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尊墓高聳巍峨到了極點,不像是一座山,像是一座高原,尋常修士無法窺它全貌。

    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在天尊墓上形成的山川中流動,如瀑布,如江河,如綵帶。二十七重天宇宛若實態化的仙宮神樓,金柱雕龍,赤瓦炫彩,飛檐如沖天玉劍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大尊的身影盤坐其上,時散時聚,氣勢磅礴。

    蒼絕虔誠的跪伏在天尊墓下方,一遍又一遍的叩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位無量境的張家先祖重新葬進墓中,繼而回來,看着那尊手持青銅開山斧的石人,細細探查,發現它並非石族,體內也沒有生命波動,實在是詭異。

    難道是因爲常年受天尊墓中的混沌神光孕育,誕生出了意識和力量。

    但,就算不動明王大尊再強大,也不可能只憑一股氣,就能孕育出十二尊如此強大的石人。

    池瑤目望遠處的蒼絕,傳音道:“不可信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嘴角微微上翹,笑道:“他的修爲很高,隱藏了內心,但我擁有真理之心和無極神道,豈會看不出他滿嘴謊話?”

    池瑤道:“既然如此,你爲何還救他?”

    “他的真實目的,很可能是想奪取天尊墓中大尊留下的寶物,甚至可能覬覦天尊神屍。但,見識了十二石人的厲害,他應該打消了心中的念頭纔對。有些東西,是他無法染指的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我曾聽說,多年之前,有一隻鬼類詭獸逃出了黑暗之淵,當時還未踏入無量境的五清宗親自出手,都未能將其留下。我想,應該就是蒼絕了!”

    “之前,有老頭子守在王山,他根本進不來。無量北征後,纔會如此迫不及待。”

    池瑤道:“他如果早就離開黑暗之淵,那麼對宇宙中發生的事,必然瞭如指掌。在無法奪取天尊墓中的寶物的情況下,肯定會將目標,鎖定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!所以,他才急中生智,主動放低身段,不惜跪地磕頭。這即是爲了保命,也是想獲得我的信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若是那位所謂的“主人”真的想張若塵去大冥山,當初蒼芒就已經將他接去了,怎麼可能等到現在?

    蒼絕雖有急智,但,卻小瞧了張若塵和池瑤這兩個修煉不足萬年的小輩。

    年齡小,既是弱點,卻也是優勢,足以讓許多老輩人物不自覺的生出輕視之心。

    看着池瑤疑惑的眼神,張若塵道:“就算蒼絕心懷不軌,但,在祖地中,卻絕對不敢動手。而當我再次走出祖地之時,修爲必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,到時候,若連他都還沒有收服,何以睥睨天下羣雄?”

    “走,進天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天,腳踩流動在山間的混沌神光,向天尊墓上方的第一重天宇飛去。

    二十七重天宇顯化出來,遲遲不散,反而有越凝越實的跡象。這不正是大尊的精神意志,在邀請張若塵和池瑤進入?

    下方的蒼絕嚇了一跳,看向十二石人,高呼:“少君!”

    “無需驚慌,我的太極陰陽圖可以覆蓋整個崑崙界,只要我想庇護你,守墓石人就不會攻擊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從第一重天宇傳了下來。

    蒼絕雙眼深深一凝,很想跟在池瑤後方,飛上天宇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根本沒有要帶他一起去的意思,顯然沒有全信他的話,對他依舊有防範。若是直接跟上去,肯定適得其反,後果不可預料。

    算了,這天尊墓太詭異了!

    就連守墓的十二石人,都有如此戰力,誰知道二十七重天宇中,會不會有更可怕的危險?

    一聲慘呼,從上空傳來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從第一重天宇上墜落下來,砸得地面塵土飛揚。

    先前,葬金白虎能夠進入祖地,是因爲它與張若塵、池瑤都有一些微妙的聯繫,所以張家先祖的聖威和神威沒有阻擋它。

    但二十七重天宇卻將它打了回來。

    蒼絕暗暗慶幸,幸好沒有跟上去,心中暗笑,自己如此聽從吩咐,應該已經讓張若塵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來到第一重天宇外,張若塵運轉神勁,向下踩了踩。

    地面即像是實態,又像是雲霧。

    池瑤頭上天宇一重重,皆是規則神紋凝聚出來,道:“修煉《明王經》,每修一重天宇就是在構建一座更加完美的神境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以大尊的無上修爲,二十七重天宇凝成的二十七座神境世界,必然每一座都如真實大世界一般,蘊含五行乾坤和陰陽生死,可以衍化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推開這扇門,迎接我們的,很可能是一座宏大的神聖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未必!將本源奧義給我,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,我都將在祖地中悟道。”

    本源奧義本就是張若塵的,池瑤早就有歸還之意。

    更何況,池瑤知曉,張若塵要以本源之道和拳道凝練少陰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掌按在張若塵背心,本源神光將他們二人淹沒,以祖地爲中心,整個東域大地的本源規則都沸騰起來,蔓延向崑崙界各地。

    獲得十分之一的本源奧義後,張若塵化身本源主神,無時無刻不在將本源規則吸收進體內,參悟本源之秘。

    雖說,修煉無極神道,可以不用奧義,就能調動天地本源規則。

    但以張若塵現在的無極神道造詣,還是借用本源主神的身份,修煉本源之道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推開第一重天宇的神門,沒有出現池瑤預測中神境世界,而是一座九光十色的混沌空間,裡面充斥着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混亂而又氤氳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池瑤感到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裡本來就不是真正的二十七重天宇,是天尊墓中逸散出來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衍化而成。”

    池瑤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來這裡的意義是什麼呢?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們更應該思考,大尊遺留的精神和殘魂,凝聚出二十七重虛幻的天宇,引我們進入這裡的意義是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思,但想不出所以然,於是,邁步走進神門,站在了混沌神光中。

    就是這一瞬間,張若塵看到一道身影,在混沌中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這道身影出現得極快,手腳不斷變化形態,一拳不到二拳跟,三拳四拳齊跟進。

    他在演練拳法,閃電般一連出了四拳。

    但,又像只出了一拳!

    太快了,快到神靈的眼睛都難以捕捉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已經消失,但張若塵卻像是明悟了什麼。腦海中,那道身影剛纔演練的四拳,不斷回放。

    身隨意動,張若塵雙手捏拳,體內神氣流動,演練了起來。

    拳勁剛猛,像能打穿混沌,破滅宇宙。

    池瑤走進神門,看着突然間開始練拳的張若塵,眉毛微皺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驀地,混沌神光中,浮現出一篇經文。

    文字在池瑤眼簾中跳動,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文字消失得快,但池瑤卻已經牢牢記住,面露喜色,立即盤膝坐下細思參悟。

    沒過去多久,突然,整個第一重天宇中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瘋狂向張若塵涌去,匯聚到腹下玄胎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瞬間修煉了數百年,修爲猛增一大截。

    花費半個時辰,張若塵將這股涌入體內的力量消化,身上閃爍的混沌神光內斂,氣勢和神威徒然大增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四方,繼而躬身叩拜,道:“多謝大尊遺澤!”

    第一重天宇中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剛纔被張若塵吸收走了大半,變得稀薄。此刻剩下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向池瑤眉心涌去。

    繼而,她頭頂的一座座天宇,變得越發凝實。

    池瑤睜開雙眸,眼神越來越清澈,也如張若塵一般,深深向虛空一拜。

    “你剛纔看見了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一篇《明王經》的修煉心得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充滿感嘆之色,道:“這二十七重天宇,既是大尊的遺澤,也是我們內心慾望的顯化。我求的是不動明王拳,出現在我眼前的,就是這種天尊拳法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求的是《明王經》的修行法,顯化在你眼前的,就是它。”

    池瑤被張若塵的這一猜測驚住,道:“你說,大尊會不會在多年之前,便推算到今日我們會來這裡?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自己在時間長河中的遭遇,道:“未必沒有這個可能性!走吧,去第二重天宇,我現在才學到了不動明王拳的第一層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悟透了一篇較爲基礎的心得而已。”

    池瑤想到了什麼,道:“你有沒有發現,我們的修爲都明顯提升了一大截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突然輕咦一聲,道:“不用走了,我們已經到了第二重天宇中。”

    比第一重天宇更厚重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從四面八方涌來,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天尊墓下方,蒼絕面露驚色,道:“第一重天宇消失不見了,這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正在研究金猊神獸,對它脖子上的鏤空金球很感興趣,聽到這話,立即向上方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第一重天宇逐漸淡化,變得透明,最後完全消失不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