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從天門到黑色荒漠足有萬里路途,危險重重,殺機密佈,這一路,閻無神、小黑、池瑤走得並不輕鬆,幾經死劫。

    “傳說中的七十二魔神石柱居然這裏,怎麼會在這裏?從亂古到現在,多少歲月過去,衆人皆以爲這只是一個傳說,誰能想到這些石柱居然真的存在?”

    小黑站在沙漠邊緣,遠眺沙漠中心的石柱,感受着石柱散發出來的魔威,心情激動萬分。

    閻無神和池瑤顯然對七十二柱魔神有所耳聞,心中亦是震撼。

    小黑背上展開火焰羽翼,迫不及待的,飛向七十二根石柱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它倒飛而回,重重撞擊在地面上,拖出一道長長的溝壑。

    荒漠中,響起一道咆哮聲,掀起凜冽的颶風。

    大地震動,一隻形似黑牛的魔物,在沙中翻滾,站立起來,身軀比山嶽還高。一雙牛眼,如同兩座黑潭,俯視下方三人。

    天姥站在黑牛頭頂,紅衣鮮豔,白髮如霜。

    “誰敢攻擊本皇,有本事光明正大的出手,暗中偷襲算什麼本事?”小黑站起身,看到天姥的身影后,眼中怒意變得凝固,

    這裏怎麼會出現一個人類形態的生靈?

    難道是……

    小黑臉色變了又變,牙齒顫顫,失聲大呼:“人形詭獸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知是什麼東西,抽在小黑身上。

    小黑又一次飛了出去,撞入進一座沙丘中,再也沒有爬出來。

    以池瑤的修爲,尚且沒有看清對方剛纔是如何出手,心中之驚,已到無以復加的地步。難道真是人形詭獸?

    在這等存在的面前,逃都不可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閻無神卻是想到了什麼,邁步向前走去,雙手抱拳,道:“閻羅族後輩閻無神,拜見天姥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認得我?”

    天姥聲音浩渺,如天外神音。

    閻無神暗暗鬆了一口氣,道:“天姥前輩乃地獄界大神通者,閻羅族有前輩的神像石雕,晚輩曾見過。只是沒有想到,前輩居然一直在黑暗之淵。”

    天姥見姑射靜之時,已是覺得她天資不凡,羅祖雲山界後繼有人。

    可是,再看張若塵,再看此刻的閻無神,在她的面前,居然能夠做到不卑不亢,說話自然,這種心境和精神,實在是太難得。

    須知昔日鬼主見到六祖的時候,嚇得差一點跪下。

    做爲羅剎族第一凶地的至高存在,在天地間的威懾力,甚至比修煉佛道性格歡樂的六祖更盛。想要在她面前從容自若,是需要強大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天姥又向池瑤看了一眼,道:“你們這個時代還真是人傑輩出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天姥前輩可否見過我的一位朋友,他名叫張若塵,身懷不死血族的血脈,是地獄界的一員。”

    “見過,還活着。”天姥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池瑤一直擔憂的心,終於平靜了幾分。但,又陷入更深的憂慮,因爲她的變化手段,怎麼都不可能瞞得過天姥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晚輩還有另一事,前輩既然一直待在黑暗之淵,不知有沒有見過我族族長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閻寰宇?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單膝下跪,眼神炙熱,語氣懇切,道:“請前輩告知老族長的行蹤,閻無神和閻羅族必定感激不盡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問我閻寰宇的行蹤?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天姥搖了搖頭,化爲一道紅影,向荒漠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不能理解天姥爲何是這樣的神情,立即追了上去,道:“前輩別走,老族長失蹤十萬年,閻羅族因此而分裂,不知多少族人在爭鬥中死去。前輩若是知曉老祖宗的去向,還請告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黑牛魔物攔截住閻無神,兩者鬥戰起來。

    池瑤沒有想到,天姥居然沒有爲難她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也很正常,天姥消失在地獄界的時候,還沒有天庭,地獄界和聖界也還沒有開戰,根本不存在什麼敵視。

    再說,以天姥所站的高度,也未必會將一位中位神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“天姥剛纔爲何說出那樣的話?”池瑤自言自語,有些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天姥顯然是見過閻寰宇,若是知道他的行蹤,大可直接告訴閻無神。若是閻寰宇已經隕落,也可直接說出來。

    爲何她會覺得,閻無神向她詢問閻寰宇的行蹤,是一件很奇怪的事?

    “大人物說話,一般都是高深莫測。”小黑的聲音,在池瑤身旁響起。

    池瑤向它盯去,似乎並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看來,先前它被天姥抽飛進沙丘,並不是傷得太重爬不起來,而是不敢爬出來。

    小黑絲毫都不覺得尷尬,又道:“天姥一看就是惜才之人,連我們都沒有殺,更不可能殺張若塵。說不一定,張若塵遇到她,還能解開詛咒,直接破境成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魔石柱頂端,張若塵盤坐在中心位置,細細思考天姥先前所說的每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修心煉體,心體合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念出這一句,臉上隨之浮現出笑意,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心即屬於體,也不屬於體。

    心既可以是具象的,也可以是無形的。

    “魔祖一脈所追求的’修心煉體’裏面的心,肯定不是指心臟,而是指心念、心境、心性。”

    “心體合一,如人劍合一一般。心之所指,體之所動。”

    “心無限廣闊,包羅萬象,故而體可以容納所有,絕對道化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體,是五行混沌。我的心,是海納百川。而無極聖意便是心和體的橋樑,可以將兩者緊緊的聯繫在一起,從而融合。”

    想通這一層層,張若塵往日的疑惑,都豁然開朗,不再迷茫,開始融合心體,衝擊絕對肉身道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十二魔神石柱下方。

    天姥站在天井的旁邊,閉目沉思。

    姑射靜來到後方。

    “參悟得怎麼樣了?”天姥問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七十二魔神石柱上的每一具石雕都蘊含無窮奧妙,想要有所成就,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從來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想要將來撐起羅祖雲山界,成爲一界之主,你至少還要修煉五十萬年。想要封王稱尊,讓天下修士都因你而懼怕羅祖雲山界,那麼,你至少得修煉八十萬年,甚至更久。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若能借日晷……”

    “時間類寶物,並不是捷徑。在裏面修煉,依舊在消耗壽元,會讓你的元會劫難提前到來。”天姥道:“你要明白,踏入神境,最重要的,就是耐心。有些時候,一萬年,甚至十萬年都沒有絲毫進步,這是很正常的事。若是修煉十萬年,卻原地踏步,掌握着日晷又有什麼用?”

    天姥繼而又道:“但十萬年原地踏步,卻也是在積累,積累的是閱歷和感悟。很有可能,一朝突破,隨即踏入嶄新的層次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遠處,一隻身軀龐大的黑沙魔物,爆碎而開,形成滾滾沙塵。

    黑雲般的沙塵中,閻無神、小黑、池瑤走了出來,急速衝向七十二魔神石柱,來到天姥和姑射靜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“居然闖了進來。”

    天姥略感詫異,對這三人有了新的評估。

    小黑十分恭敬,道:“天姥大人,我們並非有意打攪,實在是因爲我們和姑射靜是盟友,本皇感應到了她的氣息,所以迫切想要見到她。其實,大家都是自己人!”

    池瑤四處尋覓張若塵的蹤跡,但,天魔石柱掩蓋了張若塵的氣息,根本找不到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前輩可否告知,我族老族長到底去了什麼地方?此事,真的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天姥凝視了他很久,似要將他完全看透,道:“十萬年前,閻寰宇的確來過黑暗之淵,而且進入了荒古廢城。就是這裏,我與他有過一次對話,此後他便離開了黑暗之淵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連忙道:“離開後,老族長去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回去了!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再問:“回哪裏?”

    “除了回閻羅族,還能回哪裏?”天姥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即便是池瑤和小黑,都露出驚詫的神色,閻寰宇居然十萬年前,便回了地獄界?天姥顯然不可能用假話來誆騙他們。

    在閻無神震驚到大腦一片空白之時,天姥繼續道:“閻寰宇不知道是從哪裏得到了消息,來黑暗之淵,尋找九鼎,似乎是想借九鼎的力量,阻止天庭和地獄的戰爭。”

    “但,他看到巫殿外的九鼎後,便大失所望,而且意識到自己被某人欺騙,是被人故意引到黑暗之淵,於是,匆匆而回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眼中充滿不解和困惑,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老族長根本沒有回去……這……這……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天魔石柱的頂端,亮令的光柱升起,一圈圈強烈的光芒波紋向四方蔓延。

    強大的聖道氣息,在半空,衍化出一條通天河。河流中,顯化出五行的色彩,有刀劍在飛行,有混沌氣翻滾……各種道法,呈現不同的異象。

    通天河中流淌的,全部都是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騰飛起來,急速流動的河流,衝入進他胸口。當他落到地上,出現在衆人面前的時候,所有聖道規則都融入進了肉身。

    地面被他一腳,踩得凹陷了一大片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