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殿宇中,金碧輝煌,燭光明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注意到張紅塵的神情,像受了極大委屈一般,於是,含笑道:“紅塵,你說你全部都要,這是極高的劍道追求,很好。爲父決定將魄劍的修煉法傳給你,七劍同修。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謝父親!”

    張紅塵臉上並無喜悅。

    什麼七劍同修,其實就是什麼都沒有,哪裡能與劍祖魄劍相提並論?

    傳說中,父親可是憑藉劍祖魄劍,重創過太虛大神。

    如此至寶,哪怕一柄,也是大神都要垂涎之物。

    若只有兩柄魄劍,被池崑崙和池孔樂分去,她也認了!但,足足五柄魄劍,居然沒有一柄屬於她。

    心中怎能不恨?怎能不怨?

    池瑤、池崑崙、池孔樂、張羽煙,相繼退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看向凌飛羽,從帝座上走下,微微笑道:“飛羽可有覺得我厚此薄彼了?”

    凌飛羽一身紅衣,傲如雪中紅梅,道:“紅塵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,又鮮少走出崑崙界,不知宇宙中的險惡,養成了驕橫又目中無人的性格。給她太多,絕不是好事。你這般做,我沒有意見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張紅塵很不服氣,幾欲開口辯駁,都被凌飛羽以眼神擋了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紅塵雖然驕傲了一些,但卻善良,絕不是目中無人。不傳她劍祖魄劍,我是真心覺得她的劍道資質不凡,應該修煉屬於自己的劍魄。”

    “紅塵,明天早上,到劍閣等我。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張紅塵離開後,凌飛羽才終是露出不悅的神情,道:“在她面前,很多話,我不能說。但今日你這般做法,我心中是有一股怨氣的,憑什麼?紅塵,難道不是你的女兒嗎?”

    “莫要生氣了,我自有至寶傳給她。今夜就不走了吧?我們很久沒有好好談心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充滿柔情,伸手將凌飛羽擁入懷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張若塵走下寬闊而柔軟的金榻,取下掛在屏風上的長袍,披在身上,回頭看了一眼躺在雪白狐皮毯上的凌飛羽,她嬌軀如瓷器般光滑柔美。

    她是醒着的,一雙鳳眸看着殿頂。

    男人的話,果真不能信,說好只是談心。現在倒好,這一夜折騰,讓她想要起身都有些艱難。

    堂堂拜月魔教的教主,天下魔頭都有敬畏和叩拜的存在,在大神級強者面前,卻只是柔弱的羊羔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!接下來,我會在紫微宮待一段時間。紅塵的劍道,我親自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出去,站在高高的白玉臺階上,迎向東方天空的第一縷陽光。

    朝陽中,皇城中的琉璃瓦,反射出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清晨的新鮮空氣,聽鳥兒叫聲,張若塵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寧靜。

    被薛常進栽贓成量機,雖然讓他舉世皆敵,但也讓他脫身出來,徹底隱藏到暗處,遠離了天庭地獄爭鬥的漩渦中心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反倒有了時間陪伴家人。

    兩儀宗、四象宗、八卦宗,太極道,包括七教十八古族,等等宗派,都在第一中央皇城中建立了道場。

    劍閣做爲天下第一的劍道聖地,自然遷入城中,坐落在皇城北側。

    劍閣塔體巨大,宏偉壯麗,高聳如雲,脫變成神器後,簡直就如活物一般,能吞吐天地神氣,散發瑩瑩光輝。

    昨夜,張紅塵雖然氣沖沖的離去,但今天還是早早來到劍閣下等待。

    她早就聽說,帝皇一旦動怒,連親兒子都殺。她的這位父親,可是威震天庭地獄的大神,是弒神無數的兇狠存在,比那些帝皇可厲害多了!

    萬一惹怒了他,誰知道他會不會殺親女兒?

    打掃劍閣下院落的劍修,皆認識這位崑崙界的活祖宗,一個個三五下簡單清掃後,便是立即退走,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“拜見父親!”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,張紅塵立即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今日,張紅塵穿的一身白色緊身武服,扎着馬尾,手持聖劍,很有幾分英氣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在生氣?”

    “女兒不敢,女兒只想全心全意跟隨父親修煉劍道,成就劍神尊位。”張紅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含笑:“你昨夜是回去請教了拜月魔教的謀士?”

    張紅塵不敢隱瞞,道:“只是與外公閒談了幾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你不僅劍道天資卓絕,更是真理之道掌握者,有沒有想過結合二道之長,修煉真理劍法?”

    談到修煉,張紅塵立即來了興趣,道:“女兒倒是嘗試過開創真理劍法,但畢竟未達神境,創出來的劍法,只是徒有其形,威力平平。”

    “若給你足夠多的真理奧義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紅塵雙眸一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出去,將她打得向後飄飛起來。

    劍閣下的院落中,星光璀璨,神勁洶涌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紅塵輕盈的落到地上,雙瞳流動真理霞輝,可以直接目視天地間的真理規則,臉上露出驚喜之色,立即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多謝父親,是紅塵錯怪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知曉,自己現在已是真理使者,掌握着天地間超過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率先走進劍閣大門,在第七層,見到已是踏入神境的海棠婆婆。

    “婆婆,若塵是來歸還《無字劍譜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劍譜取出,雙手奉上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對張若塵甚是喜愛,這孩子即便已是大神中一等一的存在,卻依舊視她爲長輩,敬重有加。

    “若塵的劍道,修煉到何等層次了?”海棠婆婆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已將劍十七修煉到大成。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眼中露出驚異之色,但知曉張若塵的天資古今罕見,因此,很快恢復平靜,沉思片刻,道:“劍閣脫變成神器後,發生了一些變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海棠婆婆十分慎重的樣子,頓時好奇,問道:“發生了什麼變化?”

    “之前,即便我是器靈,也只能到達劍閣第九層。當時能看見第十層的門,卻怎麼都無法進入其中。甚至包括十萬年前,崑崙界的一些經天緯地之人物,也被擋在門外。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繼續道:“但現在,這道門,由虛轉實。只要劍道造詣足夠高,就能進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第十層有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一片廢墟,像末日大地!”

    池瑤降臨到劍閣第七層,走了過來,道:“進入第十層的方法,是劍十。進入第十一層的方法,是劍十一。我被擋在了第十五層塔的門外,無法知曉,後面四層塔中的情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、池瑤、海棠婆婆登上第九層塔,來到第十層塔的門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急着闖入進去,探出手指,在門上觸摸。頓時,一道道網狀的紋路,顯現出來,散發奪目光芒。

    仔細凝視,張若塵震驚的發現,每一道網狀紋路,竟都是億萬柄劍匯聚而成的河流。每一柄劍,都是一道劍道規則。

    便是諸天修煉出來的規則神紋,也沒有這麼可怕。

    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始祖神紋?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一劍揮出,劍十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劍十就像是某種秘鑰,剛好與這道門上的紋路契合,頓時石門打開。

    進入門內,眼前無比廣闊,疆域遠超第九層,能一直延伸到十萬裡外。

    但,地上只有黃泥青石,空氣中瀰漫着塵埃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生氣!

    “時間變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在下九層,每上一層,時間流速的比例都會增加。外界過去一天,在第一層是兩天,在第二層是三天,以此類推,在第九層是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但到了上九層,時間流速會變得更慢。外界一天,在第十層是二十天,在第十一層是三十天……,可以預估,在最頂部的第十八層,時間比例將會達到驚人的一比一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嘆一聲:“劍閣何止是劍道聖地,何嘗不是一件時空神器?真不敢想象,上九天沒有毀滅之前,劍閣中的十八層空間天地,是何等繁盛輝煌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現在劍閣每日都在吞吐天地神氣,將來上九層的荒蕪世界空間,未必不會脫變成生機勃勃的修煉神境。”

    越往上,劍閣中的空間越大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和池瑤止步在了第十四層,第十五層的石門將她們阻擋。

    不修煉成劍十五,無法進入其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路上行,來到第十七層。

    這裡的空間疆域長度,已是超過億裡,不輸一些大世界。

    來到通向第十八層塔的石門處,張若塵驚異的發現,石門上長滿碧翠如玉的藤蔓。

    藤蔓上,長有一顆顆玉白色的果實。

    果實大概拇指大小,散發怡人心脾的香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,發現藤蔓是從石門內部生長出來,心中激起一道道漣漪,難道第十八層塔內的世界,竟沒有毀滅?

    那裡會是怎樣的一座世界?

    他沒有修煉成劍十八,卻還是想嘗試一下。

    劍道規則在手中,凝成一柄三尺神劍,衍化出劍十七的劍道光影,一劍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劍,是刺向被藤蔓擠開的石門縫隙。

    本沒有抱太大希望,但,詭異的事發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魂,通過規則神劍,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向石門縫隙內部拉扯,穿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後面幾天,將只能每天一章。

    現在已經欠了十一章,大家記着吧,每天加一,五月是還債月!這個月月票,不用投給我,我不配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