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梵寧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修辰沒有告訴你嗎?算了,你們張家祖上的事,自己去問怒天神尊。”木靈希攤開手掌,三種不同的光華在掌心閃爍,道:“龏殤的奧義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旋轉過去,將三種奧義收走。

    奧義對張若塵而言,雖然是可有可無,但終究是世間最珍貴之物,哪能不要?

    將龏殤的神魂和斷手焚煉,徹底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這兩樣東西雖然價值不俗,但也牽扯有龏玄藏的大因果,不如直接毀屍滅跡,不貪這點小便宜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三煞帝君那半張骨臉的面前,剛要伸手去撿,骨臉上浮現出三種詭異圖紋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向暗紫色的陣法光幕飛去。

    “都這樣了,還沒有被磨滅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逆神碑,擊在半張骨臉上,將它打得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逆神碑爆發出來的力量,也落陣法光幕上,使得陣法猛烈震顫,光芒暗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三煞帝君在屍族,是能列入前三的存在,修爲何等高深。不過,這半張骨臉中屬於三煞帝君的神魂意識,已經被焚煉。它現在頂多只能算是一件厲害的邪物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半張骨臉,在自己的臉上比劃了一番,道:“將來說不定能有用處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突然目光從張若塵身上移開,看向他身後的陣法光幕,眼中露出一道異樣而謹慎的神色。

    大家好 我們公衆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、點幣紅包 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衆號[書友大本營]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強烈的危機感,一股寒氣在背心和後腦勺流動,緩緩轉身過去,看向暗紫色的陣法光幕內部。

    只見,本是躺在地上的萬丈神屍,竟然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神屍爆發出來的氣息也不知多麼強大,吞吐間,電閃雷鳴。龏殤佈置的陣法,被他一揮手,便是拍碎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整個黑暗物質大地在劇烈搖晃。

    它的模樣,真的很像空老。只不過,看守幽冥地牢的空老,顯得更加蒼老。

    “走,趕緊離開這裡,這是空城子的屍體,他的屍體發生了惡變。”木靈希還能保持鎮定,但,語氣卻一聲比一聲急切。

    白髮蒼蒼的屍體,由坐變成了站,俯看下方的張若塵和木靈希。

    眼神由空洞,逐漸變得噬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神威壓下來,知曉根本不可能逃得掉,今天,是真的遇到了生死危機。

    唯有將希望寄託在鳳天身上。

    她若爆發出先前那樣的戰力,應該可以將空城子的邪屍鎮壓。

    但,得需要張若塵將混沌陰陽二氣,注入她體內。

    這需要耗費時間!

    但他們有這樣的時間嗎?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身上的壓力越來越重,都快難以動彈,於是,故技重施,以太極陰陽圖包裹住木靈希。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化爲塵埃大小,與黑暗物質融合,向地底鑽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空城子的邪屍,擡腳踩壓下去。

    一股兇猛的力量,踩得黑暗物質大地沉陷,地面上出現一個數百丈長的腳印大坑。

    神力透過厚厚地層,衝擊在太極陰陽圖上,使得本就傷勢未愈的張若塵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一次,力量差距太大,張若塵懷疑就算使用神王符,也擋不住幾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看向木靈希,與她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木靈希明白他意欲何爲,點了點頭,柔軟的玉手,主動按到張若塵胸口。頓時一股強橫的混沌陰陽之氣,從張若塵體內爆發出來,向她衝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空城子第二腳踩下,強橫的神力和灰色屍氣洶涌而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一次吐出鮮血,太極陰陽圖似乎都要擋不住。

    就在他欲要打出神王符防禦之時,太極陰陽圖又撞擊在地底一處硬物上,發出“嘭”的一聲巨響,像金屬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到詫異,這黑暗物質大地的地底,到底有什麼東西,怎會堅硬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要知道,太極陰陽圖一撞,絕對堪比大神一擊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口井,井口是金屬材質。我們就是撞擊在井口!”

    探查口,張若塵眼中的疑惑之色,變得更濃了!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既然沒有別的退路,便進去。”

    在空城子邪屍第三擊落下之時,張若塵操控太極陰陽圖,進入井中。

    但,進去之後,他就後悔了!

    其一,這口井十分淺。

    其二,空城子邪屍的攻擊落下後,震在井口,頓時傳遍整個金屬井。就像藏到一口鐘裡面,而鍾突然被撞響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被震得裂開一道道紋路,差一點便是崩碎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頭皮都裂開了,嘴裡一直在吐血。

    木靈希倒是沒有大礙,因爲張若塵和太極陰陽圖幫她將所有力量都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現在想逃出金屬井,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得將神王符打出去,懸浮到金屬井的上空,抵擋空城子邪屍的攻擊。

    但詭異的是,空城子邪屍突然不攻擊了,而是使用神手,在挖掘大地,嘴裡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屍笑。

    以它的恐怖力量,挖到他們,絕不會花費太多時間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是進退兩難,只能希望,在空城子挖到他們之前,鳳天先一步擁有發揮自身力量的條件。

    木靈希環顧四周,道:“不是一口井,是一隻鼎,一隻深埋在這裡不知多少年月的鼎!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向周圍望去。

    還真是一口鼎,他們二人就在鼎內。

    更詭異的是,鼎竟然在吸收太極陰陽圖中的混沌二氣,鼎壁像是燃燒了起來,浮現出一道道古老的圖文,像滿天星辰在閃爍。

    有牧牛農耕,有天火燎原,有人首蛇身之人在祭祀,有劫雷降臨,有福祿之光照耀大地……

    木靈希語氣中,有一絲激動的意味,道:“是九鼎中的天鼎,代表命運的天鼎。本天明白了,是天鼎在冥冥之中召喚,所以本天才會來到這裡。執掌天鼎,本天回去之後,就可真正執掌命運神殿,成爲命運神殿之主,命運之主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木靈希體內響起鳳凰長鳴,身上神焰燃燒,沖天而起,破開一層層黑暗物質。

    天鼎跟着她一起,向上空飛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飛出地面後,她長髮飛揚,抓住鼎身一角,隨後狠狠砸了出去,擊在空城子邪屍身上。

    空城子邪屍固然強大,但它終究只是一具邪屍,哪裡能與鳳天抗衡?

    更何況,鳳天手中還執掌着天鼎。

    這一擊,直接將空城子身上縫補傷口的鎖鏈,全部打斷,屍身碎成數十塊。

    屍體中的所有邪異之氣,被天鼎爆發出來的光華淨滅一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鼎中飛出來,踉蹌跌倒在地,道:“我還在鼎中呢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收回天鼎,落到地面,臉上笑容逐漸收斂,但,依舊掩蓋不了她身上的意氣風發,道:“先是涅槃成功,進入無量至境,如今又得天鼎。張若塵,你說本天做不做得命運神殿的殿主?”

    張若塵認真回答,道:“命運神殿若能有一位殿主,是一件好事,足以化解激烈的內部矛盾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,道:“如今的命運神殿,的確內部矛盾重重,本天早有一統之心,無奈以前修爲始終是差了一些,無法鎮住所有無量。如今得了天鼎,顯然是命運註定,還有誰敢不服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天知曉你不會臣服於誰,所以不要你臣服。只要你肯加入命運神殿,真實神宮主人的位置,就是你的了!未來天庭地獄誰敢動你,本天第一個斬他。這可比什麼天姥神使,星桓天界尊,強多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療傷,一邊道:“多謝鳳天美意,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天不想聽到不過二字,難道你看不出,天鼎出世,命運神殿即將大一統,地獄界將橫掃星桓天和天庭。加入命運神殿,未來你將是繼本天之後的第二任殿主。到時候,整個宇宙都是你的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天鼎的光芒消散了!”

    木靈希向手中的天鼎看去,發現鼎上的圖文消失了,鼎身變得冰冷和死寂,看上去,沒有任何奇異之處。

    她連忙調動體內神氣,注入鼎中。

    這股神氣,屬於木靈希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注入她體內的混沌陰陽二氣已經耗盡,她無法再調動屬於鳳天自身的天級力量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爲何突然就失去神性了呢?難道需要本天的神力,才能將它催動?”木靈希想到這個可能性,於是,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覺得一定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爲木靈希沒有修煉命運之道,沒有修煉命運之道,怎麼可能催動得了代表命運的天鼎?

    鳳天那股久違的激動情緒,逐漸平息下來,意識到自己現在太虛弱,還遠遠沒有到威壓諸天的地步。

    至少也得先將新體孕育成熟,破殼而出,才能攜天鼎,回命運神殿大展拳腳,去做自己想做卻一直沒有做的事。

    得到天鼎,讓鳳天的心變得激情滂湃起來,看到滅天庭之願景的希望。終有一天,她將登上天尊之位,整個宇宙都將在她腳下顫抖。

    可惜張若塵此子,如此天資,如此心智,自己又那麼看好他,他卻冥頑不靈。

    若張若塵破無量,能夠助她一臂之力,何愁大事不成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