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萬象成空。”

    “轉世無門。”

    “閻羅地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無神正是怒意巔峰,種種妙法,水潑一般的向詭四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詭四撐起神境世界防禦,身上神光比恆星都要耀目,能刺瞎大聖雙眼。他四臂齊揮,億萬規則神紋交織成各種奇妙形態,或鍾,或鼎,或屍……對抗閻無神。

    縱然他十萬年修煉積累,神氣渾厚如海,神軀修煉如冥古幽鐵,規則神紋多得能夠構建世界,依舊被閻無神打得不斷後退。

    “聖境的積累,居然可以走這麼多的捷徑?他才修煉千年,纔剛剛成神,爲何可以強到如此地步?”詭四越戰越心驚,不得不全力以赴,將自己淬鍊了十萬年而蛻變成形的至尊聖器天極雲霄刃喚出,向閻無神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上位神催動至尊聖器,威力更增一層。

    至尊之力比神力更鋒銳,比神氣更磅礴,刃鋒能裂空間,斬混沌。

    “《死亡天書》!”

    閻無神手中一本古老的書冊打出,滿天亡靈文字飛涌,將飛來的天極雲霄刃包裹。

    書冊旋轉,書頁比神刃都更鋒利,擊穿詭四的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緊接着,閻無神調動本源奧義,引來天地間密密麻麻的本源規則,匯聚於右臂,一拳重重打出,隔空擊在詭四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詭四連退十二步,每一步都將地面踩得塌陷,震得空間顫動。

    一直退到天門下方,才停下。

    將天極雲霄刃收回手中,詭四臉色沉冷如霜,道:“剛成神,居然就能運用奧義。”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摩訶炎和將青聯手,同時攻出。

    但,只是頃刻間,閻無神便是將他們二人打得倒飛而回,神軀殘破,傷到了神魂,連站起身都變得極爲費力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看着閻無神巨大的身軀,一個個都凝重而驚懼。

    只是剛剛成神而已,似乎就能以一人之力,蓋壓他們所有人。這就是元會級天才的實力嗎?

    血屠與閻婷站在一起,大呼一聲,提醒道:“無神兄,詭四的天極雲霄刃和無疆的暗域天羅都是至寶。”

    就在雙方對峙之時,絕妙禪女的枯敗身影,從世界盡頭急速衝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如同朽木,又像萬年腐屍,從地上踏過,泥土都會出現大面積的腐壞。換做是在外界,她觸碰之地,怕是萬里草木都會枯死。

    將青臉色大變,迎了上去,問道:“禪女殿下,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聲音嘶啞,化爲一道暗影,衝出天門。

    將青是冥殿僞神,完全效忠絕妙禪女,因此,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衆人被絕妙禪女剛纔的模樣嚇住,又看向地上被她腳印腐蝕了的大地,臉色都變得凝重而驚恐。

    血屠大笑:“這是有大恐怖,連絕妙禪女這樣的大神都遭遇不測,你們還不趕緊逃,難道是覺得自己比絕妙禪女還要強大?”

    閻婷冷了他一眼,道:“你居然還笑得出來,莫非是覺得自己比絕妙禪女強大?”

    “對啊,我爲什麼還能笑得出來?”

    血屠連忙收起笑容,想到絕妙禪女剛纔的恐怖模樣,渾身打了一個冷顫,心中焦躁不安,若不是無疆、曲幽大師、詭四、天鵲神姬把守着天門,恐怕他已經跟着一起逃離出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多半已經死了,絕妙禪女逃得那麼快,必有原因,說不一定是招惹出了什麼禁忌。”

    詭四和天鵲神姬對視一眼,果斷無比,離開了此處。

    無疆、摩訶炎和曲幽大師,亦是轉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無疆,你哪裡走?”

    閻無神大步向前,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轉身,一隻手臂凝聚出來,揮袖向閻無神。頓時,一片精神力風暴,化爲成百上千條龍影,發出陣陣嘯聲,向閻無神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閻無神眼神一凜,立即打出神王符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當滿天龍影湮滅,所有精神力風暴消散的時候,無疆和曲幽大師已是消失在天門中。

    閻無神向前衝了數步,卻又停下,折返而回,來到六位閻羅族神靈的旁邊。他們都中了生死咒,而且傷得極重。

    其中傷得最重的一位,只剩一顆頭顱,因爲有詛咒在身上,無法重新凝聚出身軀。

    目前的局勢,他不得不選擇先救人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雙手舉過頭頂,天地間的本源力量,源源不斷匯聚過來,化爲白色光雨,灑落在六位神靈的身上。

    頓時,六位神靈神軀上的傷口,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包括那位只剩頭顱的神靈,都逐漸長出肉身。只不過,新的肉身十分脆弱,無法與巔峰狀態的神軀相提並論,需要花費大量時間蘊養,才能恢復。

    “傷勢容易恢復,生死咒卻難解。”閻無神暗歎一聲。

    不解生死咒,六位神靈的生死,始終被抓捏在絕妙禪女手中。

    血屠已經成神,不想再在黑暗之淵待下去,道:“只要我們返回黑暗之淵閻氏,讓五清宗出面,還怕絕妙禪女不解生死咒?”

    閻婷附和道:“沒錯!少尊,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,是趁着絕妙禪女遭受重創的空檔時機,趕緊離開黑暗之淵。否則,她一旦恢復過來,必會殺我們滅口,斬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沉默不語,目光望向先前張若塵和絕妙禪女一起離開的方向,道:“你們走,我得留下。張若塵與我們是盟友,他生死未卜,我們豈能棄他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來黑暗之淵,是爲尋找老族長。如今,老族長沒有找到,卻損兵折將,我哪有顏面回去?”

    巫殿的方向,池瑤從山丘下的泥土中爬了出來,與趕去營救的小黑會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閻無神將神王符取出,交給血屠,叮囑道:“閻羅族的修士,就交給你了!”

    血屠倒也不客氣,收下了神王符,道:“見到師兄,一定要告訴他,我血屠其次很想去找他,但有重任在身,實在是分身乏術。”

    “少尊,我願留下,與你一起繼續尋找老族長。”一位閻羅族神靈道。

    別的神靈和無上境大聖,紛紛開口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你們都中了生死咒,留下來,一旦遇到絕妙禪女,反而會是拖累。黑暗之淵比我想象中更加兇險,無上境大聖留下來毫無意義,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。我話盡於此,你們若是認我是少尊,便聽我安排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少尊……保重!”先前開口的那位閻羅族神靈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閻婷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走了過去,道:“少尊……不,堂兄,老族長很有可能,已經不在世間。其實你有沒有想過,你比老族長更重要?或許將來,你可以比老族長更加強大,這對黑暗之淵閻氏纔是最大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閻無神那顆堅定不移的心,微微動搖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,很快又恢復過來,他決然的揮了揮手,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血屠拉着閻婷離開,走出天門後,纔是說道:“閻無神何等人物,那麼多人在,說出來了的話,怎麼可能收回?就算他心中怕得要死,很想跟着我們一起離開,爲了面子,也肯定要繃住。你勸他再多,都不可能勸得回來。”

    шшш☢ тt kΛn☢ ¢ ○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疆沒有離開荒古廢城,站在一具三百多米高的神屍下方。

    神屍的血肉,早已腐爛殆盡,只剩一層厚厚的黑色甲殼,如同一座古堡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閻無神,纔剛剛成神而已,爲何我們之間的差距,會如此之大?我可是已經吸收了父神的部分神魂,而且執掌着黑暗奧義。”無疆的心非常驕傲,此次敗得太慘,心中萬分不甘。

    他回頭看了一眼,透過神屍甲殼的縫隙,看見裡面,絕妙禪女盤膝而坐,身體如枯槁,雙手之間捧着一團佛光。

    雖只是一小團,卻如同無邊佛海。

    佛海中,懸浮着一座門,大量神紋在門中交織。

    她將佛海中的一縷縷精純的佛氣抽離出來,吸收進體內,對抗那股強大的枯死力量。

    在絕妙禪女的身旁,放有一根鏽跡斑斑的鐵條。無疆看到這根鐵條,眼中浮現出羨慕而貪婪的神色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件神器!

    若是他執掌着這件神器,豈會敗給閻無神?

    曲幽大師的影子飄了過來,以精神力傳音,道:“絕妙禪女手中的那團佛光,是雲青古佛的殘破神海,神海中有三生門。若你能夠將此煉化,可以節約數十萬年修行,萬年之內,就有希望,踏入大神境界。”

    無疆眼神變得陰沉了幾分,傳音道:“可惜,絕妙禪女不可能將殘破神海和三生門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修行者,若逢機緣,必須要爭。”

    曲幽大師又道:“我且問你,絕妙禪女與你是關係?”

    “沒有任何關係。”無疆道:“當然,就算她是我的至親,若是與萬年達至大神境的機緣比起來,也是微不足道。至親亦可殺!”

    曲幽大師點了點頭,道:“如果我沒有猜錯,絕妙禪女應該是傳說中的枯死絕發作了!”

    “枯死絕?”無疆道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道:“此事,你不必多問。只需知曉,她現在渾身動彈不得,如枯死之朽木。這對我們而言,是千載難逢的大機緣!我修精神力,你修武道,我們各取所需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