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荒古廢城浩大無邊,神氣磅礴,各種色彩的神光從一具具神屍上流溢出來,充斥在天地間。

    雲青古佛的屍身,極爲明亮,金光灼灼。

    這一片城域,都被佛霧籠罩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提劍而出,渾身殺氣衍化出修羅戰場的圖影,沉聲道:“剛纔是誰說,十個封塵都不如一個張若塵,有種站出來,與本神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霎時間,一道道目光,皆是向他匯聚而去。

    來自各大勢力的神靈,個個神威浩蕩,昔日都曾縱橫俗世。

    雖說,封塵劍神名氣不小,但終究只是一個只有數千歲的新神,在那些老牌神境強者的眼中,顯得底蘊不足。

    站在無疆身旁的圓倉真神,是一位活了接近五萬年的神靈,身形如小山般巨大,渾身長滿金屬尖刺,道:“封塵小兒,剛纔那話,乃是你圓倉爺爺所說。”

    就在剛纔一瞬間,封塵劍神已是將在場局勢,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五位真神,被困在一片直徑百丈大小的黑暗場域中。場域外圍,充斥強大的虛幻力量,是由一枚神符凝造而成。

    催動神符的神靈,站在無疆的另一則,身形如幽影,散發強大的精神力波動。

    在場除了上位神層次的詭四和中位神天鵲神姬,那道幽影,帶給封塵劍神的壓力最大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第六位真神,乃是聞褚。他傷得極重,被鬼主第三子珞,鎮壓得跪伏在地上,胸口處,被七根手指頭粗的鐵刺穿透。

    七根鐵刺又連接在一根寒氣逼人的鎖鏈上,鎖鏈的另一頭,提在珞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們正是以聞褚爲餌,將閻羅族的五位真神,誘入了“暗光幻天神符”的場域中,將他們全部都困住。

    此神符,是黑暗神殿爲殺閻羅族的神靈而專門準備。

    在場個個都是神境強者,別說封塵劍神戰力還未恢復,便是全盛狀態下,想要救人,也如自投羅網,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只是頃刻間,封塵劍神已是定下決策,先破暗光幻天神符,將困在神符場域中的五位閻羅族真神救出。

    只有將他們救出,今天,纔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手中,那柄珠光寶氣的至尊聖器戰劍離鞘飛出,劍指圓倉真神,道:“真當本神怕你們黑暗神殿人多勢衆?你敢辱我,今日我們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劍體上,光芒大盛,爆發出強大的至尊之力勁氣,衝擊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劍鳴聲響起,無數劍影呈現出來,化爲數十條混亂的劍影洪流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神力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劍道造詣,居然達到了這麼高的層次,真的纔在神境修煉了一千多年?怕是那些在神境修煉了上萬年的劍道神靈,也無法與他相比。”

    在場諸神無不詫異,意識到低估了這位最近千年才聲名鵲起的新神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戰劍先一步飛出,如流光一般。

    攻擊的,卻不是圓倉真神,而是站在無疆另一側的那道掌控暗光幻天神符的幽影。

    這聲東擊西的一劍,出乎諸神預料。

    詭四知道封塵劍神與崑崙界的神靈走得很近,大喝一聲:“小心!他是想要救閻羅族的神靈,千萬別讓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遲了!

    至尊聖器級別的戰劍,散發璀璨光華,攜帶無窮銳氣,已至那道幽影身前。

    幽影沒有實質的神軀,身體像是一縷縷絲霧。一隻長達兩米有餘的灰暗手臂,從絲霧中凝聚出來,探手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掌心前方,浮現出一圈圈漣漪波紋,竟是將封塵劍神這絕世無匹的一劍輕鬆擋住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眼神一怔,心猛然向谷底沉去。

    此神,精神力之強,簡直駭人至極,難怪可以以一己之力,控制神符,困住閻羅族五位真神。

    別的神靈,諸如詭四、天鵲神姬、珞,臉色都是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能徒手擋住封塵劍神的至尊聖器戰劍,這精神力得高到了什麼地步?

    無疆站在幽影身旁,揹負雙手,從始至終都很從容,笑道:“劍神一直是無疆欽佩的人傑,爲何卻要與黑暗神殿爲敵?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道:“本神做事隨心隨性,你管得着?”

    那道幽影,手腕一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至尊聖器級別的戰劍,脫離封塵劍神的控制,飛了出去,插入進旁邊雲青古佛屍身的皮膚中,懸在百米上方。佛門神尊的金身,也無法擋,被刺進去一寸深。

    當然也是因爲,金身早已被黑暗力量侵蝕嚴重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連退三步,眼神凝重到極點。

    今日局勢,比他預想中更兇險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陷入包圍,怕是連脫困而去都變得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他目光向後盯去,發現詭四已是攔住他的退路,擋在雲青古佛耳孔外,數以萬億記的規則神紋,從他腳下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被珞鎮壓得跪伏在地的聞褚,傷口中,神血潺潺流出,眼神變得更加暗淡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早有滅黑暗之淵閻氏之心,肯定準備充分,今日當是他們的劫難,躲不過,逃不掉。可惜,他現在被封住聖心,鎮壓了神魂,連自爆神源都做不到,很無奈,也太屈辱。

    沒有比將一位真神,鎮壓得當衆跪下,更屈辱的事。

    心有無邊恨意,卻爆發不出來。

    詭四冷聲道:“大家恐怕有所不知,這位封塵劍神與命運神殿的般若神女,都和崑崙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間,寒氣密佈。

    地面上,發出哧哧的聲音,結成厚厚寒冰。

    周圍景象大變,化爲一邊冰天雪地的廣闊世界,冰山一座座林立。天空中,浮現出一尊宏偉壯麗的神影,爆發出神尊級別的威勢。

    “是冰皇的大千冰魄世界,那位夏王爺必定藏身在附近。”詭四道。

    冰皇的名號,誰人不懼?

    在小黑的控制下,懸浮天穹的冰皇神影,按出一隻千丈長的大手印,直向控制暗光幻天神符的幽影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大手印是神尊神紋凝聚而成,蘊含無窮神力。

    無疆果斷至極,道:“一起出手!”

    無疆在黑暗神殿和冥殿的所有神靈之中,修爲戰力並不是最高,但是,身份地位卻無人可比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的四位真神和冥殿的中三等僞神將青,一起出手,各自打出一件戰兵,形成五道明亮的神氣光柱,擊向冰皇大手印。

    其餘僞神站在四方,組成合擊陣法,戒備暗處可能存在的敵人。

    白茫茫的寒氣中,般若纖細窈窕的聲影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蘊含強大死亡力量的冥河,下一步飛了出去,將防守在外圍的一尊僞神,衝飛出去。那尊僞神,墜入冥河,神軀快速腐朽,化爲膿血,嘴裡慘叫聲不絕。

    般若調動命運奧義的力量,頓時,天地間的命運規則,皆是涌向她手中的命運決杖。

    一杖擊出,斜劈向正在控制神符的幽影。

    幽影的手臂,輕輕一揮,將命運決杖連同般若一起,掀飛出去,猶如掃走一片落葉一般輕鬆。

    幽影正欲發動精神力攻擊,將般若重創,讓她失去戰力。但,神符場域中的閻羅族諸神,顯然察覺到了外界的變故,在場域中瘋狂攻擊。

    懸浮在場域上空的暗光幻天神符,竟是晃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須知,閻羅族真神中,可是有一位上位神境界的大強者,是一位修煉了接近十萬年的老牌神靈。不得已之下,幽影只得全力以赴控制神符。

    般若本是想要趁機再次出手,卻被詭四攔截下來。

    面對這位上位神,無論是般若還是池瑤,都只有自保之力,哪裡還有餘力救人?

    “封塵,你終於現身了,今天看你還能逃到何處去?”

    天鵲神姬滿天怒容,右手隔空抓了出去,空氣爆響,神氣凝化成數之不盡的雷電,攻擊向封塵劍神。

    神戰一觸即發,瞬間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這片城域,有大千冰魄世界籠罩,依舊被神勁力量衝擊得震動不休。

    鬼主第三子珞,看了一眼,跪伏在地上的聞褚,道:“你已經失去價值,現在,本神便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珞的右手五指,插入進聞褚的頭顱,抽取他體內神魂。

    對鬼族而言,提升境界最快的方式,就是吞噬別的鬼族,或者別的修士的魂靈。

    聞褚難忍神魂的刺痛,仰天慘叫,七竅皆在流血。

    但,下一刻,珞也慘叫一聲。

    “啊!噬魂咒……”

    珞的五指,從聞褚的頭蓋骨中抽出,雙手抱頭,急速後退。他身上鬼氣外溢,形成成千上萬道冤魂影子。

    施展噬魂咒的,自然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珞剛剛達到真神境界不久,沒有修煉出神境世界,而且,在聖境,既不是元會級代表人物,也不是準元會級代表人物,底蘊比般若、姑射靜他們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像他這樣的下位神,還是新神,以張若塵七十一階的精神力強度,加上萬咒天珠,自然是能夠咒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萬咒天珠,急速飛了出來,落到聞褚身旁,喚道:“聞叔,我是若塵。”

    聞褚很是虛弱,看見張若塵的身影,眼中卻是露出了一道深刻而又感動的神色,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擊在聞褚胸口,將刺入他體內的七根鐵刺和鎖鏈震了出去,掉落在地上,正欲帶他離開。

    不遠處,珞緩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撐起道域,勉強抵擋了部分噬魂咒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終於現身了!”

    珞強行將飛出身體的萬千冤魂拉扯回去,手掌神光灼灼,陰氣滂湃,打出一招神通級的掌印。電光火石之間,掌印已至張若塵身前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赤子劍飛出,落入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體內超過六十萬億道的聖道規則和規則神紋,全部釋放出來。張若塵一劍刺了出去,融入“一”字劍道聖意,精準擊在珞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持劍,一手抓着聞褚,被珞的神力,震得飛出去。

    但,珞亦是後退兩步,踩碎一大片冰層。

    珞眼中浮現出震驚的神色,因爲他看出,張若塵還沒有武道成神,依舊還是大聖層次。可是爲何,卻能修煉出六十多萬道規則?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赤子劍舉過頭頂,體內劍道奧義,將荒古廢城中的劍道規則……確切的說,應該是諸神死後遺留下來的劍道神紋,源源不斷吸納過來,向他匯聚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氣勢越來越強,鋒銳無匹。

    赤子劍散發出來的血紅色光華,將天空和地面的冰川皆是映照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,向珞斬了出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