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空印雪第四世孫女,空絕妙,前來拜見六祖。”

    進入三生門,海水青衣玉膚,站在白色水面,腳下一圈圈波紋滌盪。

    她左手舉於胸前,纖長玉指自然舒展,手掌向外。

    這是佛門七大手印之中的“無畏印”!

    手捏無畏印,背生佛光,海水似西天佛界的絕代佛賢,空靈而絕妙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水面上,雲青古佛的影子顯現出來,端詳而坐,道:“你且離去吧!”

    “拜見祖師。”

    海水行了一禮,道:“在看見三生門的時候,我便知曉,祖師的法身雖死,報身一定還存在。敢問祖師,六祖何在?”

    “阿彌勒不在。”雲青古佛道。

    阿彌勒,便是六祖的法號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不願撒謊,又不願暴露張若塵的秘密,只得說出這句一語雙關的話。

    “不在”二字。

    可能是離開了,也可能是圓寂了!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祖師爲何要妄言,先前我親眼見到六祖真身。六祖他老人家,爲何不願見我?我只是想要詢問先祖空印雪的去向,先祖進入黑暗之淵後,便再也沒有出去。”

    雲青古佛道:“空印雪的確來過黑暗之淵,但,匆匆一面,她便離去。”

    海水自然是不死心,雙瞳神光大漲,窺望四方,但一無所獲,心中不禁開始思考,先前六祖的金身佛影是不是雲青古佛顯化出來,故意施救崑崙界的那幾位神靈?

    雲青古佛已經死去八十萬年,真還有如此神通?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祖師報身在荒古廢城將永世無法轉世重修,不如絕妙帶祖師離開此處,脫離黑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雲青古佛道。

    海水眼中,終是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看來祖師是更信任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雲青古佛不言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祖師的這座三生門,是否也是想要傳給他?”

    雲青古佛道:“你雖修佛,卻心有魔障,行事陰詭,不是佛門本心。張若塵雖不修佛,卻心胸開闊,謙遜真誠,更有化解恩怨仇恨之心。如何選擇,不是一眼明瞭?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祖師當知,我是空印雪的第四世孫,而張若塵卻什麼都不是。既然傳三生門,應該傳給自己人才對,爲何傳給一個外人?”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雲青古佛道。

    海水腳踩水面,心中已是更加確定,先前出現的六祖,與雲青古佛有關,於是,心中的忌憚少了幾分,道:“既然先祖與祖師見過,那麼是否有將兩卷冥書和優曇婆羅花,交給祖師保管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祖師的話,我還能信嗎?”

    “信與不信,在你,不在我。”雲青古佛道。

    海水想到了先前張若塵手中似乎是拿着什麼東西,猜測道:“祖師總不會是將這麼重要的東西,也交給了張若塵吧?”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雲青古佛再次唸佛號。

    海水轉身便走,欲去追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平靜的水面,忽然升起一縷縷雲煙,如絲,如霧,皆是神尊神紋,將她纏繞,拉扯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,愧對佛法,欲要彌補心境,悔過苦修?祖師教你。”雲青古佛道。

    海水嬌哼一聲:“祖師都已圓寂多年,想要留住我,恐怕力不從心吧?”

    海水眉心浮現出一道銀色光點,光點中,呈現宇宙百態,星辰幻滅、黃泉橫空、萬界如舟……,強橫煌煌的神力隨之爆發出來,將一道道神尊神紋掙斷,脫困而出,急速向三生門飛去。

    眼看她就要到達三生門。

    門中,卻是涌出一片金色的規則神紋洪流,如天河降臨,神力無窮無盡,將她衝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“你的確很強,若在三生門外,我奈何不了你。但,在三生門中,卻不一定了!欲要修佛,必先修心,你心中被灌輸了太多冥族雜念,更是怨氣沖天,如此修佛,身心不一,必會有大劫。唯有知行合一,才能化解劫難。你且聽我講經!”雲青古佛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祖師先擊敗我,再講說教的話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上次不是都跟你講得很清楚了,你的水平太低,千萬不要帶着兩個女子一起同行,不然,會有大麻煩。”封塵劍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劍神誤會了,海水是佛修,我們沒有任何男女關係。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向走在前面的般若看了一眼,心中暗暗一嘆。已經暗示得這麼明顯,爲何張若塵卻想到了海水的身上?

    沒辦法,不能再暗示了!

    繼續暗示,怕是會激怒池瑤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道:“你視她爲佛者,可是,她卻因你而壞了佛心。你不傷人,情卻傷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天鵲神姬呢?”張若塵如此問出一句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悠然的笑道:“我和天鵲神姬都是隨心隨性之人,不會動真感情,放心吧,神靈的思想和紅塵凡俗之人的想法,肯定是不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,追求的乃是超脫,乃是強大的修爲,乃是宇宙大局,乃是長生不死,而不是兒女私情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已是快要走出雲青古佛的屍身,到達耳孔處。

    外面一道刺耳神音,響起:“封塵在什麼地方,你們最好如實交代,不然,便將你們的神源、神魂煉成神丹,神軀煉成傀儡,永世爲奴。”

    是女子的聲音。

    剛纔還談笑自若的封塵劍神,立即停下腳步,臉色變得凝重無比。

    小黑布置了一座高明的藏匿陣法,籠罩四人,低聲道:“有些不妙,是天鵲神姬和詭四的氣息,閻羅族的六位真神,被他們圍困住了!好像還有別的勢力的神靈,這可怎麼辦?”

    詭獸暴動,是進入黑暗之淵的絕佳時機。

    因爲這個時間段,黑暗之淵相對要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此次詭獸暴動的規模前所未有,對黑暗之淵閻氏而言,這是絕佳的機會。因此,他們幾乎是傾巢而出,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找到老族長,不僅派遣出了數十位無上境大聖,還有六位真神。

    當然,這六位真神,都是還沒有渡第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。

    進入雲青古佛的屍身時,所有神靈都分開了,這導致閻羅族六位真神中有三位遭到伏擊,受了嚴重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知能力,更在小黑這個真神之上,道:“還有一位鬼氣極其濃厚的下位神,力量波動卻相當強勁,應該是鬼主第三子,珞。”

    “好強的黑暗氣息,是無疆,還有黑暗神殿和冥殿的真神和僞神,加起來數量足有十位。好大的手筆!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黑暗神殿一直想要除掉黑暗之淵閻氏,豈會放過這個機會?一旦探查到閻羅族老族長閻寰宇已死,他們立即就會動手。進入黑暗之淵的閻羅族修士,肯定都是他們的滅殺目標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你這個人形的神藏,也是誘因,足以引得諸神爭鬥,神血成河。”

    雖然沒有親眼看見外界的景象,但是,諸神齊聚,那等威勢和場面,足以將大聖都嚇得趴伏在地,不能動彈。

    “咦!怎麼會是他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浮現出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般若問道:“誰?”

    “命運神殿的司空宮南風,還有另一位神靈與他同行,應該也是來自命運神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問出一句:“如今荒古廢城諸神林立,大有天翻地覆之勢,你們命運神殿爲何也來參合?是什麼目的?不會也是爲我而來?”

    般若遲疑了一剎那,道:“命運神殿三司十二神宮,皆是相互獨立,我怎麼知曉天運司要做什麼?奇怪,爲何沒有姑射靜的氣息?”

    “管她幹什麼?我們還是先想想破局之法吧,畢竟外面這些神靈,絕大多數目標都是張若塵。而我們,必須與閻羅族結盟,才能與他們鬥一鬥。一旦閻羅族的諸神隕落,或者被鎮壓,我們將變得孤立無援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,用胳膊撞了撞一直沒有說話的封塵劍神,道:“劍神,在場你的修爲戰力最高,你拿個主意?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手指摸了摸下巴,道:“我有傷在身,戰力還沒有恢復。你也是,對不對?不如,我們先明哲保身,原路返回,去三生門,有六祖在,大可不必怕他們?”

    說着,封塵劍神就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在我眼中,昔日崑崙界的劍帝乃是絕世無雙的豪傑,不懼任何艱險。修羅族的封塵劍神,也是英姿蓋世,成神千年便能劍斬真神。他何曾退縮過?”

    小黑撓了撓貓臉,手指卷着鬍鬚,譏誚的笑道:“劍神號稱風流無敵,萬花折腰,你不會是怕見到天鵲神姬吧?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劍眉星目,眼神一沉,正欲反駁。

    外面響起無疆的聲音:“天鵲神姬,還是先別管什麼封塵劍神,先問出張若塵的下落,纔是正事。封塵劍神能有張若塵的價值大?”

    “十個封塵劍神,也比不了一個張若塵。”不知是誰,說出這麼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塵劍神手中之劍,劇烈顫動,眼神更冷,道:“仔細想了想,我們不能捨棄盟友,無論如何,得先助閻羅族的神靈脫困。就算受傷了又如何,只要還有一口氣在,我封塵的劍,就依舊鋒利。戰!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封塵劍神便是第一個走了出去,身上殺氣洶涌,終於有了幾分修羅族神靈的戾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