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傳聞中,不動明王大尊的坐騎,乃是一隻金猊神獸。其有遨遊寰宇之能,撲食神龍之力,仰天一嘯,聲震十方星域。

    強大如不動明王大尊都已經寂滅,一隻神獸,又豈能活到現在這個時代?

    但,天尊墓下方,竟就有這麼一頭金光燦燦的龐然大物趴伏在那裡,形態如獅,似在酣睡,肉身百萬年不腐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沒有生命波動,已逝去多年。”

    來到金猊下方,張若塵的身體如塵埃之於金山,在它脖子上,發現掛着一顆鏤空的金球。

    金球內部,封有一枚山嶽大小的紫色寶石,晶瑩通透,散發幽沉光華。

    “是鈍空石!沒想到,竟然還有別的鈍空石存在於世間。”

    池瑤露出慎重的神色,拉着張若塵一起向後退。

    傳說中,鈍空石所在的地方,空間重力極其可怕,能夠在一瞬間,將一顆直徑數百萬裡的恆星,擠壓成一張紙的厚度。

    空間重力可以達到生靈能夠生存狀態的十億倍以上。

    金猊脖子上那枚鈍空石,顯然被祭煉過,刻畫了銘紋,化爲了器,又被鏤空金球封印,所以力量纔沒有外散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曉鈍空石的大名,更知崑崙界十大神器之一的道魂臺,據說就是鈍空石煉製而成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心生感應,扭頭向墓林中望去,眼神疑惑。

    層層疊疊的墳墓山丘中,其中一座頂部逸散出濃密鬼氣,結成黑色鬼雲。

    鬼雲帶着刺耳的呼嘯聲,向天尊墓飛來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顯現出來,眉心“葬”字印記閃爍,向鬼雲咆哮。

    它道:“張若塵,你家先祖詐屍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池瑤的瞳中,浮現出真理光華,看見陰氣鬼雲中,站着一尊身穿鎧甲的英偉男子,披散長髮,身上神威懾人,帶有古樸氣息。

    他皮膚上流動的神紋,非同小可,不是大神可以擁有,彰顯生前擁有無量境的恐怖修爲。

    池瑤黛眉輕輕一蹙,道:“不可能啊,張家祖地有九彩神光籠罩,有大尊的祖威鎮壓,如神聖仙鄉一般,怎麼可能出現屍變這樣的事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屍變,也就必然是人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了一些端倪,眼中浮現寒光,太極陰陽圖顯現出來,向飛來的鬼雲迎去。

    還真是不知死活,連張家祖地都敢擅闖。

    突然,站在最外圍的一尊四千多丈高的獨眼石人,手持一柄開山斧,竟是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開山斧的石皮裂開,脫落到地上,爆發出刺目的青光。

    獨眼石人的手臂、關節、頸椎,皆是發出“咔咔”的摩擦聲,揮出青銅開山斧,直向飛來的鬼雲劈斬過去。

    鬼雲的英偉男子,臉上浮現出黑色詭紋,發出一聲長嘯,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拳頭上,涌出一圈圈光波,有撼天動地之威,釋放一縷縷無量境神靈纔有的神力。

    當然神力很微弱,遠遠無法與活着的神王神尊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青銅開山斧和拳印碰撞在一起,形成強大的能量波,將九彩神光清空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遠處激戰在一起的石人和陰屍,葬金白虎頭皮發麻,瞪大眼睛的看着張若塵,道:“你們張家的墓地中,隨隨便便就冒出兩尊如此可怕的兇駭存在,底蘊何等深厚,絕不弱於當今宇宙的九大家族。你做爲張家少主,甚至稱得上當世家主,怎麼混得那麼慘?”

    張若塵送了它一個白眼,先不說石人和陰屍甦醒到底是怎麼回事,單是這祖地深處,以他以前的修爲,就根本進不來。

    劫尊者那老貨倒是能夠隨意進出,但顯然無法調動十二石人。

    十二石人是守墓者,不是攻伐者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第二尊石人動了,手中石柱的石皮裂開,化爲一根山峰粗細的青銅柱。

    青銅柱劈出,擊碎鬼雲,落在陰屍身上。

    陰屍體內,發出一道沉悶聲,大量鬼氣從屍體背部逸散出來,凝聚成一顆骷髏頭。

    英偉男子的屍體,從半空墜落下來,變得一動不動,只有神光依舊在體內閃爍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池瑤對視一眼,皆看見對方眼睛的驚異之色。

    因爲,骷髏頭散發出來鬼氣,與地獄界鬼族的鬼氣完全不同,反而與黑暗之淵中的鬼類詭獸的氣息極像。

    鬼類詭獸怎麼會逃出黑暗之淵,來到了崑崙界?還闖入進了張家祖地?

    那顆骷髏頭,被兩尊石人打得四處逃竄,向張若塵和池瑤衝來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和池瑤瞬間融合在一起,拔出滴血劍,揮劍橫斬出去,形成一道血紅色的光瀑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施展一字劍道,豎直劈下。

    一橫一豎的兩劍,形成一個十字印,強強疊加,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骷髏頭的修爲高得嚇人,遠超尋常太虛巔峰大神,嘴裡吐出黑色光束,與十字劍印對衝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十字劍印爆開,化爲成千上萬道散亂的劍氣。

    骷髏頭化爲人形,落到地上,單膝跪下,道:“少君,快快阻止那兩尊守墓石人,老僕是從大冥山前來,奉主人之命,尋找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。”

    “蒼芒?不對,你不是蒼茫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化爲人形的鬼類詭獸,與張若塵在黑暗之淵遇到的蒼芒長得極像,但,氣息上,卻有微弱的區別。

    手持青銅開山斧的石人,一斧劈了下來。

    斧鋒上,流動數之不清的光痕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有太多困惑,不想這尊鬼類詭獸就這般被劈殺,但,不知道該如何阻止石人,只能冒險一試。

    身形一動,張若塵出現到青銅開山斧下方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和生命力,自認爲,就算被一斧劈成兩半,也不會死。

    青銅開山斧在距離張若塵只剩三尺的位置停住,斧鋒逸散出來的光芒,斬落下一縷縷髮絲。

    兩尊石人都停住了,如重新石化,失去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鬆了一口氣,這一次賭得還是冒失了一些。但,他實在太好奇大冥山的秘密,爲何兩尊修爲強絕的鬼類詭獸,都稱他爲少君?

    兩尊鬼類詭獸的主人,到底是誰?

    老者形態的鬼類詭獸,道:“多謝少君出手相救!少君可是見過老僕的兄長蒼芒?”

    “蒼芒是你兄長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老者道:“老僕蒼絕。”

    “起來說話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在黑暗深淵,便是蒼芒將摩尼珠從大冥山帶出,交給了張若塵,並將張若塵送出黑暗之淵。

    蒼絕小心翼翼站起身,看了一眼依舊懸在上方的青銅開山斧,不敢走出張若塵的太極陰陽圖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那尊英偉的無量死屍身旁,感知到它體內的血液,屬於張家先祖,眼神逐漸變得冰冷,道:“說吧,你是如何闖入張家祖地?爲何潛入進來,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蒼絕再次單膝跪地,將一個卷軸取出,道:“少君看完這個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池瑤覺得此事反常,這蒼絕顯然是悄悄潛入張家祖地,甚至還藏入進了一位張家先祖的屍身中,所作所爲絕不像是來找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何其之多,不說中央皇城中的池崑崙他們,便是明宗內的張家子弟就有不少。

    若要找的是張家的強者,當今天下,誰不知道張若塵是不動明王大尊最傑出的後人?爲何偏偏來祖地尋找?

    池瑤眉心“葬”字光印閃爍,手持滴血劍,始終提防着蒼絕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曉此事不對勁,但,有十二石人在,就算蒼絕的修爲再高,想來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從蒼芒手中接過卷軸,緩緩展開。

    畫卷上,畫的是一位絕美女子,身穿鵝黃的宮裝,秀麗出塵,身姿纖纖如弦月。

    畫功極其了得,栩栩如生,彷彿她能從畫中走出來一般。

    在畫卷的左下側,有一個“張”字落款。

    這個“張”字的字跡和韻勢,與《燕子雙飛圖》上的落款一模一樣,顯然兩幅畫出自同一人之手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大尊!

    “畫中之人是誰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蒼絕道:“正是我家主人!”

    “靈燕子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蒼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信,眼神轉冷,道:“這不可能!靈燕子是和大尊同時代的人物,怎麼可能還活在世間?說吧,你潛入張家祖地,到底是什麼目的?若不說實話,我只需收起太極陰陽圖,守墓石人就能斬你。”

    蒼絕直接雙腿跪了下去,頭磕地上,道:“老僕真的是奉主人之名,前來接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去大冥山。”

    “能進入張家祖地,是因爲攜帶了大尊親手給主人畫的肖像圖。進入祖地,是奉了主人之命,一定要前來祭拜大尊。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藏入墓中,進入張家先祖的神屍體內。其一是因爲,先前來了一位修爲恐怖的老道,迫不得已只能先藏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是想借此手段,瞞過十二守墓石人,到達大尊墓前。擾了張家先祖的清淨,毀了他的墓,老僕心中十分自責和愧疚。回到大冥山,必會被主人責罰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