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屠向張若塵看去,見他沒有動怒,揚聲道:“殺得好!天庭的神靈,竟敢潛入地獄界,好大的膽子,死有餘辜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們的修爲,還磨滅不了我的精神意志。若要殺我,便是同歸於盡!”司徒雲琳的聲音,從緋紅的血霧中傳出。

    “神女殿下,本皇來助你一臂之力,滅殺了她。”

    血屠如蛤蟆伏地,呈奇異姿勢,張開嘴巴,深深一吸。

    Wшw● ttKan● ¢〇

    一縷縷神血血氣,源源不斷涌入進他的口鼻。

    剛剛踏入神境,血屠正需要大量血氣,用於鞏固境界,錘鍊神軀。他不信,等司徒雲琳血氣流失殆盡還不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知現在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殺,否則讓司徒雲琳自爆神源,後果不堪設想。於是,打出噬魂鈴,以精神力催動十二枚鈴鐺,壓制司徒雲琳的神魂和意志,以防她真的自爆神源。

    般若引動體內的命運奧義,打入命運決杖,以奧義的力量磨滅司徒雲琳的精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三神聯手之下,終是將司徒雲琳徹底殺死,化爲灰燼。

    剛剛破境,就能參與進殺死真神的行動中,血屠亢奮至極,將司徒雲琳的那柄白玉神劍收走,道:“本皇要憑此劍,告訴天下修士,今日屠神!從此,我大屠戰神皇將威震寰宇!”

    同樣是神靈,能夠殺死真神的神靈,在神靈的世界中,顯然名氣更大。

    更讓人忌憚。

    “劍給我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體內沸騰的血液,瞬間冷卻,道:“師兄,我今日屠神,得需要屠神的證據。此劍就是最好的證據,你看,神女殿下已經把神源收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吸收了她幾乎所有血氣,已經是有巨大收穫,而我,現在卻還兩手空空。屠神,是我們三人聯手做到,爲何好處都被你們得去了?”張若塵打算以理服人。

    血屠想了想,好像是這個理,雖然不捨,卻還是將白玉神劍遞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若沒有張若塵的強大精神力壓制,司徒雲琳說不定能夠自爆神源,將他和般若也殺死,的確是出了很大的力。

    白玉神劍是一件君王聖器,但,材質非凡,是罕見的本源物質煉成,而且內部已經孕育出至尊銘紋,有成爲至尊聖器的潛力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至尊聖器分爲三個等級:鎮天級、混元級、次神級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至尊聖器,都是鎮天級。

    想要達到混元級,至尊聖器的材質,就必須是天地奇珍,而且對第一次鑄煉時使用的工藝,有極高要求。

    比如,煉製沉淵劍和滴血劍的材料,造化神鐵,就是天地奇珍。

    當然即便是鎮天級的至尊聖器,也相當罕見,下位神、中位神層次的真神,很多都無法擁有一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身上的至尊聖器,都是鎮天級。

    血屠在地上尋找司徒雲琳的一千零八十柄銀色小劍,卻發現這些小劍,早已被張若塵收走。最終,他只在地上,找到了幾塊染血的神衣碎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煉化白玉神劍的劍靈,一邊問道:“你到底什麼情況?說是去探路,怎麼自己一個人先進了荒古廢城?還有,爲何在這裡破境,難道不知道荒古廢城很危險?”

    血屠深深一嘆,將幾塊破布塞進懷裡,隨後講述起來。

    “卻說那日,我獨自一人前去探路,憑藉我強大的修爲和精明的頭腦,很快就找到荒古廢城。當時實在是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不輕,從未見過如此多的神屍,但,我終究是憑藉強大的精神意志,壓制住了心中的恐懼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廢話怎麼那麼多,講重點。”

    “重點就是,我被一隻蛟類詭獸發現,被迫無奈,只能逃進荒古廢城避難。但,在跨過巨石城門的瞬間,出現空間波動,將我傳送到了此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終於明白,爲何閻無神他們進入城門後,爲何會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那座巨石城門絕對有問題,多半是一座高明的空間傳送陣。血屠和閻無神他們,在進入城門時,肯定是觸動了什麼,纔會被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血屠繼續道:“在這裡,我有天大的機緣,找到了一枚古怪的異果。吞服下去後,修爲暴增,根本壓制不住體內的力量,於是只能被迫突破境界。否則,我也不會做出這麼不靠譜的事!”

    血屠當然是不會說,自己被這滿是神屍的環境,嚇得躲在地底躲了半個月之久,如死屍一般,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倒是什麼東西都敢吃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大機緣啊!那枚異果,是從一位古之大神的頭頂長出來,神光照耀千里,香氣撲鼻,根本忍不住。得此一果,成功渡過神劫,我已經不虛此行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的神劫,是什麼劫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心劫吧!當我看見,師兄爲我捨生忘死阻擋真神,心劫瞬間渡過。”血屠雙眼幽深,感激無比的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看到他那眼神,張若塵渾身發麻,後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神劫哪有那麼簡單?我且問你,那枚異果,是不是形狀如獅,表面長滿電紋?”

    “神女殿下怎麼知曉?”血屠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你的運氣,真的是太好了!那枚異果,乃是天獅神果。在助修士渡神劫的寶物中,此果可以排名前三,罕見至極。只有在大神的神屍身上,纔有可能生長出來,而且,還需要很多別的條件支持。”

    血屠更加慶幸與張若塵一起來了黑暗之淵,道:“無論怎麼說,今天都得感謝師兄和神女殿下,這個人情,血屠我欠大了!”

    “還叫神女殿下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血屠微微一怔,明白過來,連聲道:“師嫂!師嫂!師嫂……”

    池瑤對地獄界的神靈都很厭憎,見血屠如此貧嘴,黛眉一蹙,哼聲道:“我的意思是,踏入神境後,所謂的神女,便自動退位。今後,不必再如此稱呼。”

    血屠低聲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神女殿下今天好重的戾氣,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曉,此刻的般若,乃是池瑤。

    池瑤的性格,其實更像黃煙塵,而不像更加內斂的般若。

    “女人嘛,就是這麼反覆無常,不需要惹她,她也會冷你幾眼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似乎也知曉,剛纔表現得過激了一些,於是收斂情緒,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趕緊離開。”

    見般若突然又變得如此平靜,血屠忍不住點了點頭,心中暗道,還是師兄瞭解女人,果然反覆無常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陰風吹來,鬼雲遮蓋神光。

    鬼雲中,響起“咕吖”的詭異叫聲,刺痛張若塵的聖魂。

    “不好,又是那隻鬼類詭獸,它居然來到了此處。”張若塵的臉色,瞬間變得蒼白,腦海中浮現出黑獅神獸和圓倉真神莫名其妙慘死的畫面。

    池瑤極其果斷,抓住張若塵的手腕,腳下蜿蜒的冥河顯現出來,以最快速度遠遁。

    血屠不知張若塵和般若爲何如此驚恐,道:“大家都是神靈,何懼之有?鬼類詭獸……什麼,鬼類詭獸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聽說過鬼類詭獸的可怕,頭皮發麻,背上八對血翼展開,追向池瑤和張若女。

    血翼下,銀光閃爍。

    他們的速度,顯然及不上鬼類詭獸,很快就被鬼氣籠罩。鬼氣森寒,剛剛觸到身體,體內血液就像是要凝固,神氣運轉不暢。

    “咕吖!”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終於看見鬼類詭獸的樣子。

    是一顆山嶽般大小的骷髏頭,飛在鬼雲中,嘴裡長着血紅色的舌頭,眉心有一個古老的文字。

    看到那個文字,張若塵心中又驚又疑。

    因爲,那竟是一個“葬”字,與葬金白虎額頭上的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是史前古文。

    血屠背上結出冰塊,渾身發寒,道:“師兄,它額頭上的字,與葬金白虎一模一樣,說不定是親戚,要不你去和它談談?”

    談?

    這隻鬼類詭獸的氣息,比金聚大神還恐怖,去和它談,無疑是自尋死路。

    額頭上有“葬”字,只能說明,這顆骷髏頭,很有可能是史前遺留下來。

    骷髏頭,距離他們越來越近,腥氣極重,散發出來的腐蝕力量連神氣都擋不住。

    池瑤停了下來,轉身望去,眼神凌厲,道:“逃不掉了,只能拼死一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一眼池瑤抓住他手腕的玉手,視線又移向她的臉,心中思緒萬千,實在想不明白,她到底想要幹什麼?在圖謀什麼?

    但,這些思緒,在一瞬間,就被清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形勢危急,於是,將那枚鴿蛋大小的暗時空物質喚了出來,懸浮在身前,隨時準備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了,只能使用最後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血屠被一縷縷鬼氣纏繞,難以呼吸,下一瞬,取出一根鳳凰羽。

    鳳凰羽爆發出灼熱而又恐怖的能量,撕碎鬼氣,隨後,化爲一團火焰,帶着血屠急速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死亡神尊的一根羽毛!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“師兄!”

    血屠喚了張若塵一聲,頭上一根頭髮垂了下去,變得千丈長。張若塵一把抓住頭髮,反手攬住池瑤的纖腰,二人飛身而起,落到鳳凰羽上。

    鳳凰羽中,蘊含大量速度類的神尊神紋,爆發出極致的速度飛了出去,即便是鬼類詭獸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雖只是神尊的一根羽毛,可是,卻比荒古廢城中這些死去了不知多少年,且被黑暗力量嚴重腐蝕如同爛泥一般的神尊屍骸,價值都更大。

    活着的神尊,纔是真正的神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