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宇中,既有不動明王拳的修煉法,和《明王經》的心得體悟,而構建天宇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,則如同大尊的傳承一般,每吸收一層,都能讓張若塵和池瑤的修爲大增。

    如此機緣,唯有天尊可以留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了一個規律,每進入一層天宇,必須將不動明王拳和《明王經》心得參悟透徹,才能吸收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。

    而且,他和池瑤,誰先參悟成功,就能吸收那一層絕大多數的混沌神光和混沌規則。

    後成功者,只能吸收不到三分之一的量。

    就修煉難度而言,做爲天尊神通的不動明王拳顯然更難。因爲,正常情況下,只有諸天級的存在,纔會將所有精力放在參悟天尊神通上,以提升自己的戰力。

    就像參悟劍二十四的虛天一般!

    參悟《明王經》卻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,可以由淺到深。

    不過,同時擁有真理之心、無極神道,和十分一本源奧義的張若塵,在修煉速度上,並未落後池瑤。反而領先的時候居多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拳的修煉,越往後越難,花費的時間越多,無法再像最開始那樣一年破八境。

    修煉不動明王拳第十六層拳意,張若塵在劍閣第十七層,整整參悟了千年才成功。

    第十七層拳意,更是修煉了三千年。

    在劍閣第十七層修煉的這大概六千年時間,張若塵身上逸散出去的神氣和生命之氣,讓原本荒蕪的大地上,出現一座座綠洲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綠洲也就分佈在方圓十萬裡的疆域中,與第十七層塔上億裡的疆土相比,不過是彈丸之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膝而坐,陰陽太極圖覆蓋十萬裡,但最爲凝聚的區域只有方圓十八丈。

    十八丈內,黑白分明,空間穩固,規則密集。

    六十八道人形虛影,站在他身體四周,每一個都像獨立的存在,在演練拳法,無數拳道規則圍繞人影流動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拳和《無字劍譜》不一樣。

    《無字劍譜》的每一劍,都有不同的劍意,且越來越強大,注重對天地的感悟,體會宇宙的無窮變化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拳的第一層,只有四種拳意。

    第二層,在第一層的基礎上,增加四種,達到八種。

    第三層,又增加四種,達到十二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似每一層只增加了四種,但,要將這四種拳意,融合在原來的拳意中,達到質和量的脫變,卻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劍祖創《無字劍譜》,是感天地之無窮,所以劍道變化無窮,威力無窮。

    是從天地宇宙,一步步悟出更強的劍道。

    是劍道的創始者!

    加之,劍祖傳道之心遠勝一切,所以將高深的劍譜,整理成了由簡至繁、由易至難的一種種劍意,劍道者更容易入門。

    而不動明王拳走的是另一條路,追求的是人力無窮,憑強大的肉身,對抗天地。

    拳頭,就是最強的神器。

    所以修煉每一層拳法之前,得先修煉肉身。只有肉身足夠強大了,才能承載更高深的拳法,從而打破天地的束縛。

    天地是水,人是水中的魚兒。

    拳法是魚鰭和魚尾,既可以讓魚兒破水疾行,也能讓魚兒擁有翻江倒海之力。

    但,大尊顯然沒有劍祖那樣強烈的傳道之心,只是將不動明王拳簡單拆分,變得易於修煉。

    可是修煉難度依舊很大。

    尋常神靈,都未必能領悟第一層的四種拳意。沒有神軀,更是根本承受不住第一層四種拳意的爆發力。

    門檻太高!

    《無字劍譜》和不動明王拳,乃是劍祖和不動明王大尊修爲造詣轉化爲攻擊力的集大成體現,創法理念截然不同。相同的是,他們都還在天地之中,未能超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修煉的無極神道,則有超脫出去的機會。

    或許將來,他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集各家之長,成就屬於自己的無上大道,達到前無古人的高度。

    但現在,他尚且只能站在山下,窺望劍祖和不動明王大尊這兩座神山的巍峨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地鼎飛了出來,懸浮到與少陽相對的位置。

    剎那間,天地中的本源規則如潮水一般,向地鼎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,本源規則和拳道規則扭纏在一起,衝向地鼎。陰屬性的神氣,在地鼎所在的位置急速匯合,凝成一座浩瀚神海。

    這片神海,就像宇宙中的無定神海一般,無限廣闊,神秘而悠遠,卻又被太極陰陽圖壓制在方寸之間,與神山形態的少陽相對。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緩緩運轉,少陽少陰,一山一水,如宇宙中的兩極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坐在天地中心,執掌陰陽平衡,整個人充滿道蘊。雙目睜開,雙瞳中出現兩片星海,星海不斷膨脹,又不斷湮滅。

    站起身,張若塵來到劍閣第十五層。

    這些年,池瑤已是修成劍十五!

    她懸浮而立,雙眉緊閉,玉足踩在一片混沌神氣海洋中,一根根長髮流動九彩光華,頭頂凝聚出了十四重天宇。

    如神聖天女一般,極致美麗,高貴無瑕。

    十四重天宇像真實存在的宮闕,內部有十四座廣闊天地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現身,池瑤便睜開雙目,將所有天宇收斂入體內,飄然落到地上,紗如蝶翼,身不染塵埃。

    “凝成少陰了?”她紅脣晶瑩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含笑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,道:“修煉時間太短,拳道始終差了一些。目前,只能以地鼎爲本源根基,凝出一個假的少陰。雖是假的,但陰陽二氣終於平衡。”

    池瑤道:“需要將不動明王拳修煉到第十八層才行?”

    “要煉成第十八層,沒有萬年時間,絕無可能。”張若塵話鋒一轉,道:“不過,我現在可以用地鼎,隨心所欲凝成假的少陰,說明距離凝聚出真的少陰,已經不遠。說不定,奪取到一些拳道奧義,就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就當前混亂而敏感的局勢,哪裡還有時間讓張若塵再修煉萬年,就算借用日晷,也不行。

    軒轅漣已經傳訊三次,讓張若塵趕去第二道星空防線。

    玉靈神傳到崑崙界的求救信息,已有十數次。

    就連白卿兒都以入夢的方式,與張若塵交流過數次,星桓天亦出現了危機。

    他和池瑤在王山閉關修煉的這段時間,外界已是過去八十多年。宇宙中風雲變幻,大事件頻發。

    短短八十多年,如同過去了八個元會,很多修士都隕落了,很多勢力灰飛煙滅,滄海桑田,讓人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無法繼續閉關修煉下去,到了不得不出山的時候!

    池瑤問道:“少量的拳道奧義,對你而言,毫無用處,至少也要是拳道使者才行。當年,軒轅漣擊殺了拳道排名第九的布蘭真君,必然奪取了他的拳道奧義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軒轅漣只是合作的關係,向他索要拳道奧義,肯定要付出數倍的代價,不是一件划算的事。而且,他太精明瞭,必然會以此推測出我無極神殿的一些奧秘,將來是敵是友未可知啊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明白,張若塵是當世第一人傑,軒轅漣是天尊之子,都是心氣高傲之輩,兩人的關係只能是合作,絕不會是開口去求另一人。

    就像張若塵傳訊軒轅漣對付玄一,是以幫他剿滅量組織做條件。

    請軒轅漣救蚩刑天,張若塵也是絲毫都不低聲下氣,甚至用出了威脅的手段。

    男人與男人之間,就是這樣,誰都不會向對方低頭。

    但如果站在軒轅漣位置上的是軒轅青,池瑤敢斷定,張若塵絕不會像現在這般硬氣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那麼,你的計劃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拳道第十,薛常進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早有預料,絲毫都不奇怪,道:“需要我助你嗎?薛常進是酆都規則一等一的強者,不僅是拳道第十,更是神魂第九,絕非易於之輩。”

    神魂第九的分量,比拳道第十的分量大了數倍不止,代表無量境之下第九的神魂強度。

    以池瑤現在的修爲,與葬金白虎聯手,爆發出來的戰力,遠勝尋常太虛巔峰。即便是酆都鬼城,她也敢隨張若塵去闖一闖。

    “把手給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俏麗的臉上,露出一道疑惑之色,但還是緩緩伸出手指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她的手,頓時本源神光在兩手之間爆發出來,炙熱而明亮。

    片刻後,十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回到池瑤體內。

    池瑤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不等她開口,張若塵道:“本源奧義對我而言,用處已經不大了!但,你若成爲本源主神,就能與葬金白虎爆發出更加強大的戰力。酆都鬼城,我是必然要去一趟,但你不能去。你有更重要的事!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神古巢?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等我從酆都規則回來,就要對量組織下手了!軒轅漣佈局八十年,如今已到收網的時候,但我不能將性命完全交到他手中。神古巢是一股龐大的勢力,我希望,他們能夠成爲屬於我的,藏在暗中的底牌力量,關鍵時候能派上用場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