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路向前,大地像被鮮血浸過一般紅黑相間。

    不多時,二人已是深入這片地域,四周靜悄悄的,除了他們的腳步聲,聽不到別的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走在前面,道:“張若塵,在見到你之前,關於你的種種傳聞,讓我十分厭惡,有意親手將你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見到之後,這一路相處,我發現你並不是那麼討厭。”絕妙禪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諷刺般的笑道:“因爲我足夠愚蠢,居然大發善心多次救你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道:“若你沒有救我,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我就已經廢了你,或者是殺了你。我相信,你早就在懷疑我的身份,只是因爲忌憚我的修爲,所以一直不敢輕舉妄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從厭惡你,到不討厭你的心境變化,並不是因爲你多次救我。而是因爲,面對強敵,你能多次出手,助你的朋友。也因爲,你在救我的時候,在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,我在你眼中,看到的不是你對美色的貪戀。這和傳聞中不一樣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從一開始,我都更願意相信,你就是元一古佛的弟子,在內心時刻告訴自己,你就是海水,就是那個面對強敵的時候無所畏懼,視死如歸,對我不離不棄的海水師妹。可惜,這些幻想,終究還是破滅。你說,人是不是人應該少一些幻想?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向前疾行,步如清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跟了上去,道:“你來黑暗之淵就是爲了尋找印雪天吧?你曾說,印雪天和不動明王大尊有一個兒子,那人應該就是你的先祖,對吧?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豁然停步,身上寒意大增,轉身盯向張若塵,道:“這一切的過錯,都是不動明王大尊種下。無論是斬道咒,還是今日之劫,張若塵你要怪就怪不動明王大尊,是他種下惡因,纔有今日惡果。因果報應,天道輪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們都沒有經歷過當年,根本不知道真相,你憑什麼可以定對錯?如果對錯是真理,我張家先祖何錯之有?他們爲何該被詛咒?被詛咒後,遭受了多少殺戮?”

    “印雪天沒有殺他們,只是想要以斬道咒,引出靈燕子和摩尼珠。可惜靈燕子並沒有現身,摩尼珠也沒有出世。所以,他們之所以會死,是因爲他們太弱。”絕妙禪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到底對錯是真理,還是強弱是真理?在你眼中,弱者就該死,就該承受一切,爲何還要跟我辯對錯?你可知曉,在不動明王大尊面前,所有人都是弱者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輕哼一聲,繼續前行,不再言語。

    從巫殿的外圍區域繞過去,絕妙禪女和張若塵足足繞了近萬里,路上倒也遇到了一些危險,但,都被她輕鬆化解。

    眼前出現一片荒漠。

    荒漠深處,有七十二根石柱。

    任何一根石柱與天門相比,都相差甚遠。可是,七十二根石柱排列在一起,卻是相當壯觀,如同撐起天地的神柱。

    每一根柱子上,都有形態各異的雕像,有人,有獸,有禽……皆氣勢兇猛,如同能夠活過來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低頭看了一眼,發現,雖然與七十二根石柱相隔數百里,可是地上的沙子,卻是完全變成黑色,比炭都更黑十倍,蘊含濃郁的魔氣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荒漠中,忽起黑風。

    黑風旋轉,捲起沙塵,如同龍捲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在魔氣森森的風沙中,一隻高達數十丈,身如人,頭如牛的古怪魔影顯現出來,手持戰錘,直劈向絕妙禪女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應到,魔影爆發出來的氣勢,比一般的真神都要強橫幾分,使得整片大地都在晃動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擡起兩根手指一揮,魔影自動散去,重新化爲黑色風沙。

    她邁步向前,走向七十二根石柱。

    路上,不斷有黑風爆發出來,凝成越來越強大的魔影。其中一些魔影的力量,比龍鳳詭獸都要強大,但,難以阻擋絕妙禪女的步伐。

    優曇婆羅花的香味,已是十分濃郁,是從七十二根石柱下方傳出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和張若塵走近七十二根石柱,周圍終於平靜下來,不再有風和魔影出現。

    她揚起雪白的螓首,看石柱上的雕像,眼眸中浮現出深深的疑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擡頭看去,石柱比山嶽都高。

    柱子平平無奇,可是張若塵卻能感應到一股無形的魔氣威壓,柱子倒下,彷彿能夠壓碎一座大世界。

    這根柱子上,雕有一位手持長刀的俊偉男子,披頭散髮,眉如山嶺,眼神深邃,每一根線條,似乎都與天地契合。

    雕像栩栩如生,石人如同能夠從柱子上走下來一樣。

    尋常修士看一眼,怕是已經跪伏到地上叩拜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越看越熟悉,這道身影,他在時間長河上見過,正是留下《天魔石刻》傳承後世的天魔。

    天魔的雕像,爲何會出現在這根石柱上?

    絕妙禪女道:“他便是三大魔源之一,天魔,你應該不陌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深深向石柱一拜。

    對天魔,他有敬意,也有感激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向第二根石柱走去,道:“你似乎並不知道七十二柱魔神的傳說!”

    張若塵修煉時日尚短,根基很淺,對宇宙中的一些古老秘事,的確瞭解得少。

    但,聽到絕妙禪女說出“七十二柱魔神”,張若塵立即搜索接天神木留下的知識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邊走,邊道:“宇宙的歷史,近古、中古、上古。其中中古短暫,僅僅只有二十萬年。上古卻是一個大時代,是一個非常繁盛的時代,大概有一千多萬年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考察史學的神靈都說,上古始於天魔,終於不動明王大尊。”

    “儘管這並不準確,可是,不得不承認,就修爲實力而言,上古初期的巔峰的確是天魔。上古末期的巔峰,的確是不動明王大尊。”

    “在上古之前,有一個極其混亂的時代,因爲距離現在已經無比久遠,很難考究。因此,史書上,稱那個時代爲亂古。”

    “亂古之時,道消魔長,魔道威震寰宇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個時代,也誕生了一位了不起的存在,便是三大魔源之一的大魔神。大魔神出生盤古界,修爲天下無敵,座下魔道強者不計其數,於是征戰宇宙,一統聖界,號令地獄十族,宇宙萬界。戰爭曠日持久,持續了數十萬年,稱爲亂古。”

    “在大魔神的帶領下,魔道一統宇宙,無人敢不服。隨之,大魔神下令,以暗夜星母石,鑄七十二石柱,將座下七十二位最強大的魔神,雕刻在石柱上,封’七十二柱魔神’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排名第一,爲至上四柱之首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繼續道:“大魔神卻怎麼都沒有想到,正是他親手冊封的第一魔神,殺死了他,終結了他的魔道皇朝。亂古結束,魔道消亡,開啓了上古百花齊放的繁盛篇章。”

    “是天魔,殺死了大魔神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道:“在那個時代,除了天魔,誰能是大魔神的一招之敵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算大魔神死了,魔道還有天魔,還有七十二柱魔神,怎麼會消亡得那麼快?”

    “魔道極端,嗜殺而殘忍。大魔神死後,天魔也消失人間,七十二柱魔神自相殘殺,死得死,傷得傷,最終魔道衰敗了下去。此後,再也沒有誕生出過大魔神和天魔這樣的魔道強者。”絕妙禪女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已是走到第三十七根石柱下方。

    石柱上,雕刻的是一隻不死鳥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接天神木的知識中,也的確瞭解到,七十二柱魔神排名第三十七位的,正是不死鳥。也不知這只不死鳥,是不是小黑的古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奇怪,七十二魔神石柱,爲何會出現在這裡?”

    “這也是我十分好奇的事!”絕妙禪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天門是十萬年前消失,是聖界之門。七十二魔神石柱屬於亂古,距今一千多萬年。巫殿是遠古末期消失,怕是已有上億年曆史,甚至可能不止。這些各個時代的標誌性建築,爲何會同時出現荒古廢城?”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和絕妙禪女陷入沉思的時候,七十二根石柱上的魔神雕像,皆有影子顫動,一個個雕像如同復活,輕輕的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微微一凜,擡頭看去。

    石柱沒有動,雕像亦沒有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纔也有感應,道:“此處詭異,先去找優曇婆羅花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你教我怎麼做事嗎?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有些不悅,覺得張若塵在她面前一點敬畏之心都沒有,覺得自己還是太好說話了一些,於是,手指向前點出。

    凝白而纖細的指尖,飛出一根鎖鏈,將張若塵一圈圈捆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做俘虜,得有俘虜的樣子,我是大神,你應該心懷恐懼。我要殺你,只在一念間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持着鎖鏈,以命令的語氣,道:“接下來,你走前面。”

    先前張若塵與她爭辯對錯的時候,讓她啞口無言。當時,她就已經十分不悅,只不過,絕代大神得有風範,她纔沒有爆發出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