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龏殤擡起手掌,打算將煉神花當成神藥,直接吞服。

    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書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地面炸開,一道劍芒直衝而起,拖出“一”字光痕,擊向龏殤眉心。

    龏殤不驚反喜,屬於三煞帝君半顆頭顱的眼睛中,涌出一道三色光束,與持着沉淵古劍的張若塵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劍出!”

    六柄神劍先一步斬了出去,拖出一道道劍光,斬在龏殤那隻抓着煉神花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被三色光束打穿所有防禦手段,身上血光爆射,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,如炮彈般飛出去,狠狠撞擊在地上。

    黑暗物質大地碎裂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但,六柄神劍也斬斷龏殤的手腕。

    龏殤暴怒,正要奪回斷手。

    施展出無時空身法的張若塵,又出現到他面前,撐起神王符,擋住他眼瞳中飛出的三色光束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想找死,本座便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隨着龏殤的吼聲響起,一座冥界之城,在黑暗中不斷凝聚出來,城牆比山嶺更高聳,死氣瀰漫,黑暗規則交織。

    冥界之城轟然落下,將張若塵連同他撐起的神王符,一起鎮壓到地底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持沉淵古劍,一手持逆神碑,擊穿冥界之城,破空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劍斬出,沉淵古劍的劍體,變得萬丈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六柄神劍齊齊斬出,殺氣沖天,有萬劍齊出之勢。

    但,龏殤身上顯化冥神之祖虛影,擋住所有斬來的劍。隨後,一拳打出,重重擊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欲以逆神碑反擊。

    剛剛砸出逆神碑,與龏殤的拳頭對撞在一起,排山倒海的力量,便是將他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肉身被震得破破爛爛,體內流出黑色神血。

    他此刻體內屍氣很重,在屍毒的腐蝕下,神血變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龏殤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,又看向張若塵身旁的逆神碑,閃過一道詫異之色,正要收取逆神碑查看,耳中響起鳳彩翼冰冷的聲音:“龏殤,三煞帝君,死亡降臨了!”

    龏殤驚駭莫名,立即轉身,體內一件件至尊聖器飛出去。

    身後,一隻鳳凰羽翼斬了下來,將所有至尊聖器全部焚煉得熔化,變成赤紅液滴。

    所有的防禦全部沒用,冥神之祖爆開,冥界之城湮滅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龏殤的神軀和神海,從眉心被斬開,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就連神源都是如此,直接炸開。

    神軀斷口處,發出燒紅鐵塊一般的赤色,將血肉、骨頭不斷融化,最後化爲一堆灰燼。

    灰燼中,三煞帝君的半顆頭顱,擋住了鳳凰神焰,沒有融化,但亦被重創,變得血肉模糊,嘴裡發出哀求聲:“死亡神尊,大家都是地獄界神靈,也都出生屍族,先前的所作所爲,完全是龏殤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冷漠無比,一腳踩下去,腳下燃燒起鳳凰神焰,將三煞帝君的半顆頭顱焚煉得發出“哧哧”聲音。

    精神和神魂徹底被煉化後,她才擡起腳來。

    地上,只剩半張臉形的骨骼。

    木靈希走到張若塵面前,伸出一隻纖細的手,背後的一對鳳凰羽翼顯得格外絢爛美麗,將黑暗都驅散了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屍毒很重,沒有去觸碰她的手,自己爬了起來,問道:“你修爲怎麼恢復了?”

    木靈希收回手,道:“本天的修爲一直都在,只是這具肉身無法承受那麼強的力量,無法使用而已。如同用紙包住火,一旦火焰燃燒起來,紙也就沒了,火焰也沒了!那麼再強的火焰,也只能變成冷火,才能孕育在紙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剛纔……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是你的一品神道,將太多你的混沌二氣,注入了這具肉身。本天才能臨時釋放出一些鳳凰神焰而已,與本天真正的力量相比,還差得遠呢!”

    她攤開雙手,手心的混沌二氣逐漸消散,俏臉不禁變得凝重,不得不立即收起神威,將所有鳳凰神焰內斂。

    張若塵肉身強橫,可以與三煞屍毒對抗,在太極陰陽圖的不斷轉化中,屍毒一點點被磨滅。

    隨着屍毒被煉化,肉身的傷勢開始逐漸恢復。

    等到肉身完全恢復到正常狀態,張若塵停了下來,以沉淵古劍撐起身體,長長吐出一口氣,但眼中的沉鬱之色極濃。

    “屍毒已經完全煉化?”木靈希主動問道。

    “大部分煉化,剩下的,已經不是威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傷勢恢復了六七成,身上氣勢漸漸增強,看着地上的一粒粒黑色塵埃,再一次體會到想救而救不了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龏殤死了,算是爲他報了仇。這世間,生靈也還,死靈也罷,都有塵歸塵、土歸土的那一天,只是早晚而已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異樣的看了她一眼,確認她是鳳天后,心中生出更深的疑惑,但沒有細想,便是展開無極神道,衍化太極陰陽圖。

    地面上,屬於燕離人的殘餘神靈物質灰塵,一粒粒飛起來,在太極陰陽圖中凝聚。

    木靈希靜靜看着這一幕,自然是知道,任何一粒神靈物質塵埃中,都蘊含神靈的神魂和意識。

    但,被三煞屍毒腐蝕,燕離人區區一箇中位神,哪裡能保存下來神魂意識?

    而燕離人的神源,都被龏殤直接吸收煉化。

    燕離人殘存的神靈物質不多,加起來,也只有拳頭大小一團。

    帶着這團神靈物質,張若塵走向龏殤的那隻手掌。

    那隻手掌被斬下來後,就被六柄神劍死死鎮壓,斷口處,一滴血液也流不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燕離人的神魂,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龏殤爲了控制燕離人,早就收走他大半的神魂。

    手掌中,響起龏殤的笑聲:“就在本座的體內,但,已經被死亡神尊磨滅了!哈哈,張若塵本來你是可以救他的,誰叫死亡神尊大人如此心狠手辣呢?”

    本體和神源都已經毀滅,只剩一隻手掌,就算活下來,又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不如臨死之前,挑撥張若塵和死亡神尊的關係,在他們心中埋下一根刺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,操控太極陰陽圖,將那隻巨大的手掌籠罩,從手掌中,抽出龏殤殘剩的一縷縷神魂。

    不出張若塵所料,龏殤早已將燕離人的神魂煉化,與自己的神魂融合在了一起。包括先前殺死燕離人獲得的神魂,亦被煉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龏殤有限的神魂中,將屬於燕離人的一道道神魂意識分離出來。

    龏殤的神魂,發出難以置信的驚駭聲:“張若塵,你這是什麼手段,你怎麼可能有如此手段?這是精神力至少也要一念定乾坤的存在,才能做到的事!”

    無極神道,無所不能。

    但,這何必給一個死人解釋呢?

    龏殤的神魂中,屬於燕離人的那一部分,全部被張若塵抽離出來,在太極陰陽圖中,凝聚出一道淡淡的人影。

    因爲這道人影神魂很薄弱,意識也很薄弱,只是衝着張若塵微微笑了笑,想要開口說話,都很困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這道神魂,與燕離人殘剩的神靈物質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又取出一枚佛祖舍利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神靈物質凝聚成一個三寸高的泥人,佛祖舍利化爲一粒金光,在泥人眉心閃爍。

    木靈希靜靜看着這一幕,在張若塵身上,看到極少能在別的神靈身上看到的人情味。那可是一枚佛祖舍利,竟能這般用在一位並不算深交的神靈身上。

    換做以前,她肯定無法理解這種行爲,覺得張若塵愚蠢。

    但,見識了張若塵一次又一次的犯蠢,加上張若塵以前犯的那些蠢,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。

    難怪有那麼多活了數十萬年,甚至上百萬年的老傢伙,會看重張若塵,此子除了天下一品的神道,身上的確是有一些獨特的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比那些隨時嘴裡喊着救苦救難,衆生平等,而遇到危險逃得比誰都快的神靈,強太多了!

    她現在依舊不認可張若塵的行爲,可是,卻能以平靜的態度觀察,並且生出一些思考。

    “須彌常將仁義道德掛在嘴邊,如今死後,以一舍利子救人,倒是如他的願了!”木靈希冷峭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泥人收進袖中,打算回崑崙界,找一戶人家,讓燕離人轉世重修,道:“鳳天前輩與聖僧,似乎不只是敵對的關係?”

    木靈希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,似在回憶什麼,但很快冷笑起來:“可惜,他未能死在本天手中,未能親手幫梵寧報仇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