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三途河畔有一座長八千里、寬一萬三千里的大湖,被稱爲“萬骨窟”。

    骨族有十二片骨海,爲十二疆土。每一片骨海的遼闊程度,都超過尋常大世界百倍。

    但,這些骨海每年誕生出的骨族加起來,也不及萬骨窟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這座大湖,成爲骨族重點守護之地。

    骨神殿,便是建在萬骨窟西北的三百萬裡外,爲骨族最高統治殿堂。

    在這片廣袤的黑色大地上,隨處可見行走着的骨族,它們以同類爲食,相互廝殺,直到誕生出完整的靈智。

    䯆皇自從失去神源後,在骨神殿的地位一落千丈,不僅所有領地被神殿中的對頭吞併,便是座下的修士、弟子,也紛紛投到別的大神門下。

    就是這麼現實!

    雖然䯆皇現在依舊擁有上位神的實力,可是卻不得不夾着尾巴苟活。畢竟以前做爲修煉數十萬年的古神,得罪了太多強者,失去力量支撐後,報復也就來了!

    䯆皇不是沒有想過離開骨神殿,但,離開後,只會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在骨神殿,最多隻是被同族對頭欺辱。

    出去後,想要報復他的別族對頭,則是要致他於死地。

    百年過去,那些骨族大神已經沒有興趣繼續羞辱他,不再報復、欺壓、泄恨。

    但,卻將他發配到了萬骨窟,與那些骨族僞神一起,負責教化剛剛誕生出靈智的骨族,引導它們踏上修煉之路。

    “䯆皇,極風大神讓你去一趟他的神殿,有要事相商。”一位骨族僞神,身上蒙着一層灰色人皮,眼神中帶有幾分戲謔笑意。

    雖稱他爲“骨皇”,臉上卻毫無敬意。

    只因這位僞神背後的靠山,乃是極風大神。

    䯆皇當然知曉極風大神讓他前去的目的,心中恨意無窮,屈辱得很想與對方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這位極風大神,只是太乙境的修爲而已,換做以前,䯆皇根本不會將其放在眼裡。但現在,他知曉自己若還擺古神的架子,只會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想玉石俱焚,卻做不到。

    三個時辰後,䯆皇從極風大神的神殿中走出,身上神骨少了三根,耳邊響起兩位僞神神將的低語和笑聲。

    充滿嘲諷的意味!

    䯆皇頓住腳步,雙手骨指捏得爆響。但,終是剋制下來,幻化出一身黑袍,裹住骨軀。

    回到萬骨窟,看向一望無邊的白骨湖泊,這裡只剩䯆皇一人。

    他不再隱藏,黑袍化爲一縷縷氣霧,顯露出殘缺的骨身。

    來到萬骨窟的這些年,他身上的神骨,被極風大神取走了五十七根之多。神骨,對骨族神靈而言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奪神骨,與吸食修爲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咬牙哼了一聲,䯆皇摸出三根骨頭,接到身上。

    這三根骨頭,只是大聖聖骨。

    一道聲音,突然響起:“堂堂骨皇,一代強者,落得如此悽慘的下場,你甘心嗎?”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䯆皇雙瞳中的火焰,變得灼熱明亮,骨頭中,死亡神氣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空間微微震盪,出現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漣漪中走出來,一身貴氣逼人的紫袍,玉簪束髮,風流無限,英姿懾人,那股氣度,便是神靈都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䯆皇看見張若塵,沒有驚慌,也沒有動怒,反而收斂身上的神氣,單膝跪下去,道:“拜見若塵界尊!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感詫異,道:“閣下乃是大神,便是見到神王、神尊都可不必行此大禮,本界尊當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當得起!”

    䯆皇道:“只要界尊將神源還給我,從今往後,䯆便是你最忠誠的神僕!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,䯆皇雙手舉過頭頂,臉貼地面,叩拜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如何信你?”

    “䯆願獻出一半神魂。”䯆皇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麼爽快?看來你這些年受了不少苦啊!”

    “是䯆自作自受,當年若沒有得罪界尊,若能夠聽從界尊的吩咐做事,怎會落得如此悽慘下場?”䯆皇頭伏地上,虔誠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就沒有懷恨在心?”

    “有過!最開始,的確將這一切怪罪到界尊身上,將界尊恨之入骨。但後來明白了,界尊從來沒有對不起䯆,是䯆不知天高地厚,居然敢主動與界尊爲敵。落得今日之下場,都有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䯆皇繼續道:“實不相瞞,這些年,䯆無時無刻不在期待界尊現身,化身爲䯆的救世主,帶䯆脫離苦海。甚至䯆在心中無數次許下承諾,只要界尊現身,重獲神源,哪怕只能活一個時辰,也都願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爲此你隱忍了百年?”

    “必須得忍!䯆相信界尊一定會出現,因爲䯆對界尊是有價值的。”䯆皇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說得沒錯,這個世界上,只有有價值的人,纔有活下去的資格。那你的價值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只要界尊一句話,䯆可以自爆神源,與敵同歸於盡。”䯆皇斬金截鐵的道,語氣很堅定。

    這話在他心中,怕是都說過無數遍了!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䯆皇起身,雙手虛捧。

    頓時,一縷縷魂光,從骷髏頭中涌出,匯聚到手中,恭恭敬敬向張若塵呈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的神魂,絕大多數都在神源中,本界尊要你這點神魂做什麼?拿去吧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枚神源,從張若塵袖中飛出,落入䯆皇手中。

    䯆皇手握神源,激動得顫抖,眼眶中的骨火燃燒得更加旺盛,繼而再次跪在張若塵身前,顫聲道:“主人,這神源中的神魂,你沒有收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雙手,將他攙扶起來,道:“你我本沒有什麼恩怨,當初在百族王城,完全是因爲你先出手對付我,我才奪了你的神源,算是小懲大誡。現在,你既然真心歸順於我,我自然信你!”

    “所謂信人不疑,當然不必收取你一半神魂,這樣纔不會影響你今後的修煉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䯆願爲主人效死命!”䯆皇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你真有此心,今後本界尊必定助你達到太虛境。”

    要收服一尊大神,只靠眼前的利益,是不夠的,得許諾給他未來的天大好處才行。

    䯆皇精神大振,但還是控制自己的情緒,道:“䯆哪敢奢求那麼多!”

    這一切,蒼絕皆看在眼裡,心中對張若塵的評價不禁高了數個層階。

    能殺敵者,可稱戰神,可以威蓋寰宇。

    而能夠接納敵人,並且讓敵人心甘情願臣服,才真正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張若塵真的是因爲信任䯆皇,纔沒有收取一半神魂?

    哪有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這是收服䯆皇的手段!

    同時,也是因爲張若塵知曉,䯆皇對骨神殿的恨意已是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就算將神源還給他,他也不可能再回到骨神殿。

    不回骨神殿,那麼只能歸順張若塵。

    沒花多少時間,䯆皇將神源凝練回體內,修爲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他不再像先前那麼落魄,身上神威懾人,煞氣沖天,如同蓋世魔王出世。

    “既然修爲恢復了,跟我走吧!我得去一趟酆都鬼城,辦一件私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䯆皇躬身一拜,道:“主人,可否等我一個時辰?我也想辦一件私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落在萬骨窟東面的一座神殿,高達萬米,通體由墨青石和數不盡的白骨堆建而成,散發腐臭的氣味。

    極風大神坐在神殿中,骨質的身軀上,其中五十七根骨頭散發出來的神光格外明亮,皆是從䯆皇身上取下。

    在不斷的換骨、煉骨的過程中,極風大神的神軀遠比以前強大,心中暗暗盤算,“等將䯆皇的神骨全部吸收,太乙大神中,還有誰是本座的對手?哏哏!”

    神殿大門,突然被推開。

    極風大神心中惱怒,陰煞之氣凝成一雙神目,在神殿中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看見,䯆皇站在門口,他喝斥道:“本座沒有召見你,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䯆皇將兩位骨族僞神,扔進神殿。

    兩位僞神的身軀,就像石膏做的一般,直接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不少神骨,化爲粉末。

    極風大神的真身顯現出來,兩隻窗戶大小的神目懸浮在頭頂,看了䯆皇半晌,繼而哈哈大笑起來,道:“䯆皇你終於忍不下去了,這是想拼一把?”

    兩位僞神隕落,極風大神心中波瀾不驚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䯆皇走進神殿,神軀如小山一般,黑色神霧在骨縫中流動,道:“本皇是來取回自己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極風大神勸道:“知道你很不甘心,畢竟曾經強大過。但,失去了神源,你肯定渡不過下一次元會劫難。與其被元會劫難劈成灰燼,不如成全本座。這樣,你也等於是繼續活着,未來可以與本座一起,重新衝擊太白境,甚至是你從未達到過的太虛境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真是狂妄自大!”

    䯆皇身上電光流動,剎那間,達至極風大神身前,長拳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極風大神察覺到不對勁,體內規則神紋和神氣瘋狂外涌,展開神境世界防禦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兩隻懸空的神目,被䯆皇這一拳打得爆開,化爲兩片陰氣雲團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