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思,天姥這番話,太過震撼人心,同時解開他心中不少疑惑,需要時間慢慢消化。

    半晌後,他道:“前輩也相信,世間真有長生不死者?”

    天姥擡頭望天,道:“不信!你現在還太年輕,不太懂什麼是生死。等你活得更久一些,就會明白,世間最常見的規律就是生和死,誰都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但,我相信大尊!他既然在追查,必然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顯然。

    不信,是她的理性。

    信,是她的感性。

    突然,變得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只有遠處沙漠中的風聲,依舊在呼嘯。

    本是化爲塵埃的小黑、池瑤、閻無神、姑射靜重新長大,他們一個個眼神都變得十分嚴肅,已是明白,即便踏入神境,世間依舊有他們需要敬畏的力量。

    天姥的強大,宛若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峰,讓他們神往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“前輩對《明王經》瞭解多少?”

    《明王經》就是《九天明帝經》,亦是《三十三重天》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劫尊者一起交流過,劫尊者曾懷疑《明王經》不止只有九重天,功法或許有缺,這可能也是導致張家族人無法成神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但,劫尊者與不動明王大尊所在的時代,相差不知多少萬年,隔了不知多少代,一切都只能憑猜測。

    猜測,絕對大多數都是不準確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與不動明王大尊有交集的前輩高人,而且還算他的半個弟子,張若塵即將渡神劫,哪肯放過這個機會,自然要詢問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想問什麼?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《明王經》真的只有九重天?要構建第十重天宇,破境成神,真的只能憑自己去悟?後面已經沒有路,得自己去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?”

    修煉《明王經》的修士,除了不動明王大尊,再也沒有任何人構建出第十重天宇,全部止步在第九重。

    劫尊者能夠構建出更多的天宇,並不是他修煉出來,是直接繼承了不動明王大尊當年的修爲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很好奇,張家族人無法成神,是不是隻有“斬道咒”的原因?

    功法有缺會不會,也是原因?

    天姥搖頭,道:“對《明王經》我瞭解得很少,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。但,我卻知曉,大尊的修煉,的確有缺,是他一身都無法彌補的遺憾。”

    “缺在什麼地方?”張若塵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大尊一共修煉出二十七重天宇,從而諸天無敵,舉世無雙,此後經過數個元會的努力,都無法再構建出第二十八重天宇,他曾以爲這已經是極限。天高,有盡頭。”

    “但後來,他精神力實現前所未有的大突破後,做推演,發現自己修煉的功法,最高的層次,可以達到三十三重。二十七重,只是他自己的極數。”

    “他曾感嘆,人道至境不可期。”

    “他曾花費很多時間研究,自己爲何只能修煉出二十七重天宇,是否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。最終得出一個結論,根基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根基不足?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以閻無神幾乎舉世無三的神道根基,都對此表示質疑。

    小黑也質疑,道:“不動明王大尊曾驚豔一個時代,必然每個境界都能圓滿,怎麼可能根基不足?如果他都根基不足,我們豈不是沒有根基?”

    “你這麼說,也沒錯。”天姥道。

    不用回答得這麼直接吧?

    小黑有些生氣,卻又不敢生氣,只能生悶氣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構建天宇,如建高樓。萬丈高樓平地起,越基礎,越重要。想要讓高樓高到極致,更是每一步都要完美無瑕,否則,差之毫釐失之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大尊所說的根基不足是什麼意思,但我想,大尊肯定已經參透其中原因,並且找到彌補的辦法。他若能夠活得更久一些,肯定會親自培養一位根基足夠,能夠修煉到三十三重天宇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二十七重天,都已舉世無敵。三十三重天得強到什麼地步?”

    “以張若塵的根基,或有機會將來超越不動明王大尊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“對吧,不說三十三重天,二十八重天就夠了!到時候,本皇天庭地獄橫着走。”小黑笑道。

    天姥道:“這正是他必須去修煉絕對肉身道化的原因!張若塵,你能修煉出一品聖意,應該與須彌有關吧?”

    “我想,須彌對你是有這樣的期待,所以才希望你每個境界都達到極致和圓滿。很有可能,大尊當年已經將彌補之法,告訴了須彌。”

    “你成爲他的傳人,絕非偶然,他把這個時代都交給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浮現出須彌聖僧守護崑崙而死,引他去往太初而屍身消亡……等等畫面,道:“這正是我必須成神的原因,我有太多不能辜負的人。”

    從始至終,池瑤都站在一旁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唯有天姥注意到了她,看了她一眼,卻沒有多說什麼,道:“好了,該告訴你們的,你們都已經知道,該離開了!黑暗之淵,不是久待之地。荒古廢城雖是一片淨土,但,隨着我再次沉睡,這裡也會羣魔亂舞,危險重重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我也要離開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?”

    姑射靜看向七十二魔神石柱。

    她纔剛剛開始參悟,收穫少之又少,沒有上萬年,甚至十萬年,恐怕領悟不了三大魔源的奧妙。

    “這個簡單!”

    天姥擡起手,五指展開,整個空間塌陷和收縮,七十二魔神石柱和整片黑色沙漠,頃刻間,便是收入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小黑用胳膊撞了撞張若塵,眼神似乎在說,“看到沒有,這纔是真正的空間力量,根本不受任何壓制和約束,在任何地方都能隨意施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投過去一道眼神:“修爲天差地別,能比嗎?”

    小黑眼神驚異,彷彿在說:“天吶!難道天姥要將七十二魔神石柱直接送給姑射靜,這可是世間至寶,與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相比也不遜色。”

    天姥一掌按在姑射靜凝白的額頭上,將七十二魔神石柱和整片黑色沙漠,打入了她的體內。

    強勁而絢爛的光芒,從天姥掌心的位置釋放出來,扭曲空間,影響時間,改變光影,遠處的巫殿崩塌,天門化爲塵沙……

    天地隨之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恢復視覺的時候,發現四周全是神屍和巨石,一條寬闊的神血河流“嘩啦啦”的流淌着,哪裡有什麼天門?哪裡有什麼巫殿?

    閻無神、小黑、池瑤、姑射靜都在不遠處,他們也有些恍惚,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“難道是天姥以空間力量,將我們送到了荒古廢城的某一處?”小黑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空間沒有發生跨越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麼空間?天姥的手段,豈是你能理解?”小黑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是投影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池瑤問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老祖宗打入我體內的七十二魔神石柱只是虛像,由此可見,先前我們看到的一切,都只是投影,猶如海市蜃樓。”

    “天門是投影,巫殿是投影,七十二魔神石柱,包括天姥和優曇婆羅花,應該都只是投影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即便是投影,也具備強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我們怎麼可能,那麼輕鬆就能進入天門,那麼輕鬆逃脫巫殿的巫力?你們也不可能,那麼輕鬆,闖過黑色沙漠,到達七十二魔神石柱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我們先前經歷的一切,和看到的東西,在荒古廢城的某一處的確存在。但不是我們現在的修爲可以到達,真正的巫殿和七十二魔神石柱的危險程度,怕是比投影中更加可怕百倍,千倍。”

    “天姥的真身,也比我們見到的可怕百倍、千倍?”小黑很多疑,有些不信,覺得姑射靜是得了寶物,故意裝出只得到了投影,才編出這麼一番瞎話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我們才修煉了多少年,天姥已經修煉了多少年?你覺得自己能夠理解她那種層次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再說,天姥乃是荒古廢城的守護者,而黑暗之淵又危險至極。你覺得天姥會輕易暴露自己的真正位置?她能降下投影見我們,已經很不錯了!”

    “趕緊走吧,離開黑暗之淵,離開荒古廢城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上路,都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閻無神走在最前面,一直在思考老祖宗到底去了什麼地方?明明離開了黑暗之淵,爲何卻沒有回閻羅族?

    小黑與閻無神並肩而行,看出他的心事,道:“閻老祖宗何等人物,天下誰能奈何得了他?以本皇的猜測,老祖宗肯定是回到地獄界後,發現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爭已經全面爆發,他一人無力迴天。於是,隱藏到了暗處,一邊尋找九鼎,一邊追查推動戰爭的幕後黑手。你覺得,本皇的猜測有沒有道理?”

    “不會這麼簡單,對方既然將老祖宗引到黑暗之淵,必然做了精心佈置,肯定有後手,讓老族長有去無回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小黑輕哼道:“你這個不肖子孫,怎麼對老族長這麼沒有信心?老族長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,什麼勾心鬥角沒有經歷過,豈會那麼輕易被人算計?

    “能騙他進入黑暗之淵的,必然是至親,是他最信任的人。”閻無神眼神冷厲,雙手捏緊拳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和池瑤走在最後的位置。

    шωш ¸TTkan ¸c o

    “傷勢還好吧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進入地獄界,池瑤縷遇強敵,一次比一次傷得重。

    她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神靈的生命力強大,這點傷勢,算不得什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池瑤沒有要與他攤牌的意思,於是,裝着漫不經心,問出一句:“那邊神劍,你從哪裡得到的?”
最近更新小說