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星空戰場,一號碎片世界被厚厚神霧雲層覆蓋。

    焦土黃塵的大地上,黃金車架中,金色神霧如薄紗拂動。

    莊太阿稟告道:“甲天下相繼去見了天權大世界的羲和,符靈界的黃道子,還有魂界之主和瑞亞之王。想來他已經懷疑,布蘭真君很有可能隕落了,甚至已經知曉布蘭真君是他生父,這麼積極聯繫西方宇宙的頂尖強者,也不知在謀劃什麼。”

    軒轅漣戴着面紗,站在紫泉之畔,身上白紗如蝶翼般輕拂,哼聲道:“憑他甲天下能翻起多大的浪?”

    “不過,天庭內部不能再有動盪了,此事不可不防。這樣吧,你帶本公子的口諭,去敲打羲和、黃道子這些人,告訴他們,此事不是他們可以摻和,誰沾上誰就有殺身之禍。另外,查一查近期都有誰接觸過甲天下?”

    莊太阿正欲離去,軒轅漣叫住他,問道:“地獄界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?”

    莊太阿知道她指的是什麼,道:“無月救走張若塵後,便再無消息,他們二人如人間蒸發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軒轅漣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莊太阿道:“張若塵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無月既然身份暴露,也就不會殺張若塵。你覺得,無月是量組織成員的可能性,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此女神秘,手段了得,做事很少留痕跡,紅塵絕世樓對她的瞭解十分有限。”莊太阿道。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飛來,懸浮在黃金車架外。

    下一瞬,出現在軒轅漣手中,她凝看符上的內容,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瞳驟然變冷。

    受她情緒影響,黃金車架外是風起雲涌。

    “姑娘,發生了何事?”莊太阿問道。

    軒轅漣將傳訊光符丟給他。

    看到符上內容,莊太阿眼神變換數次,終是平靜的道:“蚩刑天會出手,本就在預料之中。畢竟這樣的機會,不可能還有第二次,以他的性格,就算是死,也一定會去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軒轅漣平復心中怒火,道:“是啊!矛盾、仇恨、夙怨、利益,複雜的人心,怎麼都無法調和,成了天庭內部的惡疾。蚩刑天、柯揚善、泰綸、普爾巴斯、名劍神,他們若是能夠來星空戰場,大家齊心協力,擊潰地獄界豈不是指日可待?”

    “人心的地獄,佛祖都無可奈何,姑娘何必因此而氣惱?十萬年前的恩怨延續,連太上和天尊尚且無法解決。”莊太阿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軒轅漣閉上雙眼,如遺世獨立的青蓮,緊鎖的眉宇間,盡顯愁容。

    雖是紅塵絕世樓的樓主,但莊太阿此時卻有一股深深的無力感,自己幫不到她分毫。

    走出黃金車架,莊太阿看見不遠處空間傳送陣亮了起來,池瑤的身影,出現在陣中。

    池瑤這個時候前來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莊太阿搖了搖頭,徑直離去。

    姑娘現在內憂外患,處境艱難,做出的每一個決策都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努力維持天庭這艘大船不沉,哪有餘力幫她救蚩刑天?

    莊太阿可以預見,姑娘肯定不會見她。

    池瑤來到黃金車架外,以精神力傳音說了一句什麼,出乎莊太阿預料,她竟登上黃金車架,進入車內小世界。

    進入車內,張若塵便從池瑤的神境世界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居然還敢來見本公子,好大的膽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聲音傳來處望去,軒轅漣坐在一泓紫泉中的一株青蓮之上,被氤氳紫霧包裹,看不清身形容貌。

    卻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強橫神威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天下人都可以懷疑我是量組織成員,但漣公子當知真相。本界尊若是量組織成員,豈會將二甲血祖體內有量字印記的秘密告知於你?豈會在天初文明大世界,救你性命?”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誰知道這是不是你們量組織內部專門針對本公子的計劃?”

    “本以爲名滿天下的軒轅漣是聰慧絕倫、魄力不凡之輩,卻沒想到,連信人不疑都做不到,看來今天沒什麼好談的。我們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露出怒容,轉身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關注公衆號:書友大本營 關注即送現金、點幣!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本公子雖不能絕對信任你,但青兒是信任你的,她說,你曾讓她探查過身上秘密,與量組織絕不會有任何關係。”

    “她信任本界尊有什麼用?天庭又不是她說了算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本公子信任她,所以願意嘗試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實際上,軒轅漣根本不相信張若塵是量組織成員,之所以那麼說,是因爲她知曉張若塵前來的目的。

    既然要談判博弈,在談判之前,就得掌握更多的優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可能真的離開,轉過身,道:“既然願意信任我,爲何卻不顯露真身?”

    “這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!”

    軒轅漣問道:“無月呢?你不會將她帶到天庭宇宙來了吧?”

    “這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!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她的話回她,又道:“相信漣公子已經得到天堂界那邊的消息,本界尊來這裡的目的,公子可清楚?”

    剛剛回到崑崙界,張若塵和池瑤就收到蚩刑天在天堂界與諸神激戰的消息。不等戰鬥結果出來,張若塵就果斷做出決定,趕赴星空戰場,找上軒轅漣。

    當今天下,能去天堂界救人的,只有軒轅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別爲難兄長了,此事斷無商量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軒轅青從黃金車架外走來,步伐輕盈。

    她戴着面紗,眉心蓮花印記閃爍,肌膚如仙玉,身上流動一道道光明神氣。

    來到近處,她道:“因爲五大神僧對付玄一的事,天庭內部已有許多神靈對兄長不滿,認爲就是她的這一決策,才導致天庭在星空戰場上處於弱勢。地獄界那邊更是嘲笑不斷,命運神殿發動了所有力量宣揚此事,想要以此撼動兄長在天庭的領袖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說,兄長是妒賢嫉能,容不下比他強大的玄一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說,兄長請五大神僧出手對付玄一,是自廢武功,讓地獄界做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故意諷刺,軒轅漣已死,現在的軒轅漣是地獄界的神靈變化而成。”

    “但,你和池瑤大神當明白,兄長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。因爲你們,兄長承受了多大的壓力?”

    “救蚩刑天?怎麼救?”

    “神妭公主是玄一的妻子,發生了任何事,都是玄一的家事。誰能插手進去?蚩刑天闖入天堂界,欲要搶走他人的妻子,於情於理,都無法施救。”

    “若兄長這一次強行出面去救,那麼假如將來玄一去崑崙界,搶走池瑤大神,兄長還能出面幫你嗎?話雖難聽,理卻是這個理。”

    “做爲天尊之子,做爲天宮現在的話語人,守不住一個理字,就沒有人會服你,下面的各方勢力就會亂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軒轅青,道:“於公,你兄長請五大神僧出面,牽制玄一,是因爲玄一殺千橫一豎在先,截殺崑崙界大神在後,已是壞了規矩和秩序。於私,漣公子這麼做,何嘗不是在還我的人情?”

    Wωω★ ttκǎ n★ c○

    “我知他處境艱難,但有我艱難嗎?他是天尊之子,是天庭現在的領袖,就必須要面對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高的修爲,有多大的權利,就該承受應有的壓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由天堂界派系和地獄界營造出來的輿論,能夠傷到天尊之子的根基。軒轅漣若連此事都擺不平,還妄想滅量組織?這等志大才疏之輩,我敢與他合作?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氣勢上,壓過軒轅青,繼續道:“救蚩刑天,既是本界尊和池瑤大神來求的私事,也是整個天庭的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蚩刑天的修爲強大,而且對地獄界仇深似海,是天庭對外的真正戰神。他若死了,是天庭的巨大損失。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蚩刑天是靈希的義父,他若死了,我張若塵必定調動所有力量,報復天堂界。地獄界借天樞針,調動十多位太虛境大神,尚且殺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要殺人,造成的動盪,絕不在玄一之下。到時候,整個西方宇宙亂了,別怪我不顧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脅本公子?”軒轅漣的聲音傳來,帶有一道冷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三,蚩刑天乃天魔的唯一後人!緋瑪王甦醒,魔道復甦,北澤長城鉅變,誰敢保證天魔不會歸來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軒轅青眼神變了變,不清楚張若塵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麼隱秘,纔會這麼說。

    畢竟緋瑪王出世,就與張若塵有關。

    天魔若是歸來,簡直不敢想象宇宙將會隨之發生什麼樣的鉅變。

    青蓮上,軒轅漣的聲音響起,平靜的道:“你的這個理由,可以用來救蚩刑天。但得本公子親自前去天堂界,而且最多隻能保住蚩刑天的性命,帶他走,卻萬萬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,只要能暫時保住蚩刑天的性命已經夠了!

    “多謝漣公子。”張若塵雙手抱拳作揖。

    該威脅,得威脅。該強勢,得強勢。

    但該謝也得謝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