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幽暗的荒古廢城,一縷縷氣流如江河,徐徐涌動,最後,匯聚到一具神屍下方,涌入摩訶炎的鼻子。

    摩訶炎是人類模樣,高大壯碩,有一隻黑色獸鼻。

    無疆器宇軒昂,卓爾不羣,站在不遠處,手中把玩一隻黑色金屬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,沒有規則,在不斷變換形態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氣流消失。

    摩訶炎擡起頭,道:“張若塵曾在這裡逗留過,還有血屠和般若的氣息。血屠應該已經破境成神,又多一個難纏的傢伙。”

    “死的是誰?”

    無疆眼神幽邃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摩訶炎搖了搖頭,道:“不知道,沒有聞過她的氣息,只知應該是一位修煉劍道的女性神靈,是生靈,不是死靈,而且是一位真神。”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。”無疆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神都被殺死了,般若和血屠不愧是元會級代表人物,將來多半能夠證道大神。”將青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在場四位神靈,只有將青是冥殿的中三等僞神。

    摩訶炎和幽影,都是來自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摩訶炎道:“有曲幽大師在,就算般若和血屠加起來,又有何懼?我們真正應該小心的,應該是那隻鬼類詭獸。不,確切的說,應該是荒古廢城中的所有未知兇險。”

    摩訶炎始終不信,荒古廢城中,只有一隻鬼類詭獸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這裡的神屍,數之不清,真的都已經死透了嗎?

    曲幽大師,是執掌暗光幻天神符的那道幽影,是一位精神力神靈,在黑暗神殿有極高地位,是無疆都不敢招惹的古老存在。

    無疆念道:“張若塵所走的路線,是一路向西。你們說,這是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難道大冥山的方位在西邊?”將青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無疆搖頭,道:“不,如果從一開始,張若塵他們的目的地就在西方,爲何會出現在雲青古佛的屍身那裡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個解釋,張若塵在雲青古佛的屍身中,找到了某種線索,所以出來後,才一路往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沒有猜錯,閻羅族的神靈,也正在向西趕去。”

    幽影一般混沌無質的曲幽大師,聲音沙啞,道:“走吧!張若塵交給你們,我的任務只有一個,將進入黑暗之淵的閻羅族修士,全部殺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飛行了多久,鳳凰羽終於耗盡神力,燃燒殆盡,化爲黑色塵埃灑在地上。

    血屠心痛無比,因爲,這是死亡神尊賜給他的保命至寶。

    用了,就沒有了!

    池瑤飛身到高處,觀察四周環境,道:“我們至少飛行了百萬裡,那隻鬼類詭獸,暫時追不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若在外面,這根鳳凰羽,足以飛行百億裡,千億裡,可惜了,如果再遇到鬼類詭獸那麼恐怖的存在,我們怕是必死無疑。”血屠有些沮喪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鼻子動了動,問道:“你們聞到什麼香味沒有?”

    “別說,真有香味。”

    血屠眼睛一亮,道:“附近多半有異寶。”

    “香味是從那個方位傳來。”

    池瑤提起命運決杖,指向西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血屠閃身,飛落到地勢最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見,無盡遙遠的西方天空,出現詭異的霞光,呈淡藍色,連綿何止十萬裡。

    在霞光中,隱隱可見兩根天柱,散發琉璃光華,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道門嗎?”張若塵困惑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哪有這麼大的門?難道是專門爲不死血族神靈,打造的萬里神門?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些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斂身上氣息,率先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屠緊跟而上,道:“師兄,先前根本沒有這些霞光,現在它覆蓋如此廣闊的區域,怕是半個荒古廢城都能看到。別的神靈,說不定也會趕來探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說,要小心一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的意思是,我們可以藏在暗處伏擊,幹一票大的。”血屠興奮而又期待,又道:“反正他們隕落在黑暗之淵,誰知道是我們下的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語,覺得血屠的心太野,將來怕是會無法無天。

    血屠見張若塵不語,連忙道:“師兄,你聽我解釋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我的意思是,這些追進黑暗之淵的神靈,絕對都是衝着師兄你來的。所以,就算他們也是地獄界的神靈,我血屠也與他們勢不兩立,該殺還是得殺。我對寶物的興趣,其實並不大,都是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爲我不想殺他們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反問一句,道:“但任何時候,都必須保持絕對的理智。荒古廢城太危險了,不要節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後方,池瑤目光看了遠處那兩根天柱很久,神情異樣,隨後追向張若塵和血屠。

    雖然可以遠觀天邊霞光和兩根天柱,可是,路途比他們想象中要遙遠,趕路了一整天,彷彿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香味變濃了一些,說明是從兩根天柱所在的位置傳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緒很激動,猜測這股香味,就是雲青古佛所說的,優曇婆羅花散發出來的味道。離印雪天,更近了!

    一路上,血屠都欲言又止的模樣,最終還是問了出來,道:“師兄,我看你已經精神力成神,是否已經破解了詛咒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沒錯!我詛咒已除,一念之間就能武道成神,區區冥殿和已經死去的印雪天,怎麼可能壓得住我?”

    血屠倒吸一口涼氣,對張若塵生出更深的敬畏,心中暗道:“師兄體內的聖道規則至少有六十萬億道,加上本源使者的身份,一旦武道成神,戰力得強橫到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不急成神,等修煉出絕對肉身道化再破境。一旦破境,我要讓諸神都爲之顫慄,到時候我們一起打上冥殿,你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見張若塵如此膨脹,血屠本是因爲達到神境而膨脹的心,反而收斂了許多,僵着臉一笑:“我當然助你一臂之力,冥殿嘛,嘿嘿!掀翻便是。”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背心一涼,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壓,落到他身上,令他無法呼吸,五臟六腑收縮。

    池瑤和血屠同樣感受到那股氣息,立即釋放出神氣和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他們的眼前,大概一百多裡外,一道絕美如畫的身影顯現出來,但卻看不真切,她渾身沐浴光雨。

    之所以,看不清,還會覺得絕美,乃是發自內心的一種感受。

    很怪異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想要攻打冥殿,你們好大的膽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很古怪,與模樣一樣縹緲無蹤,時遠時近。

    明明已經達到神境,擁有強大神魂和精神意志,但血屠的兩條腿,還是忍不住抖動,似要跪下去。

    他欲哭無淚,知曉肯定是遇到了冥殿的絕世強者,想要解釋,但是舌頭打結,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驚變,知道遭遇了什麼。

    這種威壓和氣息,他很熟悉,在時間長河上不止一次感受到。

    對方的聲音和身影,根本不在這個時空,而是從遙遠的過去,或者是從未來傳來。

    這片天地,也的確出現了時間波動。

    是誰?

    對方到底是誰,居然可以跨越時空,聽到他們的對話。

    修爲是高到了何等地步?

    百里外,那道絕美如畫的身影,目光盯向張若塵身上的阿羅漢白珠,發出異樣的聲音:“阿羅漢白珠爲何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她探出一隻手臂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荒古廢城中,本是穩固無比的空間,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。

    一隻完美無瑕的光手,從空間裂痕中探出,跨越時間界限,抓向張若塵胸口的阿羅漢白珠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疼痛欲裂,光手逸散出來的力量,似要將他的心臟捏碎。儘管,對方只是想要取走阿羅漢白珠!

    池瑤和血屠被四面八方涌來的時空力量,擠壓得不能動彈,也難受得要命,根本無法救助張若塵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以爲,自己將要被撕碎的時候,突然,肩膀被一隻手掌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距離他,只有半尺遠的光手,忽的爆碎而開。

    這片天地間,破碎的空間和混亂的時間,隨之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疑惑不解的時候,旁邊一道高大的紫袍身影走了過去。顯然,剛纔就是他,拍了張若塵一下,才震碎跨越時空而來的光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身上的壓力消失,連忙躬身行禮,道:“多謝前輩!”

    紫袍身影像是根本聽不見他的聲音,只顧着向前走去,每一步都跨越數百里,崇山峻嶺一步踏過,神屍巨石紛紛破碎。

    片刻間,紫袍身影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移目看向一百多裡外的那位絕美女子,卻發現她早已無蹤。

    “剛纔不會是我的幻覺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臉色凝重無比,道:“不是幻覺!難道你們沒有發現,剛纔從我們身邊走過去那個紫袍身影,有些熟悉?”

    “根本看不清,哪裡來的熟悉?”

    血屠的雙腿,依舊還有些顫,立不穩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他身上的紋飾,乃是地獄界的世界樹。頭上戴的發冠,形態如塔。”

    血屠想了起來,臉色大變,有些結巴的驚呼道:“這不是……這不是在黑暗之淵閻氏的祠堂中看到過的那幅畫,閻……閻寰宇……”

    喊出這三個字,血屠立即捂住嘴,隨後鬆開,拱手向四方叩拜,道:“老族長,我是閻羅族的朋友,剛纔無意冒犯,無意冒犯……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別放在心上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別拜了,如果我沒有猜錯。剛纔的身影,是老族長十萬年前留下,是跨越時空,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血屠指向地面,道:“不可能,你看地上還有老族長留下的腳印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