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還想以幾道遠古劍魄嚇唬本座?”

    龏殤冷沉一喝,擡手間,冥神之祖的高大虛影顯現出來,揮出氣勢磅礴的大手掌,蓋壓下去。

    一柄柄魄劍被掃飛,手印落向菩提樹,與菩提樹下的張若塵和木靈希。

    上方勁風刺耳,張若塵危機感大增,但依舊冷靜,喚出六柄神劍護體,億萬道劍氣衍化成一座劍道世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和劍道世界接連被擊碎,冥神之祖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絲毫沒有消減。一道掌印,似能打穿世間一切。

    眼看二人既要被拍入地底,張若塵雙手虛託。

    一道血紅色的符印,在雙手間顯現出來,散發出神王氣息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冥神之祖的手印,與神王符碰撞在一起,張若塵腳下的黑暗物質大地猛然凹陷下去。漂浮在半空的一個個虛無物質氣泡,紛紛爆開,形成強橫的虛無力量衝擊波。

    龏殤哪裡想到,張若塵身上除了有一張攻擊類的神尊符,竟還有一張防禦類的神王符?

    血絕的外孫而已,在不死血族能有如此待遇?

    趁此短暫的機會,張若塵抱起倒在地上的木靈希。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 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龏殤揮手間,一連打出三件至尊聖器戰兵,一鉤,一鐗,一箭,皆是他在這片神靈戰場中找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一閃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三件至尊聖器撞擊在地面,砸出三個大坑,神力四方爆散。

    “這是空間挪移……不對,好古怪的身法手段……”龏殤感到驚異。

    在這個充斥着黑暗和虛無的世界,空間手段並不是那麼好施展。張若塵施展的身法,乃是從海尚幽若那裡學來的無時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無時空身法,繼續遠遁,身形變化莫測,躲避從後方攻來的三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憑藉速度優勢,將龏殤甩開。

    逃出了他的感知範圍。

    低頭看了一眼木靈希,她肉身腐爛得厲害,身體像是要裂開。裂口處,逸散出一道道強大的鳳凰神力。

    這是要“殼”碎了嗎?

    彷彿能聽到木靈希靈魂痛苦的慘叫聲,能感受到她生機在不斷被吞噬。

    “不,絕對不能。靈希,我會救你的,有我在,有我在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邊遁逃,張若塵眼眶發紅,身上太極陰陽圖顯現出來,將木靈希體內的三煞屍毒源源不斷通過陰陽二氣,吸收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同時,又通過太極陰陽圖將自己體內的生命之氣,源源不斷打入木靈希體內。

    只要能救木靈希,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全力以赴救治木靈希的時候,身體撞擊在一層陣法上。一道暗紫色的陣法光幕,在前面顯現出來,覆蓋很廣的一片區域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,在光幕上流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遭到陣法反衝力量的攻擊,上千道冥電擊在身上,身體重重墜落到地。但即便如此,他依舊躬身,將木靈希護在身下。

    木靈希眼睛睜開了,恢復一絲亮光,虛弱的道:“是龏殤的氣息,這座陣法是他佈下。陣法被觸動,他的本尊立即就會生出感應,趕過來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,她像是耗盡最後的力氣,又閉上雙眼。

    冥電的攻擊,被六柄神劍擋住大半,只有部分落在張若塵身上,未能對他造成太大創傷。

    借陣法光幕散發出來的光華,張若塵向陣內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陣中是一具長達萬丈的神屍,如巍峨神山,散發出來的氣息格外強橫,有一道道白霧長橋在屍身上飄浮,顯得雲遮霧罩。

    神屍是人類的形態,皮膚上,有發光的羽毛和劍紋在流動。

    神屍似乎曾經被劈碎成了很多塊,被龏殤以一根根神鏈縫補起來,變成一具完整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從神屍的側臉上一瞥而過,心中便如有一道電流注入,又驚又駭。這具神屍的模樣,竟然與崑崙界看守幽冥地牢的空老極其相像。

    容不得他多想,龏殤已進入他的感知範圍內,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破陣闖過去,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懸浮在張若塵身周的太極陰陽圖,所有氣息全部都轉化爲黑暗氣息,並且,猛然收縮,變成一粒塵埃,衝入進地底,與黑暗物質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龏殤趕到此處,手提煉神花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確認陣法沒有被破掉後,他環顧四周,將精神力和神境世界展開,警惕無比的尋覓張若塵和鳳彩翼。

    他很確定,張若塵和鳳彩翼必然藏在附近。

    因爲,這裡的確是一條幹枯的河道,只能向兩個方向延伸。若衝出河道,就會與密密麻麻的虛無氣泡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對於鳳彩翼,無論是龏殤,還是半顆頭顱的三煞帝君,都充滿忌憚和懼意。

    反覆探查三次,竟都沒有找到張若塵和鳳彩翼的氣息,龏殤的情緒,變得焦躁起來,身上煞氣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塵埃大小的太極陰陽圖,一直撞擊到地底一處極其堅硬的地方,才停下來。張若塵沒有精力去探查,到底是什麼東西,擋住了太極陰陽圖。

    此刻,他體內混沌二氣源源不斷涌出,借無極神道,已將木靈希體內大半的三煞屍毒吸收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吸收了來自張若塵身上的生命之氣,木靈希的肉身,逐漸恢復過來,皮膚重新變得白皙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,鳳天其實也在全力以赴救治木靈希的肉身。

    暫時渡過最危險的階段,木靈希睜開雙眸,看向全身長滿屍斑的張若塵,血肉和皮膚在三煞屍毒的侵蝕下,像是要從身上脫落。

    她眼中露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柔軟之色,她見過爲了救一人而拼死的俠士,見過爲了救一羣人而捨身的戰士,見過爲了救一界生靈而散去一身佛力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但,從未有過一絲觸動,也根本不認爲他們有什麼了不起。

    或許覺得他們是一時衝動,或許覺得他們是蠢貨和迂腐,或許覺得他們另有目的,亦或者是尋找內心的解脫。

    總之,就是無法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雖然知曉張若塵要救的是木靈希,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。像張若塵這樣的天之驕子,未來成就不可限量,也絕非蠢貨和迂腐之人,怎能爲一個女子,如此不顧一切?

    當然這也只是一絲好奇而已,真正讓她觸動的,是一股讓她說不明白的情緒,從來沒用過的情緒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,她從三途河中甦醒過來後,就沒有這般被人保護過。

    龏殤的聲音,透過黑暗物質地層,傳入張若塵耳中:“張若塵,你若再不現身,本座便殺了燕離人!”

    隨即,地面上,響起一道撕心裂肺般的慘叫。

    龏殤指尖逸散出來的三煞屍毒,凝成一根尖銳長刺,一寸寸刺入燕離人眉心。

    燕離人的身體不斷腐化,靈魂如遭受鐵水熔蝕。

    “出來吧,本座不殺你!你的修爲不如本座,不是本座的威脅,本座只要鳳彩翼。你我二人,一起吸食了她,必然都能踏入無量境,走出這座黑暗虛無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只要她的神魂和神源,神血歸你。你若不信,本座可以立靈魂血誓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燕離人的慘叫聲,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先前張若塵和燕離人進入黑暗中探查,因爲相隔有一段距離,在察覺到菩提樹下發生變故,張若塵根本來不及將燕離人收入神境世界,立即便是趕了回去。

    地底深處,太極陰陽圖中,張若塵依舊在吸收木靈希體內的三煞屍毒,身體輕輕顫抖着,眼中的冷厲之氣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沒辦法,木靈希只是剛成神而已,肉身甚至都沒有完全脫變成神軀,哪怕只有一縷三煞屍毒,也不是她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這三煞屍毒,與三煞帝君本尊的屍毒相比,也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先前她能夠扛那麼久,完全是肉身內部鳳天的力量在抵擋。

    只有將所有三煞屍毒全部抽離,張若塵才真正可以放手一搏,上去和龏殤一戰。哪怕明知沒有勝算!

    有些時候,選擇戰,不是因爲自己一定能戰勝對方,一定能活下來,而是因爲有比生死勝負更重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但此刻,在燕離人和木靈希的生死選擇中,張若塵選擇了木靈希,內心承受的煎熬和苦痛,不下於當初親手殺死蠻劍大聖。

    “若塵,你早已不欠老夫……莫要……莫要現身……”燕離人拼盡全力,大喊道。

    伴隨着龏殤的一道怒吼,燕離人的身體,在三煞屍毒的侵蝕下融化,在吼聲中,恢復湮滅。

    地上,滿是黑色塵埃。

    龏殤平復情緒後,笑了起來,將煉神花取出,託在掌心,道:“張若塵,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!”

    煉神花釋放出雷電,但,根本無法對龏殤造成傷害,亦無法逃出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龏殤施展出神魂詛咒,煉神花中響起魔音的哀嚎聲。以她的修爲,根本無法承受詛咒之力,神魂像是在不斷被分解。

    黑暗中,依舊一片平靜。

    龏殤眼神變得越來越狠辣,殘忍的笑道:“看來本座是低估了你張若塵,果然是個不受半分威脅的狠角色。本座的這些手段,用來對付你,倒是顯得低劣了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