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將青是冥殿的中三等僞神,守護在絕妙禪女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他雖不是真神,可是煉化的神源,屬於昔日冥殿的一位頂尖大神,因此一身神力渾厚而又精純,遠勝普通下位真神。

    無疆和曲幽大師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將青警惕的看了他們一眼,隨即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在黑暗之淵,什麼人都信不得,又特別是現在禪女殿下身受重傷的情況下,更是得加倍小心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留在原地,無疆則是向將青走過去,關切的問了一句:“怎麼樣?與禪女殿下溝通過了沒有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禪女殿下還沒有醒來。”

    將青又道:“不過,禪女殿下修爲高深,就算是身中巫術或者詛咒,應該也能煉化。”

    無疆點了點頭,道:“我這裡得到了一件寶物,看不明白是什麼,將青兄數萬年修行,見多識廣,幫我鑑別一下?”

    “有曲幽大師在,何須我來鑑別?”

    將青剛剛說出這麼一句,已見無疆將一件物事取出來,遞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將青先是詫異,隨後猛然大驚。

    無疆拿出的,正是暗域天羅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無疆手臂發力,暗域天羅打在將青胸口。這個不規則的黑色盒子,猶如化爲金屬怪獸,長出密密麻麻的黑刺,穿透將青的神軀。

    暗域天羅籠罩的範圍越來越大,把將青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“無疆,你……”

    將青的怒吼聲,被暗域天羅散發出來的黑暗力量吞噬。

    無疆不斷釋放神氣打入暗域天羅,眼神狠辣,臉上浮現出殘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無疆發難之時,曲幽大師果斷出手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一柄血符小劍,和一枚神符,同時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符小劍是以神尊的神血爲墨,將高深的符道銘紋勾畫在劍體上,煉製而成,相當於是一件符兵。

    戰兵的力量,和符籙的力量,結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血符小劍擊在絕妙禪女胸口,劍體輕鬆刺入進去。劍體上,一道道血色符紋,隨之如同蛛網一般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血色符紋不僅在破壞神軀,更是如同萬千鎖鏈,禁錮絕妙禪女體內的神力。

    大神的神軀,防禦力非常強大。血符小劍能夠輕鬆刺入絕妙禪女體內,顯然是因爲枯死絕,讓她的神軀,變得如同朽木一般脆弱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本是對大神心存敬畏的無疆,徹底放心下來。

    大神又如何?

    今日當斬之。

    神符力量爆發出來,符紋何止萬億,化爲一座類似神境世界的詭異符界。符界中,顯化出重重山嶽,大江長河,日月星辰……呈現世間萬象。

    此符,名叫萬象無生符。

    先顯化萬象,以萬象鎮壓強敵,又以萬象將其焚煉。

    在曲幽大師的催動下,萬象無生符顯化出的符界燃燒起來,山嶽在燃燒,江河在燃燒,日月星辰皆在燃燒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十分清楚,中了枯死絕的修士,最怕的就是火焰。

    因此故意以火焰,煉殺絕妙禪女。

    正在鎮壓將青的無疆,生怕發生變故,想盡快殺死絕妙禪女。於是,將身上一連五件君王聖器打了出去,化爲五道耀眼光團,飛入進符界。

    本是盤膝而坐,一動不動的絕妙禪女,豁然睜開雙目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曲幽大師全力以赴,控制刺入絕妙禪女胸口的血符小劍。

    但,壓不住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手臂擡起,玉蔥般的手指,捏成無畏印。頓時,飛向她的五件君王聖器,發出一道道爆響,如五顆星辰湮滅,碎鐵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便是萬象無生符凝成的符界,都被這道手印,震得山河破碎,日月星辰墜落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的實態身軀凝聚出來,黑色長髮如水草一般長達數十米。她一手持防禦類的符籙,一手持魂牌,欲要攻擊絕妙禪女的神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絕妙禪女破開符界飛了出來,頃刻間,到達曲幽大師面前,一指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連三聲爆響!

    防禦類的符籙爆碎。

    魂牌爆裂。

    曲幽大師的身軀,被打得化爲一團氣,發出尖銳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在大神面前,她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無疆大驚失色,哪裡想到絕妙禪女居然還有反擊的力量?像絕妙禪女這樣的大神,別說是完全恢復過來,哪怕只是恢復了一成戰力,對他而言也是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無疆收回暗域天羅,正欲立即遁走。

    卻見,落到地上的絕妙禪女,嘴裡發出一道悶聲,雙腿無法支撐,倒在了地上。她胸口的血符小劍不停閃爍,如同朽木一般的身體,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很快,她先前擡起來的那隻手臂,已是燃燒殆盡,化爲一撮黑塵。

    未知的灰黑色火焰,向她身體燃燒而去。

    無疆驚魂稍定,笑道:“枯死絕竟如此厲害,我勸禪女殿下還是別再強撐,繼續出手,只會死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枯死絕,以我們的修爲,就算她站在那裡不動,我們也殺不死她。”

    一縷縷氣霧流動過來,重新凝聚出曲幽大師的影子。

    精神力神靈強大而又詭異,就算肉身被煉化成灰燼,也不會死。以絕妙禪女現在的狀態,剛纔那一擊,或許可以殺死無疆,但,殺不死曲幽大師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聲音乾涸,艱難的站起身,身體依舊在燃燒,道:“你都把我想說的話了,我還能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別與她廢話,出手!”

    曲幽大神剛剛說出這一句,發現大量血氣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那些血氣和殘屍碎塊,凝聚成將青的模樣,將她的身影籠罩。

    “禪女殿下,快走!”

    將青如此大吼一聲,隨即引動神源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將早就準備在手中一枚金豆捏碎,頓時一片金光,將她身體包裹,化爲一道急速流光飛出神屍,遠遁而去。

    絕妙禪女知曉枯死絕隨時可能發作,怎麼可能沒有給自己準備保命的手段?

    曲幽大師剛被絕妙禪女一擊毀滅大量精神力念頭,又被傷到神魂,無法壓制將青自爆神源,又被將青臨死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,困死在血氣中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神源爆碎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明明聲音奇大無比,卻天地失聲。

    只見,昏暗的荒古廢城中,浮現出一團明亮至極的光華,不斷向四方蔓延出去,將一具具神屍都摧毀,或者是掀飛。

    光芒之灼熱,能量之恐怖,遠勝恆星寂滅。

    在外界,足以影響一片廣闊的星域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無聲才變成震耳欲聾的轟鳴聲。

    城中的神土大地被撕裂,大半個城池,防禦數百萬裡都被神源爆碎形成的強光照亮,如同白晝。甚至,天地規則都變得紊亂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過去,一枚黑色金屬盒子,從破碎的城區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黑色金屬盒子打開,無疆從裡面飛出,落到地上,便是渾身一軟跪了下去,嘴裡吐出一口神血。他回頭看去,眼前荒蕪而死寂,再也感應不到曲幽大師的任何一道精神力念頭和神魂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神源自爆形成的力量嗎?比大神一擊都恐怖……呃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無疆再次吐出鮮血,連忙將一枚帝品療傷聖丹,吞服進腹中。

    這是唯一一枚,也是他用來保命的底牌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暗域天羅這件至寶,今天他怕是難逃一死,神源自爆的毀滅力,在無疆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再也不敢輕視任何神靈。

    傷勢壓制下去後,荒古廢城也漸漸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無疆使用神魂感應,片刻後,露出喜色,探手向虛空一抓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根鏽跡斑斑的鐵條,從百里外的泥土中飛出,落入他的手中。正是那柄,絕妙禪女來不及帶走,被封印了器靈的神劍。

    得此神劍,無疆心中所有驚懼和憂慮盡數消失,忍不住仰天長笑:“得到神劍,正是代表我有大氣運加身,是天命所歸。這個時代,終究屬於我!”

    本是去偵查的摩訶炎,化爲一道火光,從天而降,落到不遠處。

    他問道:“怎麼回事?將青爲何自爆神源?”

    摩訶炎在空氣中,感應到了將青的神源氣息。

    無疆立即擦去嘴角血痕,將自己受了重傷的事實掩蓋,這才轉過身。

    摩訶炎看見無疆手中的黃褐色鐵條,再看他那凌厲的眼神,哪裡還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心中忐忑無比,怕被滅口。

    摩訶炎小心翼翼的稟告道:“我已經探查到閻羅族的修士,他們準備撤離荒古廢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會他們。”

    無疆道:“你離開這段時間,發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。絕妙禪女欲要擒拿曲幽大師、本神、將青,將我們吞噬,療養身上傷勢。曲幽大師很不幸,第一個被她煉化,神形俱滅。幸好,將青自爆神源,重創了她,本神才得脫身逃走。”

    無疆的戰力,本就在摩訶炎之上,現在又得到了神器。

    摩訶炎哪裡敢質疑他,只能他說什麼便信什麼,怒氣騰騰的道:“我們是盟友,沒想到絕妙禪女卻如此心狠手辣,此仇不共戴天。曲幽大師不能白死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個意思。”

    無疆繼續道:“你能嗅到她的氣味,將她追蹤到嗎?”

    摩訶炎心中大驚,沒想到無疆如此喪心病狂,忌憚的道:“她可是大神。”

    “大神又如何?殺我黑暗神殿的神靈,必須得死。”

    無疆可是知曉絕妙禪女傷得有多麼重,在黑暗之淵不除掉她,等她逃了出去,他無疆今後豈不是隻能一輩子躲在黑暗神殿惶惶度日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