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暗域天羅是黑暗神殿的古老秘寶,被多位神靈執掌過,從古至今,無盡歲月以來,鎮殺過超過十位神靈。

    黑色金屬盒子似有生命,飛出一根又一根金屬柱。

    金屬柱利如刀,尖如矛,越來越大,越來越多,黑暗力量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《七兇陣圖》中,一連七隻神獸衝出。

    黑狼、赤虎、雲聽、踏天、鳳尾鷲、穿山銀月甲,還有最強大的獨角璃龍。一隻比一隻巨大,兇威狂暴,與黑色金屬盒子形成的暗域天羅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血屠、小黑、池瑤各自施展手段,向對面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血屠神軀大漲,嘴裡吐出神火,化大地爲火原。

    池瑤揮出命運決杖,光明和黑暗兩種力量,如一黑一白兩條神龍一般扭纏在一起,同時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將青和摩訶炎處變不驚,各自後退一步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的身影,則是向前走了一步。她身形如幽影,站在那裡,不見施展任何手段,可是灼熱滾滾的神火和光明、黑暗力量,在距離她十丈的位置,便是如同撞在一座無形的牆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神火炸開,化爲一團團火焰,飛灑向四方。

    光明和黑暗力量,散裂而開,化爲黑色和白色的光霧。

    血屠和池瑤如遭重擊,像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也太強了吧,精神力強度少說也已經有七十四階。”血屠腦海中,生出這個念頭,下一刻便是墜落在地上,如滾地葫蘆一般摔得灰頭土臉。

    池瑤修爲更強,沒有那麼狼狽,墜落到地上,便穩住身形,但嘴裡卻有神血吐出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的一隻氣態手臂凝聚出來,手指畫符紋。剎那間,這片天地,都像是化爲了她的符紙,出現一道道紋路。

    她在畫一張兇殺大符,欲要直接鎮殺對面的所有修士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曲幽大師生出感應,發現四周變得冰天雪地,大雪紛飛,上空一尊神威浩蕩的身影,正在俯視她。

    正是神尊神紋凝成的冰皇虛影。

    冰皇虛影一掌按壓下去,掌如天,寒氣大盛,風雪刺骨,神威震懾靈魂。虛影中,響起小黑的聲音:“本皇在此,所謂十二靈神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曲幽大師手掌一擡,刻畫完成的兇殺大符冉冉升起,印向冰皇虛影。

    池瑤很清楚,曲幽大師是他們的最強大敵,必須先將她重創,今日他們纔有取勝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飛了出來,出現在她手中。

    像是一根棍子一般,鏽跡斑斑。

    正是六柄神劍中的老六。

    老六被腐蝕得最爲嚴重,劍鋒都沒了,像是一根黃褐色的鏽鐵條。

    “今日兇險萬分,助我殺敵?”池瑤使用精神力,與劍靈老六溝通。

    劍靈老六拒絕,道:“我乃神劍,只助主人,你不是我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池瑤知曉,它說的主人指的是張若塵,道:“助我,就是助你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在騙他,你和主人是敵人。”做爲神劍劍靈,劍靈老六驕傲無比,只認張若塵爲主,別的任何修士都休想驅使它。

    池瑤不想再與它廢話,耽擱時間,再次封印了劍靈,提劍衝入大千冰魄世界,揮劍斬向曲幽大師。

    即便是器靈被封印了的神器,威力也是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正在對抗冰皇虛影的曲幽大師,被池瑤一劍破開精神力場域,逼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摩訶炎打出一座寶塔,化爲百丈高,神雷閃電從塔頂涌出,撞擊向池瑤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池瑤揮劍一斬,摩訶炎的這件最強戰兵,如同豆腐做的一般,被神劍的劍光一分爲二。劍光一直蔓延到摩訶炎的身前,血光飛濺,將他的一隻手臂斬了下來。

    神劍劍光,完全無法抵擋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戰兵?簡直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。”

    血屠從地上爬起,雙眼灼熱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修士,紛紛出手,撐起《七兇陣圖》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抽身而退,目光向正在攻伐曲幽大師的池瑤望去,低聲自言自語,道:“終於不再隱瞞了嗎?”

    正在雙方戰得天翻地覆之時。

    天門的琉璃光幕微微顫動,詭四和天鵲神姬闖入了進來。

    詭四是活了悠久歲月的上位神,目光向巫殿和九鼎一看,便是察覺到端倪,隨即,欣喜若狂,知曉來對了地方,今日將有天大的機緣。

    “讓他們兩敗俱傷,我們再出手收拾掉剩下的人,這裡的東西,也就全部屬於我們。”詭四向天鵲神姬傳音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詭四和天鵲神姬的到來,讓本欲出手對付曲幽大師的張若塵,一時之間,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閻無神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久戰下去,對我們不利。先撤離此處,拖延時間,等閻羅族的真神趕到,我們就能化被動爲主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如此想法,只要閻羅族的六大真神趕到,便是詭四和天鵲神姬與無疆他們聯手,又有何懼?

    張若塵正欲傳音池瑤和小黑,天門的位置,再次傳來波動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海水一襲青衣,妙態柔美,跨過琉璃光幕,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中,肌膚如神玉一般,流動聖潔的白色光華。

    “師兄,是小尼姑,她似乎也達到了神境,氣息和以前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血屠雙眼盯在海水身上,無法移開目光。實在是因爲,此刻的海水太過美豔,足以誘得佛陀破戒,神聖爲之沉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也盯在海水身上,但,充滿忌憚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海水衣袖一揮,佛光閃過。

    閻羅族六位真神從她袖中飛出,每一個都血淋淋的,身上有龍蛇一般的紋路在遊走,讓身體凹一塊凸一塊。他們彷彿正承受巨大的痛苦,身體捲縮,懾懾發抖,嘴裡發出低沉的叫聲。

    血屠眼中的迷戀之色瞬間消失,變成了驚懼和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到底怎麼回事?

    閻羅族的六位真神,包括上位神境界的乾空,怎麼都從小尼姑的袖子裡飛了出來?誰傷了他們?

    血屠大腦一片空白,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,包括閻羅族的衆人,詭四和天鵲神姬都是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正在交鋒的池瑤、小黑、無疆、曲幽大師紛紛停手,各自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黑嘴裡念道:“小尼姑有問題啊,有大問題。難道是被鬼類詭獸附身了?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不是什麼尼姑,而是一尊大神。無疆所說的那個一直利用張若塵的人,應該就是她,真是一個高手。不僅修爲高,手段也很高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他們六個,都中了生死咒。我要他們生,他們就能生。我要他們死,他們立即就會死。若塵師兄,你想他們生,還是他們死?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她對視,嘆息一聲:“我在腦海中,無數次演算到過此情此景。但,一直不希望,真的發生。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先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海水衣袖一揮,六位閻羅族的真神,神軀大面積潰爛,身體表面血肉模糊,向五臟六腑和神海腐爛而去。

    慘叫聲,變得更加響亮和慘烈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道:“說吧,怎麼才能放過他們?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他們的生死,對我而言,其實一點都不重要。只要你答應,接下來跟我走,一切都聽我的,我便饒他們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答應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不能答應她。”

    海水一個眼神盯去,池瑤飛了出去,重重墜落向巫殿的方向,身體砸入進第一座山丘,被土石掩埋。

    海水探手虛抓,從池瑤手中飛出,墜落在地的黃褐色鐵條,出現在她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冰冷至極。

    海水把玩手中的黃褐色鐵條,道:“若塵師兄的怒劍很強,應該是傳承自劍祖。但,若是覺得能夠殺我,恐怕是誤判了我的修爲。”

    將青站在海水後方,恭敬至極的道:“禪女乃是印雪天的血脈後人,是冥殿未來的殿主。別說在場各位,便是血天部族的大族宰血絕戰神真身前來,也未必奈何得了禪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在場修士,包括神靈,無不生出窒息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靠近巫殿很危險,卻還是義無反顧,向前衝去,趕向池瑤墜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身後,一位閻羅族神靈發出淒厲慘叫。

    他神軀爆碎,化爲血霧,只剩一顆頭顱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若塵師兄莫非是覺得,自己在我面前,真有條件可講?我給你選擇的機會,不是因爲你有這樣的實力,只是我不想節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海水的聲音,像一座座大山,不斷壓到張若塵身上,使得張若塵再也無法邁出腳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應到泥土下方池瑤的生命氣息,緊咬牙齒,道:“好,我跟你走!但,你得保證,不傷他們任何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目標,從來不是他們。”

    海水邁步,向優曇婆羅花花香傳來的方向走去,從詭四和天鵲神姬身旁走過的時候,二神立即躬身,向後倒退讓路。

    面對大神,而且還是如此狠辣的存在,誰能不敬畏?

    張若塵向小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小黑心領神會,前所未有的嚴肅,道:“放心,這裡交給本皇了,我去救她。小心小尼姑!”

    其實小黑很清楚,讓張若塵小心根本沒有用,海水修爲深不可測,比同樣是大神的金聚,都強大了無數倍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只有神尊駕臨,才壓得住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