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渾身規則流動,每一塊皮膚都像是有千萬星辰在閃爍,體內光點密佈,像一座宇宙,包羅萬象,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雖未成神,但,身上的威勢已不弱於真神。

    “絕對肉身道化!”

    小黑驚呼,衝了過去,一拳又一拳打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拳頭落下之處,一道道規則浮現出來,抵擋拳勁,時剛時柔,變化莫測。

    天姥的指尖,凝聚出一道三尺光劍,揮劍斬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池瑤、閻無神、姑射靜皆是大驚。

    小黑閃電般的躲開。

    光劍從張若塵脖頸處下劈下去,但,張若塵的身體,卻先一步裂開,整齊的變成兩截。光劍從中間揮過去後,兩截身體又重新凝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光劍速度變快,將張若塵的身體,斬斷成十多截。

    這十多截殘軀,卻凝聚成十多個張若塵,每一個都是血肉之軀,完完整整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十多個張若塵合而爲一,凝聚一體。

    天姥將光劍收回,點了點,道:“不錯!心體合一,肉身大乘,絕對道化。”

    “心念一動,肉身合一。心念一動,分身無數。”閻無神感嘆一聲,聲音中,充滿了一絲落寞。

    但,這一絲落寞很快一掃而去,他的精氣神再次變得凌厲,眼中充滿無窮鬥志。

    唯有永不服輸,方能心火不滅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你們可以走了,離開黑暗之淵吧,別想着去大冥山,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。若不是正好趕上我甦醒,以你們的修爲,根本不可能來到此地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心中暗暗思考,每一次詭獸暴動的時候,應該就是天姥甦醒的時候,是天姥的氣息,驚得它們不安,所以大規模向黑暗之淵外逃去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詭獸暴動的時候,是進入黑暗之淵最安全的時候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一拜,道:“多謝天姥前輩指點,晚輩必定銘記於心。但,若塵還有一事,想要請教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晚輩去過羅祖雲山界,地姥帶我去了盡天涯。那裡立着一塊石碑,一生困頓於情累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發現自己說出來的話,沒有了聲音,像是變成了啞巴。

    他停止說下去,看向天姥。

    天姥眼神前所未有的迷離,充滿複雜的情感,終於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,而不是一具絕美的神像,一幅沒有靈魂的女神圖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,池瑤、小黑、閻無神、姑射靜的身體迅速矮了下去,接着變小。

    變得只有塵埃大小,如同消失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能夠將一羣神靈,壓得變成塵埃螻蟻,如此手段,當真是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像是隻剩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“一生困頓於情累,斷絕紅塵斷絕心。”

    天姥如此唸了一句,心中似有萬千思緒,道:“你想問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地姥說,前輩與不動明王大尊有過一段緣,既然你們相識,可知曉當年大尊、靈燕子、印雪天他們之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只有與不動明王大尊他們同時代的人物,纔可能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但,那個時代的人物,又有幾個還活着?

    即便還活着的,又有幾個能認識不動明王大尊、靈燕子、印雪天?

    天姥沉思了許久,道:“那一年,我只有十四歲,根本不知在羅祖雲山界遇到的他,會是天地間的至強者。那時,他也沒有一代天尊的氣度,更像是一個遊歷宇宙的白衣劍客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一個人類,闖入了羅祖雲山界,我自然是要殺他。可是,那個時候的我,還沒有殺過人,每一次感覺可以殺死他的時候,總是下不了手。你應該明白的,第一次殺人的時候,其實比被殺者更害怕,想要一劍刺下去,需要很大的勇氣。”

    誰能想到,天姥這樣的存在,年輕時也是如此膽小怯弱?

    但,誰年輕時,不是如此?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想到了當年的池瑤。

    當年她也沒有殺過人,她也只有十多歲,一劍刺出的時候,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意志?

    天姥繼續道:“我追殺了他半個月,從無臨原,追到天盡崖。他問我累不累,當然累,累得連提劍的力氣都快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他問我爲什麼不殺他?我告訴他,我還沒有想好怎麼殺,殺了之後是生吃,還是烤着吃,當然是嚇唬他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姥像是回到了十個元會前的那一天,將所有一切都記得很清楚,如同一個傾訴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默默聽着,心中不禁感慨,果然男人無論多大年紀,修爲多麼高深,內心深處實際上依舊是少年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一顆少年的心,大尊當年爲何可以讓只有十四歲的天姥追殺了半個月之久?很明顯,是在逗她玩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在天盡崖,他教了我三天,更幫我淬鍊了肉身體質。這三天學到的東西,得到得好處,打下的基礎,我受用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後,當我踏入神境之時,才知曉他的身份。我曾去拜見他,也曾以他弟子的身份行走世間……可惜,沒過多久,他便消失不見了!”

    “當時出現了很多傳言,有的說,他壽元已盡,坐化在了崑崙界祖地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說,他去了黑暗之淵的大冥山,一去不復返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說,他渡元會劫難失敗,神形俱滅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人說,他被強敵謀害,死在虛無空間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,他再也沒有出現過,我曾遍走宇宙,卻始終無法找到他的蹤跡。找了好幾個元會,終於,死心了!世間再無明王,所有一切,都像一場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疑惑不解,道:“爲何會有人覺得大尊是被強敵謀害?在那個時代,有人能配稱大尊的強敵?”

    “實際上,這是我最認同的一個猜測。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詫異,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當年爲何去羅祖雲山界?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他在尋找長生不死者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既是震動,而又驚異,道:“長生不死者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天地間無論是各族生靈,還是屍鬼死靈,都有大限。有些種族,或許壽元長一些,但也不會超出太多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人類神靈能夠活十個元會,已是罕見至極,修爲得達到頂尖級別才行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因爲血氣強大,在各族生靈中,壽元和生命力算是最前列,但是,頂尖神境強者的壽元,同境界,不會比人類神靈超出太多。最多,多一個元會。

    長生不死,曾經的確有無數神靈在追求,但卻沒有一人可以真正不死。最終被認爲是虛無縹緲的事,追求者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世間有些東西,是可以活很久,比如植物類生靈。特別是各界的天地靈根,或者是神藥,都可以存世數十個元會,甚至數百個元會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前提是這些植物類的生靈,必須與世無爭,不能修煉。一旦修煉,參與了殺戮,變成兇性植物,往往連神劫都渡不過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一塊石頭,沒有靈智,不會修煉,與世無爭。那麼這塊石頭,可以在世間存在一億年,十億年。”

    “但,石頭一旦變成了石族修士,開始修煉,參與了世間爭鬥和殺戮。它們的壽元,也就不比人類長久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修煉就是一件逆天而行的事,殺戮更是有傷天和,天道自然是要殺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修煉,不逆天而行,就算活了一千個元會,也只是一棵被砍伐的樹。這有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有些明白,梧桐爲何做不了崑崙界的天地靈根,它的殺氣太重了!

    接天神木也有戰力,但,不是它修煉而成,而是大世界賦予它的力量,是世界之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大尊在尋找的長生不死者,應該不是這種植物類的生靈吧?他爲何會覺得,世間有長生不死者存在?”

    天姥搖了搖頭,道:“他當年的修爲,比我現在都勝過無數,必然是察覺到了什麼,所以纔開始追查。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可能,就是因爲大尊追查長生不死者,纔會給自己惹來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他離開羅祖雲山界不久,靈燕子和印雪天都中了枯死絕。以他當年的修爲居然解不了枯死絕,必須借摩尼珠。那麼施展枯死絕的是誰?修爲得高到了什麼地步?”

    “那暗藏的敵人,會不會就是利用枯死絕,故意消耗大尊的修爲。而他的真實目的,是爲何殺死大尊?所以,後來大尊消失不見了,就是被害死了!”

    以天姥的修爲和閱歷,能夠做出這樣的推測,必然不是無的放矢,肯定她也查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難道大尊懷疑,長生不死者藏身在羅祖雲山界?”

    天姥搖了搖頭,道:“大尊懷疑,長生不死者很有可能是歷史上的某位大人物,所以到羅祖雲山界,是想查探魔祖是不是真的已經死透。實際上,他還去過很多地方,在一一排除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知道,想要長生不死,必然是要躲避天道。若是真的存在這麼一個長生不死者,此人必然藏得極深,天道都找不到,大尊想要將他找出來,自然只能使用排除法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