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屠割開食指,一滴鮮紅神血,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一位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神靈分身,從地上,生長了起來。

    神靈分身,邁步走向九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鼎位於古老建築的下方,而張若塵等人所站的位置,和九鼎之間,有着連綿起伏的地勢。這些起伏的地勢,只有數百米高,對凡人而言,猶如一座座山丘。

    山間蒼茫無比,泥土泛紅,生長有各種黑色的詭異樹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尚未登上第一座山丘,神靈分身爆碎,神血湮滅,化爲一粒粒黑色微塵。

    血屠遭到反噬,食指迅速黑化。

    他臉色勃然大變,立即揮刀斬下食指,急速退到張若塵身旁,借本源神光抵擋可能向他涌來的巫力。

    巫術無影無蹤,防不勝防,讓神靈都懼怕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地上的斷指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化。

    然後焦黑如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頭,一位閻羅族的無上境大聖,摸出一粒銀色豆子。

    豆子生根發芽,化爲一株三丈高的銀葉鐵樹。樹幹似人,根鬚如腳,翻山越嶺,向最邊緣那隻青銅鼎走去。

    “哧譁!”

    剛剛登上第一座山丘,銀葉鐵樹如燈籠一般燃燒起來,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們各施手段,欲要接近九鼎,但,引出了一樁又一樁詭異的事,如冰水潑在身上,讓他們逐漸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眼前那座巨大而殘破的古建築,衆人的心,徹底被恐怖陰影籠罩。

    血屠眼珠子打轉,道:“師兄,你是本源使者,又有佛祖舍利護體,不如你去試試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惜命,不至於如此作死。

    剛纔,他調動了真理和本源兩種力量觀察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無論是血屠的分身毀滅,還是銀葉鐵樹燃燒,都有一股肉眼和精神力難以察覺的力量,衝擊在他們身上。

    應該就是巫力。

    但,巫力從何而來?到底有多強?

    根本無法判斷。

    “這座建築,連神靈都無法靠近,多半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巫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理智,感嘆了一聲,道:“此處,不是我們的修爲可以染指,還是先去辦正事吧!”

    進入天門後,優曇婆羅花的香味,變得更濃。

    幸好香味不是從巫殿中傳出,不用冒死去闖。張若塵和池瑤,在前面引路,尋着香味,打算繞過巫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生察覺,豁然停步,向天門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池瑤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,微微一凝,劍光閃爍,五彩石劍出現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師兄,怎麼了?”血屠問道。

    一道輕笑聲響起,聲音滾滾如浪:“好強的感知力,不愧是本源使者,以曲幽大師的精神力掩蓋,都瞞不過你。”

    天門下方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如同一層無形的水幕散開,無疆的身影,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將青、摩訶炎、曲幽大師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對張若塵敬佩更增,以他真神神魂都沒感知到危險,張若塵卻能感應。這要是武道成神,必定傲視寰宇。

    聽到“曲幽大師”的名字,閻無神眼睛一縮,盯向那個身如幽魂、無形無質的身影,向張若塵、池瑤、血屠、小黑傳音,道:“曲幽大師是黑暗神殿的十二靈神之一,精神力極其強大,不是尋常神靈可以比擬。沒想到,她居然來到了黑暗之淵,可見黑暗神殿此次圖謀甚大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語氣中,充滿忌憚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十二靈神?從來沒有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靈神專修精神力,研究符、陣、獸、器、毒、死、生……等等,十二門類,個個神通廣大,是黑暗神殿的隱藏力量,不被外人知曉。黑暗之淵閻氏也是偶然間,發現了他們的祕密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十二靈神,難道是想效仿命運神殿的十二神宮?”

    “這自然是遠遠無法相比!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血屠嘴角一勾,輕蔑一笑:“我去會一會她,看她有多強。”

    無疆、將青、摩訶炎,血屠都是認識的,大概知曉他們的戰力,因此心中無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幽幽說出一句,道:“這位曲幽大師,實力非同小可,曾以一己之力,困壓閻羅族五位真神。其中包括,達到上位神境界的乾空。”

    血屠向前走去,揚聲道:“本神近日破境,氣衝雲霄,正是戰意沸騰之時,你們一起上吧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剛剛說完,便是聽到張若塵的傳音。

    血屠心臟一顫。

    什麼?

    一己之力,困壓五大真神?還有乾空?

    乾空可是上位神,在神境的世界都威名赫赫。

    血屠倒是鎮定,立即後退,道:“你們一起上吧,就算一起上,也不是夏王爺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退到小黑身旁,血屠用胳膊撞了撞它,低聲道:“你有冰皇賜予的底牌,龍形詭獸和鳳凰詭獸都能打發,收拾他們必然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小黑也很鎮定,道:“你近日破境,氣衝雲霄,正是戰意沸騰之時。還是你來吧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夏王爺是冰皇之子,在不死血族身份尊貴,本神怎能搶了你的風頭?”血屠謙讓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死亡神尊的弟子,元會級代表人物,大屠戰神皇威名更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將青和摩訶炎的臉上,皆是露出譏諷的笑意。

    無疆也在笑,但笑容卻很真摯,道:“有一個祕密,大屠戰神皇怕是還不知曉吧?其實,你一直都在被張若塵利用,他和那位夏王爺都是崑崙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血屠露出不悅的神色。

    說他被利用,豈不是在質疑他的智商?

    他道:“你是不是還想說,般若神女也是崑崙界的修士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無疆道。

    血屠咧嘴笑道:“還有怒天神尊是須彌聖僧?”

    無疆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哈哈!這些都是我傳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血屠收起笑容,又道:“你不就是傾慕般若神女,可她卻喜歡我師兄,你惱羞成怒,便不擇手段。就你這樣拙劣的計謀,也想離間我們?”

    無疆的眉頭,皺得更深。

    血屠繼續道:“我師兄,的確曾在崑崙界修行。但,他卻是血絕戰神的外孫,血後的嫡子,是我們不死血族的一員。死在我師兄手中的天庭高手無計其數,甚至還有真神。你呢,你殺了幾個天庭一方的高手?你配做地獄界的神靈嗎?”

    “夏王爺的確曾在崑崙界修行,但,它是冰皇之子,身懷不死血族最尊貴的血脈。你質疑它,是在質疑冰皇嗎?”

    “在你使用分身,殘殺閻羅族修士的時候,我就看出你不是東西,除了殺自己人,你還會什麼?你有本事像我師兄那樣,殺一尊天庭一方的真神?去攪亂天庭的紅塵大會,去殺光天堂界一整代的天才?你有那魄力嗎?”

    “你無言以對了吧?以本神的智慧,你還想使用離間計,無疆,你太自以爲是了!你惹怒了本神,本神早就想要與你一戰,今日你送上門來……按規矩,單挑!敢嗎?”

    血屠終於找到一個臺階下,不用面對曲幽大師。

    單挑無疆,他還是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“蠢貨!”

    無疆氣得臉色漲紅,握在手中的黑色金屬盒子,不斷變換形態。

    小黑眼神盯向那個黑色金屬盒子,臉色一變,連忙向張若塵和池瑤傳音,道:“是暗黑神殿的暗域天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悄然向閻婷移步過去。

    無疆心智非凡,終究是剋制住情緒,露出兩排雪白牙齒,笑道:“這個時代,英傑輩出。以前我還覺得,你血屠是個不錯的對手,現在看來,只有張若塵、閻無神、般若神女,纔是我真正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已是走到閻婷身旁,道:“你將我視爲對手,可惜,在我眼中,你什麼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無疆不氣不惱,道:“所以說,你張若塵自視甚高,太過自以爲是,纔會被他人利用。難道你就不好奇,爲何這一路,我們都只是跟着你,沒有立即出手?”

    “你這麼一說,我還真有幾分好奇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無疆道:“因爲有人告訴我們,只有你才能找到荒古廢城的關鍵所在,跟着你纔是最安全的。看看眼前的天門、巫殿、九鼎,這不就是你帶我們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還有外面攻擊你們的龍形詭獸和鳳凰詭獸,全部都死了!這都是因爲你啊,你太關鍵了,荒古廢城中,有一股禁忌力量在保護你。任何人攻擊你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血屠、池瑤、閻無神……所有人的目光,齊刷刷的盯向小黑。

    小黑淡然的道:“他說的禁忌,就是本皇。”

    無疆的話,張若塵根本不信,道:“既然知道攻擊我會死,你還敢與我作對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攻擊你,的確會招來禁忌。但是,在這裏面……”無疆笑了笑,雙手展開,道:“在這裏面,一切由我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出最後一個問題:“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?”

    無疆笑道:“自己去想吧!不,你沒有機會了,我們已經找到想要尋找的地方,現在你已經失去價值。”

    他手中,那個不規則的黑色金屬盒子,揮手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閻婷扔出《七兇陣圖》,張若塵一掌按在她背心,將體內力量源源不斷傳給了她,隨後涌向陣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