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排在日晷上,將它打得飛了起來,直向白玉神劍撞擊而去。

    同時,沉淵古劍飛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在時間力量的加持下,張若塵的速度無與倫比,頃刻間,跨越二十多裡,一劍斬在司徒雲琳脖頸處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乃真神,縱然被時間力量壓制,依舊快速無比,閃身而去。

    這一劍,僅斬下一縷烏黑的秀髮。

    另一頭,日晷和白玉神劍纔剛剛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白玉神劍劈開了時間之海,將日晷打得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重重墜落在地,掀起滾滾塵煙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停止攻擊,施展出時間劍法,以快打慢,身入閃電,一劍又一劍攻出。並未使用精妙的招式,都是橫劈直斬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張若塵,雖未武道成神,但,一身戰力,卻已經不弱於下位神多少。如此絕世天資,一旦踏入神境,豈不是可以攻伐上位神?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越戰越心驚,雖說現在的張若塵,還不足爲懼,可是想到不久後的將來,實在是讓她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“流蘇千劍!”

    纏在司徒雲琳纖腰上的一串銀色小劍飛了出去,足有八百六十四柄,與先前的二百一十**在一起,正好是一千零八十柄。

    所有銀色小劍,如蜂鳥離巢,千劍起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勢受阻,速度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速度一慢,司徒雲琳立即抓住機會,人劍合一,如流光飛馳,御劍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劍尖瞬間到達張若塵胸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完全沒辦法做出反應,靜在那裡,一動不動。司徒雲琳紅脣微翹,自認爲這一劍,足以分出勝負生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劍擊在張若塵胸口,但,並沒有像她想象中一樣張若塵四分五裂,反而張若塵身上金光四射,體內佛音如雷,一股強橫無邊的力量反衝而出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被這一擊打得像是神魂都要離體,身體向後飛了出去,束髮散開,神衣上的神紋斷裂無數,變得鬆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好受,亦是向後飛出,撞擊在一具黑色神屍身上。

    緩過氣來,張若塵果決無比,手捧萬咒天珠,念道:“死魂咒!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被佛祖舍利的力量擊傷,雪白如瓷的嬌美神軀,浮現出很多血紋,嘴角掛着血痕,身體如散架了一般,疼痛無比。

    死魂咒襲來,如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她知曉,自己再次中了張若塵的詭計,張若塵是故意引她攻擊,使用佛祖舍利的力量反噬了她。

    “劍魂神域。”

    司徒雲琳雙手抓住劍柄,目光冷然,白玉神劍插入地底。

    做爲神境劍修,她的劍魂強大。

    以劍魂對抗死魂咒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劍魂神域呈現出來,地面上,長出一根根劍刺,如雨後春筍一般拔地而起,由近而遠,蔓延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背上金翼展開,離地騰飛起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司徒雲琳身周凝聚出成千上萬道劍魂虛影,如神劍軍隊,化爲一片颶風,涌向飛在半空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真神的戰力,果然非同小可,傷得這麼重,居然還如此強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,又喚出藏山魔鏡護體,將墨陽神符打了出去,化爲一輪黑色太陽,與鋪天蓋地而來的劍魂虛影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修爲縱然再強,司徒雲琳尚且沒有放在眼裡,可是,他身上厲害的寶物太多,層出不窮,這讓她生出一股無力感。

    繼續這麼僵持下去,血屠怕是就要破入神境。到時候,以她重傷之身,處境將變得非常危險,畢竟血屠可是元會級代表人物,更是死亡神尊的弟子,絕非泛泛之輩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向遠處的血屠看了一眼,發現血屠已經成功渡過神劫,正在凝聚星魂神座。

    於是,她引動一千零八十柄銀色小劍,化爲一條劍氣長河,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,直向血屠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但就是這時,虛空中,響起奔騰的水流聲。

    一條蜿蜒冥河,氣勢磅礴,如天河橫空,黃泉大江,與劍氣長河碰撞在一起,將一千零八十柄銀色小劍震散,全部墜落到地上,打出一個個凹坑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冥河盤旋,像極了一條千里長的魔龍。

    在冥河的中心,般若的絕代身姿顯現出來,神光閃耀,手持法杖,落到了司徒雲琳身後百丈外的地面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連忙將劍魂收回,提劍站起身來,如臨大敵的看向般若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般若趕至,於是將墨陽神符收回手中,揚聲道:“你來得正好,助我一臂之力,將這位劍神界的神靈擒下。”

    “擒下做什麼?直接殺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般若已是跨越百丈,手中命運決杖劈在司徒雲琳頭頂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橫劍一擋,身體飛了出去,撞擊在地上,犁出一道數百米長的溝壑,將一座一千多米高的石山撞倒。

    別說司徒雲琳已經受傷,便是全盛狀態,也與般若有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她很是果斷,體內神血燃燒,以禁術提升狀態,御劍而起,急速逃遁。

    “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具神屍的頭頂,藉助萬咒天珠,施展出冥光咒,將她禁錮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們休想殺我,否則今日,便是同歸於盡的下場。”

    面對強大的般若,和精神力神靈張若塵,司徒雲琳已是無計可施,只能祭出最後的威脅手段。絕大多數神靈,都能憑藉這招玉石俱焚,威懾對手,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除非修爲差距很大,神靈都不會將對手,往死境逼迫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見張若塵和般若都停止出手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,擊碎冥光咒,一雙鳳眸掃視他們二人,道:“張若塵,我已知曉那件寶物在你身上,就算你活着離開黑暗之淵,也必定寢食難安。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遠處,響起血屠的長嘯聲。

    他那數萬裡高的神軀,血芒大漲,雙手中捧在一輪血月。

    雙手向下一按,血月從天而降,直向張若塵、般若、司徒雲琳壓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般若急速遠退,血月卻是緊追着司徒雲琳。

    隨着血月越來越接近地面,才發現它是一顆血紅色的神星,直徑怕是得有十萬裡,極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他從哪裡拘來這麼大一顆星球?”般若皺眉,覺得血屠的聲勢太大,恐會將鬼類詭獸惹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不確定的道:“這是……他的神座星球!”

    之所以不確定,乃是因爲,他是親眼見到血屠凝聚神座星球。可是,如此詭異的一顆星球,怎麼都不像是神座星球。

    神座星球爲何這麼小?

    另外,別的神座星球呢?

    總之,很怪異。

    受地面神屍氣息的影響,血紅色神星越接近地面,被壓得越小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擊在司徒雲琳身上的時候,血紅色神星已是變得只有直徑十多裡,像是一顆大鐵球。

    大地震顫,神氣勁浪席捲千里。

    血屠的龐大神軀,已是縮小得正常人類大小,站在“大鐵球”的頂端,吐出一口氣,念出一聲:“真舒服!”

    先前他控制不住神軀,變得數萬裡大小。

    但,荒古廢城的力量,卻從四面八方壓向他。

    那種感覺,就像是身體被吹成一個巨大的氣球,而氣球的外部,又有強大的力量在擠壓。可以說,那時的血屠動都不敢動一下,深怕爆體而死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和般若,攔截住了司徒雲琳,他血屠早已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如今神軀變小,荒古廢城的壓迫力量隨之消散,血屠自然是舒爽無比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般若的身影,顯現出來,臉色都有些沉冷。

    “你在幹什麼,鬧出這麼大的動靜,想死嗎?”張若塵沉聲道。

    血屠聽到張若塵的呵斥聲,只感覺心中更加舒爽,知曉張若塵是外冷內柔,對他血屠是真的情深義重。

    是親師兄!

    若是說以前,血屠每每聽命於張若塵,是因爲血絕家族在血天部族的影響力,是因爲張若塵的強大戰力,是因爲張若塵狠辣的手段,是因爲張若塵有大氣運。

    而經歷了此事,見到張若塵爲了護他成神,不惜與真神硬扛,心中怎能不感動?只覺得自己以前是禽獸不如,誤會了師兄。

    “師兄莫急,我這就將神座星球收起來。”

    血屠取出死亡神尊賜給他的那個葫蘆,將腳下的“大鐵球”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下方一片破敗,神血斑斑。

    昏暗的塵土中,一縷縷血氣,向地底涌去,凝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地面炸開,亂石紛飛。

    司徒雲琳從地底衝了出來,身體殘破,一縷縷血氣,從傷口處,鑽入進體內。

    “居然還沒死!師兄放心,我懂你,我來助你擒她。”

    血屠體內血氣和規則神紋涌出,凝聚成一隻百丈大小的血色爪子,將司徒雲琳包裹在了中心。一縷縷血氣,如鎖鏈一般,纏繞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命運決杖從天而降,將血屠凝聚出來的血色爪子擊碎。

    杖柱如長槍,從司徒雲琳頭頂刺了下去,將她的神軀再次打碎,就連神源和沒有破碎的神海,都被鎮壓在了命運決杖的下方,難以重新凝聚神軀。

    命運決杖散發出來的命運之光,將司徒雲琳的神魂和精神意志不斷磨滅。

    血屠一愣,看向般若。

    般若目光冰冷,道:“擒下幹什麼?萬一讓她逃走,將後患無窮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