不僅將《燕子雙飛圖》交給張若塵,而且還告訴了他一句話:“想要找到摩尼珠,未必要去大冥山,可以去往城西,或許會有收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追問,去往城西尋找什麼?

    雲青古佛告訴他,每隔一段時間,自己就能感應到優曇婆羅花的氣息,是從城西傳來。

    印雪天若是來過荒古廢城,必然前來見過雲青古佛,因此雲青古佛知道優曇婆羅花和印雪天有關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張若塵他們離開後不久,海水便是站起身來,邁步走入進了三生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