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上境大聖自爆聖源,毀滅能量如星辰炸開,每一道光,都像斬天利劍,射向十方,能夠輕易洞穿大聖體軀。

    能量漣漪,波及千里。

    血屠爲之咋舌,道:“無上境大聖自爆聖源太可怕,若是離得很近,就算是真神都會被創傷。若是發生在星空中,空間會大片大片碎裂,星辰會一顆顆殞墜。”

    “不僅是自爆聖源那麼簡單,這位閻羅族無上境大聖的精神力很強大,聖心也一起自爆,能對聖魂和精神意志造成影響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遺憾,剛纔其實他是可以出手,幫助閻無神,救下那位自爆聖源的閻羅族無上境大聖。

    可是,理智告訴他,不能那麼做。

    因爲閻無神和閻婷是攜帶重要任務進入黑暗之淵,寄託了整個黑暗之淵閻氏的希望,身上必然攜帶了至寶之物。

    但他們卻沒有使用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危險絕不止眼前看到的這麼簡單。

    用出至寶之物,或許可以化解眼前危機,但,真正的危險降臨,他們將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血屠想要衝出去,但卻被張若塵一把抓了回來,繼續隱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雲破碎,陰魂盡滅,有一塊塊碎裂的金甲,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鬼氣,混亂扭纏,如絮如霧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金甲碎片,張若塵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但,沒有放鬆心中警惕,反而生出更深的忌憚。

    閻無神第一個站起身,並沒有因爲鬼雲被打散露出絲毫喜色。

    他立即回頭,發現,兩根天柱之間的琉璃光幕下,一縷縷鬼氣,凝聚成一尊一丈高的金甲厲鬼。

    金甲厲鬼寒氣森然,青面獠牙,身上逸散出去的鬼氣,化爲一道道披頭散髮的陰魂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第二道金甲厲鬼,第三道金甲厲鬼……

    一連六道金甲厲鬼顯現出來,出現在他們六個不同的方位。個個身上都散發強橫的神威,陰煞之氣,凍結大地,形成一條條帶子一般的黑色冰河。

    血屠笑道:“師兄,你知道這些金甲厲鬼是什麼來歷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言。

    “是鬼主第三子珞,培養的玄煞陰鬼。據說,珞一共養了八隻玄煞陰鬼,剛纔被毀掉一隻,應該還有七隻纔對,怎麼只剩六隻了?”血屠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,那隻玄煞陰鬼,是被張若塵劈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,六隻玄煞陰鬼體內,有神魂融入其中,個個強大,氣息滂湃。

    它們已不只是玄煞陰鬼,更是珞的六具神靈分身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修士,一個個站起身來,聚集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們有的撐起聖器,有的祭出符籙,有的釋放精神力場域……,眼中充滿忌憚,卻又決然無畏,隨時準備自爆聖源赴死,保護閻無神和閻婷。

    閻婷臉色蒼白,身上陰氣纏繞。

    她曾被玄煞陰鬼隔空打了一掌,身受重傷,傳音道:“少尊,不能再等下去了!”

    閻無神目光環視六方六鬼,眉頭深皺,氣息渾厚,道:“珞!我們黑暗深淵閻氏與地煞鬼城無冤無仇,你這麼做,是在給自己樹敵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尊玄煞陰鬼,道:“天道法則,弱肉強食。殺你們,本神只爲吞噬聖魂,提升修爲。何須什麼仇怨?再說,今日大仇已經結下,還真就得將你們斬草除根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你的真身,就在附近吧!堂堂真神,怎麼是鼠膽之輩,爲何不敢現身一見?”

    閻羅族的無上境大聖心中,皆是生出一絲期待。

    只要珞的真身出現,他們自然有把握,將其殺死,或者是重創。怕就怕,珞一直使用分身攻擊,那麼他們今天怕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珞的神音,從遠處傳來,道:“閻無神,你以爲本神會中你的激將法?本神知曉你的手上,必定掌握有弒神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黑暗之淵閻氏這次幾乎是傾巢而出,必是想要救出被困在黑暗之淵中的閻寰宇。對吧?”

    “可惜,閻寰宇多半已經隕落,化爲了荒古廢城衆多神屍中的一具。你們全部都將死在這裏,黑暗之淵閻氏也會隨之覆滅。”

    閻婷心中怒火難平,道:“你敢咒罵老族長,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她取出一卷陣圖,將其展開。

    陣圖刻畫在一張神皮上,聖氣注入進去,神皮中,立即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。一隻黑狼形態的兇獸,從陣圖中衝出,將先前開口說話的玄煞陰鬼撲倒在地。

    六位老者出現閻婷身旁,各自打出體內力量,注入陣圖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皮陣圖中,又一連衝出五隻兇獸,形態各異,攻向另外五尊玄煞陰鬼。

    兇獸力量強大,每一隻都是神獸級別,頃刻間,將六尊玄煞陰鬼打得爆開,金色鎧甲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玄煞陰鬼雖然被撕碎,可是,鬼氣不散,神魂不滅,依舊懸浮在他們的四周,如一條魂河在流動。

    珞的笑聲,在鬼霧中響起,道:“原來是閻羅族的《七兇陣圖》,據說,這裏面封印了七隻兇厲的神獸,是世間一等一的至寶。”

    閻婷道:“既然知曉《七兇陣圖》,還不立即滾。”

    珞的真身顯現出來,站在數十里外,道:“七神獸的確強大,可是,掌控陣圖的你們卻太弱小。等你們體內聖氣消耗殆盡,無法繼續催動陣圖,我再出手,豈不是既能殺人,又能得圖?”

    珞的話,刺中閻婷的軟肋。

    《七兇陣圖》的確威力強大,可是,也相當消耗聖氣,若是沒有一擊必殺的把握,是不能輕易使用。

    但,既然現在使用了,也就只能死撐到底。

    血屠嘴角微翹,笑道:“這珞天資一般,可是太囂張了,別說閻無神,便是閻婷突破到神境,也能擊敗他。師兄,這件小事,交給我就行,看我怎麼教訓這孫子。再怎麼說,我是黑暗之淵閻氏的朋友,與老族長都有一面之緣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沒有阻止血屠。

    但,他的臉色依舊凝重,目光向珞後方望去,總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無邊的黑暗中,似乎隱藏有更大的危險。那種感覺,與鬼類詭獸有些相似,卻又不同。

    閻無神的感知力很強,與張若塵有相同的忌憚。可惜,珞這個真神,已經讓他們疲於應對,陷入艱苦危難的境地,哪還有餘力應對其它?

    黑暗之淵這一路,註定將是他成神之前最大的磨難。

    閻婷不想坐以待斃,於是,和六位老者,駕馭六隻兇獸,向珞攻擊過去。珞笑了笑,根本不與他們硬拼,飛身遠退。

    同時,珞的手臂,隔空一揮。

    懸浮在閻無神和一衆閻羅族無上境大聖四周的鬼氣,凝聚成一柄丈二長矛,擊在一位無上境大聖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那位無上境大聖悶聲慘呼,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閻婷回頭看了一眼,雙眼似能滴出血液,連忙又駕馭《七兇陣圖》趕了回去,以防珞再下殺手。

    真神的力量太強大,手段層出不窮,無上境大聖在其面前,毫無還手之力。閻羅族的修士,皆是人心惶惶,知曉今日怕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閻婷和六位無上境大聖體內聖氣大量消耗,《七兇陣圖》的光芒,逐漸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珞的真身,又逼近過去,靜等他們換人催動陣圖。

    在他們換人的瞬間,就是珞出手的時候。

    閻婷額頭上汗珠,一滴滴落下,道:“少尊,你的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閻無神打斷了她欲要繼續說下去的話,斬金截鐵的道:“罷了,我今日只能冒險渡劫,衝擊神境。一旦我破境,便是珞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說出這麼一句,隨即,雙手捏出“與願印”,體內力量快速外涌。

    珞哪裏敢放任閻無神渡劫破境,發現《七兇陣圖》變得更加暗淡,其中五隻兇獸都被迫回到圖中,只剩一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珞雙手抱圓。

    兩掌之間,圓圈中心,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,凝成一杆烏黑神矛,飛向閻無神。

    同時他緊跟在神矛後方,左手捏印,催動鬼門神通。

    “少尊小心。”

    有老輩無上境大聖欲要衝上去,爲閻無神擋住這一擊,可是,根本來不及。

    眼看烏黑神矛,就要擊中閻無神,閻羅族所有修士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,緊張而又憤怒,發出一道道嘯聲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衝到閻無神身前,凝成魁梧的身影,一把抓住烏黑神矛。

    看到這道突然出現的神影,珞臉色一變,但,根本來不及後退,對方已是一拳打出。拳頭前方,呈現出一片血海,神勁浩蕩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珞倒飛出去,身上鬼氣混亂,鬼體出現破碎的跡象。

    血屠長嘯一聲:“你好大的膽子,大家都是地獄界的修士,卻自相殘殺。我乃死亡神尊座下大屠戰神皇,黑暗之淵閻氏的朋友,今日,定要好好的教訓你。你有什麼寶物,現在就拿出來,免得待會兒,沒了施展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血屠雙掌向前拍出,如排山倒海一般,一片灼熱的火海顯現出來,洶涌如海浪,衝擊在珞的身上。

    須知,血屠在火焰上的造詣極高。

    沒有成神時,便是將自己修煉的煉獄之火,與血炎戰神的血炎神火,還有死亡神尊的鳳嫇神焰,融合在一起,修煉出屬於自己的“大屠神火”,從而火之道入神。

    如今踏入神境,大屠神火的溫度,竟是達到五百萬級,瞬間將珞的鬼體神軀點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讀者來問,黑暗之淵的劇情,還要寫多久。

    其實沒多久了,天門這裏,就是最後一個劇情了!

    還有讀者來問,主角爲什麼這麼弱。汗,其實我一直覺得主角太強了,在黑暗之淵,幾乎吊打一切諸神,太過無敵,所以才壓着在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