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鎖鏈,是絕妙禪女的神氣和精神意志凝成,能鎖修士的聖魂和精神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在前面,經過一根根石柱,臉色始終平靜,道:“我曾答應雲青古佛,要化解我們兩家的恩怨和仇恨,所以,儘管你這般對我,我也不會氣怒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的聲音,從身後傳來:“老和尚一個局外人而已,根本什麼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古佛並非局外人,反而與我們兩家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道:“多少年的恩怨,多少代人苦恨,他一個唸經誦佛的出家人,能夠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修佛者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不再言語,總覺得張若塵話太多。

    比拼修爲,她沒將張若塵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如果比拼舌頭,她覺得自己肯定不是張若塵的對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有過痛苦,方知衆生痛苦。有過執着,方知執着更加痛苦。昔日,印雪天施斬道咒,斷了我張家先祖的成神之路,爲此被那些覬覦天尊秘寶和《三十三重天》功法的敵人,殺戮了多少?而你卻只是一句,因爲他們太弱,所以纔會死,將所有一切都推得乾乾淨淨。若非是斬道咒,他們怎麼可能會弱?”

    “這是多少代人的血淚?我能放下,爲何你放不下?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道:“你纔多大年紀?就算曾經張家先祖,被屠戮和欺凌,與你也隔了何止萬代,你又明白什麼痛苦和執着?對你而言,那些如同傳說一般,太過久遠。”

    她又道:“我且問你,你能放下與池瑤的仇恨和痛苦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浮現出池瑤的身影,道:“其實,我已經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自欺欺人。”絕妙禪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沒有自欺欺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是自欺欺人,爲何明明知道般若就是她,卻不敢揭露?你之所以覺得自己已經放下,只是因爲,你對她的愛,大過了恨。是你的自私,在麻痹自己,不想再復仇,不想再爲昔日那些因池瑤而死的人復仇。而我卻不同,欠債還債,有仇報仇,誰都休想逃掉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見張若塵沉默,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,但很快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能的,覺得絕妙禪女說得不對,可是,想到昔日聖明中央帝國舊臣後代的遭遇,卻怎麼都說不出反駁的話。

    他不是佛,不修佛,做不到四大皆空。

    “你只知斬道咒,可又知曉枯死絕?”絕妙禪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什麼枯死絕?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沒有言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來到七十二魔神石柱的盡頭,優曇婆羅花的香味更濃,形成一片淡淡的霧雲。

    呼吸一口,渾身舒爽,四肢八骸都充滿力量。

    但,因爲香味太濃。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出現迷幻的感覺,眼神變得恍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快幫我解開鎖鏈,香味中,蘊含致幻的力量,我必須以精神力才能夠壓制。”

    “你閉上嘴巴別呼吸就行了!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沒打算爲張若塵鬆綁,她看見朦朦朧朧的霧雲中,有一口古井。井臺大概三尺高,是黃石堆砌而成,石頭之間有大量裂痕。

    滴滴答答的水聲,從井中傳出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剛剛向前跨出一步,豁然臉色驚變。只見,井口下方,升起一具渾身鮮血的女屍。

    女屍披頭散髮,身上威勢驚人,散發出來的氣息,宛若古老神山,壓得絕妙禪女都難以喘息。彷彿女屍就是天,而她正被天壓着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眼中流淌出激動而又悲嗆的淚水,跪在地上,失聲痛哭。

    女屍的模樣,正是印雪天。

    她在畫卷上看到過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手中的鎖鏈,滑落在地上,張若塵趁機掙開鎖鏈,閉上眼睛,調動本源奧義和真理之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再次睜眼看去。

    古井上方,哪有什麼女屍?

    只有一株佛光瑩瑩的奇花,懸浮在井口上方,葉狀如梨,根鬚蔓延到井中。

    正是與傳說中的優曇婆羅花,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衝向跪在地上痛哭的絕妙禪女,一掌拍在她的香肩,以精神力震吼:“是幻覺,快快醒來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修爲高深,頃刻間恢復,立即雙手合十,身上逸散出金色佛光,固守心神。

    半晌後,她一雙明亮眼眸睜開,已是清明透徹,望向古井,果然一切都是幻覺。她又向旁邊的張若塵看了一眼,心中不禁惱羞成怒,覺得丟了太大的臉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感受到她的羞怒,道:“你的修爲和精神力其實遠勝於我,只是心中的執念太重,所以纔會陷得這麼深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站起身,一雙寬大的衣袖輕甩,雙臂背到身後,道:“你之所以能夠抵擋住幻境,是因爲你煉化了佛祖舍利。是佛祖的力量,使你的心,如明鏡一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與她爭辯,道:“我現在懷疑,那株優曇婆羅花也未必是真的。很有可能,我們現在依舊還在幻境中……你幹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,自己又被捆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且捆得更緊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將張若塵捆成了一根人棍,連雙腿都束縛住。

    她雙瞳變成金色,有梵文在瞳中沉浮,道:“這是優曇婆羅花無疑,不是幻境!你在這裡等着,別想逃。外面的黑色荒漠中,盡是詭異魔影,你不是它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邁步,向古井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只走了十多步,她的身體,逐漸變淡,最後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數十步外的古井,又看着消失不見的絕妙禪女,臉上露出難以理解的神色,實在不知道,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他雙臂發力,身上的鎖鏈,立即浮現出黑色電光。

    “噼噼啪啪!”

    黑色電光,如鞭子一般抽在他身上,頓時,張若塵控制不住身體,如同一根柱子一般,筆直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疼痛發麻,本以爲這已經是最糟糕的情況,但,剛剛恢復過來,便是看見,極其恐怖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七十二根石柱上的魔神石刻,全部都活了過來,並且向他而來。

    須知張若塵此刻倒在地上,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七十二柱魔神如羣魔亂舞,有的形似獅子,長着血盆大口,嘴裡發出震耳嘶吼。有的是人類身體,卻沒有臉,臉上長着頭蓋骨。有的狼身蛇尾,獠牙尖銳。

    他們將張若塵視爲食物,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幻覺,一定是幻覺!”

    張若塵嘴裡不停念着。

    可是,大地在震動,鼻尖能聞到血腥味,一位位魔神的神威也是如此清晰,他們迅速逼近,甚至發出刺耳且殘忍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不是幻覺,逃!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腳使勁蹬地,身體翻滾,向古井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數十步的距離,頃刻間便至。

    靠近古井後,張若塵終於又重新看見絕妙禪女,心中急切,連忙開口喊道:“魔神全部都活過來了,快幫我解開鎖鏈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站在距離古井兩步的位置,纖長玉手,呈向前探出的姿勢。

    但,指尖沒有接觸到優曇婆羅花。

    她像是根本聽不見張若塵的聲音,身體僵直,皮膚迅速變成黃褐色,長出樹皮一般的枯死紋路,全身如同朽木,迅速乾癟,變得死氣沉沉。

    這一幕,驚住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怎麼回事?

    這古井莫非更加恐怖,讓一位大神,都瞬間失去生命?

    此刻的絕妙禪女,簡直就像枯死的樹木,看不見一絲靈動,一絲秀美,晶瑩剔透的皮膚變得比石頭還要粗糙。

    她畢竟是修爲高深,身上佛光時而呈現,時而湮滅,正在與某種力量對抗。

    半晌後,絕妙禪女的嘴裡發出一聲痛苦的長嘯,枯死的身體,轉身急速逃遁,瞬間消失在張若塵的眼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震驚的神色還沒消失,後方,七十二柱魔神已是從四面八方衝來,嘯聲不絕,魔雲遮天,震懾他的聖魂。

    換做任何一人,此刻都已經絕望,放棄求生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意志堅定,心念強大,拼盡一切力量,抵擋鎖鏈上涌出的黑色電光,緩緩的直立起來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,立即跳進古井。

    跳進古井,或許還要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他雙腿彎曲,縱身一躍。

    剛剛縱身,又一根鎖鏈纏在他的腰上,隨即身體一輕,他飛了出去,撞在一團溫香軟玉的懷中。一隻柔軟的手掌,按在他的背上,化解了他身上的所有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側臉看去,正好看到姑射靜那張美麗的容顏,臉上還掛着俏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姑射靜!”張若塵驚呼。

    怎麼都想不到,會在這裡遇到她?

    這怎麼可能?

    張若塵第一時間想到的,自己肯定還在幻境中。

    姑射靜不可能出現在這裡!

    “不是靜靜,是歡歡。”姑射歡歡嘻嘻一笑,探手解開張若塵身上的鎖鏈。

    後方。

    七十二柱魔神張牙舞爪,魔威沖天,直向張若塵和姑射歡歡奔襲而來,個個殺氣騰騰,猙獰恐怖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欲激發本源奧義的力量,卻發現,衝過來的七十二柱魔神紛紛崩碎,慘叫聲不絕,全部消散而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頭看去,只見,姑射歡歡的身後,竟是還有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她卓然而瑰美的站在那裡,紅衣白髮,幽然自若,彷彿只要她站在那裡,天都不會塌下來,宇宙也不會崩滅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,在這一瞬間,徹底安靜下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