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現在我們可以談滅量組織的事宜了吧?量機的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,真在你那裡?”

    “就算在我這裡有什麼用,鬧出這麼大的動靜,面具和神袍都已失去作用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未必!據本公子所知,量使之間防範極深,皆不知道對方的身份。或許現在天庭和地獄的量組織成員,真就以爲你是量機。畢竟,三途河爆發的廝殺,是真的打得天崩地裂,絕不像是做戲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在天庭的鼓譟下,舉出了各種或真或假的證據,更坐實了你的身份。你現在缺的,只是一道量字印記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假扮量機?危險性太高了!”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布蘭真君的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找到了嗎?”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布蘭真君已死的秘密,很有可能已經走漏,甚至有量組織成員知曉他的身份,偷偷接觸了甲天下。所以用布蘭真君的身份,更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爲了助你一臂之力,本公子會派遣一位智慧和修爲皆頂尖的強者,戴布蘭真君的英字面具,與你同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曉,此事非常冒險,破綻和隱患都有,但,現在是除掉量組織唯一的機會。一旦錯過,等無量歸來,萬事俱休!

    到時候,別說他和軒轅漣,便是昊天加上酆都大帝也奈何不了量組織。

    就像蚩刑天去天堂界救人,明知九死一生,也依舊得去。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量機是薛常進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猶豫了一下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現在暫時殺不得他,但計劃一旦實施,本公子會親自出手斬他。你覺得,多久開始佈局合適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時間提升修爲,在計劃開始之時,我至少得擁有無量之下第一等的實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眉頭皺起來,道:“這得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要不了多久,短則三十年,長則一百年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也是,你這傢伙的修煉速度,不能用常理看待。”

    軒轅漣道:“無論如何,必須趕在無量歸來之前。到時候,你就算沒有出關,本公子也會親自去將你揪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急不得,量組織成員個個陰險狡猾,要讓他們上鉤,沒有幾十年佈局,根本不可能。而且,這個局,還必須得大!我覺得,可以用天庭的第二道星空防線做局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軒轅青大驚,道:“你瘋了!第二道星空防線若是被攻破,地獄界大軍將長驅直入,必將在短時間內,將整個古文明派系毀滅殆盡,甚至可以立即揮師天庭宇宙,橫掃各界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誘餌足夠大,才能將魚一網打盡,就看漣公子是否有這個魄力了!佈局,終究得你來,我們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負雙手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池瑤緊跟而上。

    軒轅漣的聲音,從後方傳來,道:“張若塵,做爲禮尚往來,等你助本公子滅了量組織那天,本公子一定助你救出蚩刑天和神妭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這話,倒還有幾分盟友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黃金車架,徑直向空間傳送陣而去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池瑤都沒有說一句話,此時纔看向張若塵的側臉,看見他鋒銳的眼神,挺拔的鼻樑,眸中盡是欣賞之色。

    這纔是她一直期待張若塵該脫變成的樣子,即便面對天尊之子,也不卑不亢,軟硬兼施,不僅沒有落入下風,還在氣勢上勝過了軒轅漣一籌。

    本是來求人,卻能做到這一步。

    不容易!

    “接下來我們去哪裡?”池瑤詢問張若塵,有以他爲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內心不夠強大的時候,她覺得自己有必要,幫他做決定。

    但現在,張若塵顯然是知道自己每一步該怎麼做,甚至可以做得比她想的更好。那麼,她也就可以輕鬆一些,可以主動放低姿態,去避免每一次都發生爭執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溫柔的笑容,道:“回崑崙界,好久沒有見崑崙、孔樂、紅塵他們了,還有羽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上重布崑崙界的護界大陣,是用來抵擋大軍,與陣滅闖入界內的強敵。

    因此敵人是完全有機會,潛入崑崙界。

    關注公衆號:書友大本營 關注即送現金、點幣!

    一座世界,太大了!

    但,第一中央皇城只是一座城,沒有那麼廣闊,在這裡佈置的神陣,絕對固若金湯,一旦開啓,就算無量前來,也要被阻擋在城外。

    紫微宮,琳琅學府。

    走進這裡,隨處可見儒道先賢留下的筆墨瑰寶,文字樹、幻界畫壁、書山……,一步一景,一步一底蘊。

    遠遠的,張若塵在一棟青竹書社中,聽到納蘭丹青在講課:“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,可離非道也……”

    隨之,有一位位身着華麗衣袍的少男少女起身求問,納蘭丹青皆耐心答之。

    池瑤面露追憶之色,不知思緒飄到了何處,半晌後,道:“能入琳琅學府的,皆是張家、池家,還有崑崙界最頂尖儒道門庭的子嗣。他們中,有崑崙的子孫,甚至是玄孫,也有從明宗那邊接過來的天資不俗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這裡的寧靜、祥和,朝氣磅礴的氣氛,與外面的血雨腥風、爾虞我詐,形成鮮明對比,讓張若塵心中升起一股暖流,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。

    總得有人來撐起孩子們的美好歲月。

    天塌之時,張若塵願做撐起這片天的那座巍峨山嶽。

    張家和池家的恩怨,在千年後的他們身上,早已看不到蹤影。只要有人願意去化解仇恨,仇恨自然也就能在後代中消失。

    很快,反應過來,張若塵詫異道:“崑崙連玄孫都有了?”

    池瑤盯着他,道:“你多久纔回一次崑崙界?每次回來,可有關心過他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快見到自己的第五世孫,是一個九歲的小胖子,正被納蘭丹青抽問,卻答不上來,急得眼珠子直打轉,雙手發抖,可憐兮兮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直皺,自己的後代居然也良莠不齊,道:“崑崙娶的是誰?”

    “帝后,是我指的婚,娶的是北宮嵐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北宮嵐乃昔日崑崙界的九大界子之一,天資容貌都是一流,張若塵點頭認可。

    池瑤又道:“別的妃嬪,另有一百多位,有的還是你們張家那位老祖塞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實在是不想看那小胖子。

    但臨走之時,還是忍不住引動天地神氣,化爲一道道流光,打入小胖子體內,爲他淬鍊肉身,洗練魂靈。

    小胖子渾身一激靈,只覺得自己如醍醐灌頂,似有神助,立即將納蘭丹青提的問題,回答了出來,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納蘭丹青精神力強大,察覺到了神氣波動,向窗外望去,但張若塵和池瑤已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的處境特殊,可謂舉世皆敵,不敢暴露身在崑崙界的秘密。所以,不能讓太多的人知曉他回來了!

    當晚,僅見了池崑崙、池孔樂、張紅塵、凌飛羽、張羽煙。

    張羽煙與她的幾個姐姐都不一樣,很文弱,不喜歡修煉武道,從小跟隨納蘭丹青修習儒道和精神力。

    來拜見張若塵之時,她將禮儀拿捏得極準,看向張若塵的雙眸中,充滿了好奇,卻絕不多問一句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張若塵反而很喜歡這個女兒,親自以無極神道爲她洗髓閥體,又贈送了一枚精神力神丹,讓她佩戴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崑崙、孔樂、紅塵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!”

    池崑崙、池孔樂、張紅塵相繼出列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有五柄劍祖魄劍,欲要傳給你們。哀、怒、喜、惡、懼,紅塵,你的劍道天資最高,你想要哪一柄?”

    “回稟父親,小孩子才做選擇,我全部都要。”張紅塵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這五柄魄劍,便不傳你了!孔樂,我將喜劍傳你,希望你能走出殺戮陰影,重拾歡樂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,你是兄長,更是崑崙界俗世之主,理應承擔最大的責任。我將哀劍、怒劍、惡劍、懼劍皆傳給你,既是對你的看重,也是要磨礪你。”

    “這四柄劍,威力自然是奇大無比,但也會滋生相應的負面情緒。你可有信心駕馭它們?並且駕馭自己的情緒?”

    池崑崙躬身行禮,眼神堅定,道:“絕不辜負父親的期望,崑崙今後必將誓死守護崑崙界,與保護諸位妹妹,絕不讓她們受到任何傷害。”

    張紅塵急得眼眶發紅,又恨父親不公,輕咬嘴脣,以求助的眼神向凌飛羽望去。似在說,憑什麼池崑崙、池孔樂、張羽煙都能得到至寶,唯獨她什麼都沒有?就因爲他們是池瑤的子女?

    怎能這麼不公平?

    池孔樂道:“父親,自古喜怒不分家,我不僅要喜劍,更要怒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池崑崙,道:“我已將怒劍賜給你哥哥,你問他要。他若願給你,我不會有意見。”

    池孔樂眼神如刀,盯向池崑崙。

    “我願將怒劍交給妹妹。”池崑崙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一道失望之色一閃而逝,池崑崙的心智和魄力,還是差了一些。不過想到,池崑崙能夠將親情放在第一位,將寶物放在第二位,卻也是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不給池孔樂怒劍,是不想增加她的戾氣,但池崑崙卻看不到這一層。

    就魄力而言,張紅塵的一句“我全部都要”,超過池崑崙太多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