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着本源神海與鳳凰詭獸碰撞形成的潮汐巨浪,血屠目瞪口呆,只覺得,此刻張若塵的身影卓越而偉岸,讓他這個真神都心生折服。

    太強了!

    這就是傳說中的一道使者?

    恆古本源,在紅塵中的代言人?

    血屠突然覺得,身爲神靈,應該要有追求和目標,去奪取奧義,做一道使者,做一道主神。但想到,自己還在爲一件至尊聖器打拼,頓時,心情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修士,但凡還清醒的,都被張若塵爆發出來的力量震撼,意識到這個時代最驚才絕豔的人物正式騰飛九天,擁有了影響這個大世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如此力量,哪一方勢力敢輕視?

    “這就是本源使者的力量?”

    閻無神眼神迷離,幽然一嘆。

    在本源神殿,他也得到了部分本源奧義,但,沒有百分之一,距離本源使者尚有一段差距。而這本源奧義數量上的差距,已成爲他與張若塵戰力高低的鴻溝。

    但,閻無神終究是非凡人物,心緒很快平復。

    因爲他清楚一個道理,神靈拼到最後,一定是拼修爲和精神意志,擁有本源使者的身份,只是暫時走到前面而已。

    池瑤很清楚,就算張若塵是本源使者,也纔剛剛掌握這股力量,而龍形詭獸和鳳凰詭獸都強大得可怕,還不是他現在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於是,她以神氣,捲起閻羅族的修士,急速衝入進了天門的琉璃光幕。

    被一個渺小的人類擊退,讓鳳凰詭獸憤怒,身上的羽毛燃燒黑色火焰,一隻金屬般的爪子,直向張若塵抓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一合,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控制本源奧義和本源規則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朵純白無瑕的本源神蓮,在半空綻放。

    花如世界,茫茫渺渺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鳳凰爪子落下,與本源神蓮對碰在一起,頓時,黑色和白色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,向外噴薄,將天門的琉璃光幕都震得顫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趁此機會,隨着勁氣,飛入進天門。

    鳳凰詭獸和後一步追上來的龍形詭獸,身軀縮小,化爲兩尊身高數十米的巨人。不過,一個長着龍頭,一個長着鳳頭。

    他們顯然對天門很是忌憚,猶豫不決,不知該不該追進去。

    “咕吖!”

    古怪的叫聲傳來。

    那隻鬼類詭獸的巨大骷髏頭,懸在一片黑壓壓的鬼雲中,出現到了鳳凰詭獸和龍形詭獸的上空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等級森嚴。

    鳳凰詭獸和龍形詭獸立即單膝下跪,向骷髏頭行禮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出乎鳳凰詭獸和龍形詭獸預料的事發生,一股陰風捲在他們身上,身體不受控制,向鬼類詭獸的嘴裡飛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鏘鏘!”

    龍吟鳳嘯聲,不斷響起。

    鳳凰詭獸和龍形詭獸各施手段,展現本體,噴吐神火,不斷掙扎,與骷髏頭抗衡。

    但,片刻後,它們還是被骷髏頭吞進嘴裡。在進入嘴裡的瞬間,受鬼類詭獸強大神力的擠壓,它們的龍鳳神軀,爆碎而開,化爲了兩團黑色血氣。

    小黑隱藏在距離天門萬里的地方,嚇得頭上貓毛直立,如同刺蝟頭。

    “太兇殘了,居然連同類都吞噬,沒人性啊!不對,它們不是同類,它也不是人。但也太強了吧,一張嘴,便是吞食了龍鳳。難怪當年連五清宗,都留不住一隻鬼類詭獸。”

    小黑早就來到天門附近,若不是龍鳳詭獸出現,它都已經衝上去與張若塵他們會合。

    更遠處,還有別的神靈,隱藏在暗處看到這一幕。沒辦法,龍鳳詭獸和骷髏頭都太龐大,一張嘴巴,就能裝下成百上千座大山。

    那隻鬼類詭獸,沒有追進天門,化爲一片鬼雲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小黑在地上趴伏了很久,感覺自己都要變成一隻貓了,確定鬼類詭獸已經離開,這才緩緩站起身,向天門衝去。

    它早已認出那兩根天柱,是昔日的天門。

    天門既然在這裡,天門中,說不定有中古聖界的遺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天門下,聖光閃耀,星核璀璨,將天空都映照成藍色。

    但,進入天門,卻又是另外一派景象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座古老而奇異的巨大建築,比兩根天柱都要高大,散發滄桑氣息,帶有一股洪荒古韻。

    建築上,有一根根數百米長的銀角,做飛檐橫樑。血屠將其認出,是一種已經滅絕的古老神獸的獨角。

    有千里長的神龍龍骨,橫在建築的第三層,至今龍骨上,還散發濃郁邪氣。

    有神石打磨成了柱子,撐起建築的主樑。

    只這根柱子,已是無價。

    血屠衝了上去,卻被張若塵死死拖住。

    這裡太詭異了,如此巨大的建築,看不到頂,望不見邊,在張若塵的所見之中,只有真理神殿和命運神殿,可以與其相比,實在太詭異。

    如果那根神石柱子,那麼容易取走,早已被來過這裡的印雪天和閻寰宇帶走,怎麼可能還立在這裡?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等人觀察四周環境的時候,一位精神力較弱的無上境老者,臉上露出癡迷的神色,有些呆滯,緩緩向前方的巨大建築走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立即喝斥一聲:“回來!”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出手,將他拉回來的時候。那位無上境老者,渾身冒黑煙,黑煙越來越濃,最後化爲一具焦屍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位無上境大聖,頃刻間斃命。

    在場甚至沒有人知曉,剛纔發生了什麼?是什麼東西殺死了他?

    本是一臉怨婦樣,覺得張若塵妨礙他發財的血屠,看到這一幕,頓時倒抽涼氣,喉結打轉,向後退了退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剛纔發生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爲何盂老突然之間死去,難道是詛咒?”

    “時間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這個地方太詭異,盂老不可能無緣無故向前走去,說不定是中了幻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時,後方傳來一道聲音,道:“不是詛咒,不是時間力量,不是幻術。是巫術!”

    衆人回頭看去。

    小黑跨越天門走了進來,一身玄袍黑衣,頭戴斗篷,冷酷無比,大步向前,道:“你們這羣見識淺薄的修士,難道沒有認出,立在你們面前的這座建築,乃是《古巫全書》上記載的巫殿?”

    隨後,小黑來到那具焦屍旁邊,道:“這是黑巫術造成的,中此巫術,不管你的修爲多高,血氣多麼渾厚,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,生命枯竭,血氣流喪。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在冥古,天地規則變化,宇宙已經不適合修煉巫術,巫道修士難成大氣候。誰能殺得了一位無上境大聖?”

    閻婷道:“沒錯!巫道已經和練氣士一樣,在冥古,就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懂什麼?本皇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所擁有的知識,豈是你們這些小輩可以比擬?”

    隨後,小黑伸手,指向遠處古老建築下方的九隻青銅鼎。

    青銅鼎,萬米高,大如山。

    鼎上的綠鏽厚厚一層,掩蓋了鼎身上本有的圖文。但,依舊可以看見,每一隻銅鼎上,都有一具雕像,是人形,或者是半人半獸的形態。

    只不過鏽跡太深,已經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這便是傳說中的九鼎,由九大祖巫煉製出來。九鼎鎮天下,分於宇宙九大方位。隨着遠古末期到冥古初期的大劫難,巫殿倒塌,九鼎也消失世間,巫道徹底沒落,再也不是練氣士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提到“九鼎”二字,在場修士無不心神巨震。

    九鼎,名氣太大,在天庭的各個萬古不滅大世界和地獄十族,都留下了傳說,是宇宙中真正的至偉神器。

    古時,不知多少諸天級強者,都曾查閱典籍,花費一生的時間,在尋找九鼎的下落。

    得九鼎者,號令天下,萬族遵從,諸天朝拜。

    血屠壓根不信眼前的九鼎,就是傳說中的九鼎,與小黑擡槓,道:“既然你說巫殿已經倒塌,怎麼又出現在了這裡?”

    小黑瞪了過去,道:“冥古過去多少個元會了?巫殿倒塌是一個公認的傳說不假,但是,傳說不一定就是真的。當真正的巫殿,就聳立在你的面前,你還會相信傳說嗎?眼見爲實耳聽爲虛的道理,你居然都不懂,你怎麼修煉到神境的?”

    “你說話,放尊重一些。”閻婷道。

    小黑咧了咧嘴,懶得理她。

    衆人已經信了幾分,因爲九鼎和古老建築散發出來的氣息,的確古老得不像話,不像是千萬年內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簡直讓人熱血沸騰!

    若將消息傳出去,怕是神尊級的存在,都會親自趕來荒古廢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其中一座青銅鼎上,發現它的形狀,與張家的祖傳神器玉皇鼎有些相似。但,也只是輪廓相似,別的地方天差地別。甚至,鼎足和鼎耳的數量,都有出入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包括池瑤、血屠、閻無神都在觀察九鼎,並且躍躍欲試,想要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但是先前那位無上境老者死得詭異,讓他們很是謹慎,不敢真身向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態,倒是放得很平,不太相信真正的九鼎,會如此隨意的放在這裡。他詢問小黑,道:“你剛纔進來的時候,看見一隻龍形詭獸和一隻鳳形詭獸了嗎?”

    “看見了,已經被本皇打跑了!”

    小黑輕輕揮手,一副小事一樁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它。

    小黑有些不耐煩,道:“你這什麼眼神?就算不相信本皇的實力,也該相信冰皇的修爲吧?本皇身上,怎麼可能只有一枚冰魄寒珠?再說,本皇若不是打跑了它們,怎麼進得來?”

    它故意提着嗓門,讓閻羅族的修士和血屠都聽到。

    血屠臉色是真的變了變,心中暗歎:“弟子和親兒子的待遇,果然不一樣。我要是死亡神尊之嫡親子,怕是也能得到如此強大的底牌手段。恨不生在神尊家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