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血耀神君背叛後,外公能信任的人少之又少,請神母幫忙,肯定是無奈之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疑雲未消,問道:“若塵有一事不解!既然是放長線釣大魚,爲何突然又要廢血耀神君修爲呢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神艦中,響起一道嘶啞聲:“什麼放長線釣大魚,血絕就是太仁慈了!因爲他的錯誤策略,導致周乞鬼帝之子隕落,本座想要施救都來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繼續這樣下去,得死多少神靈?不如廢掉修爲,直接搜魂,依舊可以得到我們想知道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察覺到神艦上有別的神靈的氣息,而且修爲很強,如藏鞘之利劍,極其危險。

    酆都鬼城的太虛大神薛常進,從裡面走出來。

    他白髮蒼蒼,形如枯鬆,皮膚乾癟,眼神如鷹隼一般鋒銳,雖神威收斂,鬼氣內藏,卻依舊氣勢強盛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介紹道:“若塵,這位乃是神荼鬼帝座下第一強者薛常進前輩,已經渡過五次元會劫難。飛仙谷編撰的《大神論》,薛老榜上有名。這次來三途河流域,多虧有他幫襯,纔沒有將血耀跟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聽過薛常進之名。

    整個地獄界都知曉,薛家是神荼鬼帝的心腹家族。

    鬼族雖然無法直接繁衍後代,但卻可以用一些特殊秘法,孕育子嗣。這些子嗣,可以繼承鬼族強者的部分天資和力量。

    傳說,薛家就有一套獨特的孕育方式,在神荼鬼帝的大力扶持下,培養出了多位真神,成爲地獄界赫赫有名的大家族。

    薛常進是薛家第一強者!

    死在玉靈神手中的薛理,只是他的孫子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得罪神荼鬼帝的事,早就傳得沸沸揚揚,做爲薛家族祖豈會給張若塵好臉色?

    雙方看天音神母的面子,纔沒有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外公和神母追查,若塵就不再多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欲告辭離開,看了一眼地上血耀神君的屍體,道:“可否將他身上的黑袍和麪具交給我?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幽嘆一聲:“如今血耀死了,所有線索都斷了!就算他體內有文和鬼帝的死亡鬼氣,卻也很難證明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你將他的屍體一起帶走吧,帶回血天部族,交給血屠,讓他好好安葬。你外公與血耀十多萬年的交情,誰能想到,會是這樣的結局呢?哎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掌按出去,凍結空間,將血耀神君的屍身封禁起來,隨後,向天音神母和御英古神微微抱拳,施展空間挪移,離開了神艦。

    他沒有順着三途河趕向下游,而是藏匿到了屍海荒原中。

    雖說,天音神母和御英古神洗清了身上的嫌疑,看上去沒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,但張若塵仔細觀察過血耀神君臨死時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是一雙震驚中,包含難以置信的眼神。

    當然,一道眼神,說明不了什麼。就算是張若塵,被御英古神一矛擊殺,臨死時,大概率也會露出相同的眼神。

    因爲羅乷的關係,張若塵不想懷疑到天音神母和御英古神的身上,這是於情。但於理,量組織不可能不在天羅神國謀劃佈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斂身上氣息,變化成一隻骨鳥,又飛了回去,目送天音神母的神艦消失在河面,才離去。

    居然沒有修士追殺他,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難道真的是他疑心太重,變得草木皆兵?

    張若塵解開凍結的空間,將血耀神君屍身上的黑袍和麪具取下,使用精神力細細研究。

    黑袍很詭異,秘紋無數,可以包裹修士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機”字面具,材料特殊,內部刻有高深至極的銘紋,即便張若塵八十階的精神力,也無法將它穿透。

    這兩樣東西將來或能派上大用,張若塵妥善收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謹慎,以骨鳥的形態,沿三途河飛行。

    飛了數日,才進入真正的三途河流域。

    三途河流域廣闊驚人,比一千座大世界加起來都要遼闊,像無邊無際,但,太荒涼了,到處都是屍山惡水,墓碑大墳,黑泥沼澤,很難看見植被。

    天空灰濛濛的,不見陽光和星月,死氣沉沉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暗紅色的箭光,拖着數十里長的尾巴,從荒原中飛出,射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箭速奇快,令天地規則紊亂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生出警覺,骨鳥身形急速俯衝。

    但那支箭矢,似有靈智,轉了一圈,又向他飛來。

    速度更快了!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一支規則神箭,暗襲者的修爲,至少也是太白境巔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化原形,變成人類模樣,邁出神靈步,一步跨越十二萬九千六百里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未穩住身形,一道神音,在三途河上響起。

    河面上,爆發出強勁的紫色神光,化爲一片覆蓋數十萬裡之地的紫氣海洋。一縷縷紫氣,宛若神鏈,鎖住這片空間。

    一道千丈長的刀光,從紫海中升起,向他斬來。

    紫海中的那道身影,修爲很是可怕,以刀意將張若塵鎖定,像整個世界,都變得只有刀鋒那麼寬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六柄神劍,破開刀意鎖定,避開刀光,急速遠退,道:“久聞混元紫屍大名,不知本界尊與前輩有何恩怨?”

    混元紫屍在屍族大神中名氣極大,早在一個元會前,就達到太虛境巔峰。便是血絕和荒天見到他,都得喚一聲前輩。

    “無需任何恩怨,量組織成員,人人得而誅之。”混元紫屍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深深一皺,道:“本界尊怎成了量組織成員?”

    東方天空,一輪白日升起。

    白日中,響起震耳神音:“張若塵,你殺我酆都鬼城神靈周芳,想要嫁禍天堂界,自以爲做得隱秘,卻不知曉早已被強者洞察。你乃量組織成員,這已是天下皆知的事!束手就擒吧!”

    酆都鬼城太虛大神趙悟,駕馭一輪星辰般大小的白日,鬼火瀰漫,呈燎原之勢,向張若塵鎮壓過去。

    西方天空,出現數千億鬼兵鬼將,形成黑色雲層。

    酆都鬼城太虛大神霧隱,身穿白色道袍,戴着鬼臉面具,手持拂塵,揚聲道:“量機,你的身份藏不住了!”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 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拂塵揮出,化爲一道萬里長的白色瀑布。

    每一根白色絲線,都如神劍一般鋒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遭雷擊,心中掀起驚濤駭浪,但,現在的局勢,哪裡能容他解釋?

    在場這些大神中,說不定就有真正的量組織成員,欲致他於死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破開紫色神鏈對空間的壓制,施展出空間挪移,躲避趙悟和霧隱的攻擊,身形一連變換數十次。

    繞開白色大日,張若塵向東方飛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明亮的規則神紋箭,再次從荒原中飛出,箭速接近光速,讓時間彷彿都變得緩慢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虛空急速轉身,揮出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規則神紋箭被打得爆開。

    就這短暫的耽擱,混元紫屍的真身出現到張若塵面前,一柄紫玉重刀舉過頭頂,向張若塵直劈下來。

    這等強者的一刀,哪是張若塵現在接得住?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踩碎虛空,身體墜向虛無世界,左手按出去,撐起神王符。

    符印,如血色盾牌。

    紫氣茫茫的一刀,劈入進虛無世界,與神王符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未等張若塵穩住身形,不遠處,趙悟和霧隱相繼闖入虛無世界,一人打出白色烈日一般的至尊聖器火焰光球,一個揮出拂塵,結成牢籠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絕對不能戀戰,僅是眼前這三尊太虛大神就有取他性命之能,暗中必然還藏有強者。

    逆神碑飛了出去,與趙悟打出的白色烈日光球撞擊在一起,形成強勁的力量風暴。

    六柄神劍齊出,劍光飛灑,斬斷拂塵白絲結成的牢籠。

    不等混元紫屍追進來,張若塵立即燃燒體內神血,速度暴增,向虛無深處急速逃遁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混元紫屍大吼一聲,體內神氣瘋狂運轉,將手中紫玉重刀投擲出去。

    重刀急速旋轉,形成刀氣漩渦,追上在前方逃遁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有絲毫停頓,只得撐起神王符,硬扛這一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刀光和神王符碰撞,形成的光芒和能量,將虛無世界點亮。同時,將想要追擊上去的趙悟和霧隱逼得退回。

    等到能量消散,張若塵早已失去蹤跡。

    “可惡,這小子身上居然有神王符!”趙悟怒哼一聲,很是不甘。

    霧隱收起拂塵,聲音淡然,道:“放心,陰陽神師攜帶神器天樞針,今日就能趕到。他逃不掉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