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魔身影再次顯現出來,呈現《天魔血斧圖》的圖景,一斧向上劈去。

    以斧戰斧。

    wWW☢ tt kan☢ ℃O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手持血斧的天魔身影碎裂,蚩刑天身體踉蹌,向後連連倒退。

    普爾巴斯嘴裡一口鮮血吐出,飛了出去,心中鬱悶至極,有泰綸戰神和名劍神先後出手,那麼好的機會,居然還是無法傷到蚩刑天這個蠻子。

    關鍵是,這蠻子都沒使用戰兵,純靠拳頭在硬扛。

    差距真的這麼大嗎?

    普爾巴斯並非無名之輩,實是矮人族百萬年來第一天驕,一身戰力,威懾地獄界諸神。在《大神論》斧榜上的排名,超過摩羅古神。

    見蚩刑天被普爾巴斯一斧劈開了魔氣防禦,名劍神豈會放過這個機會,身形如流星神劍,擊在蚩刑天背心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劍刺進去三寸。

    劍消失,變成名劍神的身體。

    刺進蚩刑天背心的,是名劍神的兩根手指,兩指間劍光閃爍。

    名劍神的臉色徹底變了,世間怎麼可能有人只憑身體,擋住他施展出來的劍法?就算失去了神劍和劍道主神的奧義,這一劍的威力,也不至於弱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劍弱,是蚩刑天的肉身太強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的《大神論》,蚩刑天在宇宙中,肉身排名第一。

    單論肉身,便是號稱當今第一高手的玄一,也未必能強過蚩刑天。十萬年過去,依舊無敵。

    蚩刑天身上長出青色長毛,頭顱發出十萬道雷電,兇厲之氣凝成魔海血崖,將名劍神撞退出去後,追擊上去,化爲了爪子的雙手,一連攻伐出去數十擊。

    名劍神撐起的神境世界,劍域,防禦陣法,如布做的一般,被爪子撕得粉碎。一邊施展劍道神通抵擋,一邊狼狽不堪的向後退逃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最後一爪,蚩刑天抓穿名劍神的胸口,將一大把血淋淋的臟器扯了出來。

    蚩刑天嘴裡獠牙尖銳,化爲蓋世兇魔,衝着名劍神大吼,驚得後者立即遠遁,不敢在原地停留片刻。

    泰綸戰神和普爾巴斯面面相覷,再次感受到中古時期,一代兇魔戰神蚩刑天的可怕。

    雖然遭劫,大不如以前,但,做爲昔日崑崙界無量之下第一人,蚩刑天的戰力,依舊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泰綸戰神道:“蚩刑天,你已經受傷了,還不用出天魔留下的三十六天魔石刻?你以爲,憑赤手空拳,能打贏我們所有人?”

    沒錢看小說?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!關注公 衆 號【書友大本營】 免費領!

    泉中生煉化了侵入體內的魔氣,肉身傷勢痊癒,從峽谷中飛出。

    名劍神胸口的血肉重新長出來,英俊的臉,變得煞白而冷沉,持着次神級至尊聖器戰劍,攜帶億萬道劍光走來。

    黛雪女王的射神箭,搭在弓弦上。

    但,沒有人再敢輕易靠近蚩刑天。

    蚩刑天臉上長出兩排貓須,仰天大笑:“這點傷勢算個屁!便是頭沒了,也依舊要戰。但,老子戰的是地獄界的惡鬼、羅剎,你們空有一身修爲,對付的卻是自己一方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天堂界已經好幾個月,但從未殺過一人,因爲我知冤有頭債有主,殺幾個什麼都不知情的小輩泄憤,非大丈夫所爲。我來天堂界,只爲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你們要逼我大開殺戒,老子就不客氣了!今天,我就要帶神妭公主離開,誰敢攔我?”

    在場諸神,皆被鎮住了一瞬。

    通天神殿打開,一道光明之力宣泄出來,照盡一億三千萬裡的大商神朝,溫潤的聲音響起:“我來攔你如何?”

    蚩刑天投目盯去,看見刺目的光明中心,一位年輕而俊逸非凡的男子站在那裡,背上白羽一對對,如光明的化身。

    “柯揚善!”蚩刑天道。

    光明神殿少殿主柯揚善,笑道:“蚩前輩竟然還記得柯某。”

    蚩刑天怎能不記得眼前這個男子,他乃光明神殿殿主之子,十萬年前,就已名滿天下。如今,更是天堂界唯二進入《大神論》綜合榜前三十的人物。

    柯揚善道:“前輩來救公主殿下,但這裡是她的家啊,她怎麼會跟你走?而且前輩似乎也沒有資格帶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讓我見她。”蚩刑天道。

    柯揚善笑着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蚩刑天如亂古兇魔,煞氣沖天,急速向通天神殿衝去,爆發出來的魔威,讓天空都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柯揚善依舊含笑:“前輩很強,名劍神、泰綸戰神、普爾巴斯無一不是整個西方宇宙第一序列的強者,但他們與精靈女王、泉中生聯手,居然依舊落於下風。”

    名劍神、泰綸戰神、普爾巴斯個個神色冷沉,顯然不服氣。繼續戰下去,他們有十足信心擊敗蚩刑天。

    蚩刑天已是衝至通天神殿下方,一尊幾乎凝實的天魔巨身神像在他背後顯現,呈妖異的無相之態,如魔似佛,一掌向柯揚善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一擊,乃蚩刑天一身修行的精華,是將天魔石刻融會貫通後,發揮出來的最強一擊。

    柯揚善單手背在身後,一根權杖擊出,整個天堂界的光明規則向他匯聚而來,化爲浩蕩絕倫的光明力量,與天魔一掌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像光明世界和魔道世界在碰撞,能量潮汐如水浪一般宣泄出去。

    蚩刑天胸口肋骨斷掉一片,身體塌陷,嘴裡吐出一口血箭,如斷線風箏一般,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柯揚善收回權杖,垂目看向權杖頂端的血液,笑道:“再強大的肉身,在奧義面前,在天地的力量面前,依舊如風暴中的船兒,會被無情的撕碎。蚩前輩,你的奧義呢,天魔留下的神器戰兵呢?你什麼都沒有,怎麼與我戰?”

    蚩刑天自知此行兇多吉少,怎麼可能將三十六幅天魔石刻帶來?

    其實在行蹤暴露的時候,他就知曉,今日死劫難逃,但,問天君唯一的後人就在眼前的神殿中,眼前的神殿曾是他把酒言歡之地。他心中的怒火,怎麼壓得住?

    心中的戰意,什麼能澆滅?

    “在天堂界殺人,何須少殿主親自出手?”

    陣滅宮二長老在雲層中顯現出來,以手指引動天堂界的一角護界神陣,密密麻麻的神陣陣紋,猶如天羅地網,從天空降落下來。

    在蚩刑天的眼中,腳下的大地化爲了無盡海洋,身體沉入進海中,無法呼吸,無法掙扎,越掙扎,身體被纏繞得越緊。

    明明眼前光明力量衝盈,但他卻覺得,自己即將墜入黑暗深淵。

    窒息、冰冷、麻木,所有不該出現在神靈身上的感覺,相繼涌向他,要將他吞噬。

    便是這時,本是在操控陣法的二長老,突然手中的法杖不停使喚,脫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二長老震驚的目光中,法杖化爲一支筆,在大地上,畫出一隻船。

    本是畫的船,卻變成真的船,將墜入陣法海洋中的蚩刑天托起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二長老,你在幹什麼?”普爾巴斯舉起斧頭,怒瞪天穹。

    二長老一臉茫然,這法杖根本不是他在操控,是被精神力超過他的強者奪走了!

    “好強的畫道。”

    柯揚善目光向通天神殿中望去,耳邊能聽到裡面鎖鏈的拖動聲,自言自語的念道:“果真這些年都在隱忍,武道被封印,肉身和神魂被鎖死,卻將精神力和畫道磨礪到了如此地步,不愧是問天君的女兒。不對,不對,通天神殿中有叛徒,有叛徒在幫她。”

    通天神殿中的鎖鏈聲越來越響亮,並且有斷裂聲傳出。

    “這是想掙脫牢籠?哼!殺了蚩刑天。”

    柯揚善傳音下令後,便手持權杖,走進通天神殿,順手關上了殿門。

    在殿門關上前,蚩刑天聽到了神妭公主讓他乘船逃走的傳音,但蚩刑天怎能逃走?

    他看見了柯揚善持着權杖走進殿中!

    他聽見裡面刺耳的鎖鏈聲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蚩刑天前來救駕。”

    “蚩刑天,奉問天君遺命,接你回崑崙。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蚩刑天一聲聲大吼,要告訴整個天堂界,問天君座下依舊還有戰將。要告訴神妭,崑崙已經原諒了她。

    下一刻,蚩刑天與泰綸戰神、名劍神、普爾巴斯激戰在一起,一道道魔勁和神光,打得空間震顫,規則混亂,天地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黛雪女王和泉中生皆在遠處襲擊,或是射出射神箭,或是打出紫劫神雷。

    二長老引動護界大陣的力量,降下太虛紫霄神雷。雷電凝成一座座宮殿,砸落在蚩刑天身上,將他渾身骨頭砸碎。

    蚩刑天一步步殺向通天神殿,斬斷了泰綸戰神的身軀,踏碎了普爾巴斯的頭顱,但,自己也滿身創傷。

    再強大的肉身,也會被攻破。

    射神箭穿透了他的腹部,形成一個臉盆大小的血窟窿,臟腑從窟窿中墜落,血流潺潺。

    終於,蚩刑天一瘸一拐,踩出一個個血腳印,來到通天神殿門前。

    看着門上熟悉的紋路,腦海中,浮現出十萬年前這道門前的一幕幕,彷彿看到問天君和他坐在門檻上談笑的樣子。

    蚩刑天血淚滿面,大吼一聲,鼓起體內最後的力量,一拳重重擊在神殿大門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隨着那洪鐘般震耳的聲音響起,他緩緩向後倒下去,眼睛死死盯着大門,終究未能將其砸開。

    大門依舊緊閉,鎖死了他所有希望,眼前暗了下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