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池瑤輕輕點頭,道:“葬金白虎在神古巢地位超然,請動一批神靈出來助拳,不是難事。對了,有把握收服蒼絕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抓着池瑤細柔的小手,突然道:“上次居然沒有懷上。”

    池瑤臉色微微一沉,一根根纖長的睫毛立了起來,橫眼過去。

    談正事呢,怎麼突然分心到了這事上面?

    你張若塵真被劫尊者洗腦了不成,不僅要努力修煉,還要努力壯大張家?

    五百年前,張若塵將她推到在地,說出的理由,居然是承受了大尊的遺澤,就要爲張家繁榮壯大肩負一份責任。

    池瑤當時只以爲,張若塵是修煉少陰,體內陰陽不平衡,也就順從了他。

    男女之慾,她其實一直很低。

    “也是,神靈懷孕本來就很難,不能寄希望每一次都能成功。”張若塵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無聊!”

    池瑤轉身就走,看出張若塵沒有將蒼絕放在心上,因此,心中再無擔憂,打算立即趕去神古巢。

    五日後,池瑤終於得以離開王山祖地,不得不說張若塵是真的變強了!

    現在,不是她想走,就走得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天尊墓上方的十層天宇中,飛落下來,向池瑤和葬金白虎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,隨即笑了笑。

    池瑤哪知,相比於收服蒼絕,張若塵更想先征服她。

    池瑤的修爲越強,張若塵心中的危機感越強,因爲她太有主見,做事十分果斷,一旦出手,必然不會給敵人生還的機會。

    不將她收拾得服服帖帖,很多張若塵關心的人,都將有危險。

    不過張若塵也清楚,只靠睡服,是不可能拿下池瑤。還得多想辦法才行!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收了回來,逐漸變得冷銳,道:“蒼絕,你應該明白,我從未相信過你。所以,你是打算自己說出真相,還是讓十二石人逼你說出真相?”

    八十多年過去,大家都是聰明人,很多事只差點破而已。

    蒼絕躬身向張若塵一拜,嘆道:“蒼絕服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叫做服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蒼絕道:“少君不愧是大尊和主人的後代,天資之高,修煉速度之快,乃蒼絕平生僅見。智慧之深,洞察之敏銳,讓許多古神都望塵莫及。沒錯,蒼絕的確說了謊!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在意蒼絕的那些奉承之言,道:“現在,你還有說真話的機會。這八十多年,我也一直在等你主動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蒼絕突然擡起頭來,沒有臉,只能看見一雙灰濛濛的眼睛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強大的魂力,從他雙眼中爆發出,凝成一顆骷髏頭,衝入進張若塵的體內,將他包裹,要吞噬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鬼類詭獸是魂體,因此最厲害的就是神魂攻擊。

    與精神力攻擊很像,看似平靜,實則兇險無比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前一片黑暗,只有巨大的骷髏頭懸浮在虛空,散發陰寒氣息,張開嘴巴,將他的神魂魂力不斷吞噬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座隱忍這麼久,等的就是你最強的時刻,等的就是你主動攤牌的時候,因爲,這個時候,你最自信。一旦太過自信,防範就會變弱。”骷髏頭髮出陰沉笑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神魂在不斷流失,冷聲道:“早就看出,像你這樣的強者,在我面前下跪,必然是有所圖謀。但怎麼都想不到,你不在我弱的時候下手,反在我強的時候下手,果然是老謀深算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你可以告訴我,那幅大尊親手畫的靈燕子畫像,爲何會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蒼絕見已經將張若塵半數的神魂吞噬,自認爲勝局已定,放下戒心,狂笑一聲:“哈哈,那幅畫像,乃是本座從大冥山盜出。當時自認爲,有了此畫,就能進入不動明王大尊的墓,獲得始祖機緣,別說什麼魂停,便是破無量也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不動明王大尊留下的手段太強了,神王都不可能闖得進天尊墓。不過,當時恰好遇到了你,本座只好退而求其次。拿下你張若塵,何嘗不是大機緣?”

    “奪舍了你張若塵,便是奪舍了你一身修爲和潛力。從今往後,本座就是張若塵……你……你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做張若塵嗎?成全你!”

    張若塵剩餘的神魂,凝成一道急速飛行的流光,直衝向骷髏頭的嘴巴。

    進入骷髏頭,張若塵的神魂,瞬間綻放出明亮的金色光華,爆發出強橫絕倫的佛威。

    洪亮的誦經聲,在骷髏頭中響起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六祖的金身神影顯現出來,撐碎骷髏頭,如一尊金色神山將黑暗照亮,雄渾而巍峨,聲音如天鍾。

    在蒼絕的慘叫聲中,鬼霧和魂力不斷被佛光淨化。

    “服了,這次真的服了!”

    蒼絕聲音驚恐,連連求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魂,在六祖的金身神影肩上凝聚出來,身周太極陰陽圖運轉,道:“我執掌陰陽,整個宇宙都在我的太極陰陽圖中,你怎麼可能吞噬得了我的神魂?”

    佛光讓蒼絕的神魂燃燒起來,越來越虛弱。

    “少君饒命,老僕願意立誓,終身侍奉在你身邊。”蒼絕很清楚,自己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有用,所以張若塵在知道他有問題的情況下,依舊沒有殺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是立誓,是不夠的。我要你一半的神魂!”

    “若是少君拿走一半神魂,老僕的戰力必定下滑嚴重。”蒼絕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沒有條件可講!”

    “老僕答應了!”

    蒼絕不再控制神魂反抗,任由張若塵收走一半神魂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半神魂,從張若塵體內飛了出去,涌入站在對面的鬼體中。

    蒼絕的鬼體顫抖了一下,眼神恢復神采,繼而單膝跪到地上,道:“主人,剛纔在你體內顯化出來的那道佛魂,是六祖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明鏡臺,託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金光,從張若塵眉心飛出,衝進明鏡臺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蒼絕雙目緊緊盯着明鏡臺,苦笑連連,道:“原來這件佛門神器掌握在主人手中,老僕栽得不冤!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料到,蒼絕不可能輕易臣服,必然會偷襲。

    對鬼類詭獸而言,沒有什麼比神魂攻擊更容易得手。

    所以,從天宇中走出來之前,張若塵就將明鏡臺的器靈,收入進了體內。明鏡臺是六祖八萬三千九百九十顆舍利子凝聚而成,它的器靈,就是六祖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蒼絕的神魂再強,又怎能與六祖的精神意志對抗?

    明鏡臺是一件真正的神器,不是六柄神劍那樣的殘次品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明鏡臺的器靈,不會主動發起攻擊,你的神魂若不闖入我的體內,我反而奈何不了你。怪只怪你太貪心了,居然想奪舍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,以後再也不敢了!”蒼絕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若還敢產生這樣的想法,我自然會感應到。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裡?”蒼絕問道。

    “跟上便是!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蒼絕,向無盡深淵而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張若塵問了蒼絕許多關於大冥山的問題。

    但即便達到蒼絕這樣的修爲,居然對大冥山也知之甚少,從未進入過核心地帶。

    他的確有一位主人,但從未見過那位主人的真身,每一次都只能聽到天地間傳來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聲音,對他而言,如同天旨。

    至於畫卷,乃是他一次偶然的機會,進入了大冥山的一處秘地,從裡面盜出。

    蒼絕透露了不少玄之又玄的東西,比如,龍鳳詭獸的形成之秘,人形詭獸的強大,甚至還說大冥山中居住有長生不死者……,但張若塵只是將信將疑,並未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爲這些都是蒼絕聽來的傳說,連他自己都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大冥山真要那麼強大,早就從黑暗之淵中殺出來,只靠天姥一人,不可能鎮壓得住他們。

    來到無盡深淵,進入那片只有黑暗和虛無的奇異空間,卻根本找不到木靈希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已經離開了!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臉色一變,道:“難道鳳天的新體,已經破殼而出?不對,以鳳天的性格,一旦新體破殼而出,怎麼可能不趁此機會大殺四方?怕是都已經真身降臨天庭。”

    從這裡離開,只有一條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蒼絕,立即沿着老路,來到乾枯河道的盡頭,喚出地鼎,向虛無物質氣泡衝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爲,要闖虛無物質氣泡,尚且需要藉助地鼎。鳳天和靈希能夠離開此地,豈不是說,她們的實力,已在我之上?”張若塵心情複雜,不知該高興,還是該難受。

    他的修爲雖然大幅度提升,但顯然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修士比他強大,遠遠無法做到橫行無忌,獨裁大局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再次出現在三途河流域,徑直向下遊而去。

    沒有去摩犁城找無月。

    對池瑤,張若塵雖然有防範,但防的是她會對羅乷、白卿兒這些女子下狠手。在別的方面,張若塵可以完全信任她,可以不保留任何秘密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看得懂她。

    但對無月,張若塵警惕心始終高懸,因爲完全看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麼,無法辨別她哪一句是真話,哪一句是假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終於回家了,接下來好好碼字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