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屠神力洶涌,血氣渾厚,如天神下凡,讓精神緊繃的閻羅族修士,皆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大屠戰神皇已經達到神境,太好了,他是我們黑暗之淵閻氏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元會級代表人物成神,便是神境中的強者,珞應該不是大屠戰神皇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被死亡神尊看重的弟子,果然不是一般的宵小可比。這個朋友,我們黑暗之淵閻氏交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羅族的一幫老者,皆是精神振奮,將血屠視爲自己人。

    他們卻不知,血屠之所以時刻將“黑暗之淵閻氏朋友”的名號掛在嘴邊,其實是因爲,先前被閻羅族老族長嚇出了心理陰影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……倒是一個值得信任的盟友……”閻婷念道。

    此刻,她體內聖氣已是耗盡,傷勢加劇,無力繼續支撐。《七兇陣圖》的最後一隻兇獸,被迫回到圖卷中。

    閻無神暗暗鬆了一口氣,收起與願印。

    只要是有理智的人,都不可能在黑暗之淵破境。剛纔,他之所以那麼說,是因爲聽到了血屠的傳音,故意引珞衝上來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珞纔會被血屠打得措手不及,陷入大屠神火中,只剩勉強招架。

    珞在大聖境界,連半神巔峰都沒有達到,只是進入了《紅塵絕世榜》的“紅塵卷”而已。放眼諸天萬界,這都是了不得的成就。

    可是,與元會級代表人物比起來,卻又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況且珞成神的時間並不長,與血屠交手,自然也就落入絕對的下方。

    “寶物呢?拿出來啊!洫在大聖境界,有至尊聖器七星鬼蓮。鳶在大聖境界,有至尊聖器噬魂鈴。你是真神,肯定有至尊聖器,快拿出來,與本皇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血屠一拳又一拳攻出,拳勁如血海,打得珞向後敗退。

    珞心中氣憤,覺得血屠是在羞辱他。

    至尊聖器是隨便可以得到?

    洫能得到至尊聖器,是因爲要代表鬼族,參加狩天之戰,關係重大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鳶是因爲,天資最高,被鬼主寄予厚望,才能獲得一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他珞,在鬼主九子中,只能算中下之資,一直不被鬼主喜愛,想要得到一件至尊聖器,做夢吧!而且,又是剛剛達到神境不久,哪有時間去自己鑄煉至尊聖器?

    “你不會連一件像樣的戰兵都沒有吧?”血屠語氣,已經有些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緊張中,帶有擔憂和氣憤。

    欺人太甚!

    欺人太甚!

    他如果有至尊聖器,何必冒着隕落的危險,進入黑暗之淵獵殺張若塵?還不是想要從張若塵的身上奪取。

    這樣,比自己煉製,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珞一連打出七件君王聖器,卻都難擋大屠神火,反而被血屠戴着的未知品級的拳套,一連打碎五件。

    器靈紛紛湮滅。

    一般的君王聖器,面對真神的攻伐,猶如紙做的一般。

    珞身上鬼氣,被大屠神火不斷煉化,就連鬼體都傳來強烈的灼痛感。大屠神火太強大,只有至尊聖器擋得住。

    珞從未有此刻這般,想要得到一件至尊聖器,若有一件,足以抵擋大屠神火,還能反擊血屠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血屠施展出神通,大屠神火火海中,凝出一隻火鳳凰,又將珞的一件護體君王聖器擊碎。

    “就這?你沒有別的戰兵了嗎?”血屠滿臉鄙夷和失望。

    珞只剩最後一件戰兵,是七元君王聖器,被地煞鬼城多位神靈孕育過,材質特殊,所以沒有被血屠毀掉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,血屠一連擊毀六劍君王聖器,自己也心痛無比。

    “看來他是真的沒有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血屠心中後悔,早知如此,剛纔就不應該那麼狂暴,以毀戰器的方式逼珞拿出至尊聖器。現在好了,君王聖器也毀了,至尊聖器又沒有。

    “本皇對你太失望了,只有你的神源,才能彌補本皇心中的遺憾。”

    血屠張嘴一吐,嘴裡一連飛出八道光團。

    每一道光團,都是一件君王聖器,而且品級極高,至少都是五元君王聖器。

    兩人的戰兵,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都差距巨大,珞失去繼續與血屠對戰的信心,施展出逃遁秘術,轉身,化爲一道神光遠遁。

    飛行速度,比君王聖器的速度都更快。

    這是真神用來保命的速度,每施展一次,都要付出巨大代價。

    血屠長嘆一聲,有些失望,知曉憑他一己之力,殺不了珞,只得將所有君王聖器和大屠神火收回體內。

    現在血屠倒也不怕拿出寶物,在他看來,自己和師兄已經是過命的交情,是情比金堅,是可以相互信任,沒有什麼好隱瞞。

    “原來他都藏在肚子裡。”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要晉升至尊聖器,必要煉化大量高品級的君王聖器才行,張若塵已經收集了不少。再加上血屠肚子裡的那些,應該是夠了!

    不過,晉升至尊聖器並非易事,不是煉化了戰兵就能蛻變,還需要將沉淵古劍重鑄才行。

    驀地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珞逃遁而去的方向,傳來一聲震耳而又兇厲的龍吟。

    緊接着,響起珞的神音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聲音驚恐至極,充滿絕望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包括藏在暗處的張若塵和池瑤,皆是心中一緊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視線所及之處,出現無邊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中,隱隱可見龍形生物的鱗爪,它氣息煌煌滂湃,如山似嶺,急速向天門的方向而來。

    “快走,是龍形詭獸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龍形詭獸的強大,讓血屠這位強大的真神都感到震撼,因爲,親眼看見,珞被它一口吞噬,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這實力差距,得強大到了何等地步?

    現在沒有別的辦法,只有逃進天門,或許纔有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但是,更大的變故發生,他們的頭頂上方,也出現一片黑暗,遮蓋了霞光。

    不是黑暗的雲。

    是黑暗之力!

    那裡,充斥黑暗規則,充滿死寂和恐怖。

    一對長達千里,比天門還要寬闊的羽翼,從上空的黑暗中衝出來。一起衝出來的,還要一顆猙獰的鳳頭,黑色的羽毛,尖銳的牙齒,血淋淋的嘴巴能夠一口吞下十座大山。

    在它面前,衆人顯得無比渺小。

    無上境大聖都如螻蟻一般,只能懾懾發抖,無法邁開腳步逃遁。

    “是鳳凰形態的詭獸,逃命吧!”

    血屠釋放出神氣,籠罩閻羅族的一衆修士,向天門中衝去。

    “鏘鏘!”

    鳳凰啼叫聲,從上空傳來。

    音波速度奇快,如颶風,如光紋,衝擊在血屠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血屠嘴裡噴出一口神血,神魂像是要被撕裂了一般,雙腿一軟,膝蓋前曲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音波中,蘊含詭異的力量攻擊。

    真神都支撐不住,閻羅族那些修士,全部都慘聲大呼,七竅流血,摔倒在地上。其中不少無上境大聖,直接失去意識,肉身變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閻無神將神王符剛剛拿出,還來不及催動,便是倒下。

    神王符和《七兇陣圖》,是他們進入黑暗之淵的兩張底牌手段,一主防禦,一主攻擊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血屠體內神火外溢,神力奔涌,緩緩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擡頭看去,鳳凰詭獸的巨大黑色頭顱,猙獰恐怖,腥氣撲鼻,心中不禁慾哭無淚,早知道珞是一個窮鬼,就不該冒然出手。像師兄那樣藏起來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忽的,鳳凰詭獸察覺到了池瑤的氣息,嘴裡吐出一口氣黑色火焰,涌向天柱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藏在天柱上的池瑤,顯現出身影,體內神氣涌入百龍明皇甲。

    一百條金色龍影衝出來,將她環繞包裹,抵擋黑色火焰的焚煉。

    池瑤現在是般若的模樣,很多手段都施展不出來,因此,沒有要和鳳凰詭獸硬碰之心,衝出黑色火焰,便是落到閻羅族一衆修士的身前。

    金龍將他們趴在地上的身體捲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五彩光華四射,浩蕩無邊的至尊之力飛了出去,直刺鳳凰詭獸的脖頸。

    五彩光華中,正是五彩石劍。

    鳳凰詭獸羽翼一搖,羽毛如魔鐵,上面流動黑暗規則神紋,將五彩石劍打得斜飛出去,發出金石碰撞的刺耳聲。

    羽翼搖晃,爆發出黑暗風暴,充滿毀滅性的力量,將血屠和池瑤,皆是掀飛出去數十里遠,摔倒在地上,裝出兩個大坑。

    “帶着閻羅族的修士,先進天門,我來斷後。”

    摔得七葷八素的血屠,耳中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,爬了起來,向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的身影,背對着天門,不知何時站在了他們前方。在張若塵前方的上空,正是無邊黑暗和龐大無邊的鳳凰詭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右手舉過頭頂,頓時天地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血屠使用神目,可以看見,密密麻麻的本源規則,從荒古廢城的四面八方涌來,全部都匯聚到張若塵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他身上,爆發出璀璨至極的本源神光。

    本源神光化爲一座本源海洋,蔓延出去,與鳳凰詭獸和無邊黑暗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黑暗被照亮。

    鳳凰詭獸那不知多少座山嶽加起來那麼巨大的神軀,被衝擊得向後疾退,嘴裡發出憤怒的嘶吼。

    這纔是真正本源使者的力量!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,本源奧義的確難以發揮出作用。但是,荒古廢城卻是一個例外,這裡諸神隕落,是有着大量本源規則。

    張若塵儘管沒有神魂,但,精神力成神之後,精神力已是可以代替神魂運用奧義的力量。

    別的奧義運用起來,或許還很艱難,能夠調動的天地規則有限,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參悟和苦修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擁有百分之一本源奧義,是本源使者,是宇宙中主神之下最尊貴的存在。精神力成神之後,與精神力成神之前,本源使者的戰力提升何止十倍?

    本源規則甚至都不需要刻意去調動,就會主動匯聚向本源使者。

    當然,也是趕來天門這段時間,張若塵每每開啓日晷修煉,相當於花費了數十年時間,才初步掌握了本源使者的力量,掌握了天地間本源規則的運用方式。

    本源使者一旦成神,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精神力神靈,也是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