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到達神力波動最爲強勁的地方,已經看到血屠。

    沒辦法,此刻的血屠,身軀足有數萬裏高,背上八對血翼,如同梵天惡煞,身上涌出的血氣,衍化成了無邊血海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神靈,因爲血氣最爲濃厚,所以神軀是各族神靈之中最大的。

    當然,並不是說神軀越是巨大,就越強。

    畢竟神軀越大,越是容易遭到攻擊。

    所以,真正在戰鬥的時候,若非必要,不死血族的神靈都不會讓神軀完全呈現出來。只有死了之後,神軀不受控制,纔會巨身化,就像荒古廢城中的神屍一樣。

    “他瘋了嗎?居然在荒古廢城中,這麼高調的破境成神。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看來,黑暗之淵和荒古廢城都不是破境成神的地方,就算要破境,也該躲進神尊級神屍體內。

    這麼高調幹嗎?

    就算你血屠喜歡高調,也得分時間,分地點。

    在荒古廢城高調,與作死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一處隱祕角落,暫時藏身,隨後釋放出無極聖意感知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成神之時,最忌被驚擾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前功盡棄不說,還有可能因爲控制不住體內神氣,爆體而亡。

    剛剛成神的神靈,體內聖氣轉化爲了神氣,修爲提升了何止十倍,這些力量,是需要花費時間掌控和適應。

    武道成神,比精神力成神要兇險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,地獄界的神靈破境,大多都會選擇去往本族的神殿,這樣可以保證絕對安全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有神靈趕到這片區域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柄白色戰劍,橫空飛過,如流星一般撞擊向血屠的頭顱,欲要趁機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察覺,手指一引,赤子劍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劍相撞,鏗鏘震耳。

    毀滅性的能量波,向四方涌出。

    白色戰劍的主人,來自劍神界,是一位看上去三十來歲的白髮僞神,名叫霍伊,藏身在暗處。

    與他站在一起的,還有劍神界的下位神,司徒雲琳。

    霍伊驚呼一聲,道:“是商子烆的赤子劍,張若塵必定藏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正愁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極其年輕貌美,雪膚流動熒光,穿白色貼身神衣,盈盈一握的纖腰和手腕上,都掛有一串銀白色的飾品。細看,是一柄柄米粒大小的劍,串聯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碧青長髮,束在身後,以一根玉簪固定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和霍伊,與在劍南界被張若塵殺死的僞神楚寒,都是劍神界名劍神座下的弟子。

    他們乃是奉名劍神之命,尋找一件與古劍界有極大關係的寶物。司徒雲琳查閱了很多資料,又根據種種分析,最終,將目標鎖定在張若塵和冥王身上。

    冥王太強,而且常年在血絕家族閉關修煉,他們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只能先對張若塵下手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也懷疑過,那件寶物,可能落入了命運神殿手中。但是想到,如果真的在命運神殿,別說是她,就算是名劍神,也不可能將之盜出來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希望,那件寶物在張若塵手中,這樣才最容易奪取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和霍伊本來是不敢進入黑暗之淵,可是,見到大批地獄界神靈進入,才壓制住心中的懼意,跟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霍伊的那柄頂級君王聖器白色戰劍,與赤子劍一連對碰十劍,終是承受不住至尊聖器的力量,被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根據赤子劍和張若塵之間的聯繫,發現了張若塵的藏身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去殺了血屠,不能讓他成功破境,我去擒拿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如神女飛天,破空飛起,玉蔥般的手指點出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神氣和劍道規則神紋凝聚成劍,從指尖飛出,如光似電一般,擊向自己感應到的那個位置。

    神劍落下,轟鳴直響,地面被擊出一個房屋大小的凹坑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但,哪有張若塵身影?

    “咦,去哪裏呢?”司徒雲琳眸中,浮現出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我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司徒雲琳身後的方向,一具神屍的耳朵後方走了出來,目光幽淡,凝視着她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立即轉身,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明明感知到張若塵的位置,爲何他卻出現在了另一方位?

    若是可以,張若塵不想和真神交手,只想拖延時間,於是道:“很好奇爲什麼與自己感知的位置不一樣吧,要不要我告訴你答案?”

    “在真神面前,你倒是夠鎮定。”司徒雲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真神不依舊被我玩弄於股掌之間?”

    想到剛纔的事,司徒雲琳雙眸一眯,瞳光如劍,道:“本神倒還真有幾分好奇,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答案,你得先回答我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劍神界神靈,來到黑暗之淵,是什麼目的?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和霍伊散發出來的氣息,與楚寒同源,張若塵哪能不知道他們的來歷?

    司徒雲琳有着屬於真神的驕傲,俯看芸芸衆生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不成神終是螻蟻,聖境的張若塵,只是芸芸衆生之一,哪有資格向她提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說,我也知道,你們是爲我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還問?”司徒雲琳的耐心,已經不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想知道的是,你們劍神界的神靈,爲何三番兩次冒着巨大危險,前來地獄界?我想,不只是爲了我身上的這幾件至尊聖器,或者是劍道奧義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問題太多了,有些事,憑你的修爲,還不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眼睛向左斜視一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言觀色何等厲害,瞬間發現端倪,也看了過去,頓時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區區一尊末流僞神,在我面前,根本沒有任何隱藏的必要。因爲,他的任何隱藏,我都能夠一眼看透。”

    正隱藏身形繼續衝向血屠的霍伊,突然慘叫一聲,神軀顯現出來,化爲乾屍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神軀巨化,變得數千丈長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冷峭而輕蔑的眼神,終於出現變化,看着張若塵手中的萬咒天珠,雪齒緊咬,道:“死魂咒和噬血咒。你好強的精神力!”

    只有張若塵足夠強大,加上萬咒天珠這件足夠詭異的至尊聖器,才能瞬間咒殺一位僞神,以至於司徒雲琳連出手阻止都來不及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託萬咒天珠,渾身神光瑩瑩,道:“現在我有資格,與你對話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神靈,自然也就有資格與本神對話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警惕起來,之前她一直以爲,自己已經十分了解張若塵。可是,見面後,她才意識到,自己低估了張若塵,像是從來都沒有真正瞭解過他。

    她道:“告訴你也無妨,本神是來尋一件與古劍界有關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寶物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本神也只看過它的圖案,大概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的雪白手掌,輕輕一揮。

    掌心前方,神氣凝聚成一個三寸長的劍形令牌圖案,上面有着種種玄奇紋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動,這不就是他從劍南界界尊那裏得到的劍令?

    劍令,是劍南界的傳承之物,持令者,就是下一任的界尊。只不過,直到現在,張若塵都沒有研究出劍令有什麼神奇的地方,只是足夠堅硬而已,不知是什麼材料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怎麼會知道劍令在他身上?

    她冒這麼大的風險,追進黑暗之淵,這劍令到底有什麼了不得的地方,難道比他身上的至尊聖器還珍貴?

    司徒雲琳一直在觀察張若塵的神情,心中大喜,可以確定劍令的確是在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她按耐住急切想要奪取的心情,問道:“現在你可以告訴我,你是怎麼瞞過我的感知?”

    “好!如你所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萬咒天珠舉過頭頂,道:“冥光咒!”

    詛咒的力量爆發出來,化爲一圈藍色冥光,將司徒雲琳困在了裏面。

    “該死,你竟如此狡詐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調動體內神氣,雙掌向左右打了出去,戴在手腕上的兩串銀白色飾品飛出去,化爲二百一十六柄銀劍,衝擊冥光。

    但,冥光詭異,受到攻擊立即向外擴散,以此來弱化戰劍的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已經對我動了殺心,我爲何不能先下手爲強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日晷,激發出一片時間印記光點,化爲時間之海。在這片時間之海中,時間急速流失,以此斬司徒雲琳的壽元。

    同時,十二隻噬魂鈴飛了出去,懸浮在冥光的上方,不停搖晃,發出震耳欲聾的鈴聲,干擾司徒雲琳的神魂和精神,使她無法凝聚足夠強大的神氣,打破冥光咒。

    張若塵同時全力以赴催動日晷、萬咒天珠、噬魂鈴,也達到了極限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體內壽元快速流失,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,心知如此僵持下去,怕是今天要栽在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不得已,她只得施展祕術,燃燒體內神血,頓時神力大漲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戴在頭上的玉簪,化爲一柄白玉神劍飛了出去,劍光沖天而起,擊碎冥光咒,隨後揮斬而下,劈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也斬一位神試試!”她冷冽的聲音響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