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年後。

    天尊墓上方的二十七重天宇,只剩十九重。

    墓下,距離金猊神獸不遠的地方,時空混沌蓮紮根地底,釋放強橫的時間和空間波動,形成一座蓮花形狀的獨立空間。

    在這座混沌浩闊的空間中,三十二個張若塵同時顯現,個個身上都散發璀璨的混沌神光,像三十二輪烈日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三十二合一,張若塵一拳擊出。

    拳勁如瀚海水浪,聲如洪濤擊石。

    時而猛烈,時而陰柔,剛柔並濟,鋪天蓋地的向蒼絕涌去。

    蒼絕一身修爲何等高深,但,見到張若塵這力量連綿不絕的一拳,心中不禁大凜,精神立即進入高度集中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十萬陰雀。”

    蒼絕體內詭煞神氣涌出,凝成密密麻麻的黑色朱雀,與排山倒海而來的拳勁衝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兩股力量,僵持了一刻鐘。

    蒼絕被拳勁衝飛出去一千多裡,天空中的陰雀,全部湮滅。他心中震驚難以平復,從未見過修煉速度如此可怕的修士。

    這等天資,稱得上“年輕諸天”了吧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應該是年輕始祖!

    蒼絕迅速收斂情緒,身形一動,挪移到張若塵身前,躬身笑道:“恭喜少君修爲大進,就連老僕都快不是你的對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次神級至尊聖器拳套,這拳套,是從屍神殿太虛境大神胥燎手中奪來。

    剛纔打出的那一拳,借次神級至尊聖器之威,幾乎耗盡了體內神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然對自己的力量,不太滿意,道:“少說恭維之言,與你比,我還差得遠。”

    蒼絕能被動抵擋住張若塵全力以赴的一拳,一點傷勢都沒有,兩人的差距,可想而知是多麼巨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的太虛境大神不少,其中不乏《大神論》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能登上《大神論》的強者,幾乎全部都是太虛境巔峰的修爲,任何一個都是當今宇宙呼風喚雨的存在。

    以蒼絕的戰力,絕對能登上《大神論》,而且排名不會低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時間,張若塵將不動明王拳修煉到了第八層,吸收了大量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修爲的確進步巨大。

    堪比太白境初期和太白境中期的進步。

    但,要和太虛巔峰的強者交鋒,卻還差得太遠。這點自知之明,張若塵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蒼絕卻被張若塵的修煉速度嚇住,不敢放任他繼續修煉下去,道:“少君,我們什麼時候啓程前往大冥山?”

    “不急,這才修煉了一年,至少等我將修爲提升到太虛境,再出發也不遲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蒼絕道:“主人那邊怕不好交代,不如老僕先回去稟告一聲,再來接少君?”

    待在祖地中,被十二石人壓制,始終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但,只要離開了祖地,蒼絕自然有許多辦法可以逼張若塵離開崑崙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蒼絕,你的修爲,現在是太虛三停第二停魂停的境界吧?”

    蒼絕微微一怔,繼而道:“少君眼力超凡,如無量神王,任何事都能一眼洞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未破魂停,便好好待在祖地中修煉。你不會想違逆我的命令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敢。”

    蒼絕連忙躬身,再次擡頭看去,發現張若塵已向祖地邊緣地帶行去。

    一雙漆黑的鬼目中,浮現出陰狠之色。

    到了這個地步,蒼絕哪裡看不出,張若塵對他的防範是絲毫沒有減少,反而有意將他困在祖地中。

    若真的等到張若塵踏入太虛境,到時候,動起手來,誰勝誰負就難說了!

    “別看了,你出不去的,張若塵早就懷疑你了!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像是一隻大貓,悄無聲息的,走到蒼絕身後。

    蒼絕收斂眼中的厲芒,笑道:“老僕盡忠職守,少君懷疑我幹什麼?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翻了翻眼皮,道:“你若想逃,張若塵肯定會收起太極陰陽圖,引十二石人斬你。兩尊石人,就能壓制你,十二尊一起出手,反正我是想不到你有什麼活命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你可以嘗試偷襲,若能在短時間內,將張若塵鎮壓,就能化被動爲主動。不過……你這麼做,等於撕破了臉,一旦失敗,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,在三途河流域,地獄界十多位太虛境大神出手,都沒能鎮壓張若塵。你想在短時間內鎮壓他,這概率,不能說沒有。只能說……算了,你好自爲之吧!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甩着尾巴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蒼絕看着葬金白虎的屁股,眼神困惑,有些猜不透這老虎爲何突然跑過來跟自己說這麼一番話。

    是在向他示好?

    是在敲打他?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這老虎的話,並非全無道理。

    真要對張若塵動手,必須慎之又慎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祖地的邊緣,看見池瑤託着劍閣,跨越九彩神光的光幕,走入進來。

    池瑤向遠處的天尊墓看了一眼,道:“那老鬼居然沒有趁我離開的時候動手?”

    “大尊的威勢,將諸天級強者都能驚退,何況是他?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輕敵,得時刻提防才行。”

    池瑤又道:“僅一年過去,外面又發生了許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笑容,眼中浮現出憂色。

    池瑤知曉他在擔心什麼,道:“星桓天還好,有千星桓天陣守護,又有漁謠這個陣法神師坐鎮,地獄界大軍發動了數次攻擊,都無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“百族王城的情況卻很不妙,一年內,就有四個小族反叛。雖然玉靈神魄力十足,在極短的時間內,就將四族屠殺得乾乾淨淨,但百族王城依舊損失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更關鍵的是,如此血腥的鎮壓,引起了不小的反彈。玉靈神雖然破境到了太虛境巔峰,但依舊不夠強,憑她一己之力,恐怕扛不住百族王城的大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百族王城不能有失,否則我們將失去進出劍界的門戶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張若塵以手指爲筆,寫出兩封信,遞給池瑤。

    池瑤看了一眼信封。

    一封是給軒轅漣,一封是給玉靈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想借天庭的力量,暗中守護百族王城,至少得保證百族王城不被攻破,不徹底落入地獄界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池瑤衣袖一揮,兩封信化爲兩道神光,往中央皇城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事!”

    池瑤神情明顯變得沉重了許多,道:“以前量組織一直隱藏在水下,很少露出痕跡,讓不少諸天級的強者都懷疑他們是否真的存在。但最近一年,量組織成員卻頻頻出現,鬧出了許多風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頻頻出現?”

    “沒錯!比如,九大家族之一慕容家的慕容橫空,爛臣海之主石斧君,都因某些原因,變成了量組織成員,遭到各方討伐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家族雖然勢力龐大,但也架不住衆神之怒,慕容橫空被逼得主動讓諸神探查神魂。自證清白後,他在星空中自爆神源,以自我犧牲,來告訴世人,莫要被量組織利用自相殘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比誰都明白,一旦被冤枉是量組織成員後,真的是百口莫辯。

    慕容橫空比他更慘,因爲慕容家族太龐大了,背後更關乎慕容家族的那位天是不是量皇。所以,他只能讓諸神探查神魂,只能自我犧牲,逃都沒辦法逃。

    沉默了許久,張若塵嘆道:“慕容橫空可惜了!石斧君呢?”

    “石斧君遭到大批石族神靈圍攻,神軀被打得四分五裂,一連斬殺了石族三尊神靈,最終,逃走了!目前而言,尚不知他到底是不是量組織成員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平靜而無奈的道:“肯定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池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石斧君的修爲,真要是量組織成員,在被圍攻的情況下,怎麼可能才殺三尊神靈?”

    池瑤輕輕點頭,道:“你說得對,圍攻石斧君的那些石族神靈,有很多修爲不算高深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神靈,不過是貪婪之輩,覬覦爛臣海的地盤和石斧君的資源財富。正是如此,纔會被量組織利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絕妙禪女呢?學之古神呢?猊宣北師呢?這些地獄界的頂尖高手,爲何沒有站出來穩定局勢,任由量組織牽着鼻子走?”

    池瑤道:“終究還是因爲地獄界十大族、命運神殿、黑暗神殿,實力都太強大,誰都奈何不了誰,誰也不服誰,誰都無法一呼百應!”

    “當今局勢,反倒是軒轅漣坐鎮的天庭,優勢大過了地獄界。不過,軒轅漣的日子也不好過,因爲玄一和五大神僧兩敗俱傷的事不斷髮酵,懷疑他是量組織成員的聲音,是越來越多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軒轅漣的能力和手段都很強,不會步慕容橫空的後塵。現在的一切,未必不是他在佈局,只有讓量組織越瘋狂,暴露出來的破綻才越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欲要凝練出少陰的心情,更加迫切。

    “走,去第九重天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攜手池瑤,如一對神仙眷侶,飛向天尊墓上方的天宇神宮中。

    大尊留下的遺澤,將是他們修爲突飛猛進的逆天機緣。池瑤此次出去,既是爲了收集信息,也是爲了帶來劍閣。

    只有憑藉劍閣內部的時間流速,他們才能進步得更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