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姥離開後,再也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究是沉不住氣,擔心般若、小黑他們的安危,打算離開這片黑色沙漠。

    絕對肉身道化固然重要,但,並非一定要修煉。自古以來,多少風流人物,歷代天尊、七大佛祖、九大巫祖……,沒有一人達到那個層次,但是依舊可以笑傲天下,無敵一世。

    天道都有缺,更何況是人道?

    若是因爲修煉絕對肉身道化,而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朋友、戀人,修煉的意義又何在?豈不是要陷入,一輩子的自責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黑色沙漠中,大風起兮。

    黑沙席捲,化爲一尊七臂火魔狐,它人立而起,高達七十餘丈,攔截張若塵去路。

    七臂火魔狐吐氣化火焰,氣勢滂湃如真神,七臂齊揮,一拳比一拳力量強大,將張若塵打得倒飛回去,身體重重撞擊在一根魔神石柱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骨頭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,疼痛至極,從石柱上滑落下去,正好摔在姑射靜面前。

    姑射靜靜坐在地,氣息悠長,眼睛都沒有睜開,道:“別打擾我參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全身血液如江河奔涌,運轉一週後,傷勢痊癒。

    他大步向前,步法越來越快,天地間的本源規則源源不斷融入他的體內,氣勢越來越強,持着至尊聖器烏金戰天柱,攻向七臂火魔狐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再一次飛回,撞擊在石柱上。

    石柱如山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如同一張紙片一般,輕飄飄的墜落下去,再次摔倒在姑射靜的面前。他很是狼狽,髮帶斷裂,身上聖袍被打得破破爛爛,雙腿的骨頭像是斷了,站起來的時候,滑倒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終究是撐着烏金戰天柱,歪歪扭扭的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鮮血吐出!

    嘭的一聲,張若塵再次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鮮血噴了姑射靜一身,臉上、身上、手上,如梅花點點,血跡斑斑。

    姑射靜徹底怒了,覺得張若塵是故意在搗亂,睜開一雙寒目,道:“想找死,去遠一點的地方,別死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拭去臉上血液。

    “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頓時,剛纔吐出的鮮血,化爲一縷縷血氣,順着鼻孔,重新涌回體內。他的血液中,蘊含白蒼血土,當然不想輕易流失出去。

    “噁心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露出嫌棄的神色,站起身,向另一根魔神石柱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撐着身體,坐了起來,休息片刻,傷勢很快痊癒。

    這便是煉化了白蒼血土的好處,肉身受再重的傷勢,都能自愈。當然,傷得越重,花費的時間越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急着,再去闖黑色沙漠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加上此處詭異,魔道力量旺盛,籠罩了一大片天地,使得本源奧義難以調動太多的本源規則爲己用,想要出去,幾乎是不可能事。

    而且,也讓張若塵明白了一件事,奧義的確只是一種手段,修爲纔是根本。

    縱然是本源使者,若是修爲不夠強大,一旦被實力強橫的神靈,鎮壓到神境世界中,想要調動本源規則,將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就像現在一樣。

    就像在神尊體內一樣。

    不僅奧義是如此,時間力量、空間力量也是如此,都是需要足夠強大的修爲支撐,才能翻天地覆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將日晷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實在不能離開,便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天井旁,開啓日晷,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武道,目前已是很難提升。

    但,在優曇婆羅花的旁邊,正是修煉精神力的絕佳之地。更何況,張若塵體內,還有佛祖舍利。

    轉眼間,日晷下,三年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,以十倍、百倍的速度提升,達到七十一階巔峯。

    這三年時間,儘管張若塵已經將日晷籠罩的範圍,收縮到最小。但,神石還是如水一般被消耗掉,不像以前,修煉三年只消耗三枚神石。

    精神力成神後,日晷對神石的消耗,提升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三年修煉,張若塵那顆忐忑、擔憂、浮躁的心,已是完全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若是無法離開此處,再怎麼擔憂,都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他起身,走向七十二神魔石柱,見三天過去,姑射靜依舊還在原地一動不動參悟修煉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!”

    姑射靜站起身,冷喝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疑惑的,回頭看去。

    姑射靜似乎是也感受到自己剛纔態度不好,語氣柔軟了許多,道:“可否將日晷借我一用?”

    難得姑射靜能夠如此低聲下氣,張若塵道:“你是想借日晷,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,參悟七十二魔神石柱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你願意借我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息一聲:“其實我覺得,天姥前輩讓你參悟七十二魔神石柱,應該沒有太深的內藏隱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想,你和我不一樣,你是羅祖雲山界的天閣目,未來的主人。天姥肯定是真心想要栽培你,不可能給你打啞謎,不可能考驗你,也不可能故意讓你去猜參悟七十二魔神石柱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姑射靜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天姥前輩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讓你參悟七十二魔神的修煉之道。而且,主要是參悟天魔石柱,和那些傳承於大魔神的魔神石柱。如此一來,你便匯聚三大魔源的修煉之法於一身,今後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不理會陷入沉思的姑射靜,張若塵繼續沿着天姥離開時所走的方向走去,一直走到七十二魔神石柱的盡頭,來到天魔石柱的下方。

    扭頭一看,張若塵臉色一驚,但迅速平靜下來,躬身行禮,道:“拜見天姥前輩。”

    一身紅衣,滿頭白髮的天姥,便是站在天魔石柱的下方,背靠石壁,似乎已經等了他許久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你就不好奇,我爲何站在這裏?”

    “晚輩斗膽猜測,三天前,前輩便站在這裏,一直在這裏,等了晚輩三天,可惜,晚輩愚鈍,直到今天才反應過來。”張若塵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實際上,是三年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尷尬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天姥道:“你知道,自己爲何花費三年時間,纔想到我一直沒有離開,在這裏等你?”

    “因爲當時晚輩心不靜,也沒有耐心。所以,一直沒有走到七十二魔神石柱的盡頭,更想不到,前輩會以這種方式來考驗晚輩的心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只知其一,卻不知其二。”

    天姥紅衣飄飄,驚豔絕倫,乘風而起,飛到了天魔石柱的頂端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隨風而起,站到石柱頂端。

    在這裏,可以看見整個黑色沙漠,很壯觀,卻也很荒涼,除了優曇婆羅花,看不到任何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天魔石柱頂端很廣闊,下方霧若雲橋。

    天姥坐到石柱邊緣,眺望遠方,紅衣風中舞,鮮豔而美麗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後方,忍不住問道:“前輩在這裏待了數十萬年,難道一點都不覺得寂寞嗎?”

    “當心足夠強大,哪裏還知什麼是寂寞?”

    天姥雙手十指交叉,悠閒的放在雙腿間,道:“我想給你講的第二個原因,便是與心有關。魔祖一脈,不僅講究煉體,也講究修心。修心煉體合二爲一,纔是最強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前,你的心太亂,也很浮躁。那時,我就算告訴你衝擊絕對肉身道化的方法,你也做不到。所以只能先等你自己調整心境,讓自己靜下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的心,已經足夠平靜。”

    天姥道:“你可知曉,在見到你之前,我根本不信世間有人可以達到絕對肉身道化。可是,你的體質太特殊,而且還史無前例的修煉出了圓滿的一品聖意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有了這些條件,你便必須能達到絕對肉身道化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是必須能夠達到絕對肉身道化?”張若塵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必須能夠達到的意思就是,一個正常的人,必須能夠生長出十根手指。一株花,必須能夠開出花朵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的意思是,以我的體質和聖意,能夠修煉到絕對肉身道化,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對你而言,世間再難找出第二個。”

    天姥盯向張若塵,又道:“但也並不絕對,有的人就是先天缺指,有的花還沒有開,就已經枯死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可否指點迷津,晚輩如何才能達到絕對肉身道化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剛纔我已經說過了,不想再說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忽的,天姥道:“你留在這裏好好修煉吧,達到絕對肉身道化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天姥風姿綽約,向下方飛去。

    不是直落而下,而是飛向黑色沙漠中的某一處位置。

    “已經說過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露出疑惑之色,天姥這種人物講話,有些時候,真不知該往淺處想,還是該往深處思考。若是想得太深,怕是會像姑射靜一樣,聰明反被聰明誤。

    若是想得太淺,修煉會不會出現偏差?

    張若塵低頭看去,只見,天姥飛去的方向,黑色沙漠中,正有三道人影在急速趕路,臉上露出喜色。於是,他連忙喚道:“前輩手下留情,他們是我的朋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